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心神有剎那的恍惚,但是立刻的,她就穩住了情緒,就那樣靜靜地望著面前的鏡子。

這一組鏡頭,真正拍起來,不過耗時半個小時,可是對於徐智媛來說,這卻是最艱難的拍攝。

這次的拍攝,最難的不是演戲,而是心底障礙,幾次NG,到最後才能真正做到代入角色,而不去考慮自己。

可一旦真的做了,她卻覺得整個人都輕鬆下來。好像演了幾年的戲,終於突破了屏障,連這樣的戲都拍過了,她還有什麼不能演的?!

匆匆換過衣服,她跟全宰洪一起看回放,雖然和一個大男人一起看自己的祼背,是件很古怪的事,但徐智媛也只是搖了搖頭,就甩開那些微的不自在。

「OK,拍攝完了,大家一起去吃消夜吧!」看完回放,最先緩過神的就是徐智媛。

最難的都捱過去了,那之後就會容易些了。

「民浩哥,天熙哥,我覺得咱們三個真的該喝一杯……」她笑著招呼,覺得他們三個挺同病相憐的。

李天熙倒是憨厚的笑,李民浩卻是直皺眉,「算了吧!我覺得喝再多酒也補不回我受傷的心靈——三觀都掉了!」

憋著笑,李天熙仍是一臉忠厚,可是說的話卻是:「該是智媛xi請客的,畢竟你都把我和民浩看光光了,我們兩個太吃虧了!」

臭小子!雖然嘴上叫著哥,徐智媛心裡還是忍不住罵了句。

這傢伙,長相就是那麼忠厚老實,可是骨子裡真是蔫壞。

「好,我請客!不過等你們以後給我找到嫂子了,我可是要到嫂子跟前告狀的!」

「真是小氣的丫頭,好了好了,不用你請客了,全導演,你才是最該請客的那個是吧!?」

「不是準備好了刀宰我吧?」全宰洪挑起眉,嘴上罵著,卻還是請大家吃了宵夜。

劇組人不多,彼此間相處幾日也就熟了,吃宵夜時也不拘什麼地位高低。

全宰洪幾杯酒下肚,就拍著桌子叫:「這一次,絕不能失敗!嗯,智媛xi,全靠你了,帶我們一起去柏林電影節!」

之前全宰洪就說過,電影拍完后要送去柏林參展,目標是大觀全景展映單元。

去年的短片入圍了,可是全宰洪仍然頭腦很冷靜,他並不覺得這部電影能夠進入競爭單元,去柏林參加展映單元,就是他的目標。

站起身,他先是鄭重向徐智媛鞠躬,又轉向李天熙、李浩民,然後是劇組的工作人員。

雖然仍帶著酒意,可是他躬身低頭的時候,卻是極認真的。

有這樣的導演,劇組的成員們,就是想不認真都難了。

每個人都在拚命,就連徐智媛,都覺得自己超水平發揮。

在拍攝被強//奸的那一場戲,她是真的整個人都投入了進去。

在被李民浩抓住的時候,她瘋了一樣地掙扎,掙扎得太過用力,打李民浩也是真的用力打了,激得李民浩也頭腦發熱,一記耳光甩過來,徐智媛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下一秒她腦子一片空白,只是瘋狂地衝過去撕打著李民浩。

