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慕雪不以爲然的給了雲天一個白眼,“誰叫你不理我,哼,活該……”在她看來,這根本就不算什麼事,她也不在乎車廂裏的所有乘客都對這一對年輕人投以驚奇的眼光。

看到車廂內其它乘客看過來的怪異目光,雲天也只能作罷,再次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而此時自己對面的兩位乘客,卻還是用怪異的眼神看着雲天和慕雪兩人,慕雪到沒什麼,只是雲天,總覺得被別人盯着看很不舒服。

盛世婚寵:染指惹火嬌妻 啊……”

“你聽見了嗎?”慕雪突然驚訝的看向雲天並向他問道。

“嗯,聽到了,好像是前面那節車廂傳過來的。”說完,雲天就站了起來。“你在這坐着別動,我過去看看。”叮囑完後,雲天就向前面那節車廂走了過去。慕雪剛纔聽到的那聲尖叫,其實是‘魂喊’,這魂喊一般人是聽不見的,只有修道之人,練就了聽魂之術,才能聽得到。就像是每次在捉拿厲鬼之時,常人是聽不到鬼叫的,只有修道之人才能聽得到。

來到聲音發源處的這節車廂後,發現很多人正圍在車廂中間的哪裏,擠過去一看,原來是一個女生暈倒了,口吐白沫。雲天開了天眼,一看發現暈倒的女孩,魂魄似乎受到了極大的驚嚇,而且三魂缺一,是殘魂之狀,若不及時找回那丟失的魂魄,那就極有可能喪生。

“各位讓一讓,我是醫生,讓我來看看!”一個清脆的聲音從擁擠的人羣裏傳出來,隨着人們讓出一條小道,一個女生走到了暈厥女生的旁邊。女生留着平肩短髮,白色風衣,雖然是大冬天,可女生的裝扮卻沒有半點臃浮,雪白色的肌膚帶着一絲桃紅,更顯迷人。看着這白色風衣女子的臉蛋,雲天突然像是在哪裏見過這個女子一樣,可就是想不起來到底是在哪裏見過!

“大家先別圍着她,保持空氣的暢通,我去拿點藥馬上就回來!”女子說完,就朝另一節車廂走去,而衆人也都紛紛散開,將暈倒的女孩放在了座位上。

這女孩明明是殘魂之狀,女孩說要用藥物治療,怎麼可能治得好了,帶着一絲好奇,雲天跟着女子走了過去,因爲他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陰魂之氣,正是在女子走去的那節車廂內,所以恰好去看看暈倒的女孩魂魄是否也在這車廂內。

剛走進這節車廂,一股極強的陰氣就撲面而來,在一掃視車廂,這一看才發現一個惡靈正漂浮在這節車廂的中間,惡靈手中還抓着那個暈厥女孩的魂魄。而風衣女子正好走到惡靈之處,從陰氣的強度來看,這惡靈至少擁有千年的道行,這是極爲罕見的惡靈,可以稱之爲厲鬼了,因爲這樣的靈體,已經不懼怕陽光了。

風衣女子看來是常人,看不到惡靈,所以是直接從惡靈身軀之上穿過去的,而就在此時,惡靈已經伸開雙手,朝女子撲了過去。雲天見狀,暗叫不好,連忙發動了法咒準備救人,可雲天還未將法咒發出,那千年道行的惡靈卻一聲慘叫,消失的無影無蹤,從那一陣白煙看來,定是已經魂飛魄散煙消雲散了。

而與此同時,白衣女子的右手正牽着暈倒女子的魂魄再往回走,而這一切,在這個車廂內的其它人是毫不知情的,看着風衣女子從自己身邊走過去,雲天只覺驚訝,可又有一絲驚喜之意。

千年道行的厲鬼,就算是八大長老來應戰,怕也是要大動干戈打鬥一陣子才能將其收伏吧,可是自己看到的這一幕,女子看上去根本就沒動手,而那千年厲鬼就魂飛魄散了,相比之下,豈不是要比那仙界的仙還要厲害。

不過這到也是一件好事,能有如此修道高手在人界,等到四年之後對抗魔族之時,不就多了一份力量嗎?雲天不想錯失了這個機會,自己出來尋找修道界的高人,這回好不容易碰上那麼一個,怎麼也不能輕易讓她溜走。來到了暈厥女孩旁邊後,雲天繼續觀察着這個女子的一舉一動。

