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從空中望下,這一條山壁如同城牆般的橫在大地上,連綿上千里之遠,高低不一。

帥家之人都紛紛皺起了眉頭,對於他這種突然離開隊伍的行為表露出極度的不滿。

李雲霄雖然天賦驚人,前途不可限量,但此刻畢竟只是一星武帝而已,大家對他客客氣氣就已經覺得夠意思了,想不到他還成天板著一張臉,對人愛理不理的,眾人都覺得心中有氣,一個個停滯在空中冷哼不已。

倒是帥軍威心胸較寬,而且眼光也遠非那些人可以比擬的,從他出手擊殺辛求勝的時機把握,以及對李雲霄的極度拉攏等行為就可以看出,此人極具一方豪傑的心機和氣度。

「雲少,怎麼了?」

就在另外五人還冷冷的站立在空中,露出不屑之色的時候,帥軍威直接飛了下去,落在李雲霄身邊,詫異的詢問起來。

李雲霄默然不語,用手在那山壁上輕輕撫摸過去,突然間一拳轟出,「砰」的一聲將山壁打穿,露出一個拳洞來。

「哈哈,雲霄大人果然厲害,一拳就將石壁打了個洞,了不起,了不起

天空中一名帥家之人立即冷嘲熱諷起來,其餘之人聞言也是相視一笑,毫不掩飾的露出輕蔑之色。

帥軍威臉色一沉,怒喝道:「都給我閉嘴誰在怪聲怪氣的說一句,直接扣掉五年的資源供給」

空中五人立即臉色大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他們簡直不敢相信族長會因為這種事要扣他們五年供給。

要知道在任何一個宗門,對於武帝強者的修鍊都是無限制的供給,也就是說你能用多少就給多少,因為武帝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若是斷掉五年供給的話,也就意味著讓這名武帝強者直接休息五年,五年都不需要修鍊了,若是這名武帝不去打砸搶,不去自己想辦法獲取資源的話,那基本上就算是廢掉了,一輩子也只能停滯在眼下的境界。

所以天空中的五人都是難以相信帥軍威會做出如此決定來,但是族長的威嚴猶在,他們五人果真不敢再吭聲了,但是臉上的怨氣和不屑反而更重起來。

帥軍威內心也是有些抱怨的,不知道李雲霄在搞什麼名堂,而且從來不顧及自己的面子,只好再次問道:「雲霄大人,可是有何發現?」

李雲霄用手在那洞壁上抹了一下,道:「這條橫貫千里的山壁,並非地貌形成,而是人工建起來的。」

「什麼?」

帥軍威身軀一震,顯然被這個結論驚到了,同樣用手在那山壁上撫摸了起來,狐疑道:「這怎麼可能,此地正如雲霄大人所言,靈氣稀薄的跟南域有的一拼了,怎麼會有人工建築。」

而且他手中摸過的山壁,都是一塊塊的凝土,和整個大地並無區別,輕輕摳一下就掉落一大塊來。

李雲霄道:「那是因為這堵牆的外表已經被風化了太多,所以和大地山川一般無二,你用手摸這山壁的中間,就能發現這堵牆是用極為堅固的岩石構成,這種石材並不罕見,乃是六階存在,叫做瑤光飛石,在整個東域還是有不少存在的。」

當初北斗宗大比的時候,那最大的一方擂台便是由這種瑤光飛石鑄成,那已經是盡顯之前北蠍宗的大氣富裕了。

帥軍威同為東域之人,自然也是知道的,頓時臉色大變,駭然失聲道:「雲霄大人的意思是,這橫貫千里的山壁,都是由六階的瑤光飛石鑄成?」

李雲霄也覺得這有些不可思議,但事實卻是擺在眼前,他苦笑一聲,道:「正是這個意思。」

「這,這怎麼可能」

帥軍威連連搖頭,道:「若是千里都用六階石材打造,就算是聖域和化神海也未必有此財力。」

李雲霄再往前飛了數里,將石壁轟開,在厚厚的石層之中,無一不是顯露出瑤光飛石的內心。

帥軍威一路跟隨,雖然內心還是不信,但眼前展露出來的事實,卻是讓他的內心開始動搖起來。

另外五人也是聞言而下,一個個露出古怪之色,怎麼都不相信。

其中一人哼道:「興許這裡的山壁本來就是這種樣子的,外面是凝土材質,裡面內心是瑤光飛石。」

李雲霄轉過頭來看著那人,道:「你說你腦子裡的屎會不會本來就長在裡面,天生就這樣,外面是豬腦殼,裡面是一包屎。」

「你……」

那名武者勃然大怒,正要發作,卻被帥軍威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凌厲的眼神立即將他的怒火壓制了下去。

