2020 年 11 月 4 日

我在屋內客廳裏四處看了看,想尋找一下線索,因爲我記得當初在賴家村見到那個老太婆時,她穿的是一件灰色布衣。

不過,在客廳裏倒並沒有見到這件衣服。

這時,我就問姑娘:“尹悅姑娘,你還記得我們嗎,前幾天在山外的一老頭家裏。”

尹悅姑娘笑着搖了搖頭。

我直直的盯着她,發現她雖然臉上微微帶着笑意,但是卻顯得有幾分緊張。

於是我接着說:“對了,我們準備明天出去,不知道去賴家村有近路麼?”

尹悅姑娘眉頭微皺,然後說:“小女子我從未離開過萊霞裏,賴家村更是未曾聽過,可能幫不上公子。”

“對了,我給你的錢還在嗎?”我又問了一句。

尹悅姑娘就說:“什麼錢,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那天在山下,我找你借宿,給過你錢,你是燒了呢?還是仍了?”我盯着她。

“我從沒有拿過你的錢……我……我根本未曾出過山。”姑娘說到這裏的時候,眼睛不由自主的瞟了一眼廳中的一個地方,不過很快就重新看向了我。

我當時就順着她眼神瞟過的方向望去,那是一張書檯,臺子上面並無它物,不過有一香爐……

PS:今天兩章奉上,按你們的意思,以後每天,兩章一次性更新。 當我望向那書檯上的香爐時,我明顯的感覺到尹悅姑娘有些慌了,好像生怕我會過去那邊似的,趕緊對我們說:“村長,你們若是沒有其它事了,我想歇息了。”

“好的。”

村長笑着點點頭,接下來就對我說:“先生,咱們就先回去再想辦法吧。”

“等等。”

不過,我卻並沒有要走,而是立即就朝書檯走了過去,直接來到了書檯前。

這一下,尹悅也立即就跟了上來,一張俏臉上帶着些許怒意,催道:“你這人怎麼這樣,沒聽見我說想休息了嗎?”

說實話,這女人雖然生氣,但是樣子依舊很好看。

我對她的怒意笑了笑,直接給無視了,然後就往香爐裏一看,接着,就看見香爐裏面有一堆香灰。而且,我能明顯的看見,香灰上面還有紙灰。

是的,香灰和紙灰,是很容易一眼區分出來的。因爲紙張被燒了的話,只要沒有去碰它,它還是呈現着它原本的樣子。

而眼前香爐中的那張被燒掉的紙張,就是一張人民幣的樣子。而且,在靠近香爐邊沿的地方,那張錢的一處邊角竟然還沒燒掉。

看到這裏,我立即就伸手,將那小片沒燒化的邊角撿了出來,拿起來一看,紅紅的邊角上,赫然印着“100”。

“這是什麼?”

我將那一小片100元人民幣燒剩的邊角拿到了尹悅的面眼,對她問道。

此時的尹悅,顯然是完全的驚呆了,就好像是一個犯了錯的小孩,被大人給抓了個現形一樣,完全傻了。

這時,村長和陳二狗他們也知道我發現問題了,所以立即走了過來。

村長當先問我:“先生,這……這是何物?”

這時,陳二狗他們一見我手中的紙片邊角,立即就驚呼了出來:“是錢!”

“錢?”村長一愣。

“是的,是錢。”我點點頭,然後就從口袋中拿出一張百元大鈔,再將那燒剩的邊角一對比,亮給村長看。接着,村長也震驚了。

這裏可是萊霞裏,別說人民幣了,就是銅板也不存在一個的,這裏是沒有貨幣的地方,一個自稱從沒有離開過萊霞裏半步的人,香爐裏是怎麼會出現燒掉的人民幣呢?

此時,已經很明顯了,之前我們所見到的那個老太婆,就是尹悅。說實話,如果不是知道鐵板鬼會變化容貌,誰會想到這樣一個美麗的像畫中仙女的姑娘,竟然就是當初我們見到的那個老太婆呀?

“尹悅!你……你……怎麼會幹出那樣的事情來!”

村長指着尹悅,氣得渾身發抖,連話都說不上來了。想來是尹悅這姑娘之前很得村長的愛護吧,所以如今得知她作惡害人,所以纔會如此的傷心、難過。

那些老者也一個個都震驚不矣,甚至是對眼前的一切都感到不可思議,也都立即質問尹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尹悅見到村中的長者都在質問她,顯得非常的害怕,甚至連話都不敢說了,一臉的驚慌。

“你說話,你是不是踏出過萊霞裏?是不是害過人?”

