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從到大,她還是第一次如此跟一個男人身體接觸。

由於父親是國安局長,從對她管教特別嚴,華瑩瑩身邊朋友本來就不多,更別提男朋友了。

在國外留學之後,她倒是有機會,但是她依然單身。

並不是沒有男人追求她,相反,像她這種東方麗人,那些外國男人每天像蜂蝶一樣圍著她轉。

但是她不喜歡外國男人,也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心理因素。

在遇到叔叔之後,由於跟家人關係破裂,更讓她沒心思談戀愛,一心撲在科研上。

此時,她發現自己的心開始跳動了。

這個男人如此高大,他在身邊自己是如此的有安全感,不動心那是假的。

如果不是他,自己已經死過幾次。

可惜,他有老婆了。

想到這裡,華瑩瑩剛才還十分躁熱的心,瞬間冷卻下來。

「葉雄,我好像有力氣了,可以放下來了。」華瑩瑩道。

「快到門口了。」葉雄沒放她下來,依然背著她。

華瑩瑩沒強求,但是身體不再趴在他身上,手也沒扣他脖子,而是扶他肩膀,跟他保持了一些距離。

葉雄感覺背上的兩團軟肉消失了,有些遺憾。

到了門口之後,葉雄將華瑩瑩放下來,兩人靜靜地等救援過來。

「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怎麼辦。」華瑩瑩道。

「你也幫過我,如果不是你,我身體也沒能恢復。」葉雄笑道。

「所以我們是好朋友,很好的朋友。」

到好朋友三個字和時候,華瑩瑩語氣加重了幾分。(未完待續。) 東方輝等人紛紛稱讚妙渡道法高深,修為了得,而許玉揚卻發現妙渡的臉上閃過一絲異樣,雙掌合十:「阿彌陀佛各位大師謬讚了,小僧所習本便是這木術不過舉手之勞而已。」

眾人也不再多言,緩步進入枯木林中。此時林中樹木凋零,腳下也只是一層掉落的松針,枯藤,既然再無阻擋,眾人腳下不免加快。

正在這數十人快步向前之時,許玉揚卻聽背後一陣異響,心頭一驚,與此同時卻聞身後傳來聲聲慘叫,轉頭觀瞧之時,走在隊伍最後面的那幾位剛剛受傷的映日城弟子竟然不見了蹤影,只在地面上留下了一灘灘殷紅血跡。

此時所有的人也都已經聽聞慘叫之聲,不由自主的一併扭頭觀瞧,除了那幾灘鮮血卻已再無他物。

與此同時隊伍的最前面復又傳來幾聲慘叫,一眾人等心驚膽戰,再次向前面看去之時,走在隊伍最前面的幾名映日城弟子也已消失不見,唯獨地面上留下了幾灘血跡。

眾人驚愕無比,曲文大叫一聲,「這林中一定有古怪,快走呀,咱們衝出這片樹林。」

一眾人等聞聽此言立時沒命一般的向前面奔去。

許玉揚此時那顆小心臟早已糾在一處,聽聞有人說跑,立時便想與其他眾人一道衝出林去,然而還沒跑出兩步卻覺得身子一僵,自己的左腿怎麼也再難邁動,與此同時心頭傳來雲舒的聲音:「玉揚慌什麼剛剛不是告訴你了嗎?不要驚慌,有我和慧娘姐姐還有三爺在你怕什麼?」

許玉揚這才戰戰兢兢的立在當場,然而心中卻仍不免惴惴。

抬頭向前看去之時卻見東方輝、曲文等人已然跑出十數米遠,許玉揚心中不免起疑:這個時候咱們不跑,卻還站在這裡有什麼用嗎?

