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很快,前院的老太傅便派人宣布了和蕊郡主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名。

「恭喜你可以在岳陽樓白吃白喝一個月哦。」顧明玥笑著打趣道。

「那有什麼稀奇的,岳陽樓本來就是我家的。」崔秋心一點也沒有興奮的表情。

啊?

這下輪到顧明玥傻眼了。

於是顧明玥見沒人敢問,便自己去跟榮錦屏打聽了。

「對啊,岳陽樓的主人是崔小王爺哦,也就是崔秋心的哥哥崔起揚開的。」榮錦屏和崔秋心混的很熟,自然是清楚的。

「崔小王爺?」顧明玥聞言兩眼一抹黑,實在是回來之後,真的沒有聽說過這號人物。

「他為人很是低調,和我們說話從來不笑的,冷冰冰的,好像是那什麼……什麼……反正你以後見到了就知道了。」榮錦屏笑著湊近顧明玥說道。

「錦屏,你們在說什麼?那麼高興?」榮驥此時已經陪著謝睿泱走了過來。

「沒說什麼。」榮錦屏嘿嘿笑了兩聲。

「那我可不相信。你們倆一看就是做賊心虛的樣子。」榮驥沒好氣的瞪了一眼榮錦屏,打趣她們。

「有嗎?有嗎?真有那麼明顯?」榮錦屏可愛的吐了吐粉嫩的舌頭。

「錦屏姐姐,你被你哥騙了。」顧明玥捂臉,聲音嬌軟的說道。

「騙了我,你捂臉做什麼?」榮錦屏不解道。

「替你害羞啦。」顧明玥立馬挪開臉上的手,嘻嘻笑道。

「討厭!哼!」榮錦屏有點兒哭笑不得呢。

榮驥見顧五姑娘這麼俏皮,不由得覺得她很好玩。

「你從前未來過武安侯府吧?」榮驥問道。

榮驥這話一出口,立馬讓顧明玥成了全場女性公敵。

顧明玥狠狠的白了他一眼,陰陽怪氣的說道:「這是第一次來。」

「顧五姑娘,咱們之間還有一份轉折親呢,說來,你也算是我的表妹呢。」謝睿泱笑著說道。「要不,我帶你轉轉武安侯府?」

顧明玥仔細一想,可不是嗎?自己的二嬸謝氏就是出自渭河謝氏,她按理是應該跟著榮錦屏喊他謝表哥的。

「顧五表妹,你說是嗎?」謝睿泱剛見顧明玥點頭,他馬上喊了她表妹了。

「謝表哥,你說的是。」這七繞八繞的關係好生複雜啊。

顧明玥此時已經在心裡吐槽了。

周圍的閨秀們見顧明玥被兩個大美男圍住了說話,都不由得羨慕妒忌恨呢。

顧明玥一看大家那殺人的目光,也顧不得和謝睿泱敘舊了,忙對榮錦屏說自己想去出恭了。

沒辦法,此時只能用尿遁了。

「你不熟悉,我讓雙兒帶你去凈房。」榮錦屏微笑著指著一個粉色衣裙的丫鬟讓她給顧明玥帶路。

「佩琴姐姐,你和我一道去吧。」顧明玥見徐佩琴緊張兮兮的盯著自己,便知道她不放心自己,便笑著喊道。

顧明霞則已經和別家的小姐聊上了,顯然她出來交際的次數比她們多。

「好啊。」徐佩琴含笑著答應了。

榮錦屏見安排妥當了,便自己帶著和蕊郡主去旁邊的鯉魚池去餵食了,這二人相處甚好,同是貴女,又很聊的來,旁人倒是一句話也插不進去了。

武安侯府的後花園面積很大,專門辟出了一個園子叫做菊苑,顧明玥和徐佩琴帶著丫鬟從凈房那邊出來后,路過了菊苑,只見滿園的紅菊和金菊,開得盛意恣肆,遠遠就有陣陣暗香襲來,顧明玥一時只覺得精神振奮,十分歡悅興奮。

主僕四人看得正高興,假山後頭忽然跳出一個二十多歲,穿了一身硃紅色綉著梅花錦袍的年輕人,態度十分輕佻地攔住了四人的去路。

「哎呀,這是誰家的小姐,長的好生標緻。」那個年輕人色眯眯的盯著徐佩琴的嬌容看。

徐佩琴即將及笄,自然這身段窈窕已經體現出來了,就那麼一站,身材絕對有料,再加上顧明玥拿給她喝的空間靈泉,不止讓她的皮膚白皙粉嫩,更是讓她的胸部發育完美,可謂波濤洶湧。

這個年輕人二十三四歲的年紀,年紀雖不大,肚子卻十分有規模,而且滿臉油光,一看就是酒色過度營養過剩的樣子,哦,雙眼下還烏青,估摸著他經常在女人肚子上覺覺吧。

顧明玥見慣了如崑崙美玉,瓊枝玉樹一般的美男子,陡然見到這樣長相影響市容的,居然覺得連隔夜飯都快吐出來了。

------題外話------


我的文里不是所有的女配都是壞人渣女!作為女主,她也應該有自己的閨蜜好友吧!

