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慶幸的是從上面軍官教的那些搏殺技巧中學到不少東西,兩人的比試還有不少看點。在林玄仲繼續關注下,張於專門攻擊方奇身上難以及時回防或是要害之處,以此來消耗方奇的體力。

落於下風的方奇總是跟隨著張於的步伐,縱使知道張於下一步該怎麼走,方奇也沒有力量阻止,可以說從一開始落於下風就註定了方奇會一直落於下風,方奇不是不想抓住機會反擊,而是根本沒有那樣的實力,打鬥進行到這個階段,方奇已經完全不是張於對手。

當然若是把自己換成現在的方奇,林玄仲覺得還可以輕易反敗為勝,只要避開或是擋下張於的一些重要攻擊,讓張於根本無法碰到自己,那情勢很快便會發生轉變,更重要的是憑著自己的個人經驗,林玄仲可以很簡單地瓦解張於的攻勢,轉而讓自己占於上風,可以說整個過程並不會有什麼難度。

沒多久,張於的身體狀態有所恢復,一身實力從剛才的衰減中得到緩和,提高攻擊威力后很輕易地繼續壓制方奇,然後通過連續攻擊打的方奇露出破綻,最終張於將自己的兵器抵在方奇身上,下一時間,勝負已分。

從張於的表現中,林玄仲倒是看出一點,此人很注重攻擊對手的方式,完全把對手的相應舉動掌控在自己手中,從而讓自己一直佔據主動,張於的方法很好。

而那方奇明顯輸的心有不服,可能一開始就沒有完整的打鬥規劃,導致一直處於被動,完全不能發揮其本身實力,否則比試結果如何還是兩說。

兩人分出勝負后,少不了人前去祝賀張於取勝,而方奇也像所有的失敗者那樣灰溜溜地從人群中離開。當然沒有人會笑張於,勝敗在軍隊中早以是常見的事,對於士兵們來說經歷過越多的失敗便意味著提升實力的機會越大,所以並沒有什麼可恥的地方。

軍隊里通過這樣的比試,造就出不少出色的士兵,其中還有不少人在取得很大進步后,再次來找林玄仲求教,可惜最終依舊敗興而歸,當然還有更多的人因為不想輸給林玄仲從未和林玄仲比試過。

在軍隊里,上面軍官一直在宣導武技對一個普通士兵的重要性不高,所以很多人並沒把林玄仲的武技放在心上,畢竟能不能成為一個高階武修靠的是個人天賦,以及修鍊的刻苦與否。

從外人那裡得到的學習,所學的武技等級高低,都只不過是些正常因素,當然沒有人不想成為高階武修,也不是所有的武修都認為自己能成為高階武修,真正聰明的人都有自知之明。

「我們走吧,」比試已經結束,林玄仲看到自己想看的東西,所以直接招呼大牛兄弟離開。

「清風,還真被你猜對了,果然是張於贏了!」與別人的猜測相比,大牛更驚訝林玄仲的推測,儘管其他人同樣覺得張於贏得幾率大些,但都不讓大牛佩服。

與此同時,一旁的大虎則更好奇林玄仲為什麼會過來觀戰,因為平常林玄仲對普通士兵之間的比試沒什麼興趣,至於軍隊里的那些千夫長、百夫長礙于軍規和自身面子一般很少會當眾比武。即便是私下切磋,他們也會選人少的地方,所以一般士兵很少有機會觀看他們比試。

軍隊里的五階武修大多是會武技的人,觀看他們的比試或許可以學到一些東西,只可惜沒有機會。幸好以前和五階武修交過手,目前林玄仲可以通過回憶盡量領悟一些東西。

「沒什麼,」過了一段時間,林玄仲才做出回應,言語有些不以為意,因為林玄仲並不看重比試的勝負。

「清風,你好像已經有幾天沒和別人比武,要不要我去給你喊兩個人過來。」

「兩個人?」有些驚訝的瞪大眼睛,林玄仲突然想到要是同時能和兩個人交手,那倒是個不錯的鬥武方式,可惜轉念一想,林玄仲又快速地否決了自己想法。在林玄仲看來,與再多的四階武修鬥武都沒多大用處,關鍵是能否與一個實力相近的對手較量。

