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想到自己的臉,刀疤臉眼神閃爍而後有些暗淡,風雅墨對刀疤臉沒由來的起了興趣,聲音淡淡的說道:「那個刀疤臉啊,我可以幫你把你臉上的刀疤去掉。」

這話,果然讓刀疤臉瞬間眼神發亮:「此話當真?!」


問完后刀疤臉又搖了搖頭:「不可能的,已經過去了二十年之久,已經根深蒂固,去不掉了……」除非……有神之女的血,神之女的血液能再造血肉。

復甦一聽也有些激動了:「你真的可以恢復他的臉?只要可以恢復,你要我們倆做什麼都可以!」果然。

風雅墨笑了笑,想到自己還有逆天丹藥沒用,就試一試吧:「好,擇日不如撞日,但是我提前說明,你的傷疤已經破損了整塊血肉,所以,想要恢復當初,需要全部剔除。你,願意么。」

這樣的疼痛,風雅墨可是嘗試過了! 刀疤臉,真名叫寧羽。

風雅墨手中的刀子看了看,乾脆扔在一邊:「下不去手啊……」

這一刻,風雅墨有些後悔了!該死的!根本下不去手挖啊!

復甦,嚴言在門外聽到動靜立刻跑了進來:「怎麼了?」

風雅墨蹙眉看了看刀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我下不去手……」

復甦無奈揉了揉額頭:「算了,我來吧。」雖然她也捨不得,但是,嚴言肯定不能用他,指不定會動什麼手腳,風雅墨下了保證,復甦才同意試一試,可是現在風雅墨不敢下手,想來想去,也只有復甦自己了。

「寧羽……」復甦握緊了手中的匕首,可是還是擋不住的害怕……雖然她是斗仙五重法則師,雖然她被稱為毒蠍子,但是親手挖自己心愛之人的臉……她還是止不住的手在顫抖啊。

「復甦,沒關係,這張臉嚇過你這麼多次,能恢復了,什麼疼我都不怕。」原來,是為了這個復甦嗎?

風雅墨小小的感動了一下,別過頭去。

「寧羽……」啪噠!

匕首落地,風雅墨回頭一看,寧羽的雲臉上已經露出了森森白骨,復甦看著手中的血液:「寧羽……寧羽我下不去手了……寧羽……我們不要了……我不怕了……真的不怕了……」復甦一把癱坐在地上,天吶,她竟然真的下手了。

寧羽早就疼得說不出話來,額頭冷汗直冒,汗水摻雜著血液還有……可是寧羽卻還一直咬緊牙關,嘴唇都被咬破了愣是一個疼字都不順。

風雅墨嘆了口氣,這份感情,值得尊敬,讓風雅墨早就忘了她是要幹什麼的:「復甦你起來,我來吧。」

一日後。

「多謝神女!」

風雅墨的身份,再次曝光,除了神女的血,沒有任何人的血能再造血肉了。

風雅墨擺擺手,美眸泛出絲絲霧霾,無辜的同時,又讓人看不清她眼底心底的想法:「神女是什麼?能吃嗎?」又開始裝無辜了!

小白忍不住了!一下子從空間飛了出來:「主人啊,裝嫩裝純是不好的,像你這樣長相還裝嫩裝純更是不好的!然後你現在還裝上癮了更是不好不好的!」實在是小白怕自己會移情別戀,它還要隨了白月呢!

風雅墨滿頭黑線,小白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拆台!

而復甦和寧羽則被小白逗的一愣一愣的,再去看寧羽,一張白皙又多情的臉,看起來很招野花的吧?

不過現在復甦和寧羽的感情,確實牢固的很,而且這裡只有復甦一個女人。

甩開腦袋裡的想法,寧羽兩人總算回神,看著小白這活靈活現的樣子,驚呼:「這是精靈界的至寶?!」

天啊,神之女啊神之女,你還有什麼嚇死人不償命的東西!