交流,吐槽,傍上書院大神,人生贏家都在瀟湘書院微信號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眾號-輸入xxsynovel) 徐佩琴見他眼眸之中露出色眯眯的神情,哈喇子差點從嘴角流出來,只感覺一陣噁心反胃,忙後退了一步,和這個男人拉開了一段距離,她正想問話的時候,卻聽顧明玥搶先質問他道:「你——你是什麼人?你可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就敢亂闖?」

「我是誰?哈哈,你這話問的真好!」男子十分得意地笑道。

「我乃山陰王世子伍池,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來參加菊宴的某一位小姐了!我的父親山陰王還是武安侯拜把子的弟兄!」

一位郡王世子算是了不得了。不過在咸陽顧氏,且還是長公主的女兒,顧明玥壓根瞧不上這個伍池!

顧明玥哼了一聲:「原來是山陰王世子,真是聞名不如見面!」這般說著,嘴裡卻一點恭敬的意思都沒有。

「既然世子在這裡賞菊,咱們姐妹們就不打擾了,這就告辭!」正想傲嬌帶人的離開。

「這位姑娘且留步。」伍池兩眼放光的看向徐佩琴,出聲喊道。

「伍公子請自重!小女和你並不相熟。」徐佩琴看到伍池那色眯眯的目光盯著自己,只覺得胃部不舒服的很,很快要吐出來的感覺。

徐佩琴語氣冷冰冰的,顯然讓伍池聽了很不滿意。

「一回生,兩回熟!多見幾次可不就熟悉了嗎?」伍池好不要臉的說道。

伍池說著就張開手臂,笑嘻嘻地對著徐佩琴說道:「我來武安侯府好幾次了,這路肯定比你熟,不如我陪著你轉轉,我這裡有一串上好的南珠瑪瑙項鏈,是鑲了紅寶石的,只要你肯陪我走一走,我就把這串價值連城的南珠瑪瑙項鏈送給你當見面禮,你意下如何?」

顧明玥覺得這人的無恥簡直相當於他的名字所體現的伍池——無恥!

「我姐姐才不會在眾目睽睽之下陪你去溜達一圈!姐姐,我們甭搭理他!」顧明玥可不想徐佩琴的閨譽被這個伍池給害了,沒準兒還得連累顧府的姑娘呢。

「就是,長的丑也就算了,還來咱們姑娘面前扮小丑,就你手裡拿的那串價值連城的寶貝疙瘩,在咱們姑娘眼裡,還抵不上路邊的一根野草呢!有句話說的好,好狗且不擋路,莫不是咱們姑娘遇到的是大狼狗來著?你看什麼看?沒見過人說話嗎?你再靠近咱們姑娘,我定要大聲呼喊,把武安侯府的護衛們全給引到這兒來,讓你丟盡山陰王府的臉面!」鴛鴦關鍵時刻起了作用,一張巧嘴兒吧嗒吧嗒的說個不停,倒是讓顧明玥聽了也暗暗的給她豎起了大拇指點贊呢。

徐佩琴本來還有點擔心,可此時聽了鴛鴦如此的維護自己和顧明玥,她差點兒笑出聲來,實在是鴛鴦罵人太有意思了!

伍池肥胖的臉上起了怒色,咆哮道:「好你個臭丫頭,敢在本世子面前無禮!」看見鴛鴦也有幾分姿色,色心又起,伸手就想去抓鴛鴦的胸脯。

陡然一道聲音冷冰冰地響了起來:「姓伍的!你最好聽這位姑娘的話,放開你那咸豬手,有多遠滾多遠!」

顧明玥聽見聲音陌生,抬起頭來,就看見一個身材高挑,身著一襲石青色長衫,手持寶劍的男子正快步從另一側奔了過來,那緊抿成一條直線的紅唇,刀削般的面部線條,冷硬如冰,眉眼五官俊逸非凡,面部沒有任何錶情,身上有股生人勿近的氣息。

徐佩琴和顧明玥二人還在吃驚這年輕美男怎麼也會出現在這裡?可是偷聽了剛才的對話?

