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很難想象,丁曉飛那纖細的身體竟然將足高過她自身兩頭的國元青輕鬆的丟在半空中,就算是在強大的對手,也絕對做不到這一點,畢竟國元青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魚肉,他的實力在整個軍隊都是有目共睹。

當國元青剛要從空中落下之時,丁曉飛漸漸勾起嘴角,從胸口的口袋中取出兩支昂貴的鋼筆,這樣的動作被人看的清晰,但時間就彷彿定格了一般,將鋼筆“嗖嗖”兩聲丟出去後,國元青的深意依舊沒有從空中滑落。


這一場面就彷彿是在看一場慢鏡頭的電影,所有的動作和呼吸都減慢了,只有丁曉飛依舊輕鬆自在。 “嗒!”鋼筆撞擊厚重的混凝土發出的悶響,響聲很是乾淨沒有半點拖沓。

國元青被定格在牆壁的高空一動不動,死死睜着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站在原地的丁曉飛。

丁曉飛勾起嘴角,一臉得意的說道:“這算不算輸?如果不算的話,咱們繼續?我保證將你揍得滿地找牙。”

聞言,半空中的國元青狠狠的嚥着口水,絲毫沒有反駁的意思,一旁的丁建國似乎第一個反應了過來,連忙上前重新打量起這個不曾乖巧的女兒。

半響後,丁建國不可思議的詢問道:“你究竟去幹什麼了?怎麼幾天不見就好像換了個人?這身手不是科學能解釋的,你最好和我說清楚。”

丁建國的表情雖然略顯平淡,但依舊代表不了心中的震撼,就算是嚴加修煉,沒個幾十年也絕對到不了這樣誇張的程度,而自己的女兒竟然只有短短的幾天不見,竟變得如此強勢。

丁曉飛一愣,心叫糟糕!剛剛就是有些太生氣了,竟然在這麼多人面前展露了手腳,這要是讓人追問下去,肯定會壞了寧無華大事。

那雙耐人尋味的丹鳳眼自顧自的轉了幾圈,鬼機靈的說着:“你以前對我關心不夠多,我十幾歲時都比現在厲害,這些年一直在鑽研軍師戰略,沒空練習都生疏了!”

“是嗎?”丁建國一臉不信的自問着,心中有頗多懷疑但卻沒有說出口,畢竟這裏還站着上萬的官兵。

“快將元青放下來,你乾的好事,估計以後元青在部隊中很難負重了啊!”丁建國抱怨着,一臉關心的看向國元青。

此時的國元青像是看着魔鬼一般,雙眼漸漸呆泄死死定在丁曉飛的身上,半響都沒有挪動絲毫。

靈魂殿堂內,寧無華漸漸睜開雙眼,感受着體內的絲絲變化,很是滿意的露出笑容,嘀咕道:“看來每種異能都有它獨特的功效,這清心咒雖然的心經,卻能讓人提神醒腦,真是妙不可言啊!”

寧無華很想修煉強大的異能,但這麼久的冥想絲毫沒有碰見其他異能的存在,當初糊塗仙丟給寧無華的異能大部分是以修心養性爲主,寧無華只能每本都試煉一下。

“你這小子什麼時候來到我身邊的?”寧無華剛剛醒來,彷彿說話聲把一旁的糊塗仙也吵醒。

聞言, 氪金海盜王 ,別提有多無精打采。

“你,你沒事吧?”寧無華有些小心的上前詢問着。

糊塗仙忙搖了搖頭,看着寧無華俯身在一旁,頓時詢問道:“找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不然你小子可沒有這麼閒的時間啊!”

寧無華見糊塗仙還有心情說笑,微微咧嘴呲牙道:“這幾天我的遭遇估計你也全部看在眼內,我只是想詢問一下,像我這樣將人帶入靈魂殿堂內修煉,是不是有點不太好?”