「別、別打了——」被打得都出了戲,李民浩抱著頭尖叫,「是我錯,我不該那麼用力,不該來真的——別打了!智媛xi……」

「卡、卡——卡!」全宰洪連聲大叫,人都跳了起來。

徐智媛才慢慢回過神來,看著被她打得臉都有些紅的李民浩,徐智媛也有些不好意思。

「對、對不起啊!我也不知道怎麼的,可能太入戲了……」

不是齣戲,而是齣戲了,金恩英反抗也不可能像她這樣瘋了似的。

是骨子裡的本能,讓她這樣暴力對待攻擊她的人。

可憐兮兮地看著徐智媛,李民浩小聲道:「智媛xi,你以後千萬別恨我,我真的不會傷害你的……」

這是演戲,不是真的強//暴,徐智媛這個樣子,讓他真的有些怕,以後徐智媛也會記恨她。

「對不起,民浩哥,你這樣我更覺得無地自容了——再重拍吧,導演,這一次我會注意分寸。」

「智媛xi,真的沒問題?!」全宰洪不放心地又問了一句。

這種戲,對女人的影響是很大的,尤其是對一個剛成年的少女,全宰洪也不想因為一部電影就毀了一個少女。

再三確定沒問題之後,這才又開始拍攝。

這一次,徐智媛保持了一半的清醒,雖然入戲了,卻又小心控制反抗的分寸,她是金恩英,恐懼、無措想要逃掉卻又掙脫不掉的金恩英,而不是強悍到暴起傷人的徐智媛。

當李民浩壓在她身上時,徐智媛痛哭著,掙扎著,反抗著,哀求著,「求求你,放過我——不要……」

當哀求沒有用時,她掙扎著抓住地板上的筆,反手狠狠刺進李民皓的後背。

「啊……」李民浩尖叫,「疼、疼……」

哪怕在衣服里已經事先墊了一層,可徐智媛用的力量太大,仍然刺破了李民浩的皮膚,雖然只是滲出一點血,並沒有傷得太重,可李民浩仍是一臉哭喪的表情。

「智媛xi,你讓我以後怎麼和你未來的嫂子交代?!」

沒有說話,仍然沒有齣戲的徐智媛盯著他,表情仍然很是緊張。

摸了摸腦袋,李民浩也不敢再開玩笑了。

「導演,還要繼續拍嗎?」全宰洪也有些遲疑,還沒回答,突然聽到遠處突起的喧嘩。

回過頭,全宰洪也有些意外。


顧不上回答,他快步走過去,對著走過來的中年男人行禮,「老師,您來了。」

「嗯,」頭髮已經有些稀疏的金基德笑了笑,「既然掛著製片人的頭銜,也要偶爾過來看一下才算稱職。」


除了編劇的名字,金基德還掛了製片人的頭銜,但實際上,他是全權放權給全宰洪的。掛上製片人的頭銜,主要還是為了贊助,這部電影的投資方,除了金基德自己的製作公司,還有海綿電影社。

比起全宰洪這樣名不見經傳的新人,還是金基德的名字更管用。

走到拍攝場地,金基德一一笑著回應,目光最後卻是落在沒有招呼他的徐智媛身上。

片子的女主演,金基德自然是認識的,雖然沒太過多的接觸,卻對徐智媛有印象。以他的眼力,一眼就看出徐智媛是什麼情況了。

示意全宰洪放回報給他看,金基德的手抵著下巴,看得目不轉睛。

「老師,我覺得徐智媛xi的狀態好像不是很好,您看是不是該停止拍攝?!」

全宰洪小心翼翼地問,雖然算是出師了,可是有很多事情,他還是需要向老師多多學習。

瞥他一眼,金基德抬頭看向徐智媛,「繼續拍!她會完成拍攝的——宰洪,你找了一位好演員!」

望著徐智媛,金基德笑著動了動手指,想想又道:「明天調換一下場次,讓徐智媛xi休息一天,但,只能休息一天——不能超過。」

全宰洪會意,連忙點頭,只是目光轉開,看著徐智媛,他到底還是覺得有些不安。

拍完這樣的戲,自然要好好放鬆一下,來平緩心情,但老師只讓休息一天,是不是有點太過殘忍。

雖然他也明白,不讓休息太長時間是怕演員脫離了狀態,但他仍然覺得有點對不住徐智媛。 「都說了是學習,是學習,真的不是約會——媽,您想太多了,我真的沒交女朋友——真的,我沒一進演藝圈就被迷花眼好吧!?」

抬起頭,金秀賢看到前面熟悉的背影,嘴角不覺勾了起來,「嗯,好了,我知道了,您放心——我會好好用功的……」

掛斷電話,金秀賢輕咳了一聲,可前面正往前走的少女根本就沒有聽到似的。

浮生之灼灼桃夭 ,他悄悄地跟上,有些壞心地勾起了嘴角,伸手搭向少女的肩頭。

「嗨……」

一個字才吐了半個音節,金秀賢就覺眼前一黑,一隻拳頭迎面飛來,正中他的左眼。

甚至來不及呼痛,金秀賢下意識地捂著眼睛,震驚地看著回過頭的少女。

「智、智媛啊……」眼睛疼得睜不開,可是他的右眼,卻仍能看得很清楚。

看著少女緊張難掩驚懼的表情,金秀賢幾乎要回過頭去看身後。

是他身後有什麼嗎?外星人?哥斯拉!大金剛?!

不,不是他身後有什麼,讓徐智媛露出那樣緊張恐懼表情的是——他。

意識到這一點,金秀賢整個人都蔫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眨巴著眼,他鬆開手,上前拉徐智媛,「智媛,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他的手才碰到徐智媛,就立刻被甩開。

徐智媛往後退了一步,定定地看著他,眼神里仍帶著警惕。

「智媛,我是金秀賢啊,金秀賢,你不記得了?!」金秀賢大聲地叫著,想要抱住徐智媛,卻又有些不敢上前。

不是怕再挨打,而是怕徐智媛受到驚嚇。

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能讓一直強勢的徐智媛嚇成這樣的,一定不是小事。

咽了下唾沫,徐智媛看著面前的少年,眼神漸漸清明。

「秀賢……」喚著她的名字,她伸出手,摸著他的眼角,「是、是我打的?!」

看著回復平常模樣的徐智媛,金秀賢也是鬆了口氣,「可不就是你打的!你搞什麼啊?我就是拍了拍你的肩膀,用得著這麼狠嗎?!」

嘴上抱怨著,可金秀賢卻仍是暗中細細觀察著徐智媛的表情。

一定發生了什麼事!