她並沒有擺陣,也沒有施法,突然,雲天發現女子手中閃過一陣白光,空空如也的手上就出現了幾粒白色的小丸。天啦,那是仙界和神界的變化之術,這女子……竟然……雖然內心很激動,可雲天還是沉住氣,繼續看這女子要如何在不擺陣法的情況下將暈厥女子的魂魄安放回她的身體內。

只見女子將藥丸慢慢的放進女孩的嘴裏,然後右手在女孩的額頭那麼一放,一陣綠光閃過,原本被女子牽着的那道魂魄就已經消失不見,再下一刻,暈厥的女孩睜開了雙眼,跟沒事的人一樣。

太神奇了,想不到人界竟然還有如此高人,還是這麼漂亮年輕的一個女子,雲天正想上前打招呼,可女子卻在此時走回了自己的那節車廂內。

雲天本想直接跟上去,可想想又覺得不合適,這女子既然是修道之人,雲天覺得說不定用道法跟她打招呼更合適,於是雲天施展了傳音咒向遠去的女子說道:“不知閣下師承何處,竟有如此高的修爲。”

正在向前走的女子突然頓足,回過頭來向雲天看了一眼,而後又轉過身向前走去,不過雲天的耳邊卻傳來了一陣清脆之音:“寒霜,無師自通……”說完這句,再也沒有聲音傳來,而云天的傳音咒也被彈了開來。

回道座位上,慕雪詢問雲天怎麼回事,雲天微微一笑,帶着一絲神祕的說道:“恭喜我吧,終於遇到高手了。”看着雲天那得意的笑臉,慕雪不耐煩的催問着是怎麼回事,可雲天就是不說,兩人再次鬧成了一團,周圍的乘客又一次將目光聚集到了兩人身上! “哎,我說你在想什麼了,從一下車到現在,一直就那麼發呆。”在酒店的房間內,慕雪衝着發呆的雲天問道。現在是大冬天,全國都很冷,在這北方的大興安嶺也就更加寒冷了,儘管雲天和慕雪都是修道之人,可是在室外,還是會感覺到陣陣寒意讓人不適。

原本雲天是不打算來這裏的,可是慕雪在新聞上看到說這裏下了很大的雪,整個大興安嶺全都是白色的,慕雪原本就很喜歡雪,所以吵着鬧着要雲天陪自己來,雲天又不好拒絕,所以只能陪着慕雪來到了這裏。

雲天一言不發,其實他一直在想着火車上遇到的那個女子,他在想此時那個女子會在哪裏。雲天並沒有什麼非分之想,他之所以想着那個女子,是因爲他覺得如果這個女子要是能加入對抗魔族的行列中,那無疑是給人界增加了一個強有力的護盾。

來到窗戶邊,雲天打開了窗簾,看着外邊飄落的雪花,一片白茫茫的世界,讓人心裏特別的安靜。慕雪此時已經將日常用品安頓完畢,見雲天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知道他正在思考,也就不再打擾她,先回自己房間去了。正在雲天準備轉身去沖涼時,卻發現自己隔壁房間的窗戶也沒拉窗簾,運足目力一看,內心不免喜悅,原來自己隔壁房間住的不是別人,正是他在火車上遇到的那個神祕女子寒霜。女子只是稍微開了會窗簾後又關上了,而云天也回到了浴室沖涼。

慕雪一直是一個不喜歡安靜的女孩,所以在出來的那麼久時間裏,不管在哪裏的酒店,她一到了晚上就會跑來雲天的房間,要麼聊天,要麼看電視,哪怕自己房間什麼都有,她也不願意一個人呆在房間裏面。在外那麼久,他們兩一直都是住酒店,這多虧慕雪的父親在生前擁有這巨大的財富,才讓這兩個年輕人在外一直都不愁吃穿。

“咚咚咚……”緊湊的敲門聲響起,雲天看都不用看 ,就知道是慕雪又來了。“進來吧,門沒鎖!”在沙發上,雲天對這外邊吼道。

“有時間嗎?”門開了後,一個熟悉卻又陌生的聲音在房間外響起,雲天本來以爲是慕雪,可轉頭一看,卻萬分驚訝,原來是火車上遇到的那個神祕女子寒霜。雲天此時正斜躺在沙發上,一副小少爺的姿勢,因爲他跟慕雪兩人在一起都不喜歡約束,所以怎麼坐都行,可此時見到寒霜,雲天趕緊從沙發上跳起來,整理了一下衣服向門口走了過去。

“馬上換身衣服,我在酒店門口等你,記得帶好法器!”還沒等雲天走到門口,寒霜丟下這句話後,就快速的離去,來到門口,看着寒霜遠去的背影,雲天心裏不免有些不解,換身衣服,酒店門口等我,還要帶法器,這是去幹嘛啊?

