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怎麼兩人才去了一趟醫院……

回來后,他的小璇就要搬走了。

而爸爸也要小璇離開了!

這到底是怎麼了??

誰來救救他幼小的心靈??

喬璇不悅的看了眼站在不遠處的男人……

從剛才在重症看護室里,這個男人就沒給過好臉色。

尤其在權長風提出她和權默廷結婚的事,這個男人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壞!

現在醫院破壞她和她未婚夫的婚禮時間不說,這還來掃她和她兒子的興!

八成是自己與這男人八字不合!

「清辰,姐姐先回去了。」

喬璇輕輕拍了拍整個人掛在她身上的權清辰。

溫柔道:「等過幾天姐姐就來找你,到時候帶你去遊樂場玩兒。」

這頭……

權清辰還沒說話。

那頭就有人替他兒子接上話……

「過幾天喬小姐就已為人妻了,就請別干涉我兒子的生活。」

那不慍不惱,沉穩卻又放肆的說出口。

若不是礙於權清辰在場。

喬璇真想回句:這兒子是他的,就不是她的了??!

她就不能盡一盡母親的責任了??

站在一旁矮小的身影,瞧瞧這個,瞧瞧那個……

並沒理解大人世界里的意思。

只知道自家爸爸不讓他的小璇留在自己家裡!

小傢伙生氣的抱著喬璇的脖子,兩條小胳膊挽得死死的,像是隨時下一秒權君城都有可能把他帶走似的……

「爸爸!我要小璇住我們家!我就是要小璇!!」

伴隨著小傢伙小小的嗓門聲,喬璇只覺耳朵都要被這孩子喊聾了……

還有隨著權清辰的靠近。

他身上還有著孩子的奶香味兒,很好聞。

抱著,就能讓人的心房不由軟了軟。

「清辰,乖了,早點睡,姐姐先回去了。」

喬璇摸了摸寶貝兒子的小臉蛋兒,安慰。

可權清辰卻認為,他的小璇是爸爸趕走的!

死活不讓人走:「不要!小璇我不要和你分開!」

「權清辰,再不過來,你就跟著喬小姐這輩子都別回來了!」

站在身後的男人嚇唬。

聲音沉而有力,讓人聽得都有點毛毛的。

權清辰真想說聲:好啊!那他就一輩子賴著他的小璇了~!

但想想……

他的小璇也不知道願不願意跟自己過一輩子,就只委屈的鬆開了掛在喬璇脖子上的手臂。

又走一步,回一下頭,不情願的站到權君城身邊。

小嘴兒撅得老高老高的,別提有多委屈了~!


************

回到家。

舒晴幫著整理喬璇的衣物。

邊整理邊聊:「這權老爺也太心急了吧!?才剛答應的結婚,現在什麼事兒都沒準備!就說要讓你們三天內結婚!這也太速度了!」

怎麼說,結婚是件大事。

也要辦得妥妥噹噹,盛大點才行!

喬璇搖搖頭:「不礙事,他老人家的心愿嘛……反正,早結婚晚結婚,最後都要結的。」

喬璇還是很能理解權長風的病情。

何況他和權默廷之間……

也並沒有別的難處。

以目前來看……

喬璇沒有後悔答應過權默廷的求婚。

舒晴點了點頭,「那就好,我只是覺得太快了,怕你草率做了決定,還想著讓你觀察觀察……」

「畢竟呢,你和你前夫之間還是有個小奶包存在,這要婚後……這孩子怎麼整??」

舒晴好心提醒了句。

這話,也正是喬璇一直以來想著的……

但她也不可能因為兒子的事,而和那個男人好。

且不說他們都是快要結婚的人。

他們倆之間……

還有過一段失敗的婚姻!

同樣的錯,她不想再犯第二次。

何況他們彼此之間只有一個孩子,卻並無愛。

***********

次日。

婚紗店。

因為離婚禮的時間,只有三天。

所以這些天里,喬璇和權默廷都得一起去忙著選婚禮時要用的東西。

一大早……

兩人的第一站,就是去的婚紗店,為結婚當天婚服做快準備。

「權先生,喬小姐,歡迎光臨——」

婚紗店裡。

是經理親自上來迎接。

早早就將店裡的所有婚紗全都擺放在外,以便挑選。

「喬小姐,這些都是我們這個月里新到的婚紗,您可以和權先生看看,有什麼喜歡的,可以先試穿一下!」

經理畢恭畢敬的道著。

因為婚紗都是擺出來的關係。

所以放眼望去,一目了然……

而每套婚紗,都誇張閃耀。

喬璇本性卻是個低調內斂的人,看了好半天才選了一件不是特別招搖的婚紗。

「就這套吧。」

「好,那喬小姐先去更衣室吧,我這就讓人給您取下來!」

說著,就有兩名工作人員陪著喬璇一同進更衣室。

權默廷則是選了喬璇配套的那一款,作為新郎禮服。

……

更衣室內。

喬璇在裡頭等了三分鐘后……

就聽外頭傳來一陣又一陣此起彼伏的尖叫聲——

「啊!」

「這是哪來的孩子!怎麼把衣服全都弄髒了!!」

「快!把喬小姐看中的那套先收起來!別又被弄髒……哎喲——!這孩子還打人哪!」

工作人員才取下喬璇挑中的那件婚紗。

就被權清辰敏銳的發現。


轉移目標——

拿著水槍就對準婚紗狂飆——

那動作,那眼神兒……

滿滿的敵意!

彷彿自己拿著水槍就像一個軍人一樣,為民除害,把婚紗弄髒就是他的責任!

喬璇聽到外頭的動靜后。

又重新套上外套出來。

就見自家寶貝兒子把整家碩大的婚紗店弄得一片狼藉!

工作人員是管也管不住!

原本,婚紗掛放在外,是為了讓喬璇更方便挑選。

現在倒成了被破壞的捷徑了!

喬璇視線搜索到那個始作俑者時……

就見權清辰一抹矮小的小身影在人群與婚紗之間穿梭自如,身後跟著四五名工作人員,追著一個小孩子滿婚紗店的跑……

外加,小傢伙手裡還拿著一把小水槍。

水槍里噴出的不是水,是黑色的墨汁……

「清辰,清辰你在做什麼?!」

喬璇趕忙抱住這個搗蛋的小東西。

權清辰的小蠻腰被喬璇禁錮住后,就順便倚到喬璇懷裡。

很是委屈道:「小璇,爸爸說你三天以後就是別的男人的人了,我不喜歡你和別的男人在一起!」

喬璇:「……」

那男人……還真是什麼事都和孩子說!

自家寶貝兒子那麼早熟,也八成和這個爹教導有方有關!

「清辰,別聽你爸爸胡說,你怎麼會到這裡來的??」


喬璇擦了擦權清辰跑了一身汗的額頭,溫和著問。

小傢伙咬了咬嘟嘟嘴嘴唇,低頭看著他的水槍……

不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