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心腹憐憫的看著歐陽薇。

「你這什麼表情?」歐陽薇心下一陣咯噔。

「巨鱷並沒有跟會長合作,會長……會長頁涉嫌刑事案件,被關了起來。」

歐陽薇抿唇,她冷笑,「這不可能!」

「今天是少主跟秦小姐的婚禮。」心腹搖頭。

歐陽薇兩隻手緊緊握在一起,她咬著牙,「秦苒她……可真是好運!」

「歐陽小姐,」心腹終於嘆息,「你應該不知道吧。」

「什麼?」歐陽薇看向心腹。

明海心腹拿著手機,調到了渣龍給他發的一張圖。

圖是129核心內部孤狼的資料。

孤狼是誰,歐陽薇自然知道,129的五大元老的核心人物,129能走到今天,跟他有莫大的關係,129每年無數會員都是沖著孤狼這個人來的。

那是刑偵界所有人眼中的偶像。

歐陽薇自然也是。

儘管從沒有見過五大元老,但歐陽薇這五大元老是認真的,尤其是裡面最出名的孤狼。

可她……

竟然在孤狼的資料上看到了秦苒的圖片!

歐陽薇猛地站起來,「這不可能,不可能……怎麼會是她?」

「巨鱷先生那邊也只是一個圈套,他是因為秦苒小姐才收了你的連線……」心腹收起手機,他最後看了眼歐陽薇試論落魄的模樣,搖搖頭,離開了。

歐陽薇很快就被人帶下去。

她不傻,相反,很聰明,不然當初也不會考入129.

就在心腹說的時候,她就已經想到了,之前想不通的一切也想通了。

難怪之前程溫如會被巨鱷接單!

她之前跟秦苒說起129的時候,對方半點也不意外!

難怪她自己會忽然聯繫到巨鱷!

難怪巨鱷會突然跟明海合作!

又難怪……

她到現在都沒有被巨鱷的人接出去!

原來秦苒就是孤狼……

歐陽薇已經不再思考獄卒的話了,她只怔怔的走在長長的通道里,妄她因為自己是129的一員,在京城所有人的吹捧下變得飄飄然……

129元老孤狼,歐陽薇不由低頭,已經能想象到,當她在秦苒面前吹噓這一切的時候,對方不知道怎麼看待自己……

**

M洲,唐家。

「參加婚禮?」唐家大少爺搖頭,擰眉,「京城?我不去。」

有這時間,他不如去馬斯家族的場地。

唐輕也不想去,她擰眉,「爺爺,我不想去。」

唐均第一次拿出家主的氣勢,「必須給我去!」

秦苒的大好日子,唐均不希望一個人不去。

唐輕跟唐均都沒再說話。

等唐均走後,兩人才面面相覷,唐大少爺更是擰眉,「你爺爺真是瘋了。」

不過花國京城的一個婚禮,秦家是什麼東西?

但是唐均開口,他們又不得不去。

「我們明天再去吧。」唐大少爺擰眉,勉強開口,「參加完婚禮就回來。」

唐輕擰眉,她雖然不想去,但開口的是唐均,她不敢違抗,只心裡不爽快的應著。

**

正是七月份。

來京城旅遊的人很多。

今天卻因為這件事上了熱搜。

因為幾條靠近古建築的大道都被封了,尤其是古城牆那一塊,更是密不透風。

網路討論的熱火朝天。

「也沒聽說京城有什麼峰會?」

「肯定是重量型人物視察!」

「坐等大佬出來揭秘!」

「機密來了,是有人今天結婚!請大家送我上熱門!」

這一條評論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結婚?這麼大手筆?還能封路,卧槽卧槽,八卦之心頓起!」

「在線蹲個現場人直播!」

「……」

網上討論得熱火朝天。

秦家老宅。

二樓房間。

魏子杭、南慧瑤、楊怡、林思然、潘明月……秦苒的這些朋友都在。

「來了來了!我已經看到車了,」門外,秦管家興沖沖的上來,「小陵少爺,沐楠少爺,快把門關上!等會兒你們姐夫說什麼都不能輕易讓他進來!」

秦陵跟沐楠還沒開口。

林思然在門邊,她拍拍胸口:「秦管家,您放心,這一點我們還是知道的!」

秦苒的伴娘,是潘明月跟林思然。

至於南慧瑤跟言昔這行人,是秦苒的親友團。

雙手環胸,靠在落地窗邊的魏子杭看了窗外一眼,不由笑了一聲,「秦管家這究竟是有多急啊,我連車隊都沒有看到。」

身側,喬聲也失笑,「怕是兩里地之外就看著了。」

林思然跟南慧瑤潘明月這行人見還沒來,先檢查了門窗。

又檢查了一遍難題。

南慧瑤扔了扔手上的鞋子,側頭問房間內的人,「藏哪兒?」

「簡單。」一直充當攝影師的何晨淡淡的接過來南慧瑤手上的鞋子,塞到秦苒的鳳裙下,並回頭環視了房間內的人一圈,抬著下巴。

「狠。」喬聲目瞪口呆,給何晨比了個牛逼的手勢。

大佬的裙子,誰敢掀?