村長氣憤的大吼一聲。

尹悅嚇得渾身一顫,接着就一臉委屈的說:“我……我是出去過,可……可是我沒有害人。”

村長一聽這話,氣得仰天長嘆,然後指着尹悅道:“原來你竟真的踏出過萊霞裏,原來你真的犯了禁忌!你……你太糊塗了!”

這時,尹悅不知道是害怕,還是怎麼了,淚水也流了出來,然後說:“村長,我……我真的沒有害人。”

“我們之前在村裏遇到的老太婆,應該就是你吧?”

此時,我站了出來,對她問道。

尹悅看了我一眼,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見她承認了,我就好奇道:“既然當初那個老太婆是你變化的,你又怎麼說你沒害人呢?”

“對,當初我們哥四個,就差點栽在你手裏了,還說你沒害人!”一旁的胖子也覺得這姑娘雖然人長得漂亮,但是事到如今卻還在說謊。

“不……不……那是誤會。”

尹悅拼命的搖着頭,眼淚不斷的流下。

“如果不是我們小史厲害,估計早就死在你手裏了,怎麼在你嘴裏卻成誤會了?”龍哥也有些不高興了。

確實,當天晚上,真的是我們命大,幸好我當時想到了利用‘千斤頂’的符咒來貼在門上,要不然還真的沒命活到現在。

陳二狗也道:“那天你要害我們,可是實實在在的。”

這時,村長就說:“尹悅,你哭也沒用,做過的事,就該承認。你現在最好把事情給我們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

尹悅就說:“我沒有不承認,我是下過山,是遇見過你們,但是那些人的死,都是活該,我原本沒打算害人的。”

“活該?”

一聽這話,我不由眉頭都皺起來了,如果那天我不是命大,豈不也死的活該了?

想到這裏,我也很不高興,就對她說:“你最好把一切都從頭到尾講出來,我倒想知道那些被你害死的人,是死的無辜還是你口中所說的‘活該’。”

尹悅點點頭,然後便對我們說:“我在這個地方呆了上千年,一直在想,在好奇外面的世界,很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怎麼樣的。所以,就在幾個月前,我……忍不住好奇,便一個人偷偷的溜出去了。”

在這個地方住了上千年,所以對外面的世界充滿好奇,這個我能理解,就算換成是我,我也會忍不住想出去看看。

出去外面,情有可原,但是害人則不可原諒。所以,當下我就問道:“那後來呢?你爲什麼要害人?”

尹悅就說:“那天晚上,我離開萊霞裏之後,就在山裏迷了路,這時我遇到了幾個獵人。我就主動過去跟那幾個獵人說話,交談,問他們出去山外面的路。那幾個獵人,得知我在山中迷路了,也很熱情的說可以帶我出去。可是,沒想到的是,那幾個獵人竟是壞人!”

說到這裏,尹悅一臉的憤怒。

看到她臉上鐵青的表情,我不由一愣,心想難道她害人真的是有原因?

想到這裏,於是我趕緊問道:“後來發生什麼事了?” “後來……那幾個獵人把我騙到一個村子的外邊,然後竟然色膽包天,幾個人把我按在地上,要非禮我。”

說到這裏,尹悅一臉的憤色,咬着牙說:“所以他們都該死!”

聽到這裏,我們都驚呆了!

這麼說來,是尹悅遇到了幾個獵人,而那幾個獵人見到尹悅美若天仙,所以便起了歹心,試圖對她非禮,所以她才把那些人給殺死的?

如果尹悅說的是其它原因,或許我還會不相信,但是她說獵人精蟲上腦,想要強暴她,這一點我還是覺得可能性極大的,畢竟她實在是太美了。

當下我就問她:“你說的都是真的?”

“這種事難道我還說謊嗎?”尹悅臉一紅,又帶着幾分怒意,一副不容質疑的模樣。

看到她的樣子,我不由點了點頭,相信了她說的這一切。於是道:“那幾個獵人,你都沒放過他們吧?”

尹悅一愣,竟反問道:“難道我應該放過他們嗎?”

這倒真把我給問倒了,一時竟不知該如何回答她。最後,我只好轉移話題,繼續問道:“既然起歹心的壞人你都要了他們的命,那你爲何還要繼續下山害其他村民?”