風雅墨點頭,已經確定了自己的行動沒錯,現在復甦還有寧羽已經對她沒了敵意,而且有了自己的打算。

「神女,若是有幸能夠出去,我寧羽定會做神女屬下,竭力全力幫助神女!」

復甦也點頭同意,她們之間的故事很複雜,不要看只是修復好了一張臉,這對於他們來說,比讓他們死了又復活還要重要。

風雅墨搖頭,因為小白一折騰也裝不下去了。

「我不過是舉手之勞,也是為了自己罷了,對了,從這裡要怎麼出去?」

復甦寧羽兩人對視一眼后皆是搖頭:「屬下不知。」

「好吧,還有,我不用你們報答啊,不用自稱屬下。」

「不行!換臉之事猶如給了寧羽和復甦我倆新的生命,所以,神女的話,以後我倆絕對聽從!」


風雅墨無奈,然後說道:「那我要你們該怎麼樣就怎麼樣。」


復甦和寧羽又對視一眼,齊齊搖頭:「神女,恕罪!這點!屬下不能聽!以後神女的話!就是聖旨!我倆定要緊追神女!為神女打抱不平!」 門外,嚴言把屋內的話聽的一清二楚。

「神女?她就是神女?哼哼,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神女一定是他的了!

「寧羽,你們不要,不代表我就不要,我嚴言一定要成神!破了這禁地封印!堂堂正正的走出這裡!多了南宮沐宸這男人的魔尊之位!哼!殺人?殺人又如何?就要把我們關在這裡一生一世嗎!哈哈哈!」嚴言快速的離開了這裡邊走邊仰天長嘯,沒想到啊沒想到。

怪不得這女子這麼碼定可以幫寧羽,哼,寧羽,你倒還真是白費了神女的血!

「主人,剛剛好像那個嚴言在。」小白說著。

復甦一聽,轉身就要出門:「他一定在打神女的鬼主意,神女,我去滅了他!」早就看嚴言不順眼了,長著一張書生叫,偏偏做著豬狗不如的事!本來這禁地里也有二十來人,這個嚴言,竟然是把他們都殺了!

風雅墨搖頭:「他不就是斗仙一重,不礙事。」風雅墨可不怕他,反正現在也出不去,那就陪他玩玩。

「對了,寧羽,我聽你說之前南宮沐宸也有經常來過嗎?」昨日才剛剛回來,所以風雅墨有了一些疑點。

「不是,十九年前魔尊來過一次,還有就是前段日子來過一次。」寧羽回答。

「前段日子?昨日?」風雅墨心中咯噔一下。

「不是,大概一個月前!嗯!對就是一個月前!」寧羽看了看復甦,復甦也點頭,就是一個月前!那時候有點事發生所以復甦寧羽記憶很深刻!

咯噔!這下是徹底咯噔了!一個月前!是在人界啊!當時還在水晶都魔鬼訓練中沒出來!不可能!南宮沐宸不會騙她的。

小白試圖安慰著風雅墨:「哎呀主人啦,也可能有一個冒牌貨呢,主人別難過了。反正小白已經不喜歡他了!都不愛主人了!」

風雅墨一聽!瞬間把小白從桌子上抱了起來:「小白你剛剛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小白傻愣傻愣的看著風雅墨被嚇了一跳:「反正小白已經不喜歡他了!都不愛主人了!」而且小白還把語氣又學了出來。

風雅墨搖頭:「不是這句!」

「也可能是個冒牌貨呢?」小白突然驚醒!對啊!南宮沐宸這個男人跟主人愛好一樣都喜歡白衣!那晚上突然是一身紅衣!而且記憶也怪怪的!很可能是冒充的啊!

風雅墨點頭!有些急迫的問:「你們之前還說,他變了?」對,一定是這樣,這樣的話,一切疑惑都解開了!

「神女?」復甦有些不明白風雅墨在說什麼,什麼冒牌貨,什麼假的真的?什麼情況!