“好不好你得問你自己,這裏是屬於你的地域,一切都由你說了算,只要對方待你夠真誠,能爲你所用,這肯定沒有什麼!”糊塗仙漫不經心的解釋着,身體卻漸漸佝僂了起來。

“能和我多說一說其餘兩處空間的事情嗎?我想知道的更多一點!”寧無華漫不經心的說着,眼光卻看到了糊塗仙的異樣。

“呵!”糊塗仙輕笑了一聲,指向不遠處的光亮道:“那光亮應該是時空連接點,穿越之中可以將靈魂自由切換向旁出,當初你轉移所有人的靈魂不就是用的這招嗎?至於那個鎖死的門,其實就是陰陽空間,既然已經呈現,就證明你和空間之人有過聯繫!”

“不知道這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既然你感覺到了,對方也肯定感覺到了,你若不先下手爲強,我想對方肯定回來找尋你或者佐曼,因爲他也想要得到其餘的空間!”說着,糊塗仙漸漸露出一個及其爲難的詭異笑容。

還在寧無華不解之時,連招呼都沒打便消失在靈魂殿堂內。

寧無華心有餘悸,並不是怕被找上門,而是糊塗仙的樣子,好像受了重傷,又好像撐不了太久?

糊塗仙本來就作爲一個活死人存在,是利用靈魂殿堂才活了這麼久,但自從進入寧無華靈魂海後,活死人組織和那副糊塗仙的身軀就在也沒出現過,難不成糊塗仙一直在暗箱操作?這點寧無華也很是好奇。

見糊塗仙已然離去,寧無華算了下時間,也該差不多回到現實了,這才漸漸睜開雙眼。

剛一睜開雙眼,就看見丁曉飛一臉崇拜的將小腦袋杵在自己的面前,頓時讓寧無華一愣,忙向後蹭了兩下。

丁曉飛也沒想到寧無華會這麼快醒來,連忙詫異道:“你,你怎麼醒了?”

這話丁曉飛其實是想說,是不是我打擾了你!卻讓寧無華一陣誤會:“你是不是對我做了什麼?難道我不應該醒嗎?”

聞言,丁曉飛頓時可愛的笑了起來,站起身緩緩將上身的軍裝脫下,這個舉動可將寧無華嚇傻了,連忙擺手否決道:“你,你可不能胡來啊,這裏是軍隊,我會喊的!”

“咯咯!”看着寧無華那一臉無辜的模樣,丁曉飛頓時輕笑不已,將上身衣服掛在一旁,這才從衣櫃中拿出平日穿的衣服道:“你瞎想什麼美事?就算你願意,我都不願意呢!”

寧無華緩緩吐了口氣,內心漸漸平靜了下來,看着丁曉飛絲毫不忌諱自己的樣子,不解的問道:“你就不怕我對你幹什麼嗎?在我面前換衣服,知不知道這樣做無疑是狼入虎口!”

“那你幹吧,想幹什麼都行,正好給我留下把柄,我還正想怎麼要用什麼辦法才能將你留在部隊呢!”丁曉飛滿臉的鬆懈,完全不怕的樣子。

寧無華一愣,將自己留在軍隊?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難不成可以離開了嗎?

“別瞎想了,趕緊收拾收拾吧,我已經和領導打好招呼了,你可以離開這裏了!”丁曉飛也有些高興的咧起嘴角,似乎有什麼開始事並沒有和寧無華說。

寧無華也想到了這件事的不對勁,已然槍決的一個人說放就放?就算丁曉飛的後臺在強大也絕不可能,莫不成有什麼附加條件?

看着丁曉飛將衣物搭理好,丁曉飛回過身看着身子在牀上久久沒有挪動的寧無華,有些詫異的問道:“你這是幹什麼?不想走了嗎?”

漸漸勾起嘴角,看着丁曉飛在面前的包裹中塞滿了日常要用的衣物,有些詫異的說着:“放我走?你爲什麼收拾東西,就算送我也不用帶這麼多東西吧?我這個人膽子小,你還是將事情都告訴我吧,我可不想被人賣了還幫着數錢。”

“呵呵!”丁曉飛冷笑的一聲,將手中的包裹丟在一旁,從身旁拉過來一張椅子,絲毫不在乎身份和顏面,就大大咧咧的劈叉坐在寧無華面前。

寧無華也絲毫沒有將這種事情放在心上,要論姿色丁曉飛確實不錯,後臺背景也確實強大,但很寧無華身旁的美人比起來卻不算什麼了。

“我可是費了好大力氣纔將你弄出部隊,你要是不想走的話,那可就太好了,我這就叫人給你安排個宿舍,以後你就每天在炊事班餵豬吧。”丁曉飛輕笑着,雙眼迷城一條線。

“……”看着面前很是坦誠的丁曉飛,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事情,竟然不肯告訴寧無華,但是面對離開的誘惑,寧無華實在按耐不住,連忙起身道:“走,這就走!”

