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想起自己進門時候,木棉提醒他了下,言道朱明玉是出去一趟,見過關洵後就這樣的,雲出白略微思索了下,便明白了其中的關節。

原來爲了追華傲就搞得兩家雞犬不寧的,現在似乎又喜歡上了關洵,這姑娘大了還真是麻煩。

於是雲出白難得充當一下長兄,清咳兩聲,對朱明玉道:“明玉啊,你年紀還小,等你長大就明白了,現在的喜歡不過是一時的迷戀,不經歷幾次歷練,你就不會有收穫,人生啊,就是這麼一次次的磨練着你促你成長的。”

朱明玉看着雲出白在一旁拽文,十分不習慣,就他這種愛情失敗者還敢跟自己面前充當導師。

“表哥,你吃藥了嗎?”

“吃過了,”雲出白還沒說盡興,硬是拉着朱明玉給她講了半天大道理。

朱明玉看他確實是真情實意,也不再打擊他,耐着性子聽他講完,終於雲出白說得口乾舌燥,問道:“關二說了什麼?”

朱明玉一愣,不過也沒瞞着雲出白,把關洵的話說了一遍,聽完這個,雲出白一拍桌子,道:“這小子!真是太不自量力了,竟然敢這麼說,等我幫你教訓他一下。”

知道雲出白是做做樣子,朱明玉也沒攔他,雲出白見狀,又坐了回來,認真道:“其實那天我聽到了安定侯來找我父王提這件事。不過我父王並沒應下來,我看多半沒譜,你不用擔心。”

雲出白的腿傷了也沒阻止住他在恆王書房外偷聽,他的目的也很簡單。想知道木香的下落。

“嗯。”朱明玉有些心不在焉。

看朱明玉這個樣子,雲出白道:“你不是真的喜歡那小子吧?”

被這麼問,朱明玉也有些不好回答,要說喜歡,也沒到那麼深。不過不喜歡的話,也沒法解釋自己的鬱悶是因爲什麼。

見朱明玉不說話了,雲出白嘆道:“唉,誰先動心誰就輸,你看我不就是例子嗎。”

“不說這個了,”朱明玉問道,“你來找我有什麼事?”

“雲出辰來過一次,見你沒在,便把信給了我。”雲出白八卦道,“不是我說你。明玉,你究竟喜歡誰?”

“什麼意思?”

“聽說你畫了不少秦克己的畫像,不是嗎?”雲出白道,“怎麼沒見你給我畫一幅,聽樓小月說你畫的還不錯呢。”

朱明玉有些咬牙切齒,樓小月真是,自己看了還不夠,竟然還跟雲出白說了。

雲出白拿出信的時候自言自語道:“這信是誰寫的啊,不是雲出辰的字,不過上面的話沒頭沒腦的。”

竟然還看了自己的信。朱明玉更是恨得牙癢癢,奪過信,惡狠狠道:“表哥,你下次若是再亂動我的東西。小心我讓你一輩子找不到木香。”不知道這是私人物品,不能翻閱嗎?真是沒有一點隱私意識。

雲出白被嚇了一跳,道:“我這不是擔心你嘛,怕你被人騙了,幫你把把關,你好好看吧。我先走了。”

臨走出門,雲出白又道:“有她的消息你可不能瞞着我啊。”

朱明玉瞪了他一眼,雲出白才離開。

打開信一看,確實是秦克己寫的,不過很簡單,只有兩個字:等我。

等你頭啊!

朱明玉順手就把信燒了,走就走了,留什麼信,讓雲出海知道了,更是會不放過自己了。不過自己這回算是得罪了雲出海,指不定他還有什麼後招呢。

她希望秦克己躲得遠遠的,不再回來,想起秦克己活不過三十的事情,朱明玉只盼着他在剩下的時日裏能過得自由。

朱明玉頭一天剛威脅過雲出白不讓他知道木香的下落,第二天就傳來夏家遺孤敬獻龍脈的消息。

夏家的遺孤夏語冰,根據家傳的古籍,找到了龍脈,但並未據爲己有,而是主動獻給了皇上。因爲這件事,建武帝龍顏大悅,半點沒提當年夏語冰是如何躲過滿門抄斬的,提出要好好獎賞她一番。

夏語冰也沒有別的要求,只希望建武帝能給夏家平反,她拿出了證據,證明當年的謀反案全部都是副將所爲,夏老將軍並不知情。

此消息一出,朝野譁然,不管當年是不是夏家謀反,但旨意是建武帝下的,現在讓他收回成命,還夏家一個清白,豈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就算是夏家找到龍脈又如何,天子一言,有怎麼就會那麼容易收回。

朱明玉覺得這肯定與關洵脫不了干係,他把木香帶走,難道就是因爲這個?

