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想到這些溫念念的懷疑不禁加重了許多,不過她到底是沒有多說,免得自己惹禍上身。

那邊的林煙晚還在持續作妖「那你就趕緊帶我見你哥得到他的認可,你難道對我沒有信心嗎?」

「當然不是了!」余瑾銘立刻否認掉林煙晚的這個觀點,他不能夠讓她誤會自己「我只是覺得時間還早,你怎麼就這麼心急,我們才在一起不到一個月啊。」

說到這,林煙晚也察覺到了自己的行為有些過於咄咄逼人了,為了免去余瑾銘對自己的懷疑,她趕忙給自己的心情剎住了車。

她換上了平時那種柔弱的口氣,對著余瑾銘解釋道「對不起啊瑾銘,你瞧瞧我,都是被那群姐妹們激了一下,弄得什麼話都往外蹦。」

聽起來她真是那麼內疚似的,對余瑾銘確實是能夠起到作用,因為這句話,他的心直接就軟了下來。

這下,想要責怪他也不忍心責怪了「我沒怪你。」

聞言,林煙晚心裡的大石頭才沉沉的放下了些來。

「好了我先不和你說了,我這邊還有工作,一會要是被我哥看見我偷懶又要不開心了。」余瑾銘又說道,被影響了心情的他沒有想要把這通電話繼續下去的意思。

而林煙晚剛剛控制不住自己犯了錯,所以沒有敢繼續打擾余瑾銘乖乖的把電話掛斷了。

見余瑾銘把電話掛斷,實際上一直都在關注他那邊對話的溫念念趕忙收回自己八卦的視線,捏了把零食就往嘴巴裡面送。

「得了吧,知道你在裝模作樣。」他一回頭就發現了溫念念的表情非常的不自然,拆穿也是毫不留情的。

溫念念對著他尷尬的扯了扯嘴角「瞧你說的,怎麼是不是感情出問題了?」

「少咒我。」余瑾銘抱怨了一句,不過轉念一想這應該也算是一個問題吧,在瞄了一眼溫念念,他想溫念念也是個女生也許女孩之間比較能夠互相理解的。

他不恥下問,突然拉來椅子湊近到溫念念的身邊「我問你啊,一個女孩字才剛剛和你在一起就要你帶她回家見家長,你覺得該不該帶回去?」

……

溫念念冷睨了他一眼,一口一個女孩子的,倒不如直接說是林煙晚來得索性呢。

她微微一笑「林煙晚逼你帶她回家了?」

「你怎麼知道!」

「那麼明顯了還不知道,我又不是傻子,」溫念念嘀咕道,倒是余瑾銘真把她當做什麼都看不懂的模樣了。

她頓了頓又接著道「行了,我的意見是不要帶回家,畢竟你們八字都還沒一撇呢,等到有苗頭了再帶也不遲啊。」

不然倒時候余瑾銘要是換女朋友豈不是還要過問廖霜婉的意思? 其實余瑾銘也是這麼想的,這麼被人逼著的感覺實際上一點也不好。

「那你說我該怎麼和她說啊,就煙晚那性子跟你是一樣一樣的。」

「….什麼叫做一樣一樣的?」溫念念這就不滿意了,自己怎麼了就和林煙晚性子一樣了?

不過要認真想想天底下的女朋友對男朋友的態度那不都是差不多的?

「算了算了,我不和你在這個話題上爭辯,」溫念念覺得話題跑偏了於是就趕緊把話風帶回來「其實余瑾銘有一點我蠻不理解的。」

她還是打算和余瑾銘提一提林煙晚給自己的感覺,那種不好的預感確實是有點強烈了。

而且還是餘墨欽和自己同時都有的預感,一個人不能說明什麼,那兩個人可就不一樣了。

余瑾銘聞言也重視了起來,他非常認真地看向溫念念問道「有什麼不理解的?」

「你難道沒有感覺到林煙晚似乎對余家的事情太過於重視了嗎?」溫念念直言不諱,她一點也不害怕余瑾銘會不開心「你想想啊,之前和她聊天她張口閉口都是余家,也沒少往你哥哥的身上扯,難道你就沒有懷疑過?」

這話余瑾銘雖然是不愛聽的,但是他完全也是有這種感覺的。

有時候他甚至以為林煙晚不是在和自己談戀愛,而是想和余家談戀愛。

被溫念念說中心思的他開始思索起來,想著和林煙晚交往過程中的點點細節,他認可的點了點頭「好吧確實有一點。」

不過很快余瑾銘就把自己的話圓了回來「她和我解釋過,說是從小沒過過什麼好日子所以非常好奇有錢人家的生活。」

真是這樣嗎?