“喂,看不出你還蠻有良心的啊,知道開門迎接本小姐啊,哈哈……”慕雪的聲音從走廊傳來,雲天笑了笑,然後走進房間,開始換衣服。

來到雲天房間內,慕雪一臉的詫異。“喂,你大晚上的換衣服幹嘛啊?”

雲天邊穿外套邊說:“出去打架,你要不要去?”

“打架,跟誰啊?”聽雲天這麼一說,慕雪一臉的緊張神色。

“跟厲鬼啊,你要不去,那我可就一個人去了啊,要去的話就趕緊去換衣服,晚了我就不等你了。”雲天這話其實是故意激慕雪的,他也想叫上慕雪一起去,因爲畢竟自己一個人跟另一個女子在一起,要是沒有其它人在,不免有些難爲情。現在不比小時候,那時候什麼都不懂,現在可是成年人了,所以思想上的成熟也就體現出來了。

“啊,好,你等我,我馬上去換衣服……”慕雪怎麼可能不去了,一聽是要去抓鬼,她高興的不得了,雖然自己怕冷,可總比一個人呆在房間內發呆要強啊。說完,就快速的跑向了自己的房間。

酒店門口,身穿白色風衣的寒霜坐在酒店內的大堂會客沙發上。潔白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與她的名字到是很相符,冷若冰霜。此時她目視酒店外的大街之上,大街已經被厚厚的雪鋪滿,車輛早已無法行駛,只有一輛個路人偶爾會撐着雨傘走過,這場大雪,已經下了五天了,似乎不準備停歇一般。

“寒霜……有什麼事嗎?”雖然雲天心裏已經清楚寒霜叫自己來的本意,但他還是問了問,因爲他怕自己會錯意就不好了。雖然在來之前雲天已經跟自己說過了這個叫寒霜的女孩,但慕雪見到雲天跟沙發上的美女打招呼,還是有些心裏不爽,但當寒霜的眼神落到自己臉上之時,她還是微微對寒霜笑了笑,算是打招呼。

雲天一見寒霜看慕雪的眼神,立即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連忙解釋:“這是慕雪,她也是修道中人。”聽雲天這麼說,寒霜才移開了自己的目光,然後獨自朝酒店大門外走去,在走之時,快速的將兩個小丸彈出,雲天反應也是極快,一伸手就接住了,寒霜頭也不回的說道:“吞下去,可以禦寒!”說完就走出了酒店。

公路上的積雪已經快五十釐米厚了,就連行人走在雪地之上都很難行走,不過從酒店一路走來,一向懼怕寒冷的慕雪卻沒有感覺到半點寒意,看來寒霜給的那一粒藥丸還真是管用。只是在行走方面,卻就不是那麼方便了,厚厚的積雪總是讓自己的鞋子一陷一出,十分不方便行走。

雲天一路都扶着慕雪,所以也走的比較慢,這大晚上的,放眼望去一片雪白,到也不怕看不見路,此時的情景,讓雲天想起了崑崙山顛之上的情形,大雪紛飛,一片雪白!

“這裏已經沒有行人了,用飛行術吧!”寒霜轉過頭,冷冷的說了一句,也不見她施展道法,直接就飛身上了天空。慕雪早就不想在大雪中行走了,聽到可以用飛行術了,也是萬分歡喜,連忙施展道法飛了上去,隨後雲天也跟了上去。三人就這麼在一片雪白的大興安嶺上空飛翔着,一路之上寒霜一句話也不多說,慕雪和雲天只能緊緊的跟着她,因爲雲天在出門之前已經嚴重警告過慕雪,千萬不能對這個叫寒霜的女子耍脾氣,所以一路之上慕雪都是極力的忍耐着自己的性子。