雲出白找的那個已經被孔嘉譽拿走了,木香又是從哪裏得來的龍脈。

這個龍脈究竟是什麼?

建武帝並沒有當天給予夏語冰答覆,他一向是個獨斷獨行的君王,所以朝堂內的大臣沒有人剛說話,但這件事卻引起朝堂外的軒然大波。

當年夏家被抄的時候,就有很多人覺得此事有蹊蹺,但是還是沒能阻擋住建武帝的一意孤行,現在夏家遺孤帶着龍脈出現,民衆多半的都是向着她的,認爲建武帝應該還夏家一個公道。

此事尤以學子最爲甚,他們本就是讀的聖賢書,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於是聯名上了請願書,請求建武帝給夏家平反。

朱明玉知道這件事還是因爲朱明琛也參與進去了,雖然她想勸他不要參加,但朱明琛也一向正直,自然沒有聽勸。

其實,朱明玉是不太看好這件事的,哪兒有皇帝自己打臉的,即便是他錯了,那也是對的,這些學子跟他叫板,怎麼能有好?

不過想到這件事應該是關洵參與的,朱明玉又有些期待,希望就此真的能給夏家平反,那麼一來,木香就不用再躲躲藏藏,與雲出白也能有個光明正大的未來了。

雲出白知道這件事後也是擔心,他其實不想木香這麼做,說不好建武帝會不會同意,萬一他惱羞成怒呢,肯定會把木香殺了,這回可真是神仙難救了。他寧可木香一直是見不得光,能看到她已經是心滿意足了。

因爲這個,雲出白去找了恆王,希望他出面勸說建武帝,不過恆王這次卻是保持了沉默,讓雲出白更爲着急。

朱明玉也只能勸雲出白不要着急,既然木香那麼做,肯定是有十足的把握的。

就在衆人都盯着建武帝的時候,他也終於做出了決定。

建武帝非但沒有覺得顏面掃地,不僅收回了當年的命令,還親自給夏語冰道歉,稱自己當年是錯了。

一個皇帝,能做到這步,已經是不易了。

不光這樣,建武帝恢復了夏家的名譽後還讓人重新打開被封的將軍府,讓夏語冰回到了夏家。

以爲你建武帝的行爲,他在民間的聲望達到了歷史最高點,民衆本來覺得他是個喜歡興兵的君主,沒想到他還有如此寬闊的心胸,承認了自己的錯誤。那些本來請願的學子們又聯名上書,這次不是請願,而是表忠心,誓死效忠國家,效忠建武帝。

這麼處理,自然是最好的結果,但朱明玉卻覺得有些太過順利了,建武帝的爲人她並不瞭解,但能如此寬宏大量實在太難得了。

而且自始至終,除了夏語冰出現,化名樓小月的夏三四始終沒有露面,他應該也在京城吧,爲何夏家平反了他還沒出現?

朱明玉有很多想不明白的問題,但是卻不想去問關洵,從那次之後,她覺得自己最近都不想看到他。

不過雲出白聽說了這個消息根本顧不得什麼,知道將軍府重開後,白拉着朱明玉要去找夏語冰,以後,再也不用叫她木香了。

朱明玉也想看看她怎麼樣了,便跟着雲出白出去了。。 朱玉在側 189 夏家後人

雖然夏家平反了,但是在京城的這處昔日的將軍府想要重開大門還需要經過一段時日的修繕,在此期間,夏語冰被留在了廣寧殿,跟太后一同居住。

雲出白進宮自然沒什麼阻礙,朱明玉也跟着一同去了。這陣子,秦貴妃倒是沒再找她,她也樂得清閒,不然進宮遇到雲出海,確實有些傷腦筋。

太后見了朱明玉倒是問道:“明玉可是有些日子沒過來了。”