精靈之黑暗蟲師 溫念念心裡想著。

能夠有錢把女兒送去讀表演專業的家庭就算不是富貴人家那一定也是有點資本的。

有點資本的家庭培養出來的女兒怎麼會對有錢人家的生活嚮往直就掛在了嘴上?

這樣一點也不合乎情理。

溫念念直接反問回去「你信嗎?」

余瑾銘微微一怔,他是沒有深究過這個問題所以不知道「我說你這人真奇怪,怎麼就不盼著我一點好呢?天天懷疑煙晚你有毒吧!」

瞧著這樣應該也算是余瑾銘在逃避問題了,溫念念暗自嘆了一聲就沒有多說什麼。

說多了她便成為了壞人,那樣吃力也不討好的事情她才不願意做。

「總之你還是自己多留個心眼吧,帶一個女孩子回家意味著什麼你自己還是拎得清的好,別到時候自找麻煩了。」

說完,溫念念抱上零食回到了餘墨欽的辦公室裡頭去。

留下余瑾銘一個人坐在原處,他不由得陷入了深思。

溫念念說的其實並不是毫無道理,但這林煙晚確實每一次都可以對著自己振振有詞,就算是要有所懷疑似乎也找不到理由。

況且,能是什麼理由?圖錢?看著林煙晚也不像是圖錢財之人啊!

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誰能想得到余瑾銘竟然會因為昨天溫念念的一席話而失了眠。

眼看著艷陽當空到了中午的午餐時間,余瑾銘的手機又一次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他接起電話那邊就傳來了林煙晚的聲音「瑾銘你在公司嗎?」 絕戀蜀山仙 余瑾銘不知道林煙晚又要做什麼,但也沒有打算騙她的意思「在啊,怎麼啦?」

「沒什麼,」林煙晚淡淡一笑,手中提著的盒飯是她精心為余瑾銘準備的,不過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罷了「我在你公司樓下,給你送飯過來了,只是前台不讓我上去,你能來接我一下嗎?」

聞言林煙晚就在樓下,余瑾銘有過一瞬間的不知所措,在餘墨欽還沒有接受林煙晚之前他其實是在儘可能避免他們二人會面的,沒想到林煙晚直接就跑過來了。

他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心虛,左右看去見到四周沒人他才朝著電梯那裡走過去「你怎麼突然跑過來了,也不提前說一聲。」

被余瑾銘的語氣這麼一震驚林煙晚覺得心頭湧現上了委屈感,她鼻尖酸酸的,故意在語氣中攜帶不開心。

「我好心好意給你送飯過來你就這樣對我說話?你就這麼不想見到我嗎?我又那麼拿不出手嗎!」

余瑾銘只覺得自己談了一個女朋友讓他開心歡喜的同時頭疼的概率也加重了一倍,他站在餘墨欽的專用電梯裡面,手捂著頭「煙晚你想多了,我現在就下來找你,你在前台是嗎?」

見他願意哄著自己林煙晚這才見好就收「嗯,你快來吧。」

「嘟嘟嘟——」

電話掛斷,余瑾銘也已經走出了電梯,他一眼就看見被前台擋在外面的林煙晚,看著她手裡為自己帶來的飯菜頓時就怎麼也生不起氣來了。

「餘二少。」前台見著余瑾銘過來了趕忙和他打招呼。

而余瑾銘不看她敷衍的點了一下頭就去迎接林煙晚。

「諾,給你做的,花費了好多時間呢!」林煙晚把手裡的飯盒遞出去,還是一副不開心的樣子。

余瑾銘接過飯菜來「抱歉啊煙晚,我只是被你這樣突然過來殺了個措手不及,工作壓力又大難免會口氣不好。」

「那你打算怎麼和我道歉啊?」林煙晚逮住機會不放,她真正的目的就是能夠上樓去瞧瞧,只要能有一點機會她都要珍惜。

為了趕緊結束這段言不由衷的戀情她真的需要加快腳步了。

「下班后帶你去吃火鍋怎麼樣?」

林煙晚搖頭。

「那帶你去遊樂場?」

林煙晚再搖頭。

「你總不會想要去聽音樂會吧?」

余瑾銘暗自祈禱,他可一點都不想要去聽什麼音樂會啊,好在林煙晚還是搖了頭。

見余瑾銘怎麼猜測也沒有往自己想要發展的方向去說林煙晚索性當著在場不少人的面直接大方的挽住余瑾銘的手。

她對著余瑾銘仰頭甜甜的一笑「要不然你帶我上樓去玩玩吧?我一直想看看余帝的辦公室是什麼樣子的。」

「這…不好吧。」顯然,余瑾銘為難了,主要還是餘墨欽就在樓上啊,要是被他看見了林煙晚那準是要倒霉的。

但林煙晚感覺到了余瑾銘的猶豫,立馬就板下臉來「你連這點小事都不答應我,一點誠意都沒有!」

余瑾銘最害怕哄女孩子了,他思忖了片刻見現在林煙晚的火氣還沒有上來於是就無奈的答應了她的要求「好吧,那隻能呆一小會,我哥不喜歡有旁人上樓層的。」 見余瑾銘鬆口答應,林煙晚甜蜜對著他咧嘴笑「好好,就一會,我就是想要看看余帝內部的樣子而已。」