是的,按照賴家村村民的說法,鐵板鬼害人,可不是一次兩次,而是好幾次了。

這時,陳二狗也說:“是啊,我們哥幾個可沒有對你起歹心,那天晚上你連我們也想害。”

一提起這一茬事,龍哥和胖子也一臉不悅的望向她。

尹悅明顯有些啞口,吱吱唔唔的道:“那……那是因爲我以爲你們是他們請來對付我的。”

“我們當時可是跟你說了,是進屋來歇腳的。”胖子反駁道。

“我……當時並不知曉。”尹悅臉一紅,很不好意思的說:“因爲之前他們就請過好幾個陰陽先生來對付我。”

接着,尹悅就告訴我們。那幾個獵人起了歹心,她很生氣,就當場打死了兩個,不過卻還有兩個獵人逃回了村子。而這個村子,當然就是賴家村了。

後來,她就進村子去找這兩個獵人報仇。

不過,這時村裏卻請來了一位茅山道士。尹悅有跟那位茅山道士講過理,說過其中原由,不過,那位茅山道士卻不聽尹悅的辯解,只因她是鬼,所以便要替天行道,斬殺她。

就這樣,尹悅只好把那位茅山道士也給一塊收拾了。

再後來,就和當初賴家村的村長所說的一樣,那位茅山道士的師兄們都來了,要來替師弟報仇,於是就又和尹悅大戰了起來,尹悅也受了傷,對方也是死傷慘重。

說到這裏,尹悅就說:“我不是有意要害人,是他們先對我起的歹心,要害我,要殺我,我才那樣做的。”

“那天晚上那個老頭呢?你又爲什麼要害他?” 閃婚總裁很懼內 我繼續問道。

尹悅冷哼了一聲:“因爲那幾個獵人裏邊,就有那個老頭!”

“我去,那麼老了還那麼好色?”胖子頓時哭笑不得。

我也聽得一臉的詫異,不過想想也並不奇怪,有些老頭好色起來比年輕人還過之而不及。

得知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我一時爲難了起來。一路追查鐵板鬼,最後竟然發現鐵板鬼害人索命,竟然是因爲那些人先起的歹心。這到底是誰對誰錯呀?

尹悅原本只是想去見見外面的世界,只是沒想到一出萊霞裏,就遇到了人心險惡。只不過,那些對尹悅起歹心的人沒有想到的是,一個姑娘發起怒來,竟會如此的狠辣,大開殺戒。

這到底是尹悅下手太狠辣了,還是人心太險惡了?我又該拿尹悅怎麼辦呢?

是的,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這時,陳二狗他們也顯然有些懵逼了,一個個的望着我,問道:“師弟,你打算怎麼辦?還拿不拿她?”

很顯然,陳二狗也覺得這事難分絕對的對與錯。

我擡頭看了一眼尹悅,只見她也看着我,臉上滿是擔憂,估計也是擔心我會拿她吧。

我想了想,就問她:“人家對你起了歹意,你卻要了他們的命,你覺得你是對的麼?”

尹悅說:“我沒錯,他們是活該。”

一旁的村長就急了,罵道:“你還嘴硬! 追尋幸福的定義 不僅踏出了萊霞裏,還惹下這麼大的禍,你還說沒錯?”

尹悅被村長一罵,頓時就低下了頭。

這時,村長就對我說:“先生,尹悅這姑娘不懂事,犯了您當初……賴布衣立下的規矩,踏出萊霞裏,是何處置全憑先生決定!”

說完這話,村長就對身後的那些長者使了個眼色,接着那幾位長者立馬就過來向我求情,說尹悅不是有心犯錯,只是這孩子的好奇心重,要我留她一命。

看到這些人都來求情,我哪裏會不知道呀,這是村長有意要保她。

不過,我也沒想要她的命,而且她是鐵板鬼,我現在的手藝,也取不了她的命。只是我心裏很爲難,不知道該怎麼辦?是就這樣算了,然後回去把一切原由告訴給黑白無常呢?還是把她帶去給黑白無常發落?

見我沉默不語,村長就說:“尹悅這孩子是該好好管管了,要不,就讓她跟着先生,做個使喚丫環?”

“…………”

一聽這話,我頓時一頭黑線。心想,讓一鐵板鬼當丫環,我他媽的到底是我使喚她,還是她使喚我呀?別到時候連命都給玩完了。

就在這時,尹悅顯得很不服氣,就對村長他們說:“村長,我沒錯,而且就憑他,憑什麼來定我的罪,難不成我們還用怕他嗎!”

“放肆!”

村長一聽這話,立即就變得很生氣,斥道:“你好好看看,他是誰?”

“她是誰?”