“這就對了!”兩人匆匆離開部隊,一路上沒有受到半點阻攔,丁曉飛開着迷彩吉普飛馳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很難想象着草原深處竟然會有上萬軍人駐守。

時間過得很快,足足兩三個小時以後,看着面前一望無際的草原,寧無華漸漸勾起懷疑的嘴角,按捺不住內心的困惑,嘀咕着:“這是要去哪?怎麼這麼久都沒有到湘平市?”

“湘平?”聞言,丁曉飛也是一愣,連忙輕笑道:“誰說要去湘平了?”

寧無華頓時錯愕在原地,看着一臉正經開着車子的丁曉飛,寧無華竟然起了殺意,沉聲道:“我現在沒有心情開玩笑,我必須馬上回湘平,除此之外你就算帶我去哪裏,我都不會去的。”

見寧無華竟然生氣了,丁曉飛無所顧忌的輕笑道:“那你就跑吧,這裏荒郊野嶺,靠腿跑到湘平,估計得半個月……”後半句還沒有說出來,丁曉飛就趕忙一腳剎車停在原地。

看着身旁空空如野的副駕駛,丁曉飛慌了,連忙調頭也不想剛剛寧無華有沒有跳車的舉動,就忙向着身後尋找起來。


“寧無華,寧無華!”丁曉飛在一次將車子停在廣闊的大草原上,趕忙下車吼叫了起來,就算對方再快,也絕對不至於在一剎那逃離自己的視線纔對,此時又是在草原之上,根本沒有任何隱藏的地方。

“我錯了,我再也不和你開玩笑了,軍區司令命令我帶你一起執行一個任務,只要完成就答應你回去湘平,你出來吧,我保證完成任務後就帶你回湘平還不行嗎……”嘶吼着,眼中漸漸委屈出了眼淚。

從始至終都沒有離開過副駕駛的寧無華輕輕咧嘴,果然和自己預想的差不多,部隊怎麼可能輕易放過一個人,明着說是給一個任務,實際就是一個考驗,表現的好部隊會想方設法將你留在其中,表現的不好,那都不用部隊出手解決你。

寧無華無奈的嘆了口氣,看着湘平的方向自顧自的搖了搖頭,也不知道她們現在過的怎麼樣?不知何時才能在回湘平市,真希望這段時間別處太大的差錯啊。

“行了,別委屈了,趕緊回來開車吧,我還想早點回湘平呢!”連看都沒有看丁曉飛,寧無華便沒好氣的對着外面吼了一嗓子。 兩人的路程很是漫長,具體來說丁曉飛是個路癡,不少次在草原上迷失了方向,百轉千回兩人這才找到附近的小村莊,向村民們打聽了一下路線,丁曉飛很是認真的用筆在記事本上劃出一幅像模像樣的地圖,這纔開始了維持一個星期的路程。

一路上兩人的話題沒斷過,寧無華在丁曉飛的眼中像是有萬千的祕密一般想要探尋,而寧無華在丁曉飛威逼利誘的折磨下,也或多或少的跟她說了一些事情。

這一路兩個人過的很是艱苦,有的時候寧無華甚至以爲祖國摔落了,出任務的將士竟然已經窮到必須自己動手抓野味喝喝水才能解決溫飽,這在之前寧無華雖然也體驗過,但都是野外實戰之中,像這種公務出差應該是肥差纔對。

