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5 日

慕景沛折服於她的天馬行空:「祁封笙和佳比拍賣行有交情是真,以他的能力自然有辦法讓他們選擇拍賣場地。而且……你已經上鉤了,他根本不用大方到用自己東西做餌。」

祁封笙利用佳比拍賣行找到孤品下卷的機會,讓Adunt創投幕後主持者感興趣,他就已經成功了。

「你的意思是真的有上卷?」安蘇晗要問個明白。

慕景沛沒有回答她,這些事他早調查過,剛才已經說得很明顯,去不去只是莫身份要不要揭穿的問題。

「如果真有,我想拍下,老公,可以嗎?」水色極好的褐眸中奔出無數顆亮晶晶的小星星飛向慕景沛。

錢不夠,找他求援?

他好像還拒絕不了。

「我老公是最好的男人。」沒有反對的聲音,她心情美麗,不禁讚歎。

慕景沛:「……」

似乎沒有女人不愛錢,他家的也在世俗內。可他偏偏愛死了她對他索求的樣子。

慕Boss默默低下頭,努力賺錢養老婆。

為確保能爭取到資格,Adunt創投負責人也遞交了競拍申請。

慕景沛一臉溺愛的摸摸她的頭:「怕你老公落選?」

安蘇晗給他一個比蜜還甜的微笑:「萬一能進,五個競爭者就少了一個,多好的省錢想法,你也不誇獎我。」

慕景沛貼在她耳邊,呼出的熱氣打在她紅紅的耳垂上:「以祁封笙和佳比拍賣行的關係,你我一定有資格。」

安蘇晗忍住癢:「那就算借他的手近水樓台嘍。」

慕景沛炙熱的手心在她背上窸窸窣窣來回遊離「小東西,跟我說實話,到底想幹什麼?」

他家的這兩天乖順得不得了,有求必應,各種姿勢都不介意。根本不是只想他出錢買畫這麼簡單。

安蘇晗受不了他的誘供:「老公,你肯讓我揮霍已經很好了。」

慕景沛手上動作頓了頓,他們之間已有無須說太多的默契。

她已經醉翁之意不在畫了……也好 「你只告訴我你要什麼,只要我能,都給你……」

男人的聲音好聽得能讓人忘記呼吸,安蘇晗在他的語境中沉淪。這樣沉溺一輩子,也是幸福的。

收到拍賣會入場券,祁封笙果然讓他倆雙雙入圍。

安蘇晗一席銀色珍珠星光裙,挽著她家財神爺入場。兩人神同步環視會場一圈后,相視而笑。

祁封笙不露與人前的性格無處不在,代表他來的人竟然是秦青青和鄭笠。

安蘇晗失望的嘆出一口氣。

慕景沛看她一眼:「早就告訴你祁封笙不一定會露面,偏要逞能認為自己很了解他。」

安蘇晗因失去一次和祁封笙正面交手的機會而惋惜:「本來想給曾經的老師一個華麗麗的感嘆號,所以選這麼貴的禮服。唉……早知道就不這麼隆重了。」

這話慕景沛不愛聽:「難道你不是為我穿的?」

男人的聲音似隆冬季節樹上的冰霜。

安蘇晗一個冷顫,趕緊順毛:「是為您才這樣穿的。您看,誰願意在抹胸上圍這麼一圈像披肩的玩厭兒。」

按照他深藏不露的指示,特意讓設計師加了那麼一層紗,遮擋住她大好的肌膚,他居然還計較她的用詞。

慕景沛表裡如一的矜貴疏冷,無論穿什麼都是由丰神俊秀無人能及。

安蘇晗在別人羨慕的目光中,夫唱婦隨,與慕景沛一同落座。

不遠處的秦青青冷瞥她一眼,狂什麼狂。

今晚她志在必得。祁封笙為保萬無一失,讓鄭笠陪她出席,關鍵時候給她提點,但她怎麼會把鄭笠放眼裡。

直到拍賣會開始,也沒有見到Adunt創投的負責人出場。

秦青青望了那個空空的座位好幾眼,如此珍貴的機會,他不可能不出席,除非……

她沒有往下想。

以她今時今日的地位,如果再敗給安蘇晗,她的羞恥感會越加濃厚。

安蘇晗輕飄飄看了一眼展台上的畫卷,轉頭看向鄭笠。

