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後面的神父聽完孫舞空的話都有些冒冷汗了,他主持這麼多年婚禮以來還是頭一次看見如此…額…..」英氣颯爽「的妻子。

」咳咳…現在你們可以吻彼此了。「

聽神父這麼說,令清風就有些扭捏了,當著這兒多人的面,他還真有些不好意思。

哪知孫舞空竟然沒有一點害羞,雙手直接捧住了他的臉頰,直接將他拉在了自己胸口。

然後緩緩低下頭去無比輕柔的吻在了令清風唇上,還伸舌頭了!

當場令清風這個御姐控,女王控外加受和抖m等等hentai屬性全部爆發而出,就差飄上天了。 」唔…哈…「

任由孫舞空在自己口中一陣攪弄風雨之後,她總算是鬆開了令清風,嫵媚的眼神搞得令清風差點當場就化了,還好接下來的祝福環節幫令清風恢復了自我。

」令夫婦,祝賀你們了。「

」令公子,孫小姐,百年好合,早生貴子啊。「

」祝賀令公子。「

……

令清風任由孫舞空牽著從高台走下來之後,四大貴族一位一位的上來給令清風祝福,斯特.愛德華與高柏.查爾斯倒是真心祝福令清風,樣子看起來非常的真誠。

至於艾吉和斯卡爾.齊派克….

令清風就是覺得這兩人的眼神老幽怨了,咋看咋不順眼。

」那…那個,二位等一下,先說好我可不是來祝福你們什麼的哦,我只是來把之前欠令清風的人情還給他而已,諾。「

莉雅此刻竟忽然過來湊到了二人的身前,撇著頭紅著臉說道。

然後從空間戒指之中拿出了一副畫卷和一盞玉石雕刻而出的姐弟…不,應該是令清風與孫舞空夫婦二人,放在了令清風手裡。

他心中不禁有些感動,要知道這份禮物對於令清風這些年來說,算是同輩的圈子裡第一次有人送給他禮物,就算是今天婚禮,那些年輕一輩的貴族也都是在宴席各玩各的,只有莉雅上來送禮物,而且這禮物看起來還蠻用心的。