朱明玉和太后最近也算是親近了不少,倒是沒之前那麼拘束,解釋道:“前幾日是家母的忌辰,我去了鳴泉寺爲她做了一場法事。”

太后讚許的點點頭:“應該的,你娘小時候我也是見過的,多溫柔知理的姑娘,偏是個福薄的,你倒是有心,年年都去,也不枉她生你一場。”

之前朱明玉可是每年都沒忘記過給孟氏做法事,但就是今年得了太后的誇獎。只能說你要是看一個人順眼,看她做什麼都是好的。

“做母親的都不容易,像娘娘您生養了兩個孩子,培養他們一個成了一代明君,一個成了國之棟樑,要說天下最不容易的母親就是您了。”

朱明玉平時不怎麼喜歡奉承太后,一來她做不來,二來覺得太后聽多了大概不喜歡,但千穿萬穿,馬屁不穿,聽到這話,太后還是很受用的。

“總算沒有辱沒了祖宗教誨。”

雖然雲出白跟着來了,但是由他提出要見夏語冰自然不太合適,見朱明玉和太后閒扯了半天都沒說到正題上,有些着急,對朱明玉使了個眼色。

朱明玉雖然看到了。但卻沒急着說,這會兒氣氛正好,提出要見夏語冰就顯得之前做的太刻意了。

於是朱明玉又跟太后繼續話家常,總之,要是論胡說八道,朱明玉還是很有一套的。

終於,朱明玉由家常扯到了五行術數:“說起這個。我想起來一件事。原來我在普濟寺的時候在一片竹林前迷路了,怎麼也進不去,忽然來了個姑娘。見我迷路,便帶我出了那裏,路上我與她聊了幾句,覺得她對此很有研究。後來再去的時候我又遇到過她兩次。與她交談之後更覺得她是個很有見識的姑娘,便生了與她結交的心。不過後來就沒見過她了,她也沒告訴過我名字,似乎對身份有所隱瞞。那天聽表哥聽說夏家姑娘的容貌,想起來有幾分像她。”

這個沒錯。雲出白知道夏語冰獻龍脈之後,自己來過廣寧殿,不過沒與她對面就被太后發現了。

雲出白這遊戲人間的性子。太后也是知道的,覺得他肯定是聽說了夏語冰的傳聞。所以來看看,不過太后既然把人留在這裏,自然要護她周全,便教育了雲出白一頓,把他趕走了。

因爲這個,雲出白才非要拉上朱明玉一起來。

聽了朱明玉的話,太后看了一眼雲出白,覺得他是賊心不死,這花心的性子也不知是隨了誰。

雲出白見狀嘿嘿笑了兩聲,有些尷尬,他那次

闖進來真不是要偷香竊玉的啊,不過想跟夏語冰說兩句話,但還沒說上話,就被太后發現了。

有朱明玉在,太后還是給雲出白留了幾分面子的,她似乎也知道夏語冰懂這個,便道:“沒想到你們兩個還有交情,她也在我這裏,等我讓人請她過來。”

終於等到了這句,雲出白對朱明玉眨了眨眼睛,朱明玉假裝沒看到,做的這麼明顯,被太后看到他們就白費功夫編這麼個故事了。

這個說辭是他們在來時候的路上想的,朱明玉是想好好想好了再出來,不過雲出白等不及了。

夏語冰以木香的身份在朱明玉身邊不到一年的時間,雖然不長,但也被人記住見過了,那次宗思琪就覺得她有些眼熟。

雖然朱明玉不知道夏語冰是怎麼解釋這些年的經歷的,但若是被人知道她曾經在恆王府待過,恐怕夏家平反的事情就會和恆王府扯上關係了,在不清楚建武帝究竟是什麼目的之前,還是不要提了。

於是,朱明玉便把自己與夏語冰的初識說在了普濟寺。

宮女去請夏語冰還沒回來,太后就對雲出白道:“出白,在這裏待得有些無趣吧,出去找出海吧。”

見太后想趕自己走,雲出白苦着臉道:“皇祖母,我在這裏陪您不好嗎?幹嘛讓我去找他們兩個,您知道我跟出海一向不合的。”