然而許玉揚剛剛想了一半,卻忽見前面人群身後閃過兩道黑影,隨之便又傳來兩聲慘叫,跑在隊伍後面的兩名修者便已被兩道黑影裹挾而去,消失在了枯木林中。

許玉揚見此情形不由得一咧嘴,心中暗叫:這究竟是什麼東西,怎麼動作如此迅捷,比之昨晚所見的赤目餓狼以及赤目血蝠不知要快出多少!自己在雲舒神君元神的加持下竟然都沒有能夠看清楚來的究竟是人是鬼,還是其他的什麼東西,這未免也太誇張了吧。

正在此時枯木林中便又有兩道黑影一閃而過,隨之前面人群之中,便又傳來兩聲慘叫。

許玉揚看得是又驚又怕,正在驚奇之時,忽聞身前一陣騷臭襲來,緊接著一陣冷風撲面而至,恍惚間只見得一雙赤目紅瞳便已向自己面門撲來。

許玉揚不免發出一聲驚呼,卻見眼前紅光一閃,胡慧娘便已攔在身前,手中赤焰斷魂鞭化作一條火線疾馳而出。

憑空傳來一聲刺耳哀嚎,而後許玉揚面前的半空中便已飄起一縷黑煙。

與此同時許玉揚眼睜睜的看著又有兩道黑煙由人群之中穿過,立時便又傳來一男一女兩個人的慘叫之聲。

許玉揚不由得心頭一顫,因為除了自己與神仙姐姐之外,隊伍中的女人就只有瞿小凡的三姨、四姨,和她們的四位婢女,以及甄珍七人。

此時傳來女人的慘叫聲那便一定是她們七個人中有人出事,萬一真的若是甄珍或者是瞿文靜、瞿文影身遭不測自己又當如何向九姑娘以及瞿小凡解釋?

於是不由得高呼一聲「各位不要跑了,那些個東西的速度可比你們快多了,只怕各位還沒有跑出這片林子就夠已經深造不測了。」

前面一眾人等聽聞許玉揚此言心中也覺得是這道理,眼見這篇枯木林沒有個盡頭,自己這些人跑出沒有三五十米便已折損八九個人,再這樣跑下去只怕當真就如許玉揚所說的還沒等出林子便已悉數死於非命。

於是眾人紛紛停住腳步。此時五環城寨之中的六名弟子再次背靠背的為成了一個圓圈。

東方輝見此法甚妙於是已將自己的門人聚在一起,也背靠背的圍城一個圓圈,其餘眾人盡數效仿,直到此時許玉揚方才看清原來瞿文靜與瞿文影二人身旁少了一名婢女。

雖然並不是自己應允照拂之人,但是許玉揚心中卻仍不免傷懷,心中慨嘆:為了這一個什麼所謂的天降神石當真不知還要有多少人要命喪於此。

此時枯木林中五十幾人已然結成了八九個或大或小的圓圈,這些人背身相靠彼此照拂,如此一來無論黑影從那個方向撲出,一眾人等便都能有所防範。

然而縱使如此眾人等卻仍是各個面色慘白盡顯驚懼之色。

許玉揚、胡慧娘、黃三郎、以及身旁的妙渡和尚見眾人停住了腳步,這才向前走來,去不料幾個人剛剛動身,許玉揚耳畔中便傳來陣陣低沉的喘息之聲,與此同時,陣陣騷臭之氣撲面而來。

眼前道道黑影盤旋,枯木林中現出數道黑影眨眼之間便已撲到面前,幸得身旁胡慧娘手中火鞭疾舞,化作一條火蛇翻飛而出,落在那一道道黑影之上,將其燒做縷縷黑煙。

前面的曲文等人卻是看得清清楚楚,心中不免驚嘆:自己這一眾人等被這黑影嚇得只知抱頭逃命,而「回夢異能」的眾人卻是遊刃有餘絲毫已不放在心上,緩步而來這份淡定與自信不知比自己強出多少!

許玉揚、胡慧娘四位真修大德緩步而來,起初還有幾道黑影響他們撲來,但卻均被赤焰斷魂鞭燒做黑煙,此後那隱匿於枯木林中的黑影便再不敢輕舉妄動,故而再沒向許玉揚等人發起攻擊。

許玉揚等到在眾人面前,卻見一縱人等雖然目光中滿是讚許與敬佩但之中仍是充滿恐懼與不安。

梁健上前兩步,剛要說話,卻見許玉揚左手食指在唇前一搭,示意其莫要出聲。見許玉揚這番神情眾人紛紛不再說話,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喘出來。

就那樣整個枯木林中陷入一片死寂,片刻之後,許玉揚聽見在這片枯木林中傳出了陣陣撕咬、啃食的聲音。

沒錯,就是這種聲音。

伴隨著一陣陣低沉的喘息,是野獸正在啃食,咀嚼、吞咽食物的聲音!