「沒錯,魔尊是變了。」

夜。在哪裡過夜都一樣,現在風雅墨想的是,這個南宮沐宸如果是假的,那真的南宮沐宸怎麼來?

開啟六界之門需要她與南宮沐宸合力才行,嘆了口氣:「唉,沒想到,我也被騙了。」

小白賊兮兮的笑了笑「主人啊,其實這個南宮沐宸也挺好的啊,咱們找他要至寶,然後肯定有辦法回去了!他既然假扮著,肯定不會突然就捅破的啊。」

風雅墨斜了枕頭邊小白一眼,一把抓過把它抱進懷裡:「傻小白,哪有這麼簡單啊。」簡單了也不用嘆氣了!

「唉……」

「主人啊……」

「唉唉!」

「主人啊……你是要把一輩子的嘆氣都嘆出來嗎!」小白假裝生氣的提高了音量。

風雅墨不理小白:「唉!」仰天長嘆啊!

小白嗖的一下飛回空間:「不跟主人你睡了!」太吵的了!

風雅墨撇撇嘴,絕美的小臉有些惆悵:「怎麼就被騙了呢?現在他們來不了,自己回不去,風雅墨!你怎麼越活越回去了啊!」

門外一道鬼鬼祟祟的人影,透過月光看著那張還算白凈的臉。

眼珠子卻總是飄忽不定,不是嚴言又是誰! 「你出來幹嘛?」風雅墨白了小白一眼,不是都嫌棄她了嗎?

「主人,有人!」小白有了至寶的融合,身體有了大幅度提升,這不,說話的功夫,它還能全靠隨意分散的注意力發現門外有人。

「嚴言?」風雅墨也是一下就猜到,這禁地裡面,除了復甦和寧羽,唯一能與風雅墨說上話的也就只有嚴言,其他九個人並沒有太多印象,看起來也只有嚴言難對付些,聽說嚴言慣用毒?那倒要領教領教了。

風雅墨縴手一動,躺在床上閉上了眼睛,此時風雅墨頭頂上有一團水火相融的法則力,「主人你越來越腹黑了!」小白噠噠了一句再次跑回空間,這次真的不出來了!

咻咻的聲音引起了風雅墨的注意,睜開眼一看,我擦嘞?!一條三頭蛇魔獸?!

嚇死寶寶了!風雅墨一睜眼正好與這三頭蛇對視,蛇的眼珠子是豎著的,這傢伙,小白一下子又躲進風雅墨懷裡:「啾啾主人!有蛇啊!」一激動,小白都差點忘了自己會說人話!

嚴言在門外聽到動靜冷哼一聲:「神女雖不怕毒,但是,你也是需要休息的吧。」看來這嚴言是早就做足了準備就等機會了?

風雅墨美眸一眯,直接把這三頭蛇團進水裡,「不用等了,進來吧。」

嚴言一愣,嘴角的笑容凝固,怎麼……她沒事?!

嚴言進來的同時,小白也飛了出去。

「你……你也是斗靈法則師?!」嚴言怎麼也想不到風雅墨也是斗靈法則師啊!這三頭蛇可是嚴言的此生隱約啊!此刻竟然在一團水球里,動彈不得!

風雅墨聳了聳肩:「你想生吃了我啊?」生吃人肉,難道魔就不是人了么?

嚴言眼神飄忽不定,風雅墨知道,他又在想鬼主意了!