“那去找出辰,他也在宮裏。”雲出辰經常十天半個月不見人,對此,太后也習慣了。

雲出白還想賴着不走,不過太后態度堅決,他只能看了一眼朱明玉,依依不捨的出去了。

等他走了,太后對朱明玉道:“出白就是小孩子心性,都多大年紀了,還沒有定下來的意思。”

朱明玉笑笑道:“難得表哥有一份赤子之心,讓他多玩兩年也無妨。”

兩人正說着,夏語冰跟着宮女進來了。她身穿米分色大袖對襟羅衫配白色拖地煙籠梅花裙,頭上戴着碧璽掛珠長簪,隨着她的走動,耳朵上的芙蓉環晶墜一閃一閃的。

朱明玉還是第一次見她穿得這麼漂亮,這回更是襯得容貌出衆了。

怕夏語冰先跟自己對不上詞,朱明玉見到她後也沒多欣賞,過去拉住她的手,驚喜道:“真的是你,沒想到你是夏家的後人。”說着,手用力攥了兩下。

夏語冰本就不是笨人,而且與朱明玉相處這麼些日子,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先是有些愣住,繼而也是帶着些驚喜,笑了下,道:“我就說過,有緣還會再見的。”

兩人攜走走到太后面前,太后看着兩個姑娘站在一起,也覺得賞心悅目,笑道:“看到你們,真是覺得我老了。”

朱明玉自然反駁,又誇了太后幾句,太后與兩人又交談了一會兒,便覺得乏了,於是讓兩人說着,自己去休息了。

來過這麼多次,朱明玉也是摸清了太后的規律,果然,談話過一個半時辰,太后就覺得累了,不然她也不會在之前費那麼多話。。 朱玉在側 190 懷璧其罪

太后去休息了,宮女也跟着走了一大半,朱明玉倒也沒讓她們迴避,不過那幾個宮女還是站遠了一些,爲兩個人留出了空間。

朱明玉覺得她們倒是知情識趣,沒白費自己之前每次來都打點她們出的銀錢。

雖然她們站遠了,朱明玉沒特別放得開,這在廣寧殿,有什麼瞞得住太后的。

夏語冰也是跟朱明玉一樣的心思,雖然再見到朱明玉,她也覺得很高興,但還是不能表現得太過。

“最近怎麼樣?”

聽夏語冰這麼問,朱明玉忍不住笑了,幹嘛搞得跟多久沒見一樣,不過還是正經道:“還不錯。”

“那我就放心了。”夏語冰一直有些擔心自己離開後會給朱明玉帶着麻煩。

朱明玉放低了聲音,道:“我聽表哥說了,在漠北是你照顧他的,那時候你離開就是做的這個打算嗎?”

提起雲出白,夏語冰有些無奈:“我當時不過是去看看他,但他硬是不放我走,除了我給他端飯會吃,其他人端過去一概不吃,我實在是沒辦法了,才留下的。”

說起雲出白耍賴的本事,夏語冰真是沒轍了。本來她是聽說雲出白被救了出來,有些擔心,便想去看看他,沒想到這一去就讓她耽誤了天。

這次朱明玉倒是覺得雲出白做的好,這種機會不把握住,那就是傻子。

“他今天也跟我一起來了,不過被太后趕走了。”朱明玉笑道,“因爲他上次來偷窺你被發現,所以太后現在對他嚴防死守。”

“他腿傷似乎還沒有痊癒,還躲在樹上。可不很容易被發現,我都看到他了。”夏語冰道,“你回去勸勸他,養好了傷再爬高爬低的。”

朱明玉揶揄道:“我說哪兒有你說管用。”

夏語冰被鬧得有些臉紅。

知道夏語冰也關心雲出白,朱明玉放心了,這才轉移話題,道:“你怎麼找到龍脈的?”

“不是我找到的。不過讓我獻出去而已。”

“是關洵吧。”

知道朱明玉會猜到。夏語冰也沒瞞着朱明玉,道:“嗯,他的師父和我祖父有些淵源。所以他一直在暗中幫助我們夏家平反。”

朱明玉點頭,道:“聽說他去了繁城、林家村還有滇西,沒想到真在漠北讓他找到了。”不過他拿到的是龍脈,那麼雲出白偷的後來被孔嘉譽拿走的又是什麼呢?