介紹藏品時間非常枯燥,今晚已經拜託她家財神爺一定把畫拍到,所以她也沒什麼事做,不由得想找鄭笠聊聊。

鄭笠一直站在秦青青身旁,老爺讓他留意的Adunt創投負責人沒有出現,此刻注意力全在畫卷上。

「鄭叔叔近來可好?」安蘇晗走到鄭笠跟前,褐色眸子里全是笑意。

鄭笠看著她,知道她這時候是來擾亂節奏的,暗自嘲笑這丫頭的伎倆還是那麼幼稚。

「原來是安小姐,馬上開始競拍了,有什麼話一會兒再聊。」鄭笠果斷拒絕她套近乎。

秦青青不耐煩的看她一眼,對台上的事也不那麼專註了。

她好奇安蘇晗會對鄭笠說什麼。

秦青青的表現全在鄭笠眼裡。

鄭笠不顧安蘇晗在場,提醒她今晚來的目的。

這老頭竟然在安蘇晗面前不給她面子,秦青青有點火大。

安蘇晗則笑道:「鄭叔叔,多讓你家小姐練練,終究可以獨當一面的。畢竟祁先生那麼……優秀。」

她可以說很渣嗎?

秦青青再次看她一眼,嘲諷她現在還不能獨立做事,站起來要與她爭執。 鄭笠皺緊眉頭:「小姐,別忘記老爺的囑咐。」

祁封笙的授意,除了拍賣會結束后在會場外截住Adunt的負責人,剩下的就是拍下畫卷。

而今晚那位折騰他們的負責人沒有來,就只剩下拍畫這一件事。如果搞砸,祁封笙將徹底失去對她的信心。

秦青青忍氣把頭扭向一邊。

被安蘇晗這麼一攪合,競價環節早已開始。秦青青在慕景沛舉牌后,慌張的舉了一次。

鄭笠感覺安蘇晗是小姐的壓力,有她在,小姐舉止有些慌亂。

於是他決定把安蘇晗引到一邊。

老爺資金充足,只是和慕景沛比錢多而已,事情很簡單,小姐一個人應該沒問題。

安蘇晗沒有拒絕,而是主動邀請:「好,我們去那邊坐坐。」

故意把「那邊」兩個字說得很清楚。

秦青青狐疑的看他一眼,去哪邊?

安蘇晗領著鄭笠一路走到久久沒有主人到場的位置旁。

鄭笠此時也被她的舉動吸引,完全忘記正事:「這是……」

安蘇晗禮貌坐下,自信優美,「鄭叔叔坐吧,是我的位置。」

一邊說一邊拿出莫的名片,遞給他。

秦青青已經完全被吸引,她真的就是莫!

鄭笠剛要出聲,台上一錘定音,「恭喜慕先生拍下兵攆圖上卷!」

安蘇晗嘲諷的望著兩個血沖大腦一片空白的人。

秦青青:給了東索控股兩次耳光的人是她!

鄭笠:中計了。畫丟了,人……能從慕景沛手裡把人劫走嗎?

老爺這次人貨兩失。

慕景沛在燈光下往安蘇晗這邊意味頗深的看了一眼,男人身上淡淡的光暈如寒芒滲人。

安蘇晗立刻起身,告別鄭笠,回到他身邊。

在場眾人無不讚歎,慕總家教好。

老婆回到身邊,慕景沛卸下周身寒霜。

安蘇晗不顧左右,抱住他,往那張人見人愛的臉上啪嘰一口:「老公,你對我最好了。」

跟什麼人久了就會像什麼人,安蘇晗已然學到他皮厚的本事。

慕景沛滿意一笑,「我在這裡辛辛苦苦給你買畫,你卻去別處聊天?」

安蘇晗嬌氣的搖著他:「還不是想給你省點嘛。」

的確,沒有她故意揭穿莫身份吸引秦青青和鄭笠的注意,這場叫價沒有盡頭。

鄭笠準備給祁封笙去電話,再壞的消息也得讓老爺知道。

安蘇晗挽著慕景沛走來:「鄭叔叔,如果祁先生知道丟畫過程,一定很生氣吧。」

鄭笠放下沒來得及撥出的電話,看向安蘇晗,小妮子會威脅他,「莫總似乎有更好的建議。」

再壞的結果也是這樣,不如看看她到底想幹什麼。

鄭笠對安蘇晗總有一種長輩的寬容,他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安蘇晗看了一眼秦青青:「叫上你家那位……小姐,我們去包間坐坐。」