「清風,你覺得同時和兩名四階武修比試如何?」

「這倒是個好主意,可是這樣不公平啊,」大虎一想到林玄仲還是個三階武修,很自然地就覺得林玄仲可能會輸。於是,不等林玄仲回答大牛的問題,大虎就先一步說出自己的想法。

「不是,」眼看著兄弟兩人要為此議論起來,林玄仲趕忙搖頭,制止兩人討論下去。

「那清風的意思是?」見林玄仲給予否定,大牛又追問一句。

「暫時還不想和他們比試,」淡淡地回了一句,現在林玄仲倒真希望能有和五階武修交手的機會。

「我知道了,清風對那些四階武修都沒什麼興趣,」大虎像是聽明白般點點頭,十分認可自己的猜測。

「原來如此,」聽到大虎的話,大牛眼前一亮,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彷彿一下子想通很多事情。

本想阻止兩人說些無關的事,誰想兄弟兩人還是把自己議論一番,走在一旁的林玄仲倍覺無奈。

「清風,我們到那邊坐坐吧,今天我和大虎又聽到一些消息,正好說給你聽。」想想眼下還找不到合適的人,思緒一轉,大牛又想到別的事情。

沒多久,三人找到一塊空地坐下。

「什麼事?」林玄仲知道大牛要說的事一定和軍隊有關,坐下之後便迫不及待地詢問起來。 第312章

「再過一個月,我們可能就要對雪國出兵!」

「最後的決戰要來了嗎?」輕輕嘀咕一聲,林玄仲頗為感慨地問道:「消息準確嗎?」

「應該沒錯。」

「這麼快,軍隊能準備充分嗎?」

「當然可以,自從那些文官協助管理軍營后,軍營里的一切情況好像都變了。」

「有什麼變化?」

「軍隊里的秩序比以前好很多,沒有人敢在列隊的時候脫崗,也沒有士兵敢在空閑的時候離營。」

「之前你們好像說過!」

「恩,」大牛不可至否的點點頭,隨即又繼續說道:「那些都是正常的事情,與以前不同的是現在軍隊的辦事效率極高。」

「只要上面有新的指示都會在短時間裡傳達到各個士兵這裡,而且處罰和行賞的效率都極高,軍隊里還增加不少專門負責賞罰的部門,制定軍規,嚴明軍紀,我和大虎都更加覺得自己更像軍人。」

「你本來就是士兵。」

「不是,」大牛搖搖頭,繼續說道:「和現在的情況相比,以前我們當兵時像當佣軍一樣,上面的將軍僅僅只是把我們組織起來,並沒有像現在這麼多明文規定。」大牛把自己的內心感受說出來,想讓大虎和林玄仲能夠更簡單地理解。

「原來如此,」只見大虎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結合自己的感受,然後神色認真地接道:「大哥說的對,我們軍隊裡面的制度的確越來越嚴謹。」

「是啊,還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管他好事壞事,只要上面的將軍能帶我們打勝仗就行。」兄弟兩人一人一句,說著有關軍隊的變化,對此兩人似乎都頗有感觸,而林玄仲同樣不少感觸,只不過剛才大牛說的新信息對林玄仲的衝擊更大一些,似乎又增加了林玄仲要當一名合格士兵的難度。

軍隊的一些軍規制度彷彿都離林玄仲越來越遠,偏偏林玄仲又受制其中,這種感覺有些特別,只不過大牛兄弟無法理解林玄仲的情緒。

賤到份了 「清風,你對軍隊的變化有什麼看法嗎?」說著,大牛還是把注意力轉到林玄仲身上,其實大牛是想了解林玄仲。

大牛的問題林玄仲倒真還沒想過,哪有什麼看法,林玄仲對軍隊還是有些抵觸的情緒,即便是想融入軍隊也只是想和周圍的人相處好些,林玄仲並不是想接受軍隊的管制,所以大牛的問題涉及到林玄仲對於當兵的態度。

如果單從這個方面來說,林玄仲根本無法客觀的評價軍隊。如果真要客觀的說,軍隊的改變是一種進步。士兵若是能夠具有軍人該有的素質,那無疑會把所有人團結起來,然後讓士兵們擁有統一明確的目標,以此使得軍隊的整體實力變得更強,這一點林玄仲還是能看出來。