就這樣余瑾銘做了一回決定,擅作主張的帶著林煙晚走向了總裁專用電梯。

在踏進屬於餘墨欽的電梯的那一刻,林煙晚都驚呆了,觀景電梯能夠縱觀外頭的絕佳的美景,高樓大廈,藍天白雲一一盡收眼底。

可她卻不知道這觀景電梯存在的意義是因為餘墨欽的幽閉恐懼症,因為是經常要使用到的電梯,所以當初在上任后重新裝修余帝時他特意讓人修建成為了這樣。

這些,即便是以後她真能有幸走進余家大門也不會有人願意告訴她的。

「叮咚——」

電梯門在最高的頂層打開來,林煙晚比剛才看見美景還要眼前一亮。

余帝的總辦氣氛十分緊張和安靜,明明是中午吃飯的時間大家卻都還在伏案工作。

當然,餘墨欽給的福利完全可以讓所有人心甘情願的為他賣命。

「這就是你平時工作的地方?」林煙晚張著大大的眼睛裡頭寫滿了好奇和期待。

愛未眠:總裁,請溫柔! 她的野心實際上是很大的,面對這樣的場面她暗下決心自己有一天一定要成為這裡的女主人。

余瑾銘對著她比了一個安靜的手勢,在這裡一旦有人高聲說話就很容易引起關注「對,走,我帶你去我的辦公桌那邊。」

說著,他把林煙晚帶到了自己的臨時辦公場所,因為是臨時的,又就在餘墨欽的辦公室門口讓他們的舉動都要非常的小心。

林煙晚四處打量了一眼,瞧著面前這一扇大門應該就是餘墨欽的辦公室這讓她不自覺的竟然把眼神停留在了那扇門上。

天曉得她現在有多想要打開這扇門看看餘墨欽在裡面做什麼,是不是和傳聞一樣他的眼裡只有工作正在鍵盤上面飛速打著字?

還是說和溫念念正在其樂融融的坐在一塊吃飯?

總之,她非常的好奇,似乎那門就有著獨特的魔力似的。

「墨少就在那裡面辦公嗎?」林煙晚還是沒有忍住指著那扇門問道,她的眼裡寫滿了好奇和期待,要是自己有一天也能夠和餘墨欽並肩而立那該有多好啊。

余瑾銘順著林煙晚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扇門在林煙晚看來是什麼他不知道,反正在自己看來裡頭就是裝著一隻困獸。

生氣起來簡直能吃人的!

「對,你現在知道我的苦了吧?天天在我哥眼皮子底下做事,氣都沒得透一口。」

「有那麼誇張嗎?我覺得墨少很寵你啊!」林煙晚說出自己看到的事實。

而余瑾銘的反駁也特別快「你可別被表象迷惑了,之前溫念念沒出現他確實是非常疼我,但自打他給我娶了一個嫂子回來我的日子簡直比火上烤還難挨啊。」

「余瑾銘,你又在說我壞話!」霎時,余瑾銘的話音才剛剛落下從辦公室裡頭溫念念悶悶的抱怨聲就傳了出來。

緊隨其後的是兩道頻率不同的腳步聲,余瑾銘一聽這下糟糕了,八成是餘墨欽要帶著溫念念出去吃飯。

可他們平時不都是在公司吃的嗎! 餘墨欽一出來就發現了林煙晚的存在,很明顯的變化是他的臉立馬就拉了下來,但好在他暫時沒有想要當著林煙晚的面教訓余瑾銘。

再怎麼說男孩子到了這個年紀在女朋友面前都是要為他保留顏面的。

而余瑾銘卻非常的擔心餘墨欽會責備自己,於是他先一步開口「哥,我….」

話還沒有說完,林煙晚就主動為余瑾銘解釋起來「墨少,是我硬要瑾銘帶我上來的,不關他的事情,你不要責怪他。」

這段解釋在余瑾銘看來那是俠肝義膽,在溫念念和餘墨欽看來卻顯得做作和蒼白。

餘墨欽冷眼看向林煙晚,她倒是挺清楚自己不願意讓余瑾銘帶外人上來,不過到底也還是執意的跟了上來,這她就一點也不矛盾嗎?