遲疑著,他不知道該怎麼問,智媛是不是願意和他說呢?!

苦惱地扒了下頭髮,他只能笑笑,看著徐智媛道:「今天你還真是難得,來聽課?老實說,我還以為你要一直這麼浪費呢!請了補習老師一對一教學,居然總是曠課,這樣子好嗎?」

吐了下舌頭,他笑,「還好我來幫你聽課,要不然你的錢可是白花了。」

之前徐智媛叫他過來聽課時,他還有些不自在。

畢竟是公司給徐智媛請的老師,他這樣蹭課算什麼呢?架不住徐智媛一直打電話催他,他才過來聽課的,可沒想到最後正主跑了,倒是他,一堂課沒落地來聽了。

不愧是金牌補習老師,又是一對一的教學,哪怕他是學渣,也覺得效果明顯。

這會兒故意賣萌,可是徐智媛卻明顯有些心不在焉的,「真是對不起啊!我有些走神——啊,都淤青了,該找個雞蛋敷一下的……」

突然叫起來,徐智媛捂著嘴,瞪大了眼,「你最近有沒有拍攝任務啊?眼睛都青了,要怎麼拍啊?!」

「不是正好,不用做特殊化妝也成演打架后了。」金秀賢哈哈笑著,可笑了兩聲,見徐智媛根本就沒跟著他笑,只能摸摸鼻子安靜下來。

「不用找什麼雞蛋了,我最近沒拍攝任務。」

咬了下嘴唇,金秀賢忽然上前一步,拉住了徐智媛的手,「快走了!遲到了,老師可要罵人的!」

帶著徐智媛快步跑進補習學校,到了教室門口,金秀賢才放開手。


「老師看到你一定都覺得驚訝了,」回過頭,看著徐智媛沒什麼笑容的臉,金秀賢臉上的笑也收斂了幾分。

補習老師果然很驚訝,不過是為金秀賢的熊貓眼,「啊,金秀賢xi,你居然和別人打架嗎?」

摸了摸眼睛,金秀賢只是呵呵乾笑。

「嗯,今天徐智媛xi也來了,真是難得。」

只是調侃下,補習老師也沒有想著聽到答案,卻沒想到徐智媛居然解釋了。

「今天沒有行程,在家裡又呆不住,所以就過來了……」


用不用這麼一本正經地解釋呢?你這樣很傷人的知道嗎?

翻了翻眼皮,補習的王老師迴避了這傷人的答案,「翻到習題冊第87頁,今天我們來講講——徐智媛xi,你真的是來聽課的嗎?連課本都沒帶,這樣不好吧!?」

「王老師,我和她看一本!」

金秀賢機敏地立刻移了位置,把桌子直接拖過去和徐智媛並在一起。

剛才他就注意到了,徐智媛不僅僅是沒有帶課本,而是連包包都沒有拿。

沒有帶錢包,也沒有帶手機嗎?剛才她是怎麼來的?就那麼走過來的?!


真是奇怪,大鐘哥怎麼會讓徐智媛這樣跑出來?!

心裡奇怪,就是老師說做題時,金秀賢也把心思一直放在徐智媛身上。

他那樣總是扭頭看人,王老師終於忍不住了,「金秀賢!你是想抄答案嗎?要不要直接把腦袋伸過去!你就那麼對自己沒信心,都補了多長時間了?徐智媛xi可是只來了幾次……」也不怕抄的都是錯!

嘀咕著,王老師走到似乎什麼都沒聽到,只是專心做題的徐智媛身邊。

只看了不到五分鐘,他就抬起頭來,直接敲了金秀賢的腦袋一下,「你就是再補五年,也超不過徐智媛xi!」

這話說得真狠!他就那麼沒用?!

金秀賢掀了掀眉毛,終於把注意力集中在徐智媛手下的試卷上,而不是徐智媛的臉上。

密密麻麻的小字,清秀而漂亮,第一眼看去,金秀賢立刻就想:「啊,看起來答得很順啊!」

難道,真的全都會?!這樣,還要補習老師做什麼?

心中微動,他再看徐智媛,嘴角不自覺地微微翹起。

心思都不在那些習題上,又怎麼可能會做得對呢?

試卷答完,徐智媛得了滿分,金秀賢連及格線都沒有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