帥軍威道:「雲霄大人,這會不會是一條瑤光飛石的礦脈,直接從地底暴露出來了,從而形成如此一條橫貫千里的石壁。」

李雲霄道:「你說的這種情況雖然可能性極低,但也不排除。不過礦脈除非是超級大礦,否則不會這般千里一線的連貫在一起,中間竟然沒有斷路,但如果是超級大礦的話,那麼展露出來的只是極小一部分,我們腳下所立之處應該是連綿無盡的瑤光飛石了。」

帥軍威猛然一震,抑制不住的狂喜道:「一定是,一定是超級大礦哈哈,這下真的是發財了」

帥軍威只覺得這段時間太受老天照顧了,先是收了辛家的全部產業,緊接著又找到如此一個超級大礦,而且這些都跟李雲霄息息相關,看來這李雲霄果然是我的福星啊,一定要跟他弄好關係

他無論如何也不願相信這山壁是人工建造,而是轉而認為腳下是超級大礦

李雲霄笑道:「軍威大人怕是要失望了,不信你可以一路劈開大地試試。

帥軍威笑道:「好就看看是雲霄大人所言正確,還是在下的猜測正確。

他豪氣於雲,大笑數聲,手中浮現出一柄散發著寒光的寶劍來,對準了山壁的走勢,在相隔數十米處一劍劈了下去。

劍芒直接沒入大地內,一條裂縫形成,開始往遠處延生開來。

「轟隆隆」

大地之中傳來輕微的震顫,由於年代太過久遠,那平行的山壁也被震的倒塌了不少。

帥軍威這一劍之下,直接斬開了數里之遠,而且有數百米之深,如同一道大地傷口,露出裡面的肉來。

七人全部飛了下去,在那裂縫之中朝前飛行。

七人都是武帝高手,神識極強,他們已經記下了瑤光飛石的材質,能夠將地脈內的石材一一分辨出來,但每個人臉上的神色都是凝重無比。

一路飛到了山壁的盡頭,只是偶爾發現了一些零星點點的瑤光飛石材質,這反而更加說明了那山壁是人工建造,所以才留下了一些碎石原料。

這下帥家之人都是默然不語起來,眼前這實在難以相信之事就出現在眼前

若說這山壁真的是人工建成,那麼這片峽谷地帶,在不知多少年以前是何等繁華之地。

李雲霄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來,目光微凝道:「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天武界靈氣的分佈就如同山川地貌一樣,很難改變。若是許久之前這裡有繁華城池的話,那麼定然是靈氣極為濃郁的地方,現在卻物極必反,反倒成了稀缺之地

他淡然一笑,道:「我現在倒是相信,這裡真的有可能是於逸仙羽化之地了,他一定是發現了一些什麼」

今天沒更了,我外公3歲生日,喝了點酒,不想寫了。明天中秋,也只有兩更,希望大家明天抽獎好運 帥軍威也變得凝重起來,若真如李雲霄推測的那樣,那此地的秘密極有可能是驚天動地的。

其餘那幾人也都閉上了嘴巴,對於李雲霄的態度稍稍好轉了一些。

一行七人繼續往前飛行,數個時辰后,地貌上的顏色發生了變化,原先一片黃土的荒蕪漸漸轉為了紅色,整個大地就如同燒紅了似的,鮮艷無比。

李雲霄突然開口道:「軍威大人,距離目的地還有多遠?」

帥軍威取出定星盤看了一下,道:「大概九千里可以到外圍區域了。」

李雲霄皺眉道:「外圍區域是什麼意思?你的探查之人都沒有進入到內部

帥軍威苦笑一聲,道:「當初兩城幾大世家的人對這裡只是好奇而已,一共派了三次人前來查探,第一次是地龍城的尉家獨自進行,第兩次是由辛家和地龍城的尉家、杜家三家聯手進行,這兩次派去之人全部都死了。」

李雲霄眼皮一跳,吃驚道:「什麼?都死了?」

帥軍威面色凝重,點頭道:「正是死了。所以才會有第三次,兩城五家聯手查探,我帥家派去的是帥山力長老,四星巔峰武帝的強者,帶了四人前去探查。五家之人,一共三十餘人,光是武帝強者就多達九人,卻只有四人保住性命離開了。」