「軍隊的規章制度的執行是在規範士兵的個人行為,一旦取得效果,那單個士兵的行為就會變成一種整體行為的體現,那樣把個體聯繫起來變為整體會更利於統治和管轄,軍隊的各方面能力都會大幅提高,所以應該是好事!」想想林玄仲就把自己的看法表達出來。

或許是用詞有些專業,大牛聽的雲里霧裡,不知道林玄仲到底想表達什麼意思。其實這些語句,早年林玄仲在閱讀書籍中看到過不少,所以現在才能給出這樣的答案。

「清風,你在說些什麼?」結果還是大虎先表達了疑惑,等了半天,等到一個如此深奧的答案,大虎根本無法理解,以至於大虎甚至覺得林玄仲是不是故意組織語言來哄騙他們兄弟。只不過轉念一想,大虎又覺得林玄仲說的應該不是假話。

被大虎這麼一問,林玄仲倒是大吃一驚,原來自己說的內心想法並不被人理解。看著兄弟兩人望著自己的目光一個比一個疑惑,林玄仲只好硬著頭皮為兩人解釋道:「只要士兵遵守軍隊里規章制度,那麼軍官就可以在任何時候輕易運用一支軍隊去做任何事情,不會因為某些士兵不服從命令延誤時機。」

「清風,你是說那些規章制度是上面用來掌控我們意志的一種手段?」大牛聽懂一些,於是便對此做出猜測。只不過大牛的說法要是被上面的軍官聽到,恐怕免不了一頓處罰。

「不對,要是軍隊對我們用不好的手段,應該早就有人不樂意,可已經很長時間沒聽說過還有人對軍官不滿啊。」沒等林玄仲開口,大虎用自己的看法對大牛的說法進行否定。

「軍隊里人員眾多,每個人脾性不一,要是一個個管理,上面的軍官根本沒有時間,而那些規章制度就像是把所有士兵都整合起來,然後方便軍官們統一管理,對於管理、治理軍隊有很大用處,對士兵來說同樣是好事,」不知道現在說的算不算清楚,林玄仲停頓一下。

片刻后,看著面露思索之色的兄弟兩人,林玄仲又繼續說道:「簡單點說,軍隊的規章制度可以把一百個人變成一個人,一萬個人變成一百個人,這樣無論是上面傳達命令,還是我們執行命令,一切都會變得簡單一些。」如果這樣說大牛和大虎還不明白,那林玄仲只能放棄繼續對兩人解釋,因為林玄仲也不知道自己還懂些什麼。

「原來如此,」沒多久,大牛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彷彿已經理解林玄仲所表達的意思。

「我明白了,清風的意思是軍隊里施行的規章制度是管理軍隊的一種先進方法,對上面將軍和對我們這些普通士卒來說都有好處,」在林玄仲的注視下,大虎也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不管大虎是真懂還是假懂,總之大虎說到了真正的意思上。

「對,」接著,林玄仲第一時間對大虎的說法進行肯定,不得不說,大虎總算沒讓林玄仲失望。

而大牛在注意到兩人的對話后,倒是對林玄仲剛才說的話理解更多。

「清風,你比我兄弟倆都有見識,要是我們不是士兵,我和大虎以後一定跟隨你去闖天下,」大牛憨笑著緩解其自身的尷尬,還不忘拍個馬屁。

三人的關係特殊,林玄仲自然不會覺得大牛是在奉承自己,簡單笑笑算是回應。

「清風,那你對我們接下來出戰有什麼看法?」思緒一轉,大牛又回到原來的話題上。

「我想元帥一定有打敗雪國的把握,只不過要犧牲多少士兵難以知曉,」單單從雙方的人數差距來看,林玄仲知道雪國還剩下的軍隊人數肯定不如現在的夜軍,但是根據以前的經驗來看,指揮戰爭的人對戰爭勝敗的影響很大,要是指揮雪軍的元帥能力和趙武相當,那麼雪軍一定不會再像前幾次敗的那麼慘。