果然!下一刻嚴言就要跑!風雅墨沒動,就在這時,小白得瑟的喊了一句「怎麼不跑了!」

然後復甦和寧羽就走進屋內。

「神女恕罪,今日,定不再饒恕這嚴言!」復甦說著抬手就要動手。

寧羽別過頭去,其實他們早就變的不會動不動殺人了。

風雅墨擺擺手,小呆從空間里跑了出來。

「主人,要小呆怎麼做請指示!」

風雅墨點頭:「把他吊起來三天。」

小呆去照做了。小白突然飛到風雅墨耳邊,風雅墨臉色微變。

寧羽和復甦也感覺到了某人的氣息:「神女,寧羽與復甦願追隨神女,魔尊既然是假冒的,屬下定當幫助神女。」

風雅墨抿了抿唇,袖子一甩把寧羽和復甦收進空間:「那你們先呆在這裡,隨我一起出去。」

沒人回答。因為已經聽不見了!只能感覺到!

寧羽和復甦被風雅墨的空間嚇到了!這裡的面積大的可以!一望無邊!小呆小白也回到了空間,帶著寧羽和復甦參觀空間,這裡可是頭一次來外人呢。

「墨墨?你怎麼到這來了?」南宮沐宸一襲紅袍,雖然臉色與之前無疑,不過……

風雅墨斂下思緒假裝委屈的看著南宮沐宸:「你怎麼才來……」

南宮沐宸走到風雅墨面前笑了笑:「怎麼了?」

「我差點就被它給吃了!」指了指那個水球,南宮沐宸一看,眸子一眯,隨後擺擺手,那水球破,三頭蛇也粉碎了。


門外的嚴言吐出一口鮮血,也變得奄奄一息該死!三頭蛇……竟然死了!

「好了,我帶你出去。」南宮沐宸牽著風雅墨的小手,風雅墨眼神變了變沒有掙扎,她是在懷疑,之前是不是想多了?

現在的南宮沐宸,除了衣服變了,別的並沒有變啊。

「以後不要亂跑了,這裡的人……知道嗎?」南宮沐宸輕聲說道。

風雅墨甩了甩頭點頭,就知道不管是真是假的南宮沐宸都會帶她出去,所以她才沒有急。

「你怎麼現在才來?」

不過,這個問題並沒有得到回答。 「你要去哪?」見南宮沐宸又要走風雅墨問道。

南宮沐宸身子一頓,外面天色還黑著:「墨墨,天色還早,你好好休息。」

「我是被小白帶到那裡的,小白說你在,所以,你去那裡做什麼?」風雅墨又問。

南宮沐宸耐著性子回答:「沒事。」

「算了,你不是說要來取魔界至寶?現在你是不是已經順利恢復魔尊身份了?那就現在去取了吧,晶晶,顧流雲,山炮他們還在等我們啊。」風雅墨說道,也是在試探南宮沐宸,山炮,是一個隨便編的名字,如果真的是南宮沐宸,一定……

「晶晶,顧流雲,山炮?」

風雅墨美眸肯定的看著南宮沐宸:「對啊。」別承認……我不想的……

「嗯,我知道了,你先休息,等我回來就去取。」結果,南宮沐宸沒有多心的只是眉頭皺了皺沒有再質疑山炮是誰就答應了。

南宮沐宸剛剛是在疑惑,山炮這個名字……怎麼這麼難聽?

風雅墨心中一點點沉了下去,他果然不是南宮沐宸!

看著南宮沐宸離開,風雅墨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與南宮沐宸一模一樣的樣子,身材,就連聲音種種都是一模一樣,除了氣質,真是一點也分不出來了。

而且剛剛這個冒牌的男人還學了南宮沐宸的語氣,根本就分不出來的有木有。自認風雅墨與南宮沐宸彼此熟悉了這麼久必定不會認錯人,可是因為這個假冒的氣息,與南宮沐宸沒有差距,幾乎一模一樣!連風雅墨也被騙了,因為他與南宮沐宸簡直一模一樣……

否則,風雅墨又怎麼會被騙呢?

「主人啊,已經確定是假的了,現在怎麼辦?」

「南宮還沒回來,這個冒牌貨比我還強,你說我能怎麼辦?」真是沒誰了……南宮啊,你怎麼不告訴我,世界上,不,不對,是魔界里,還有這麼一個你的複製品呢!

……無比傷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