「小姐」兩個說得極為含蓄。

鄭笠無奈搖搖頭,有些懷念曾經那個對他家老爺極為尊敬的丫頭。

拍賣會場後面,便是專門為客人準備的茶間。慕景沛付款后,可以在這裡等待畫卷送來。

鄭笠看看秦青青,她會意的點點頭。失了畫,不能輸了氣場。

安蘇晗離開幾分鐘后,與畫卷一起回來。

一塊黑色的金絲絨布料遮擋住畫卷,兩個端著畫的侍者站在一旁,靜等命令。 安蘇晗在慕景沛身邊坐下,看向秦青青:「我不懂欣賞,對這幅畫也沒興趣。我們可以談一談。」

秦青青白她一眼:「虛偽,沒興趣你拍什麼拍。假惺惺的樣子令人噁心。」

安蘇晗眉宇輕抬:「我沒拍呀。是我老公喜歡寵我,拍下來送我的。」

慕景沛寵溺的摸摸她的頭,他家的越來越可愛是怎麼回事?

鄭笠見秦青青說話找不到重點,還被人強喂狗糧,連他也不能倖免,真是想讓她閉嘴。

「莫總想出什麼價把這幅畫轉讓給我們?」鄭笠等著她敲竹竿。

安蘇晗白皙的小手搖了搖,又放回慕景沛手上:「錢,我們家有的是。」

和慕景沛談價錢,不要太滑稽。

鄭笠又一次不小心在安蘇晗這裡丟了份兒。

他依稀在她身上看到了老爺的影子。

「節省時間,我直接說了吧。想要這幅畫,拿洵昱生態的股份來換。」

慕景沛看了一眼那張清秀的側臉,以為她不再提起就是忘記,其實,她一直放在心裡。

秦青青當然不肯給,當年從她手裡奪過洵昱生態的股份,雖然只有5%,但別提心裡有多爽。

無奈不是大股東,這幾年沒把洵昱度假村玩死,可現在要她還回去,絕無可能。

再說,想要畫的不是她,她憑什麼為了祁封笙的喜好花自己的錢。

安蘇晗知道她肯定不樂意了,讓人拉下覆蓋在畫卷上的黑絲絨布。

兵攆圖半卷著放置在托盤中,但散開一端卻連著一台……小型碎紙機。

鄭笠心中一震。

秦青青根本不相信她會這樣奢侈的銷毀價值不菲的畫:「別嚇唬我,你老公可是花了大價錢拍下的,我不信你會毀了它。」

安蘇晗盈盈笑意望向慕景沛:「價值上億又怎麼樣,我老公說要寵我,就算把它變成一堆廢紙,只要我高興,他還得縱著我。」

慕景沛沒出聲,只在額頭上給她一吻,證明她的話可信度很高。

見秦青青沒有鬆口的意思,安蘇晗對侍者吩咐道:「把它碎了。」

侍者只服從命令,毫無憐惜之感的打開碎紙機。

紙張碎屑紛紛揚揚飄落在地上,鄭笠再次被安蘇晗的魄力震驚。同時他也深深佩服實力寵妻的慕總。

眼看碎到一半,安蘇晗叫停。

看向對面的兩人,語氣淡淡:「還有一半,最後的機會。換還是不換?」

鄭笠已經看透秦青青的心思,低聲勸道:「小姐,老爺很看重這幅畫。且不說這些年老爺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錢,就算把洵昱生態5%的股份摺合成現金給你,老爺也是願意的。如果你不答應換,只怕……不要說和帝都聯絡,就算是和外界聯絡也得找機會了。」

客客氣氣的言語里妥妥的威脅。

秦青青立刻想到了孫珂傑。祁封笙就算是親爸爸,得罪他,怕也會被幽禁。好不容易搭上的高枝,不能就這麼斷了。

安蘇晗剛要開口讓其繼續。

秦青青拍桌而起:「我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