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6 日

感受着趙二寶的手在自己背上來回摩挲,絲絲熱氣透過毛孔直達內心深處,吳佩佩忍不住舒服的輕輕嗯了一聲。

她終於明白剛纔王瑤會是那副表情了,這趙二寶的按))摩,的確是與衆不同的。

當然,趙二寶只是默默的在給兩人疏通經脈,並無別的想法,只是站在兩個女人中間,難免會肌膚相碰,趙二寶也是一陣心浮氣躁,忍不住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嗯,啊。”

王瑤和吳佩佩相繼驚呼出聲,對面的王英忍不住睜開眼皮看了一眼,透過濃濃的水霧,王英看到趙二寶站在自己妹妹和吳佩佩中間,手掌放在她們的脖子上,也沒做什麼,又重新閉上了眼睛,全沒當回事。

反倒是他身邊的兩個女陪侍已經潛入水底,對他進行了另一種按+摩,王英深吸一口氣,差點喊起來,再也顧不得趙二寶那邊了。

池子裏的溫泉汩汩的冒着氣泡,水溫不知道啥時候升高了,水面上霧氣更濃。

幾個人各行其是,都沉浸在自己的歡快氣氛之中。

突然,門口一陣爭吵聲,打破了這份寧靜。

“先生,你不能進去,這裏已經被客人包下了,你要沐浴等兩個小時之後再來啊。”

“滾開,我吳龍你不認識,你們這的老闆見了我都得規規矩矩叫我一聲龍哥,你是什麼東西,居然敢擋我的路。”

啪!

似乎有人捱了打。

緊接着一個身材偏瘦,目光兇狠,身穿黑衣的年輕男子闖了進來,在他身後跟着二十幾個手提兇器的小弟,各個是眼泛兇光,其中就有中午在縣城想要訛詐,反而被趙二寶打了的大光頭。

“你們是什麼人,誰讓你們進來的,快點給我滾出去!”

因爲王英靠這夥人比較近,他刷的一下從水裏站了出來,露出一身還算飽滿的肌肉,衝着來的人大聲呵斥道。

啊!

王瑤和吳佩佩卻突然尖叫一聲,一起躲在了趙二寶的身後。

她們現在身上現在穿的衣服可是很少,現在這裏突然涌進來這麼一大批男人,嚇都嚇死了。

聽到喊聲,那黑衣年輕人下意識的擡頭一看,頓時眼睛一亮,怪笑道:


“嘖嘖,沒想到在我們蛟河縣還有這麼出衆的美女,我以前怎麼沒發現呢。”

“你們這兩個龜兒子倒是會享受的很,帶着四個大美女來泡溫泉,是不是泡完溫泉,待會還有別的項目啊?”

“女 的留下,男的滾蛋。別惹少爺我發火,聽說今天你們打了我的兄弟,我的兄弟們現在火氣特別的大,還不個趕緊叫你們帶的妹子好好給我兄弟去去火。”

“好不好啊,兄弟們?”

“好,好。”

黑衣年輕人身邊的小混混頓時興奮的手舞足蹈,怪笑連連,口哨聲不斷。

就在這時,溫泉這邊的經理帶着幾個保安走了過來,低頭哈腰道:

“吳少,吳少,求求你,別在這搗亂,我們老闆跟你那麼熟,你給我們老闆一點面子啊。”

“我去你孃的面子!”

吳龍揪住經理的頭髮,噼裏啪啦就是兩耳光,大罵道:

“這夥人今天把我兄弟打了懂不懂,你TM什麼東西,也敢擋着我辦事,知道我乾爹是誰不,我乾爹是吳三雄,你們老闆要不是認識我,他這麗人溫泉就開不下去,我給他面子?”

“狗東西,我今天就替你們老闆好好教訓教訓你,給你漲漲記性!”

“給我打!”

隨着吳龍一聲大喝,經理立即被吳龍小弟按在地上一頓胖揍,頓時打的頭破血流的。

他帶來的那幫子保安嚇的臉色蒼白,連一個敢吭氣的都沒有。

“都給我滾蛋!”

吳龍衝着那羣保安大吼一聲,一指門口。


那羣保安趕緊扶起被打的半死不活的經理急匆匆的跑了。

“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我數三聲,男的滾蛋,女的留下,要不然我就當着你們兩個軟蛋的面欺負你們的女人。”

吳龍雙手叉腰,站在水池邊,得意洋洋 的大喊道:

“一。”

誰知道只喊了一個一,趙二寶突然一巴掌拍在了水面上,嘩啦一聲,水面撿起三尺多高的浪花,無數水珠夾着勁風向着岸邊的人飛射而去,力道堪比子彈。 嗤嗤嗤!

岸邊的人頓時被打的東倒西歪,鬼哭狼嚎,吳龍更是被一顆水珠打在了一顆眼球上,頓時捂着眼睛大叫起來: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嗖的一聲,趙二寶勢若驚龍從水裏竄了出來,足尖輕輕在水面一點,人已飛到了吳龍身邊。

咚的一聲,趙二寶的膝蓋狠狠的頂在了吳龍的下巴上,吳龍慘叫一聲,重重的摔在一座假山上。

緊接着,趙二寶毫不留情,出手如電,三下五除二把吳龍的手下全部打倒在地上,一個個抱着胳膊腿直嚎叫,好不悽慘。

這邊,吳龍剛從地上爬起,趙二寶一個健步竄到他的身邊,抓着他的頭髮拉到水池邊,一隻手狠狠的往下一按。

咕嚕嚕。

吳龍猛地灌了一大口,富含硫磺的洗澡水。

吳龍雙手無力的掙扎着,直到看到吳龍真的憋不住氣了,趙二寶才把他從水裏拉出來。

“我,我….”