許玉揚心頭不免一緊,她實在不願想象,更加不願知道,這些野獸在撕咬、啃食的是什麼。

悲切無比的許玉揚抬頭之時,卻見東方輝二目如電,雙眼中也已滿是驚覺與憤恨,不難看出這位映日城主也已經能夠聽見這一陣陣令人恐怖的聲音。

許玉揚身邊的妙渡此時更是眉頭緊鎖,口中默默叨念,而後只將手中的青木禪杖高高舉起,猛的向著地上用力一杵,「轟」的一聲,一道墨綠色的光波由禪杖上向四周湧出!

眾人只覺一陣溫熱從自己身上涌過,轉瞬間這道光波便以妙渡手中的法杖為圓心向外湧出二三十米的距離,在此範圍之內一眾枯木已然盡數化作灰白色的木屑翻飛而起,懸在半空之中。

燈筆 葉雄不是感情白痴,背華瑩瑩下來的時候,剛開始華瑩瑩緊緊扣著他脖子,恨不得全身都融入他身體裡面,但是後面卻分開,分明是心裡想到什麼。

她一定是想到自己有女朋友,所以想跟自己保持距離。

葉雄也沒想過要跟華瑩瑩之間產生什麼,畢竟她是自己的基因師,是自己很重要的人物,可別因為感情糾葛鬧得不愉快。

想到這裡,葉雄當下笑道:「當然,我們是很好的朋友。」

華瑩瑩心裡有失落,她聽妹妹過,這傢伙很花心,但是現在看來,也不算啊!

兩人就這樣隨便聊著,十分鐘之後,幾輛車子飛快開過來,從車上涌下一群龍組高手。

鳳凰跟無妄率先跑過來,走到他面前。

見到華瑩瑩安然無恙,鳳凰鬆了口氣,問道:「是什麼人乾的。」

「島國影子組織的,裡面還有一個活的。無妄,你帶回去盤問一下,聽她知道烏鴉的下落。」葉雄吩咐。

無妄頭,帶人衝進去,很快就將井田季子押出來。

「瑩瑩姐,麻煩你跟我們回去調查一下。」無妄道。

華瑩瑩頭,望了葉雄一眼,這才跟龍組人的離開。

鳳凰還想離開,葉雄連忙喊住她:「你現在不是龍組的人,還跟回去幹什麼。」

鳳凰這才想起自己被葉雄拐走,當下翻翻白眼。

「走吧!」葉雄。

「去哪?」

「開房。」

鳳凰的臉頓時黑了。

「逗你玩,那麼認真幹嘛?」葉雄忍不住笑了,他發現逗鳳凰挺有趣的。「吃宵夜,去不去?」

「不餓,你自己去。」鳳凰回到自己車子上,回身道:「下次不許開這些玩笑,我不喜歡。」

農園醫錦 完開著車子呼嘯而去。

「喂喂,我的車撞壞了,你倒是載我一程啊!」

「自己搭車回去。」

可憐葉雄跟白白回到家的時候又是大半夜。

第二天一早,葉雄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身體一冷。

睜開眼睛,面前一張漂亮的臉蛋,一雙眼睛狠狠地瞪著自己,正是姨子唐寧。

葉雄這才想起昨晚為了找白白,緊急之下衝進浴室把她看光光的事,這一大早她就跑過來秋後算賬了?

「寧,你想冷死表姐夫,快把被子給我。」葉雄急道。

「何止冷死,我還想殺死你呢。」

唐寧將被子扔到地上,叉著腰,挺起胸,翹起嘴:「昨晚的事情,你打算怎麼辦?」

「啥事啊?」葉雄明知故問。

「裝傻是不是?」唐寧氣得胸部起伏!

好一派迷人的風景啊,這不是引人犯罪嗎?