“雲天,我們這是要去哪裏啊?”慕雪一路之上都沒有多說,此時已經飛在空中,沒有了腳下的麻煩,所以就向旁邊的雲天問了起來。雲天也是搖搖頭,很無辜的說道:“我也不知道,我們跟着寒霜,到了不就知道了!”其實慕雪聽到雲天叫寒霜這個名字心裏有些酸酸的,可是隨着年齡的增長,心中的思想也就慢慢的成熟了許多,以前的她,只要自己內心不滿,就會大大咧咧的說出來,可是現在,她也懂得了守住自己心中的一些小祕密。聽雲天如此說道,慕雪也就不再多言,繼續跟着寒霜向前飛行。

因爲大雪的緣故,在空中看下面,一切都是白色的,看上去是那麼整齊那麼純淨,寒霜突然停下了身形,直接往下面落去,雲天和慕雪見狀,也連忙降落了下去。當跟着寒霜來到地面之後,雲天和慕雪才發現,這裏原來是一片茂密的森林,那些厚厚的積雪將這些岑天大樹的樹枝壓彎,可在森林裏面,積雪卻沒有多厚,也許那些雪花全都被茂密的樹枝擋在了樹頂之上吧。

“前面就是雪妖的巢穴,這裏的大雪就是它在作祟,要是再不阻止它,那大興安嶺的百姓就完了,你們兩自己小心!”寒霜指着前面一棵大樹的樹洞說道。

“雪妖?魔族不是已經答應我們隱居東部海域了嗎?難道他們說話不算數,提前出來危害人界了?”雲天不解的問道。

“這是妖,不是魔,因爲魔族衝破了天魔井,原本在天魔井上有一塊萬年寒冰印,那不但是封印天魔井的一部份,更是剋制人界妖物的一件法寶,寒冰印將水流入人界,那些水也就具有了靈力,靈力遍佈在世間每一個角落,所以妖物不能在人界橫行。可是天魔井被衝破,萬年寒冰封印也隨之破碎,世間妖物沒有了剋制之物,所以纔會出現在人界禍害四方!”寒霜解釋道。

“什麼,妖?六界中的妖界不是極少之物嗎,就算是少數的一些妖物,大多都會潛心修煉,怎麼會禍害人間呢?”雲天從茅山《神魔志》的書籍上看到過關於六界之中妖物的描述,所以對寒霜的話感到不解!

“那是因爲在三千年前的那場大戰,將大部份妖物都打回了原形,而後又有崑崙萬年寒冰封印的靈力遍佈四方,妖物難以修成妖靈,也就不能禍害人界,可是如今萬年寒冰封印破碎,四方的靈力都消失,那些被打回原形未喪生的妖物重新轉爲妖靈,你覺得他們甦醒後的第一件事會是什麼呢?”寒霜有些不耐煩,因爲她很少會說那麼多話。

說道這裏,其實雲天也明白了一些,看來自己在火車上遇到的那千年修行的厲鬼,也是屬於妖靈了。慕雪此時也聽明白了,所以提高了警惕。

“受死……”一聲怒吼從身後傳來,寒冰刺骨之意隨即傳到全身,三人都沒有做好防備,可這個全身雪白連頭髮都是白色的男子,卻已經操控着十八把冰劍向雲天三人刺來…… “天帝,眼下人界妖魔橫行,世間必將掀起一場腥風血雨,我覺得我們仙界,不能就這麼放手不管,畢竟,是雲天解救了我們仙界。”衆仙大殿內,墓茫站立在大殿上坐在金龍椅的天帝身旁,語重心長的說道。

衆仙大殿是仙界仙族君臣議事之所,裏面的一切全都是金色石柱所立,不管是內是外,全都是金光閃閃。那些散發金光的都是仙界一種特別的石頭—玉金石,而這種石頭在仙界只有仙族皇家御地內纔會產出,所以一般的仙家,是很難得到這種特殊的石頭的。

天帝眼神中帶着一絲迷茫之意,大殿之下站立了許多的議事仙家大臣,十二仙尊中除了墓茫站立在天帝身旁外,其餘人都列在首排,雙眼都看着天帝,似乎在等待着他的一個答覆。

“天帝,我願意下凡幫主人界降妖……”大殿之外,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墓絕一聽,雙眼露出一絲喜悅,連忙轉頭,一看,果真是琴樂。其餘仙家見到琴樂到來,都顯得很高興,因爲在天牢之上,作爲血帝女兒的她,並未於自己的父親一樣,而是站在了正義這邊,所以最後她傷心的帶着自己死去的仙父離去,大家也都理解,畢竟父女一場!