這件事要怪就怪丁曉飛,當初知道和寧無華出任務的她一時興奮,收拾好差不多的衣服兩人就出發了,根本來不及做過多的準備,甚至帶足夠的錢財。

“我說咱們還得多久能到啊!”寧無華吃着手中剛剛烤熟的兔子腿,口氣很是埋怨的向丁曉飛詢問着。

地底活死人 ?此時的寧無華就差不多有這個想法。

方向手中的兔子腿將其包好留着下次使用,看着面前因烈日炎炎穿着很是火辣的丁曉飛,寧無華很想上前做一些成年人的動作。

小短褲,露臍小背心,腳上踩着一雙呼吸運動鞋,裸露着細長白嫩的雙腿,同樣有人的雙臂在半空中擡起放置小眼睛之上,向是打量着四周的方向。

不得不承認,丁曉飛軍人出身,但並沒有因爲刻苦的訓練而落下一身紮實的肌肉,身材的完美向是平日有細心滋養的**,如若丁曉飛不是軍人,那肯定是一名炙手可熱的知名美女。

“這個方向,按照地圖所描述,這個方向的幾十公里後應該可以進入一個小村莊,過了小村莊咱們就應該可以到達目的地了。”丁曉飛的玉指在半空中停頓,怎麼看都像是胡亂指的一個方向。

寧無華心中一黑,真的很難在相信面前這個好看的女人方向感,所謂的地圖所描述,不過是在村民口中自己畫的一個圖案罷了,真的那麼好用也不至於迷路了。

算了!寧無華感言了一聲,連忙起身抱怨道:“我來開車,你告訴我目的地。”

丁曉飛一愣,跟着寧無華回到車中,拿出筆記本仔細查看,這才緩緩開口道:“咱們的目的地是夏川市,離這裏好像只有百公里的距離,要是快一點的話……”

“夏川?”沒等丁曉飛說完,寧無華就趕忙才下油門控制着吉普車穿行了出去。

按照記憶的指引,夏川應該在西方,此時是下午,按照太陽的方向一直開就對了,剛巧與丁曉飛的指引相反,利用與生俱來的路癡反差,往相反的方向開肯定沒錯。

傍晚,漆黑的夜幕降臨,寧無華站在久違的夏川市中,看着並沒有太多轉變的鳳凰古城,依舊人羣鼎沸,不愧時旅遊旺地,就算是傍晚,人羣數量也比湘平多上數十倍。

“咱們先吃點東西吧?這一路太曲折了,好好休息一下,然後找個賓館好好商議一下之後的行動!”丁曉飛很是沉穩的將雙肩包掛在背部,信誓旦旦的開門而下。

“也不知道這一路曲折是拜誰所賜!”寧無華內心感嘆了一聲,跟着丁曉飛便走進了一家看似老舊的小吃部中。

點了一些想模樣的吃的,丁曉飛小心的看着身旁並沒有什麼一樣,連忙偷偷捂住嘴對着寧無華說道:“明天早上八點,在鳳凰古城有一筆交易,咱們……”

忽然從丁曉飛身旁走過一位看似上了年紀的老爺爺,這讓丁曉飛慌亂的逼近嘴巴,趕忙把頭低下。

寧無華很是尷尬的看着丁曉飛的舉動,一臉詫異的問道:“你不會是第一次出來執行任務吧?”

見寧無華口無遮攔,丁曉飛連忙擡起頭,急切的比了“噓”的手勢,小心翼翼的看向周圍,這才輕聲解釋道:“確實是第一次,要不是我幫你打包票的話,這次任務都不應該我來做的!”

寧無華很是無奈的皺了皺眉,有些埋怨的解釋着:“你要是害怕身旁有人竊聽的話,完全可以不用現在說,要是必須現在說,就請你自然一點,不然本來沒人注意你,你這舉動會引來身旁異樣的眼光的!”

“呃……”丁曉飛想想也對,就趕忙閉上了嘴巴。

很快,在兩人面前呈現了兩萬熱氣騰騰的拉麪,還有一份號稱當地特產的**肉。

丁曉飛好奇的品嚐了一口,頓時一臉竊喜彷彿雙眼飄滿了愛心:“這個,好好吃!”