尹悅一頭霧水,然後就看向我,看了一會兒後,接着她整個人就一顫,立即就變了個人似的,看向我的眼神充滿了敬畏之色似的,很害怕我。

看到她這個樣子,我心裏明白,她肯定也把我當成是賴布衣了。

殘情虐愛:拒上總裁牀 接着,尹悅眼眶一紅,就對我說:“先生,我錯了,任憑您處置。”

這時,所有人都望向了我,村長和那幾位老者都提心吊膽的,顯然害怕我懲罰的太嚴重了。

我看了一眼陳二狗,問他:“師兄,你看該怎麼辦?”

陳二狗卻說由我拿主意。

我想了想,就這樣算了,肯定是不行的,雖說是村民們先起了歹心,但是她起殺心,大開殺戒是事實。而且,黑白無常當初把這差事交給我們,如果就這樣空手回去,肯定交不了差。

既然如此,倒不如把她交給黑白無常發落算了。這樣一來,我也不用爲難了,而且也能交得了差。

想到這裏,於是我就對尹悅道:“這次我們也是受黑白無常所託過來的,這樣吧,我把你交給黑白無常,由他們發落。當然,我也會盡力幫你說明原由,讓他們輕判,如何?”

尹悅點點頭,並沒反駁。

這時,我又看了一眼村長他們,他們也點點頭,就說:“到時還望先生一定要爲尹悅說說情啊,她心不壞,只是遇到了壞人而已。”

龍紋戰神免費閱讀全文 我點點頭,叫他們放心,我一定會盡力求情。

就這樣,我拿出了當初那塊收留劉義和貓鬼的死玉,讓尹悅先進到了死玉中……

PS:今天兩章奉上。5月份我會加快更新。 說實話,我原以爲能追查到鐵板鬼的下落就很不錯了,真正的要將它拘拿下去,還得靠黑白無常二位陰帥前來。可是,誰會想到鐵板鬼就這樣被我給拿了呀,這可是連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

當然,讓我做夢都沒想到的事情還有很多,容我再後面慢慢道來……

話說,我們將尹悅拿下後,便離開了尹悅的家。

回到村中廣場上時,村長和諸位長者也和我們一一暫且道別,各自回家休息去了,而我們則回老翁家借宿。

在跟着老翁回去的路上,我們大家就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天。這時,胖子就突然問了一句老翁:“老伯,你們那個廣場很氣派啊,特別是那條龍,雕得威風凜凜,你們太厲害了。”

老翁卻笑了笑,說:“你是說那個蒼龍臺嗎?”

“蒼龍臺?”

一聽這話,我不由一愣,眉頭都皺起來了。

“是啊,那廣場叫蒼龍臺。其實那個並不是我們建的,而是自打我們一來到此地,那個東西就建在那裏了。”老翁點點頭,如是說道。

“你說的是真的嗎?”我趕緊確認道。

“是的,我們也不知道它是何時就有的,當初上面有字,寫着蒼龍臺,不過經過上千年,如今‘蒼龍臺’三個字已經不在了。”老翁笑了笑,見我眉頭緊鎖,就笑着問道:“怎麼……難道先生對那個蒼龍臺很感興趣嗎?”

這時,龍哥他們也發現我表情不對勁了,也回過頭來問我:“小史,怎麼了?”

而陳二狗立即就反應過來了,猜出我心中在想什麼了,不由也是一驚,問道:“師弟,你……你是認爲那就是我們在找的青龍?”

“什麼蒼龍,青龍的,你們兩是不是又發現什麼不對勁的了?”

見我們兩都表情古怪,龍哥和胖子都緊張起來了。估計這兩貨跟着我們這些日子以來,受到了不小的驚嚇,所以一見我們表情不對,就會緊張。

見龍哥和胖子都好奇的望着我,於是我便點點頭,對他們說:“蒼龍蒼龍,即是青龍。青龍臺,那豈不就是……青龍鎮?”

“青龍鎮?”

龍哥和胖子二人皆是一愣,似乎還沒反應過來。

這時,陳二狗就說:“五行護法陣,共有五個鎮臺,東之青龍,西之白虎,南之朱雀,北之玄武,中爲黃龍,這蒼龍就是青龍。師弟,你是懷疑這蒼龍臺,它就是五行護法陣裏的青龍鎮?”

傲慢與黑化 “是的。”我點了點頭,正是因爲聽到蒼龍臺,就是青龍臺,所以纔想起它應該就是我們要找的青龍鎮。

“啊?那……那個廣場就是青龍鎮?”龍哥和胖子聽到我們這麼一說,都一臉震驚,隨後大喜:“這麼說來,豈不是得來全不費功夫?誤打誤撞就被路們給找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