「這..傲嬌?」

孫舞空疑惑的看了令清風一眼,令清風看著她聳了聳肩,不做表達。

」謝謝你。「

隨即,孫舞空向莉雅鞠了一躬。

」我也非常感謝,額,莉雅小姐,你還在生我的氣么?」

令清風還是頭一次看見傲嬌這種生物,也不知道眼前這生物到底是在生氣還是在傲嬌,打算仔細研究一下。

「我才不生氣呢,我們之前那件事就是個誤會罷了,況且…之前說你廢物確實是我說錯了,你確實挺厲害的….「

莉雅越說聲音越小,紅著臉頭越來越低,都快埋到胸里去了,令清風只聽見她說完誤會兩個詞就聽不清了。

「啥啥啥,你說的是個啥?」

令清風仔細想了想,愣是覺得沒聽清。

「唔…哎呀,你哪來那麼多事,煩死了,總之!….唔….祝福你們結婚快樂啦,先說好我可沒有原諒你之前因為無聊的理由把我說的那麼丑。」

「只是為了還你讓給我玉石的人情而已,我可不願欠別人什麼,輸了就是輸了,這玉雕就是那塊玉石做的,你們慢慢看去吧,我先走了。」

說完莉雅便紅著臉逃一般的跑走了。

」啊啦啊啦,想不到我家新婚老公竟然早就撩到前未婚妻了呢,還是個可愛的傲嬌,真是厲害呀。「

孫舞空笑眯眯看著令清風說到。

」不是,舞空…」

「叫老婆~」

「老…老婆,我哪裡撩她了,我沒有。」

令清風神色驚慌,害怕孫舞空吃醋,語無倫次的解釋著之前在玉石商城發生的事情。

「噗,哈哈哈,好啦好啦,我逗你玩一下啦,沒想到你竟然那麼認真,再說了,我可不認為有任何人可以從我手裡把你這個姐控hentai給搶走。」

孫舞空大笑著說著,一邊靠在了令清風的肩膀上。

「唔…」

令清風有些小生氣了。

「你這啊啦啊啦跟誰學的,不知道很驚悚么?」

他開始找茬了。

「和咱媽學的呀,不知不覺就染上了呢。」

「一天天不學好就學壞,哼~「

令清風一哼一撇頭,那樣子簡直像極了釘宮。

」欸嘿嘿,我覺得咱媽的口癖很可愛呀,怎麼就是學壞了嘛?」

孫舞空摟著令清風的肩膀親昵的說著。

「你是不知道,我之前惹媽媽不開心,她給了我什麼驚悚的懲罰,我現在看到她我都覺得驚悚。」

」媽媽那麼溺愛你,不像是會懲罰你的人呀。「

孫舞空有些不敢相信,令清風也不願意過多解釋了,他想到那天晚上被皮鞭抽的時候他渾身上下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隨即,二人便繼續參加祝福宴會,與各位貴族領主聊聊天,時間很快便來到了晚上。

月黑風高夜,行苟且之事時,此刻,在令清風的房間里…..

」老,老婆,我們已經結婚了吧?「

令清風坐在床上看著眼前的舞空說著,他到現在還有些不真實的感覺,總覺著像是大夢一場,他還是很害怕。

他害怕今天這一覺睡醒,舞空不在了,婚禮也根本就沒有辦,一切都是黃粱一夢。

」噗嗤,笨蛋。「

孫舞空上去輕柔的捧起了令清風的臉頰,如婚禮時一樣,再一次的吻在了令清風的唇上。

」這個感覺總是真實的吧?還覺得這是夢么?「

親完之後,孫舞空溫柔看著令清風說道。

令清風臉色再次通紅,低下了頭不敢正視孫舞空,加上這本來就喜歡孫舞空,這孤男寡女的在一個房間里,令清風終究還是起了一點男人該有的反應。

孫舞空也是觀察的一清二楚,不過此時的她臉上就有些歉意了。

「清,清風,我知道結婚了當夜是要做一些事情的,我也非常想和清風做….」

她吞吞吐吐的說著,神色非常不好意思。

令清風當時都被嚇蒙了。

「啥!?」

他弱小的心裡還沒有準備好接受如此大的幸福。

」但是我現在只能和老公你說對不起了,我因為修行了一種靈技,暫時不能破身,所以…..」

孫舞空心裡真的對於令清風特別愧疚,明明兩個人都結婚了,令清風可能都非常想要了,但自己卻說不能。

就和帶著漂亮妹子去酒店結果發現是個男的一樣,這種憋屈的心裡孫舞空非常理解,關鍵是她也非常想和令清風做一些夫妻之間該做的事情。

然而她確實是想多了,令清風可還是個純情小處男,哪裡還敢有這麼多想法,能和喜歡的人結婚他都已經非常開心了,至於多做別的他還真的沒敢想。

「啊,這個這個…沒事,舞空想什麼時候都可以。」

令清風臉紅到了耳根,他整個人都有些暈乎乎的了。

「不過….如果清風你實在想要的話,我可以用手什麼的。」

孫舞空語出驚人,聽到這句話使得令清風當場就昏厥過去,留下孫舞空一臉懵逼的看著他。 次日一早,令清風悠悠轉醒,睜眼便是兩座大山,再往山上看去便是自家舞空姐姐的臉,他又嚇蒙了。

「舞…舞….舞!「

孫舞空此刻正穿著一套鬆散的睡衣和他在同一個被窩裡,嫵媚十足,盡顯女人魅力,這那個男的扛得住?

」啊?清風你醒啦,唔….抱抱。「

孫舞空自顧自的說著,上去緊緊的抱住了令清風,還發出了和貓咪一樣的咕嚕咕嚕的聲音。

」欸嘿嘿,令元素補充完畢。「

她說著,便又起身伸了個懶腰,然後開始脫衣服。

」舞舞舞,舞空你幹嘛!「

令清風有些不知所措。

」換衣服啊,要不然我穿著睡衣出門么?「

孫舞空聽了都的莫名其妙。

」但是,舞空是女孩子哎,在我眼前換衣服什麼的….會不會有些不好呀?「

」這有什麼不好的?我可是你的妻子哎!「

孫舞空心態穩不住了。

」妻子?啊,是哎,舞空和我結婚了,欸嘿嘿,是我的妻子,舞空是我的妻子…..」

令清風在為新的稱呼而傻笑中。

「唉…」

孫舞空無奈扶額。

「還是和小時候一樣獃獃的呀。」

「對了,舞空來,這個….這個送給你,我昨天…直接睡著了,忘記給你了。」

令清風說著,從懷中拿出了一個木盒子遞給了孫舞空。

「禮物?」

孫舞空接過禮物將其打開。

木盒子裡面躺著的是一個有點像變形金剛火種源的項鏈,上面刻著一些玄奧的符文。

「我說你這三天總是不出門,不曉得你在鼓搗什麼,原來是在做這個呀,嘿嘿,謝謝老公,我會一輩子珍惜的!」

孫舞空說著,上去親了令清風的嘴唇一下。(你兩沒刷牙,不嫌臭?)