天帝聽到聲音,擡起頭來一看,臉上帶着一絲微笑說道:“琴樂……你回來了,回來了就好。”其實天帝是很喜歡這個琴樂仙子的,在血帝還沒有背叛之前,琴樂就是天帝的乾女兒,而血帝背叛了自己之後,琴樂卻沒有跟自己的父親同流合污,到最後,她還連同別人對抗自己的父親救出了天帝,所以在天帝心裏,琴樂還是曾經的那個乾女兒,也還是仙界的公主。

琴樂來到大殿之上,給天帝行了跪拜之禮後並未起身,而是繼續說道:“天帝,我願意下凡除妖,請天帝恩准!”

從琴樂的神情來看,她是認真的,可這卻讓天帝覺得找到了一絲轉機,仙界剛剛纔重新整頓,此時根本不能讓仙界的仙家下界除妖,不然仙界的仙規定會大亂。而琴樂剛失去自己的父親,如今定還沉浸在悲傷之中,與其讓她一直在仙界這麼慢慢的去忘記,還不如讓她去人界降妖,一來可以去那個她從未去過的世界看看,當時散心,而來除妖時也可以發泄一下自己的情緒,對她有好處。讓她下界,不正好一舉兩得嗎?

“你當真考慮清楚了,要下界除妖?”雖然天帝有意讓琴樂下界,可是他還是慎重的問了問。

“嗯,考慮清楚了!”琴樂回答的很乾脆,也很利落。其實琴樂下界並非只是爲了除妖,她其實還想去見一個人,只是她沒有說出來而已!

“衆仙家,你們看琴樂仙子下凡除妖一事,有何意見?”作爲一個掌權之人,如果實行獨裁,那必定會激起下面人的反對,所以天帝沒有那麼做,他雖然有意讓琴樂下界,但他還是先要跟自己的仙家大臣商議。

Wωω•TTKдN•C O

“天帝,我願意跟隨琴樂仙子一同下凡除妖!”大殿之上,怒火仙君璃焰大聲說道,他是一個火暴脾氣,也是一個直腸子,不管跟誰說話都是大大咧咧。

“璃焰,如今雨沽山隸虎仙獸已經離去,生爲御火之仙的你對還魂井的守護是最佳人選,你若離去,那雨沽山該由誰來負責呢?”墓茫突然說道。

“啊,這個,俺也沒想到不是,哈哈……好,那俺不去了。”璃焰那憨厚的性子,惹得大殿之上的其餘仙家也哈哈大笑,天帝本就是個隨和之人,所以也不會怪罪。

“天帝,臣認爲,按照如今之舉,讓琴樂仙子一人下凡最爲妥置。”墓茫怎麼會不理解天帝的心意,他們兩之間不但是共事多年的君臣,更是相交知心的老友,所以從天帝的神色中,墓茫早已明白他的想法,只是作爲天帝的他,不便一人獨訣,所以墓茫這個仙尊來說是最合適不過了。

“衆仙家認爲如何呢?|”墓茫說完後,天帝再次徵求大家的意見,墓茫是德高望重的仙尊,衆仙家都很相信他的話,也很尊重他,就連天帝每次遇到仙界中的大事,也一定會找他商量,所以大殿之上的仙家都一一同意了墓茫的說法。

“好,既然衆仙家都同意,那琴樂,你就下界幫主人界降妖吧!”天帝站起來,說出了這番話。而後,竟從大殿之上的金龍椅上走了下來,來到琴樂身邊,將她扶起。

“琴樂,此去人界危機重重,你要處處小心,這是‘瑤湖水月’,你拿好,有了這個,你就可以帶上牟水青龍獸一起前往人界了。”天帝拿出一個淡藍色的圓盤狀玉石放到琴樂手中,並傳授了她使用之法。

十二仙尊內除了墓茫以外,其餘十一人都曾教導過琴樂,所以與琴樂都是亦師亦友的關係,此時琴樂下界,十一人自然都會有話要交代,所以此時都來到琴樂身邊,一一叮囑。


大雪紛飛的大興安嶺,雲天三人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受到了雪妖的攻擊,十八把冰劍飛速刺向雲天三人,危機四起的情況下,不管是防禦還是還擊都已經來不及了,眼看冰劍就要刺向三人,突然一道白光閃過,十八把冰劍隨之碎裂,成爲了碎末,再定睛一看,一隻巨大的全身雪白的老虎出現在三人面前。