何晨風淡雲清的開口,「一般一般。」

正說著。

魏子杭站起來,「車到了。」

「我看看……」林思然走到窗邊,掀了掀神淡色的窗帘,一眼就看到樓下望不到邊的車隊,她又立馬放下了窗帘。

然後悠悠的看了秦苒一眼。

何晨也對著樓下拍了一下,不由笑,「他這是把京城所有的豪車都聚集在一起了吧,難怪要清道,嘖,快點準備,他們快上來了。」

不過幾分鐘。

一門之隔外,已經有了響聲。

「叩叩叩——」

不輕不重的三聲。

「想要進門,沒那麼簡單,」南慧瑤跟林思然一左一右,手上拿著個題目表,她咳了一聲,開口:「先回答一百個問題,第一個,123456*999,數字多少,一秒鐘!」

別說門外的顧西遲江東葉陸照影等人,就連門內的喬聲嘴角抽了一下,「這麼變態的題目,誰出的?」

一秒鐘,連手機計算器都打不開。

「是小陵。」沐楠在一邊,回。

喬聲:「……」

小陵這是真小舅子。

他正想著,門外程雋不急不緩的開口,「123332544。」

喬聲:「……果然,一家子的bug。」

秦陵這些人出的題攔不到程雋五分鐘。

南慧瑤收起紙,又咳了一聲,程雋一個都沒有回答錯,一個紅包沒拿進來,「得有開門紅包,紅包呢?你們有沒有準備好?」

外面說了一聲。

林思然手擱在耳邊,「什麼?沒聽到。」

「我說,」陸照影大聲道,「門地下的縫太小,塞不進去!」

林思然警惕的道:「你們不會是想闖進來吧?」

陸照影:「……我們是這樣的人嗎?」

林思然覺得也對,秦苒還坐在床上,料他們沒這個膽子。

她跟南慧瑤小心翼翼的把門開了,探出個腦袋:「紅包呢?」

她一出現,顧西遲就塞了一把紅包給她,「不夠我們還有。」

「砰!」

南慧瑤把門關上。

喬聲等人湊過來,「看看,看看,幾塊錢。」

南慧瑤打開一個紅包,沒看到錢,她剛想說話,秦陵從一邊走過來,把紅包倒了倒,從裡面倒出來一顆鑽石。

一分鐘后。

南慧瑤林思然這行人對著床上擺著的五十顆鑽石思考人生。

外面,陸照影繼續拍門:「紅包夠嗎?不夠還有!」

南慧瑤跟林思然一行人:「……」

拿人手短,南慧瑤開了門。

門外,程雋長身玉立,他目光透過人群,喧囂中,只看到坐在床上的人影。

秦苒今天穿的是傳統的鳳冠霞帔,裙擺綉著精緻鳳凰圖案,頭髮也盤起,兩邊垂著金色的墜子。

她也正微微抬頭,看向門外。

秦苒向來是素慣了的,也鮮少化妝。

今天是第一次穿著華麗又顯得莊重的嫁衣,紅色繡花的衣擺幾乎鋪滿了床,她坐在床中央,大概是等得長了,喧囂中,只有她一隻腿屈起,胳膊撐在腿上,手抵著腦袋,正側頭,略帶不耐煩的看向門口,陽光透過淡色的窗帘照下來的淺淺光線打在她的臉上,愈發顯得銳意衝天。

她容色一向盛極,此時更是冰肌玉骨,秀色掩古今。

不說其他人,今天第一眼看見她的南慧瑤潘明月幾個人也被煞了好半天。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老大他愛美人不愛江山了。」程火小聲同幾人開口。

門外,程雋一步一步走進來。

南慧瑤就讓他們找鞋子。

顧西遲、五行幾個人把整個房間都翻遍了。

最後程水搖頭,他制止了其他兄弟四個,「別找了。」

「為什麼?」程木愣愣的抬頭,程水手抵著唇,「你找不到的。」

「拿紅包拿紅包。」程火性子急,一出手就是二十個紅包,塞到能說事的南慧瑤手裡。

又收了二十個鑽石的南慧瑤:「……」

她默默的掀開了秦苒的裙擺,從裡面拿出了秦苒的鞋子。

程木顧西遲陸照影等人:「……」

mmp。

「敢問一句,何方高手藏的鞋子?」程火拱手。

何晨剛好拍完一個視頻,她淡淡抬頭,「我。」

程火往後縮了一下:「……」一個單手擒住毒龍的人,當他沒問!

這一場婚禮,程家跟秦家都準備了許久。

程雋替秦苒穿好了鞋子。

沐楠默不作聲的把秦苒背下樓。

主場在程家隔壁一直空著的古城樓中。

從秦家到大院,紅鸞鋪地,十里紅妝,百桌流水宴。

程家、秦家人都在接待客人。

都是京城有頭有臉的客人,手裡都是燙金的裱花門貼。

能派來接待客人的,都是兩家的重要人物,秦家是秦部長秦管家阿文這行人,程家是大堂主施厲銘一行人。

「您好。」又一位客人前來,秦家人彎腰,禮貌的接過來請柬。

他看了一眼,請柬上寫的名字有些熟悉,女方客人。

「這是賀禮。」對方放下一個禮盒。

秦家人連忙推拒,「常先生,我們這次不收任何賀禮……」

然而,那人放下禮盒就進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