從之前那支沒能完成任何的夜軍來看,雪國還是有出色的將軍,所以對於決戰後的傷亡情況,林玄仲無法揣測。

「難道我們二十五要大軍還打不過雪國的十萬士卒?」近來眾人都已經得知雪國新徵兵五萬的消息,而且根據傳聞雪國徵召的五萬新兵,實力都在三階至五階,五萬軍力不可小瞧。

可惜對於習慣屠殺雪軍的夜軍來說,雪軍的實力還不被他們看在眼中。大虎說的很有氣勢,換做夜軍里的其他士兵,談到和敵軍對戰,他們同樣一個個都是那樣的充滿自信。軍營里的許多新兵受到眾多老兵的影響,一個個自然也有了不把雪軍放在眼裡的想法。不管是好是壞,在士氣方面,無論何時,夜軍都比雪軍強,這一點毋庸置疑。

受到大虎的情緒感染,林玄仲對最終決戰的不放心情緒大大減弱,或許取勝真的是一種必然。回過頭來,林玄仲主動開口問道:「還有沒有別的消息?」

「有,」大牛眉毛一擰,然後又快速展開,「元帥正在和右相商量如何一舉拿下西嵐城周邊那些沒有兵力部署的城池,讓雪國的那些城民都入了夜國的戶籍。」

大牛說的事情,林玄仲早有聽聞,現在再聽一遍,在這方面的印象倒是更清楚一些。

對於夜國來的「右相,」林玄仲十分好奇,本來趙武一個三軍統帥在林玄仲眼中是夜國君主之下的第一人,但從大牛經常的描述來看,右相的地位絲毫不比趙武差,所以在一起議事時被稱為商談。

另外,林玄仲還聽說右相的實力高深莫測,令人敬畏,但是右相是一個文官,並沒有領兵作戰方面的能力,所以林玄仲還是很疑惑為什麼一個文官能與三軍統帥站在等同的位置。對於夜國的權利機制,林玄仲更是大為好奇。

「已經過去一個多月,難道他們還沒商量好?」想想右相來此已有一個多月,林玄仲不明白什麼事情需要商談如此長的時間。 第313章

其實本來商談的確不需要多長時間,但是在商談的過程中,趙武和右相需要不斷收集各方信息,了解各個城池中那些有勢力的大小家族對於夜國即將統治他們是什麼態度。為此右相還特以夜國使臣的身份向那些家族傳遞信息,一個月來自然得到不少答覆。各種各樣的答覆是他們要商討問題的關鍵所在。

「可能是在真正去收服那些地方之前,大人們需要做些籌備,」具體原因大牛自然無從得知。

「恩,」林玄仲若有所思地點點頭,不想去管這些和自己無關的事。

「清風,你想見明大哥嗎?」

「不是不能離開軍營嗎?難道你有什麼出去的方法?」

「不是,半個月後,軍隊會放鬆管理,各營之中只要有相互認識的人都可以去互相探望。」給林玄仲解釋一下,大牛倒是覺得那是一個能讓他們看看林玄仲真正實力的好機會。

如果是和明不悔比斗,即便林玄仲不敵也不會受傷,所以大牛便指望著林玄仲對此有興趣。

「原來如此,那到時候倒是可以去找一下明大哥,只可惜現在青羿在另一支軍隊裡面。」

「沒什麼,青羿是千夫長在哪支軍隊里都會比我們過得好。」 寵妻之早見晚婚 語氣一變,大牛又接著說道:「想必兩個月過去,明大哥的實力同樣有所提升。」

忽然想到這一點,大牛便說出來,而這的確很有可能。林玄仲也相信在騎營裡面明不悔同樣與其他人有過很多比試。事實上,私下裡,騎營里喜歡找人鬥武的人比步營要多,所以兩人的猜想都沒錯。

「清風,不如你再指點一下我和大虎,我看我和大虎和你比還差的遠呢!」由於觀看比試的次數多,大牛越發清楚不同等階之間的實力差距,林玄仲的存在簡直是個特例。軍營里沒有哪個三階武修可以橫掃一眾四階武修,所以和最初一樣,林玄仲完全有資格指導他們。