「我有說這關瑾銘的事嗎?」他反問回去,語氣淡到連溫念念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拉了拉餘墨欽的衣擺,對著他擠眉弄眼「好了好了,既然來了就陪瑾銘吃頓飯再走吧,我和他先去吃飯了。」

說著,溫念念趕忙拉著餘墨欽的手往電梯那裡走去,臨走之前她還給了余瑾銘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

他們彼此心裡都很清楚,餘墨欽不拆穿純粹就是因為顧惜余瑾銘的面子,待會林煙晚一旦走了余瑾銘可就有得受了。

在餘墨欽和溫念念走了之後,林煙晚主動挽住余瑾銘的胳膊,略帶抱歉的憂心問道「瑾銘,你哥哥不會責怪你吧,要不要我去和他再解釋解釋啊?」

此時此刻,林煙晚巴不得余瑾銘說要讓她解釋,但很可惜余瑾銘也僅僅只是拍了拍她的手背。

說道「沒事,既然我嫂子都說了那你就留下來陪我吃頓飯再走吧。」

二人一起吃了中午飯,溫念念甚至在自己和餘墨欽吃完飯要返回公司的時候給余瑾銘發了信息提醒,他這邊才手忙腳亂的支開林煙晚。

可誰又想得到林煙晚的心計余瑾銘可是鬥不過的,就像她在余瑾銘面前偽飾出一副就要離開的樣子,背地裡卻在一樓大堂晃了兩圈。

目的也就是為了能夠遇見餘墨欽。

五分鐘左右,餘墨欽和溫念念一同走進余帝的大門,門邊有許多剛吃完午餐的員工望著他們二人的身影那是怎麼看怎麼登對。

「余太太。」林煙晚故意裝作是自己剛剛下樓的偶遇,為了避免餘墨欽的懷疑她直接就選擇了和溫念念打招呼。

溫念念愣了下,看了眼餘墨欽心裡暗想著余瑾銘這辦事效率未免也太低了吧,自己早早的發了信息竟然還能碰上?

「吃飽了?」她問道。

林煙晚偷瞄了餘墨欽一眼後點了點頭,餘墨欽至始至終也沒有看她一眼。

「走吧。」餘墨欽冷冷的說道,然後就拉上溫念念表現出對林煙晚的不喜歡徑自離開。

而林煙晚則是錯愕的站在原地,目送著餘墨欽離開的背影她心裡的嫉妒簡直要發狂。

不過看著餘墨欽對自己冷冷淡淡卻牽著溫念念的手怎麼也放不開的模樣她這心裡多少也能夠認識清楚自己和溫念念的差距。

電梯內——

餘墨欽臉色並不好。 「剛才你是不是給余瑾銘通風報信了?」空蕩蕩的電梯間內只有餘墨欽和溫念念兩個人,這個問題無疑是在問溫念念的。

此刻溫念念故作看身後的風景,巴不得將餘墨欽的話無視掉以此來矇混過關。

在下一秒,沒能夠得到溫念念回答的餘墨欽直就從她身後把雙手搭在她的身側,緊跟著他的嘴靠在溫念念的耳邊。

他溫柔的說道「嗯?為什麼不說話,是心虛嗎?」

「啊?」 血簑衣 溫念念裝出一副什麼也不懂得模樣,腦袋故意離著餘墨欽遠一些「原來你在和我說話啊,你說什麼了剛才?」

餘墨欽淺笑,心裡想著這個笨蛋還真的是蠻能裝的,不過就是演技差了點還是能夠被自己識破。

「我問你是不是給余瑾銘通風報信了?」

「好吧…」溫念念知道餘墨欽這麼問必然是心中已經有了答案,她索性就承認了省得隱瞞「你怎麼看出來的?」

她對著餘墨欽眨眨眼。

「剛才進門之前我看見林煙晚在樓下大堂沒有要走的意思,怎麼一到我們進門她就給人一副看起來要往外走的假象?顯然在等人。」

「那你怎麼知道她是在等我們?」

有狐綏綏,入世為卿 「除了我們她在余帝還能等誰?」餘墨欽問回去,他已經堅信了這個林煙晚別有目的的判斷。

只不過,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帶來的目的又是什麼?人?還是余帝的事務?

這些都是他接下來需要弄懂的東西。

「叮咚——」

電梯門開,溫念念跟在餘墨欽身後走了出去,一見到余瑾銘的時候餘墨欽剛才對溫念念的溫柔就全部消失得無影無蹤。

因為周圍還有總辦的員工在,所以餘墨欽只是來到余瑾銘的辦公桌前小聲的對著他道「進來一下,我有事情和你說。」

當然,不管是溫念念還是余瑾銘都知道餘墨欽想要說什麼,溫念念這時候也救不了他只能讓他自求多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