不過這個問題。肯定不適合在這裏問,所以朱明玉選擇按下不表。

“沒想到他連這個都告訴你了。”這回輪到夏語冰揶揄朱明玉了。“看來你們關係匪淺。”

提起關洵,朱明玉還有些生氣,道:“不要跟我提他。”

明明是她先說的,不過對於朱明玉的脾氣。夏語冰也是瞭解的,笑了下道:“他怎麼惹到你了?”

朱明玉不想提那天的事情,於是轉移話題道:“龍脈到底是什麼?”

“其實我獻上的不過是把鑰匙。有了它才能打開龍脈,至於龍脈的位置。我就不清楚了,因爲

地圖他七年前就得到了。”

說到這個,夏語冰的語氣明顯一變,顯得陰沉起了。

七年前,正是夏家被抄家的時候,朱明玉恍然,難道說這地圖本來在夏家,而當年,建武帝根本就清楚夏家是無辜的,但爲了那張藏寶圖,他下旨治了夏家的罪。

看朱明玉這個樣子,夏語冰知道她明白了,也沒繼續說下去,事實的真相她也是離開恆王府後才知道的。

懷璧其罪,建武帝就爲了這張藏寶圖要了他們夏家上下七十一條性命,所謂明君,明在何處?

朱明玉見狀也不再繼續問這個了,不過是別的問題她可以以後再問,有一個問題她卻必須要問:“你會沒事的吧?”知道建武帝當年是出於這樣的目的屠殺夏家滿門的,對夏語冰的安全,朱明玉還是有些擔憂的。

聿先生的檸檬式愛情 夏語冰笑了下,道:“不用爲我擔心。”

朱明玉知道她做事一向有譜兒,也不再多問,朱明玉撿着輕鬆的話題與夏語冰聊了一會兒,太后休息了一會兒也出來了,見兩個姑娘聊得熱鬧,也參與了進來。

看出來也有陣子了,朱明玉便起身告退,離開了廣寧殿,在外面就看到了雲出白,看樣子他一直也沒走。

見到朱明玉出來,雲出白連忙上去,問道:“她怎麼樣?”

“回去再說。”朱明玉覺得雲出白實在太心急了,在這裏她能說什麼?

上了車,朱明玉也不等雲出白問,便跟他都說了。

知道當年真相不過因爲藏寶圖,雲出白倒是沒什麼驚訝,不過跟朱明玉一樣,對夏語冰的處境有些擔心。

“這種事應該讓她哥出面,怎麼讓她出來獻寶呢,”雲出白對於這個很不滿意,“不知道是誰想出的餿主意,這人的腦袋是被驢踢了嗎?”

對此,朱明玉給予肯定:“嗯,絕對是腦子有問題!”正常人有那麼問問題的嗎?

與此同時,關洵在家裏忽然打了個噴嚏,正在寫字的他措不及防,手一抖,一滴墨就落在了紙上,這張紙又廢掉了。

關洵看着地上扔了一堆的紙也有些犯愁,這信要怎麼寫呢?

芷秋進門就聽到關洵打噴嚏的聲音,上前道:“少爺怎麼了?”

最近關洵晚上總是出去,回來的都很晚,趕上昨夜下雨全身都淋溼了,芷秋擔心他是生病了。

關洵沒在意,道:“沒事,就是打了個噴嚏。”

知道關洵自己懂醫術,芷秋也不好再勸,她也看到了地上,便想撿起來收拾出去。

不過她剛蹲下要撿,關洵就道:“放着,回來我自己收拾。”

“這怎麼行。”芷秋忙道,“奴婢知道少爺在邊關一向事事親力親爲,但這點事兒您就交給奴婢去做吧。”

關洵不是有意要搶芷秋的活兒,他不過是想看看之前那些廢掉的紙裏面有沒有一兩句能有的話,於是也蹲下來,撿起一張打開看看,然後又揉成一團給芷秋:“這個不要。”

這還要檢查一番嗎?

芷秋有些不解,少爺究竟在寫什麼?。 朱玉在側· 191 決裂

因爲夏家平反一事,建武帝在民間聲望如日中天,使得這次選秀的參與人數達到了建武帝登基以來的最高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