只是過去的一個多月里,林玄仲已經指點過兩人多次,除了身法方面,其他能教的都已經教了,實在拿不出一些新東西。

另一方面,大牛和大虎還有許多要學習的地方並沒學好,現在指點他們意義不大,林玄仲決定還是等兩人的實力提升到一定程度再說。

「暫時不行,」搖搖頭,林玄仲很果斷地否定了大牛的提議,然後又接著說道:「不過我倒是可以陪你們練練。」

離出軍的時間越來越短,一種緊迫感慢慢產生,加上近來一個人修鍊太無聊,所以林玄仲便想和兄弟兩人一起訓練一番,好好放鬆放鬆。

「那好,我們趕快開始吧,」大虎非常樂意和林玄仲一起修鍊,那其實就是一種指導。於是,沒多久,三人便各自拿著兵器在相互較量起來。

與此同時,在西嵐城裡,趙武同右相以及眾多文官武將正在商量出兵和收服征地的事。來自下面部下的各種意見,讓趙武和右相的思緒有些混淆。

軍事方面,有人主戰,有人主降,如果可以不戰而屈人之兵最好不過。夜國現在有將雪國勸降的實力,同樣有戰勝雪國的實力,而且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雪國並沒有援軍,更加使得夜軍完全處在上風。如果雪國不想再戰,投誠夜國的確是他們保存皇室血脈的一種方式。

征服新地方面,有人想以武力制服各方反對力量,有人想以教化遊說的方式讓地方人員不要反抗。其實來自雪國那些大小家族的意見同樣很雜亂,對於趙武和右相來說各種意見都是左右他們決定的因素,所以商談進行的很慢。

另一方面,不管是出兵西風城,還是去接收那些城池,夜軍都需要做很多籌備,所以真要說這一個多月時間真不算長。

眼下趙武又得到一些關於雷國和谷國的戰況,一個月後,雷國與谷國的戰爭沒有實質性的進展,趙武在傳達讓雷國牽制谷國的信息沒多久,現在卻又收到雷國向夜國求助的信息。

想必雷國是想讓其本身與谷國的對戰有所進展,這對夜國來說並不是什麼壞事,趙武已經打算派一支軍隊過去助戰,當然帶兵的不會是趙武本人。

從長遠來看,幫助雷國結束與谷國之間的戰爭,有利於今後夜國與雷國會軍。既然是盟國趙武還有義務過去援助,所以這方面倒是沒問題。

只不過從雷國傳來的信息來看,雷國並不急著要求夜國派兵,而且沒有人數方面的請求,所以趙武還想多考慮一段時間,畢竟眼下還沒有完全打下雪國。

另外,趙武派出去前往雪國各個城池的探子還帶回來許多關於匪患和獸患的信息。戰爭時期雪國都是把軍力都放在戰爭上,沒有人力負責匪患與獸患,所以雪國各地也算是禍患四起。

匪患不是太大問題,只是一些強盜組織作亂而已。至於獸患,原本一些凶獸頻繁犯境的地方失去軍隊的保護,以及各方勢力在戰亂中無法團結一致的因素,同樣頻繁出現,對雪國的普通城民造成極大困擾。此刻在議事廳中,夜國的一干高層正在商量此事。

「依右相之見,夜軍是否需要幫助雪國剿獸滅匪?」趙武同那夜國參軍坐在主位,而在他們對面坐著的便是夜國的右相,年齡五十上下,一身印花長袍,頭髮高高豎起,兩條眉毛輕長直銳,一雙利眼洞穿俗世,留著長須,整個人氣質沉穩異常,而且明顯有著屬於文人的那種氣質。

如果單純從右相的氣質來看,夜國的右相像個文士,與武修毫無關聯。如果從右相的氣勢來看,一身氣息絲毫不弱於趙武,兩人更是是處於平等的地位。

「依本相之見,夜軍當為那些地方屠匪剿獸,以保地方安定,」面對趙武的詢問,右相不暇多想便表明觀點。

「不知右相可曾想過,要去剿匪或是滅獸都應當派遣軍隊,夜軍難道不是應該把攻打西風城視為主要事物?」

「雪國的兵力已經不足為慮,而且根據本相收到的消息,青元大國並未能從雪國後方等國調遣軍隊。只要元帥有信心,我軍可分成幾個部分,同時出軍!」

「右相如此說必定有右相自己的原因,不知右相可否說明?」

「我軍雖然消滅雪國主要軍力,但地方勢力依舊不可小瞧,想必我軍屠殺雪國幾十萬大軍讓雪國城民對我夜國都有敵意,對我等收服那些地方有些阻礙。」

「若是我軍可以派遣軍隊幫助他們剿獸清匪,可以證明我軍有意親近他們,然後藉此消除雪國城民對我軍侵犯的敵意,利於日後管控雪國,不知元帥覺得意下如何?」

「近來我等收到獸患及匪患的消息各不下於十條,距離我軍幾個駐地遠近不等,而且問題的嚴重程度不一,若是我軍要分兵前去至少需要幾萬兵力,此事本帥暫時難以決定,不知右相對雷國求援一事如何看待?」