“別這麼大驚小怪的,**肉本來就很好吃,入口即化肥而不膩,你就好好品嚐吧,最好別做太過古怪的表情,帶你出門真丟人!”寧無華很是無奈的低下頭,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飯後,寧無華等待着丁曉飛結賬,這才發現丁曉飛根本沒有一分錢,強壓自己心頭的怒火將帳算好,這才匆匆離去。


“別生氣了,我不久是很久沒有出門,忘記帶錢了嗎,在軍隊也根本不需要錢,還要去找各部門批手續蓋章才能拿到任務款,很麻煩的!”見寧無華生氣,丁曉飛在身後很是委屈的哄說着。

寧無華並不是生氣丁曉飛沒有帶錢,而是生氣部隊中竟然出現這樣的紕漏,一個出任務的人員被外事壓身很容易分心,那樣就很難完成任務了,相比之下任務的難度也大了很多。

難道這次任務在他們眼中不那麼重要嗎?寧無華可不知道,但按照之前的記憶,任何一次任務都不能出現任何紕漏,哪怕只有一絲一毫,都會另執行者有喪命的風險。

一家很小的旅館內,寧無華開了一間只有一張牀的房間,備受一旁丁曉飛的白眼。

小心翼翼的敲打幾下用隔板做成的牆壁,丁曉飛頓時有些生氣的埋怨道:“這裏根本不隔音啊,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們有接下來要幹什麼啊?”

說話間,隔壁忽然傳來女子疼痛的羞叫聲,和男子穿着粗氣的咒罵:“能不能小點聲,接下來不都是幹這破事嗎,都來這種地方了還他媽裝純!”

聞言,丁曉飛一愣,臉色頓時漲紅,連忙轉身就走。

寧無華起身將丁曉飛拉住,滿臉詫異的輕聲說道:“怎麼了?你不帶錢,我身上的錢只夠住這個地方,你要是覺得不安全的話,今晚就不要說了,明天回車裏在說。”

說完,寧無華便自顧自的倒在牀上,很是用力的向裏面移了移,有些調戲的拍打下身旁的空地,挑了挑眉毛,讓丁曉飛的小臉更是紅了起來。

想了想,丁曉飛實在想不出更好的辦法,這才爲難的躺了下來,心中合計着寧無華會不會對自己做出過分的舉動,卻不想在躺下的一瞬間,只聽一聲指響後,兩人都昏睡了過去。

第二天清晨,寧無華和丁曉飛睜開了眼睛,兩人很快回到車上,丁曉飛和寧無華在一張牀上雖然是第二次,但內心總是有點無法面對寧無華的存在。

“說說什麼任務,咱們這就出發!”寧無華象徵性的繫好安全帶,看着身旁的丁曉飛半響都沒有聲音,不解的問道。

丁曉飛想了想,強壓內心的不安,解釋道:“鳳凰古鎮後山,據可靠消息稱今早七點鐘會有一筆交易,我們要做的就是查清交易的物品,剩下的事情會由其他人接手的。”

“啊?”寧無華一愣,這叫什麼任務?難道是丁建國不心疼自己的女兒?查清對方交易的東西是什麼,這件事聽着容易好像不用起衝突,但正經的交易肯定不會刻意外漏的啊,想要查清不起衝突纔怪呢。

“怎麼了?”丁曉飛像是一個白癡般看着寧無華。

寧無華看了看時間,還沒有到五點,鳳凰古城的山後估計又十分鐘就能抵達,這才趕忙向身旁丁曉飛解釋道:“這件任務我們去不去都無所謂,有人接受證明這件事一直有人在盯着,這不過是軍區首長對我的試煉罷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這件事情雖然不算大,但也是對我們的信任啊,難不成你現在想反悔嗎?”丁曉飛難以置信的看向寧無華,表情很是冷漠像是觸發了自己的底線。

寧無華微微一笑,在車內打量了一圈,很是平淡的辯駁道:“你連錢都沒帶,肯定沒有帶防彈衣或者槍支吧?你知不知道想要查清對方交易的物品,那我們死肯定要和對方起衝突的,既然是部隊關注的時間,那很有可能是恐怖組織啊,對方有槍炮的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