三人幾乎是同事脫口而出:“隸虎……”

“隸虎,你怎麼來了?”慕雪不解的問道。

“主人,隸虎感覺到了主人有危險,所以私自用縮地訣來到此處。”原來慕雪從茅山出來時,並未帶上隸虎,而是讓隸虎負責守護茅山安全,可是就在前不久,隸虎突然感覺到了一股不安的氣息,它與慕雪是通靈過的,所以慕雪的一切感應它也能感覺的到,而隸虎又是仙獸,掌握着很多的仙法,當出現不安感受後,就施展了縮地訣來到了慕雪身邊,也幸好隸虎來的及時,要不然慕雪就危險了。

就在此時,雲天卻在想這另一件事,剛纔寒霜似乎也隨口說出了隸虎的名字,按理說,凡間之人,是不可能知道這就是隸虎仙獸啊,但寒霜卻一眼就認出了隸虎,那她到底是不是凡間之人呢?就從火車上的那一次鬥法來看,雲天開始懷疑,寒霜是仙界之人,可是他並未說出來,只是將這個想法裝在了心裏,以便以後更好的觀察一探究竟!

“你是何人,爲什麼要偷襲我們?”面對身前這個一身雪白的男子,慕雪不解的問道。

“他就是雪妖天之涯。”寒霜在一邊解釋道。


“天之涯?這名字怎麼那麼怪異啊?看上去衣服文質彬彬的樣子,真看不出來是妖啊!”雪妖從外邊看來與人形沒有什麼差異,只是他全身都是雪白色的,包括毛髮,所以看上去稍微有些怪異,可也給人一種特別的文雅之感,也許是那一襲長髮的緣故吧!

“雪妖,你得千年修爲,不好好修生養性爲民解憂,反到在此爲非作歹,傷害百姓,看我今天不收了你!|”寒霜臉色冰冷,目露殺意,雙手一揮,手中就出現了一柄冒着火焰的寶劍。

“哼,你是什麼東西,有資格來說我嗎?我曾經做了多少好事,幫了多少人,可最後他們一旦知道我是妖,又怎麼對的我,人類就是一羣自私自利的小人,全都該死!”雪妖目露兇光,從語言中可以聽出他對人類是無比痛恨的。

“不可理喻,雲天慕雪,你們往後退,我一個人來收拾他就夠了!”寒霜走到最前面,厲聲說道。

慕雪此時聽到寒霜的語氣,似乎覺得自己根本就沒用一樣,不免心生怒意,一路之上自己都聽雲天的話,什麼都不問什麼都不說,本來就憋了一肚子的火,現在寒霜再這麼一說,她終於還是忍不住了:“憑什麼叫我們退下,你讓我們來我們就來了,你讓我們退下我們就得退下,你以爲你是誰啊,我就是不退。隸虎,跟我一起上!”慕雪完全不顧雲天在一旁的勸說,硬是跑到了寒霜前面。

隸虎聽慕雪召喚,連忙衝到了慕雪身前,全身開始散發淡白色的光芒,一場大戰將在寒霜和慕雪兩人的爭執之下展開。寒霜手裏握着火焰劍,慕雪也已經將自己的寒光劍拿在了手中,將發力往手心送去,慢慢的,寒光劍開始變長變大。

雲天此時是無奈至極,他明白女人之間的戰爭那是很恐怖的,看來此時只有自己退居二線,如果需要自己時纔出手,不然這把怒火怕又要燒到自己身上了,想到這裏,他也是無奈的不停搖頭嘆息!

“哼,就憑你們也想殺我……”雪妖說完,再次發動了攻擊,他隨手一揮,四周就開始有小雪球在不斷滾動,慢慢的越滾越大,才幾秒鐘,就已經有十幾個巨大雪球將慕雪和寒霜包圍。隨着雪妖大喝一聲,十幾個血球就像是有了生命力一樣,快速的以包圍圈形式向中間的兩人衝去。 隨着雪球快速的衝了過來,寒霜一劍劈出,一道火焰從劍中飛出,火焰脫離劍身後,一分二,二分四,一下分成了十六道火焰,同時向多個方向飛出,那些火焰正是朝巨大雪球飛去的,可是火焰遇上雪球后,也只是減緩了雪球的滾動速度,並未能將雪球融化。