帥山力此刻並沒有在他們隊伍中,而是在帥家的另外一組小隊里,也不知道傳送到了什麼地方。

李雲霄雙目微凝,道:「這麼多人,都沒有進入到內部,他們是怎麼死的?死於禁制?」

先前那名被李雲霄不待見的武者冷哼著挖苦道:「為何一定要是禁制,就不能死於妖獸?你也看到了此地靈氣稀薄,再強大的禁制經歷了這成千上萬年,也基本化成灰飛了。」

李雲霄皺起眉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連你這豬腦殼都知道這裡靈氣稀薄,還會有比你更笨的妖獸待在這靈氣稀薄的地方修鍊嗎?」

「這」

那名武者臉上罩了一層冰,想要反駁,卻不知怎麼駁回去,只能哼哼道:「不管你怎麼說,襲擊力山長老他們的正是妖獸,而且還不少」

李雲霄眉頭一皺,露出疑惑之色來。

帥軍威道:「這次雲少的確是猜錯了,這倒也是我先前沒想到的疑點,此地靈氣如此稀薄,怎麼會有如此多的高階妖獸,僅僅在外圍就有九階中級的妖獸存在,現在想來十分不合理啊。」

李雲霄皺眉道:「如此說來,那真是有趣的很了,馬上就要到了,我也很期待呢,於逸仙到底留下了什麼好玩的東西。」

帥軍威搖頭苦笑不已,相處幾日他也了解了李雲霄的品性,就是這种放盪不羈,似乎沒有什麼事可以⊥他正視起來一般,那古井無波的眸子下總是透著一股連他都感到心悸的滄桑。

定星盤所記載的位置很快便到了,七人直接臨風停在空中,往前望去,是一望無際的平原,淡紅色的砂礫在大地上鋪開,看不到任何生機。

李雲霄的神識異常強大,很快就發現前方的空間似乎有些不對,暗藏危機

他臨空一指點下,一道光芒直接射了過去,很快在前方直接消失掉了。

帥軍威道:「這裡的空間十分紊亂,一旦進入其中,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我們就在此地等待其餘的人吧。」

李雲霄點了點頭,望著天空中某處,神色一動,道:「已經有人先到了,都出來吧。」

帥軍威等人一驚,立即朝著那個方向望去。

片刻后,那裡空間微微波動起來,數道人影浮現在長空上,都是清一色的青衫長袍,人人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帥軍威看清眾人,冷哼道:「原來是地龍城的尉家,躲在虛空中很過癮嗎

尉家族長尉東揚淡然一笑,道:「軍威大人說笑了。」

隨後他的目光落在李雲霄身上,打量了一番,不由得暗暗吃驚起來,這少年年紀如此之輕,竟然已是武帝之尊,年輕的讓人有些不敢相信。

他不由得多打量了幾眼,這才說道:「這位小兄弟很面生啊,不知是如何看出我們隱匿在虛空中的?」

李雲霄淡然道:「神識一掃,不就看到了么,難道你們躲得很隱秘?」

一名尉家之人怒哼道:「你說笑了吧,我們可是用了一張高階的隱遁符,沒有九階術鍊師的神識根本無法探出,難道你是九階術鍊師不成?」

李雲霄輕咦了一聲,道:「我是否是九階術鍊師且不提,諸位為了躲起來不讓人發現,竟然捨得一張大範圍的高階隱遁符,其用意有些匪夷所思啊?」

帥軍威也是臉色瞬變,疑惑的望著尉家之人,冷冷道:「不錯,東揚兄可否解釋一下?」

尉東揚頗有深意的看了李雲霄一眼,這才笑道:「諸位多疑了,此地畢竟是兇險之地,我們為了安全起見,這才隱匿在虛空之中,看見諸位前來,正打算出來相見的。」

這個解釋太過牽強,但是對方既然不願說,帥家之人也沒有辦法。

帥軍威淡淡的「哦」了一聲,顯然是不信的模樣。

雖是聯手探寶,但還是各懷心思,而且尉家是最早知道這片區域存在的家族,對於這片區域掌控的信息也是最多的。

尉東揚見帥軍威不信的樣子,淡然一笑,也不繼續解釋了,轉而說道:「這兩日有消息傳來,說是長谷城出現了驚變,軍威大人和辛家二公子一起看中了一名婢女,從而鬧得大打出手,最後帥家把辛家滅掉了,不知此消息是否屬實?」

帥軍威一臉的黑線,巨汗道:「市井流言,想不到東揚兄也會信,莫非是要我小看你嗎?」

「呵呵,這些市井流言我自然是不信的,倒是辛家被滅門,這總不假吧?