「昨晚情況特殊,我急著救人,沒想那麼多。再,你洗澡房間門也不關浴室門也不關,這能怪我嗎?」葉雄。

「合著你幹了壞事,還賴上我是不是?」

唐寧氣憤之下,突然整個人撲上去,騎在葉雄身上。

葉雄哪想到她這麼彪悍,直接就坐自己肚子上,話她還有沒有女孩子形象啊?

「,你打算怎麼辦?」唐寧死死夾著他的腰,怒道。

剎那間,臉上飛快一片雲霞,緋紅從臉蛋一直紅到脖子根上。

「表姐夫,我發現你真是越來越邪惡。」唐寧滿面桃紅,但是並沒有離開。

葉雄感覺身體要爆炸,一大早醒來,被這麼漂亮的女人撩撥,哪個男人受得了?

「寧,你先下去,有話好好。」

葉雄下身被磨著,舒服得哆嗦起來,他真怕這樣下去,會做出禽獸不如的事。

唐寧正想下去,突見葉雄臉紅得厲害,似乎很難受的樣子,頓時心裡生起一鼓報復的快感。

敢闖進老娘浴室看老娘沖涼,看我怎麼憋死你。

想到這裡,她腰部輕輕扭動著,有意無意地磨著葉雄下身,一邊磨一邊:「表姐夫,你打算怎麼辦?」

「你先下來再。」

「你先怎麼辦?」

「你想怎麼辦都行。」

葉雄什麼要求都先答應下來,再被她磨下去,他就要丟臉了。

「我駕照到手了。」

「我給你買台車子。」

「我喜歡保時捷。」

「那就保時捷。」

「我看中一條鑽鏈。」

「買。」

「我看中一幢房子。」

「送你。」

「我看中你了。」

「送你……這可不能送,我是你表姐的。」葉雄急道。

咯咯,唐寧笑得花枝亂顫,波滔洶湧。

在葉雄答應好幾個要求之後,唐寧這才從他身上下來,將地上的被子扔給他。

「答應我的事別反悔,不然的話,我跟表姐你非禮我。」唐寧哼哼道。

「我全都答應,只要是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行了吧?」葉雄差哭了。

再被她調戲下去,不用bs試劑,他就能變身禽獸了。

「敢惹老娘,調戲死你。」

唐寧哼一聲,這才心滿意足地離開房門。

走出房間之後,唐寧飛快地跑回自己房間,看著雙腿間濕濕的睡褲,罵道:「草,下次不能這麼玩,會憋死人的。」

葉雄拿起手機看了一下,才六鐘不到。

唐寧這個神經病,一大早鬧這麼一出,還讓不讓人睡覺?

他抱著被子準備繼續睡覺,但是翻來複去就是睡不著,腹部有一團火憋著。

「受不了。」

葉雄跳起來,直接跑到自己房間。

昨晚回來太晚,他怕吵著楊心怡,所以在客房睡。

衝進房間,葉雄反鎖上房門,一頭鑽進被子里,翻身壓上去。

楊心怡睡得迷迷糊糊,身體突然被壓,差嚇出心臟病。

等清醒過來,摸到熟悉身體聞到熟悉的氣味,知道是葉雄的時候,她這才鬆了口氣。

「幾了,你怎麼現在才回來?」

楊心怡迷迷糊糊,發現他脫自己衣服,急道:「你幹嘛,別亂來,輕……噢。」

「不要啊,唉,你怎麼就不能話……不要停。」

不知道過了多久,葉雄那團火終於熄滅了。

楊心怡差累死,舒服得全身都軟了,兩人這才滿足地相擁睡去。(未完待續。) 楊心怡醒來的時候,整個人從床上跳起來。

她拿過手機看一眼之後,頓時就急了:「天啊,都中午十二了,怎麼睡得這麼死。都怪你,都怪你。」

楊心怡粉拳落到葉雄身上,不停地拍打。

「你今天有事?」葉雄奇怪問。

「這都幾了,睡這麼晚,丟死人了。」楊心怡紅著臉道。

她習慣早睡早起,特別在葉雄家住下之後,由於跟葉雄家人一起住,她怕給葉遠東跟葉洋洋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每天都很早起床,一副乖媳婦模樣,誰知道今天會睡這麼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