“哈哈哈……就憑你這‘清火烈焰劍’也想消融我的千年寒冰!”雪妖語氣中帶着一絲不屑,在他看來,寒霜的這些火焰根本對他的雪球毫無作用。

就在此時,慕雪也發動了攻擊,隸虎一聲巨吼,巨大的衝擊波以它爲中心向外飛出,再次將滾動的雪球速度減慢,慕雪也隨之飛出,先飛身到一個雪球之前,一劍刺入雪球之內,一股冰涼之意從劍身上來。慕雪頓感全身冰冷,猶如在冰天雪地掉入河中,全身都被有寒意刺骨之意。可原本的那巨大雪球,卻正在慢慢的散開,散落一地。

“什麼,竟然能將我的千年寒冰之氣吸收?你那是什麼法器?”見到自己用千年寒氣聚集起來的雪球竟然被慕雪一劍刺散,雪球內的寒氣還全都被慕雪吸收,天之涯不免有些擔憂。

慕雪此時只覺全身發涼,連手指頭也是透着冰冷之意,全身就像結冰了般,意識在動,但身體卻絲毫動彈不得。雖然慕雪刺散了一個雪球,可還有十多個雪球正在慢慢向自己圍過來,隸虎的氣波也支撐不了多久,可自己此時又動彈不得,全身還極爲難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慕雪在心裏不斷的尋思着,可就是想不到一絲辦法,又不想開口求救,因爲她不想讓寒霜看笑話,所以硬是在那死死支撐着。

雲天此時已經飛身上了一顆大樹的樹杆之上,他此時也覺得奇怪,慕雪一劍刺散了一個雪球,按理說她應該繼續將剩下的雪球全都解決掉纔對啊,可爲什麼一擊之後就停下來了呢?


“你在幹嘛,還不趕緊將其餘的雪球擊碎……”寒霜一邊在阻止雪球前進,一邊在催促慕雪繼續攻擊,可大喊幾聲後,卻不見慕雪回答,也不見她動彈,於是心生疑惑,邊施法邊嚮慕雪靠了過去。

來到慕雪背後,寒霜與慕雪背靠背,而隸虎就在兩人旁邊繼續用氣波阻止着雪球前進的速度,天之涯原本見到慕雪一擊之下,竟然將自己的千年寒冰之氣吸收,還感到一絲畏懼,可此時卻發現唯一一個能對自己寒冰之氣造成威脅的人,卻愣在原地不動了,起初他還在那觀察,以防有詐,可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後,才發現慕雪似乎真的無法動彈。看到這裏,心生喜意,雙臂朝天,兩道白色寒冰之氣從他手中飛出,直衝半空,而後慢慢的回道了他手中,可回道他手中的同時還有一顆寒氣逼人發着白光的冰球。

當寒霜靠上慕雪背的那一刻,一股冰涼之意透過慕雪衣服,傳到了寒霜背上。此時寒霜一皺眉,自言自語道:“難怪不動,原來是寒氣蝕體。”知道慕雪不動的真正原因後,寒霜叮囑隸虎,加大氣波的威力,繼續阻止前進的雪球,而她自己此時全身正在發生這變化。慢慢的,寒霜身上散發出了微紅色的光芒,隨着光芒逐漸變亮,一股熱氣從而產生。接着,更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原本那些紅色的光芒,正在慢慢的轉變成火紅色,接着,熱氣越來越強,再仔細一看,寒霜身上的那些紅光已經變成了烈焰,而那些烈焰正在將慕雪籠罩。

天之涯將那顆冰球放在手中,嘴裏唸唸有詞,接着將冰球拋出,飛到了半空之中不斷旋轉。冰球內的寒氣越來越重,隨着寒氣的轉動,慢慢的地上的那些積雪開始向寒氣轉動而產生的漩渦飛去。不到一會,那些積雪就形成了一條巨大的雪龍。

當寒霜來到慕雪身旁後,隨着那些火焰蔓延全身,慕雪頓覺全身溫暖,原本不能動彈的身體,也開始有了知覺。隸虎發出的氣波似乎正在變弱,而天之涯再次施展了法力,那顆冰球發動的寒氣漩渦聚集的雪龍已經成型,雙目圓睜,張牙舞爪,一副惡狠狠的摸樣,似乎恨不得要將見到的一切都吞入腹中。