尉東揚眼中閃爍著光芒,直視著帥軍威,不放過他臉上的任何一個表情。

帥軍威也是老狐狸,打了個哈哈,慵懶的說道:「長谷城的事自有我長谷城處理,東揚兄知道的太多,管的太寬了,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

尉東揚暗罵了一句,臉上還是笑道:「呵呵,軍威大人說的是。這麼看來,辛家是不會參與此次聯合行動了。」

見帥軍威沒有接話,似乎印證了心中所想,尉東揚眼眸微眯,不知在思索些什麼,隨後指著前方道:「此地由於我們的多次探查,似乎變得更加不穩定起來。之前從這裡經過,根本難以察覺有異常,現在只要稍稍留心就能發現空間有所扭曲,這次一定要深入內部,弄清楚一切。」

帥軍威也是面色凝重道:「這次我們兩城的高手幾乎傾巢而出,一定可以深入內部的,你們尉家對其中的了解最多,到時候還要多將有用的信息共享出來了。」

尉東揚訝然道:「軍威大人這麼說就見外了,我們所掌握的一切都已經坦然公布。」

帥軍威哼了一聲,這話他是不會信的,只是淡然道:「怎麼這麼久了,只有你我兩家之人,地龍城杜家和秦家之人呢?「

尉東揚面帶笑容,道:「他們急功近利,不聽我勸,已經先進入了。」

「什麼?」

帥軍威身軀一震,吃驚道:「說好了一起探查,他們怎麼會先進去?」

尉東揚笑道:「這小弟就不知了,也許他們覺得自己的力量就足夠了,不屑跟你我合作吧。」

「哼」


帥軍威冷冷哼了一下,臉上的神色複雜變化。

尉東揚道:「從軍威大人剛才所言看來,辛家應該是不會有人來了,那我們也進去如何?」

帥軍威望了一下遠處,他們是兩隊人馬,不知另外一隊人為何還沒到。

尉東揚見他神色猶豫,不解道:「軍威大人可還有什麼顧慮?」

帥軍威正要說出原因,突然耳邊聽到李雲霄的傳音,頓時面色微微一變,轉而說道:「並無顧慮,既然如此,那走吧。我們都是第一次來的新手,就有勞尉家的各位大人帶路了。」

尉東揚道:「好說,大家齊心協力,共同進退才是。」

他說完,便與尉家之人一起往前方那扭曲的空間里跨了進去,他們不過是走出一步而已,所有人的身體在帥家人面前就變得扭曲了起來,而且一下就只能看到遠處幾個黑點。

李雲霄目光微凝,望著眼前的景象思索了起來。

帥軍威則是迴轉頭來,諮詢剛才傳音之事。

李雲霄這才說道:「這些尉家之人似乎心中有鬼,軍威大人可以在此地留下一道訊息,等另外一隊人馬過來后立即可以明白。若是真的有問題,到時候可以裡外接應,不至於全部陷入被動。」

帥軍威心中微沉,似乎意識到了此行不會簡單,十分贊同李雲霄的意見。

他往前踏出一步,立即打出幾道訣印,組成一個金色圓陣,慢慢的隱入虛空之中,這才道:「另外一隊人馬只要到達此地就能發現我留下的訊息,雲霄大人,我們走吧。」

今天弄得比較晚了,一是中秋,二是抽獎的活動,也已經全部結束了,名單等會會在微(信)上公布。最有喜感的是微(博)上抽中蘋果的是一個馬上要結婚的nn,就在下周,正好是新婚禮物。謝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感激之情難以言喻,祝大家中秋快樂,家人健康 一行七人直接跨入前方那片區域,也感受到了面前的空間微動,就發現已經離開原地上千米之遠了,而尉家之人就在前面不遠處等他們,七人急忙跟了上去。


帥軍威道:「東揚兄,進入此片區域,就感覺跟外界隔離了一般,給我一種十分危險的感覺,不知杜、秦兩家之人到何處去了。」

尉東揚笑道:「感覺很危險那就對了,他們應該已經深入進去了吧。由此往前數千里都屬於外圍區域,隨時要小心有危險。」

一名尉家之人突然說道:「說危險,危險就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