其實趙武最初是打算派兵馳援雷國,而且出兵時間是在出戰西風城前。對於分兵一事,趙武倒是不太敏感,只要眼下形勢明了,分兵的確是不錯的選擇。

「元帥是想調兵馳援雷國?」眉毛一挑,神色沉穩的右相嘴角浮現一抹笑意。「依本相之見,馳援雷國倒不用急,至少我軍要先能穩定後方。現在雪國局勢動蕩,我軍雖然已在西嵐城施行仁政,但僅此一城還不足以讓雪國的平民看到我們的心意,一旦雪國的禍患嚴重起來,迫使大量城民離開他們原來居住的地方,那會催生兩種情況。」

「一種是雪國的平民同仇敵愾把我夜軍驅除出境,對我國日後在夜國建立行政機構以及管轄雪國十分不利;二來,或許有平民被迫接受我國統治請求我軍幫助,等到那時我們依舊無法袖手旁觀,不知元帥可明白本相的意思?」

「右相高見,此事的確是本帥考慮不周,未能想到今後雪國便是我國。若是如此,我軍應當在禍患為愈發嚴重之前全力處理。」

「元帥能懂我的用意自然最好,畢竟此事基於我們夜國的形勢來說辦的越早越好。」對著趙武點點頭,右相十分客氣地說道:「如果元帥沒有意見,我等可繼續商量如何解決那些禍患之事。其實如何兵力一事,本相已有計較。」

接下來,右相便把該派出幾支軍隊,每支軍隊兵力如何,又由幾位將軍帶領,從哪個區域開始,到哪個區域終了,哪些地方不需要去,一一詳細地對趙武及在場的所有人講解。

本來在趙武同右相對話時,其他人便無插話的權利,現在眾人就更只能聽從右相的高見。 第314章

右相的言辭簡潔有序,意見清楚明了,考慮甚是周到,其用意可以令人揣摩多時。一邊聽著右相的言語,一邊感觸著,在安國興邦方面,趙武頗為感慨的想到自己的確不如右相,右相身上有許多值得學習的地方。

「不知元帥對本相的提議意下如何?」右相把各方面的行動計劃以及用意一一言明之後,還是十分客氣地徵詢趙武的意見。

面對趙武這樣出色的統帥,做為一個文臣,右相很尊敬趙武,所以說起話來十分客氣。

「右相之謀,意味深遠,對夜國在此建立統治機構,以及今後正式將雪國納入本國領土極有幫助,本帥並無異議,至於調遣兵力方面全憑右相做主,」趙武語氣謙虛的回答一句,心裡已然本國的右相十分認可。

「如何調兵遣將一事還需元帥為本相拿主意,畢竟作戰方面本相能力不及元帥。」

「此事自然,」趙武知道右相的意思,出兵不是單純的派出多少兵力,還要根據禍患的嚴重情況,就像是當初趙武派兵急戰伏擊雪軍要事先考慮地形一樣。現在去剿獸清匪同樣要考慮這些因素,趙武自然知道這些。

而在出兵之前,趙武還有一個疑問,那邊是匪患和獸患中多有實力高的武修和凶獸可能會對帶兵的將領帶來危險。在趙武看來獸患還好說,一旦軍隊遭遇八階武修可能情況就會不容樂觀,畢竟那些匪徒都是強盜。

另外,除了那些匪徒中會有八階武修需要考慮外,還有一個問題,若是夜軍為剿獸清匪時遇到雪國城民的攻擊,那麼前後夾擊之下,軍隊會遇到危險,趙武不想看到這樣的局面出現。

「商議此事之前,本帥還有幾個疑問希望右相可以給予相應解答。」

「元帥但說無妨。」

「若是有八階武修攻擊我方軍隊該何如?我方軍隊將領可以調派的人數有限?不能因為為雪國剿匪拿將軍們的性命冒險。」趙武先是提出問題,隨即又說明自己的顧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