“謝謝……”一句很微弱的言語,從慕雪嘴裏說了出來,雖然很小聲,但寒霜卻還是聽的極爲清楚,不過寒霜並未說什麼,而是將慕雪的情況告訴了她:“你本爲天陰,現得仙氣已成沐月天陰之體,沐月天陰之體畏懼寒意,可同時也會吸收寒氣納爲己用。可是你卻沒有修煉煉化寒氣的純陽之法,所以纔會在剛纔吸收那千年寒氣後凍結了全身,導致你不能動彈。如今隸虎在爲我們防禦,而我的法咒卻對雪妖的千年寒氣造不成太大影響,唯獨你的寒光劍和沐月天陰之體融合後,能吸收那千年寒氣,這也是對付天之涯最爲有用的一招。所以我將自身法咒融你一身,我繼續跟隸虎爲你展開防禦,而你則負責攻擊。聽明白了嗎?”寒霜將話說完後,全身的火焰再次變大,自己周圍的那些積雪全都已經化爲了冒着熱氣的水,可是火焰裏面的寒霜和慕雪卻絲毫無事。

慕雪雖然是個倔脾氣,可是她分的清輕重,雖然聽着寒霜的話有些不爽,可是如今不是耍性子的時候,慕雪點頭說道:“嗯,我知道了。”

“雪龍狂舞……”天之涯大喝一聲,那條成型的雪龍已經飛出,快速的嚮慕雪等人飛了過去,而圍繞在慕雪等人的巨大雪球也慢慢圍了過來。雪龍身上不斷的閃着乳白色的光芒,嘴裏吐着寒氣,凶神惡煞滿面猙獰,它飛在半空之中,不管是什麼東西,只要碰到它的身軀任何部位,就會結上一層厚厚的冰。

“隸虎,我要借用你的速度。”慕雪突然大吼道。隸虎與慕雪通靈後已經心意相通,只是慕雪這麼一說,隸虎就已經明白了慕雪接下來想做什麼。十大仙獸中,隸虎的速度是最快的,最後一聲吼叫後,慕雪寒霜和隸虎都消失在了原地。當慕雪和寒霜再次出現時,已經是在隸虎的虎背之上。隸虎此時全身泛着金光,而寒霜身上的烈焰又跟慕雪相連,乍一看,猶如一尊天神。

“隸虎,我們開始吧。”坐在隸虎背上的慕雪如是一說,隸虎再次消失在了原地,這讓原本大爲得意的天之涯再次緊張了起來,他想不到,隸虎盡然會有這麼快的速度。爲了自身安危,天之涯在自己周身用那可凝練出的冰球結成了一道防禦結界。而正好在防禦結界結成之時,原本那些巨大雪球已經全都散落一地。

那條張牙舞爪的巨龍突然間找不到自己的對手,也開始東張西望,而在最後一顆雪球散落後,隸虎和慕雪等人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了雪龍面前,只不過此時慕雪的身體周圍,卻佈滿了一層冰晶一樣的流光,這與寒霜的烈焰正好形成了反射效果,極爲漂亮。再仔細一看,慕雪手中原本是淡藍色的寒光劍,現在變成了冰晶色,寒氣不斷從劍身上流出。

雪龍見到自己要尋找的目標後,再次向隸虎衝了過去,隸虎也不閃躲,直直的就朝雪龍撲了過去,而在快要接觸到雪龍之時,隸虎卻來了一個極度的轉向,一道弧形正好圍着雪龍的身體從頭穿到了尾部,而就在隸虎轉向穿梭時,慕雪的寒光劍也是從頭劃到了尾部。隸虎落地,轉身,而此時的雪龍,卻在慢慢結成冰塊,當雪龍的最後那可眼珠結成冰塊後,開始向下落了下來,最後散落在地上,破裂成了無數的寒冰碎片。

“這……不可能……怎麼可能會有比我千年寒冰之氣還要嚴寒的東西,不可能,不可能……”在結界內的天之涯見到自己的雪龍散落破碎,一臉的驚訝,他不敢相信自己的雪龍竟然就這麼敗了,那可是自己用千年修爲凝聚的雪龍,怎麼可能會這麼容易就敗了呢?他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

“哼,現在,就是你……”慕雪從隸虎背上下來後,用寒光劍指着天之涯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