本來令清風是想說沒刷牙的,但自家老婆肯定是不會介意的,而且他會元氣,老婆會靈力,都可以自動清潔身體內部,自然也不會有什麼異味。(我要會我這輩子都不刷牙了。)

反倒是令清風還覺得自家老婆有點香香的,有點像桃花的味道。

「清風,你還記你問我為什麼這麼著急結婚,這個問題么?」

令清風正在回味著自家老婆的親親,忽然聽到老婆一本正經的語氣,他也跟著正經了起來。

「記得。」

」我是臨風市裡德市長的女兒,這個你知道,但我實際上不是他親生的,是被裡德市長的爺爺領養的,爺爺對我一直非常好,把我當作親孫女來看待,但是在我九歲那年去世了,我要回去參加葬禮,這也是那時離開你回去的原因。

本來是想參加完葬禮就回來找你的,但是里德市長的態度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急忙想找一個貴族聯姻訂婚,想把我嫁出去,我還好我機智,寧死不從,為了緩和關係就和他打了個賭,說只要有哪個領主的兒子能打敗我,我就嫁給他。

如果說到了法定結婚年齡還沒有人能打敗我和我訂婚,那我就自己決定嫁給誰,所以當時就在臨風市上學,一直在接受挑戰,法定結婚年齡是十八歲,所以我拖到了你十八歲就急忙趕來嫁給你了,這就是我著急結婚的原因。「

令清風心中一驚,他聽自家老婆小時候的經歷,感覺就跟小說主角模板一樣的。

」嗯,原來是這樣子呀,那意思就是如果沒這個事,你還不會這麼早就來嫁給我咯。「

他的關注點讓孫舞空有些無語,還好結婚前沒告訴他,要不然他又要杠自己了,就和小時候自己說啥令清風都要杠一下一樣。

」我就知道你會因為這個事找茬,可就算沒這個事,現在沒有嫁給你,那我也遲早會嫁給你的呀。「

」何以見得?「

令清風開始發揮杠精本質開始杠了。

」如果沒發生這個事,那我肯定是從小就和你一起長大,這麼多年時間,哪裡還等得到現在?指不定我在你十六歲那年就把你辦了呢,正好我當時十八,發育完畢了。」

孫舞空說起了流氓話語,使其嬌羞,杠不下去。

「噗咳咳咳。」

令清風被這話驚到了。

他抱著自己的胸連忙後退,佯裝一臉警惕的樣子看著孫舞空道。

」說,你小時候接近我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你這個hentai。「

」唔…應該是處於正太養成目的吧~」

孫舞空兩手將令清風推到撐在了身下,笑得邪魅狂狷。(女人用這個詞會是什麼神奇的顏藝?)

「那…你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應該是從懂事開始就喜歡你了吧?你難道不是么?」

孫舞空一臉不滿,頗有一副敢說不是就親死你的架勢。

「我應該也是吧。」

「什麼叫應該?」

「那我哪能那麼隨便就說喜歡,我又不是小說的種馬男主,見一個女的喜歡一個。」

」那你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令清風不禁臉紅了,自家老婆這也太直了,她就不知道什麼叫作害羞么?

「也是懂事的時候就喜歡你了。」

「真的?」

「當然是真的啊,況且這不重要吧,重要的是我喜歡你不就足夠了么?」

令清風實在是忍不住了,紅著臉轉向了一邊,不敢再看孫舞空。

」嘻嘻。「

孫舞空聽了,笑得眉角都彎了。

」這還差不多,在獎勵你一個親親。「

說著,她在低頭在令清風的臉上親了一下。

正當二人膩歪著,令清風的手機忽然響了。

他只好拿起電話。

「喂?」

「唉嘿,是少爺嗎?」

「你是?」

令清風聽這聲音有些熟悉,但就是想不起來是誰。

「少爺,你不記得我了?我是你的管家凌墨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