吳龍剛喘一口氣,趙二寶又把他的頭按到了水裏。

如此來回了四五次,吳龍已被折磨的神志模糊了,跪在地上,嘴裏一邊噴熱水,一邊含糊不清的求饒:

“求求你,放過我吧。”

“我知錯了,我再也不敢跟你較勁了。”

“不要再叫我喝水了,我實在是喝不下去了。”

“滾!”

趙二寶恨恨一腳踹在吳龍肚子上,吳龍頓時又是一口水箭從口裏飛出,整個人向後滑出去十幾米遠。

“少爺,趕緊走吧,這個人是個狠人,再不走,咱們非得被打死在這不可。”

一幫子小混混早已被趙二寶修理的一點脾氣都沒有了,趕緊扶着吳龍連滾帶爬的逃了出去。

щшш ★тTk an ★c o

出了這件事,王英他們也都沒心情在這遊玩呢,各自穿好衣服,黑着臉開車離開了。

這邊的保安經理雖然知道得罪了吳龍肯定得大禍臨頭,但是看到趙二寶出手如此兇殘,倒也不敢阻難,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一行人遠去了。

醫院。

蛟河縣的扛把子吳三雄眼冒兇光,一臉煩躁的在走廊裏走來走去,怒聲問道:

“是誰把我乾兒子吳龍打的這麼慘的,在我們蛟河縣這麼做事,分明就是沒把我吳三雄放在眼裏,老六,叫你去調查,你調查的咋樣了?”

“三爺,查清楚的,打人的是隔壁麗水縣的一個農民叫趙二寶,不過帶頭的卻是麗水王家的人,據我所知,這個麗水王家很有來頭,一般人都不敢得罪,就連麗水陳三平見了人家都要客客氣氣,我覺得今天這事,咱們還是小心應付的好。”

吳三雄的頭號軍師,吳老六目光閃爍的說道。

“陳三平算個屁,以前我經常跟他打架,他怕王家,我怕個毛,這裏又不是麗水縣,這裏是蛟河,我吳三雄說的算。”

“老六,那夥人現在到哪裏了,有沒有出蛟河,你趕緊派人去把他們堵住,無論如何不能叫他們跑了,那個什麼王英,趙二寶我要親手打斷他們的狗腿給我乾兒子報仇,還有那兩個女的,我今晚找人玩死她們。”

吳三雄惡狠狠的大叫道,已經在暴走的邊緣了。

吳三雄十三歲出來混社會,憑藉着敢打敢拼,陰狠毒辣的性格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的位置,手下不僅豢養了幾十個專業打手,而且壟斷了整個蛟河縣的礦產業,算得上是有錢有勢。

也許是壞事做多了,他這輩子沒有兒子,於是便把自己堂哥家的吳龍收爲了自己的乾兒子。

對於吳龍,他是極爲疼愛的,曾經放話揚言,在蛟河縣,吳龍看上哪個女的就睡哪個女的,沒有他吳三雄擺不平的事。

這也就造就了吳龍飛揚跋扈,無法無天的性格。

誰知,今天吳三雄正好好的在茶館喝茶呢,突然被人告知,他乾兒子吳龍被人打的住院了,跑醫院一看,頓時氣的肺疼。


吳龍今天只不過是調戲了兩個外地來旅遊的女人,居然被人灌了一肚子的洗澡水,還被人打的胃出血。

還有天理嗎?

還有王法嗎?

就在吳三雄怒髮衝冠,脾氣大到無法收拾的時候,身邊的吳老六卻是臉色難看,吞吞吐吐的說道:

“三爺,王英那夥人並沒有走,在十里坡那停下了,他們,他們好像也在打電話叫人。”

“啥意思?”

吳三雄楞了一下,眼睛裏鬼火直冒。

一個外地人,在蛟河縣出了事,不但不逃走,還故意在那等着,還在那叫人,這分明是不把他吳三雄當回事啊。

拿道上的話說,這是要踩過界了啊。

莫非,今天這一切都只是個圈套。

“叫人,能把叫來的人全部叫來,我就不信了,幾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娃娃敢在我的地盤這麼蹦躂。”

吳三雄徹底瘋了,揮舞着手臂,瘋狂大叫起來。

蛟河縣,十里鋪。

這裏是一片荒地,一直按着沒開發。

此刻王英的跑車就停在這裏,身邊還多了七八輛悍馬。

王英的身邊聚集在七八個黑衣男子,都是他打電話剛從麗水縣叫過來的特殊保鏢,在王英看來,這夥人打一羣小混混,應該不成問題的。

今天在蛟河縣接二連三的被人挑釁,王英早已憋了一肚子的火氣,以他的脾氣自然是要找回場子的。

於是就在麗水縣和蛟河縣的交界處停了下來,不但叫來了自己的保鏢,還給自己在省城的一個族親打了個電話,心裏已經存了要把蛟河縣這股子黑惡勢力連根拔起的打算。

“二寶,待會你就等着看好戲吧,那個吳龍他乾爹叫什麼吳三雄的玩意,我已經打電話打聽過了就是一個老潑皮,我今天非把他給辦了不可。”

王英一臉自信的說道。

正說話呢,吳三雄的人來了,三十幾輛麪包車,車上跳下兩百個男的,黑壓壓一片向着王英這邊走來。

王英的臉刷的一下變白了,雖然他身邊都是高手,可對面的人也太多了,而且都是拿着一米多長的大鐵棍或者砍刀,所謂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自己今晚確實是疏忽了。

也許是看出了王英的擔憂,趙二寶靠近了王英小聲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