但是那人已經一把抓住了伍池的胳膊,冷冷地說道:「我的話你沒有聽到嗎?還不趕緊給我滾!」

「崔起揚,你為什麼每次都和我作對?」伍池氣的吐血,誰讓他正想泡妞的時候,崔小王爺出來不要臉的打斷他呢,太過分了!真是太過分了!他好想上前去抓破他的俊臉!


「你……你是崔起揚?」顧明玥不敢置信的看著崔起揚,詫異道。

「你是崔姐姐的兄長。」徐佩琴恍然大悟。


崔起揚輕輕地頷首。

「姓崔的,你不要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伍池顯然覺得自己很倒霉。

「這是在武安侯府,我並不想管你的閑事,但是榮驥他和我交情匪淺,我不管也得管!」崔起揚卻一點手下留情的意思都沒有,那隻手就像是鐵鉗子一樣箍住了伍池的胳膊,伍池立刻殺豬般地慘叫了起來:「啊!疼!求求你放過我,松——快鬆手!」

崔起揚臉色陰鷙得可以滴下水來:「你是哪裡來的賊人,竟敢趁亂跑到武安侯府來撒野!我所認識的伍池乃是山陰王世子,我和他且有幾面之緣,可料想他乃宗室子弟,想來也不可能學那雞鳴狗盜之徒行拈花惹草的丑舉,你這個混賬狗東西且冒用他的名字,是不是當我們一個個糊塗了不成?」

「我……我真的是伍池,上回我在醉燕樓吃酒調戲一個賣花女,還和你打過一回呢,你——你記得我嗎?你當日不是還把我送回山陰王府了嗎?」伍池見崔起揚臉色陰沉,更是害怕了,誰讓崔起揚的武力值那麼高呢?

「我貴人事多,真不記得那麼清楚了,哎呦呦,這輪廓倒是有點像,但是怎的這麼肥?我不記得山陰王家裡有養著這麼肥的大野豬啊!不,我絕對不能被你的花言巧語給矇騙了!你就是假冒的!」

「我真的是山陰王世子!」伍池急死了,看樣子他是想不承認自己的身份啊!

「唉,幾個姑娘,我真的是山陰王世子,你們幫我說幾句好話,回頭我收你們當貴妾。」伍池有點慌亂了,連這般沒臉沒皮的話都說出來了。

「咱們可不稀罕當人的小妾!」顧明玥聽了伍池那無恥的話,當即呸了出聲,罵道,「你就是騙人的,山陰王世子長的玉樹臨風,就你這老肥豬的樣兒,也太掉價了吧!」

崔起揚默默的給顧明玥點了個贊,這小姑娘說話還真實在,不,有趣的緊,這伍池一下從大野豬升級為老肥豬了,哈哈哈!

「我……我真的是……」伍池還想說話。

「你還敢嘴硬!」崔起揚揮起手臂,一拳揍他臉。

可憐伍池滿臉肥肉被打的一邊高一邊低,他的兩管鼻血狂飆而出,他只覺得眼冒金星,整個人一陣天旋地轉,鼻涕眼淚飛流直下三千尺。

伍池的貼身小廝不敢和崔起揚動手,便哀求說。

「崔小王爺還請手下留情,我家公子真的是山陰王世子啊!」那小廝一把猛的抱住了崔起揚的大腿,是個會來事的。

崔起揚本就是嫉惡如仇的主兒,今個瞧見伍池想在武安侯府將行不軌之事,哪裡肯輕易的放過他?自然這下手更重了,手裡的寶劍已經在微微震動了,他瞧著這個小廝也噁心的緊,直接抬手,那手裡的寶劍的劍鞘打中了小廝的頭頂,小廝頓時被擊暈倒地不起。

徐佩琴和丫鬟們嚇的花容失色。

顧明玥是見過廝殺大場面的,她嘛仍舊面不改色。

榮驥此時已經得了消息往這邊趕來了。

「崔小王爺,你真的誤會了,這人可真是山陰王世子啊!」榮驥本不想管這破事,但是一想若是這伍池在自家被弄死了的話,那武安侯府豈不是和山陰王府對立了嗎?如今這形勢,可不能撕破臉皮呢,所以他找了個借口瞞著謝睿泱疾步往這邊走了過來。

哪裡想到崔起揚根本不接這個茬,冷哼了一聲道:「驥切莫為這個賊人開脫,驥乃宅心仁厚之人,我卻最看不慣這等滿肚子男盜女娼之輩,就讓我替驥和武安侯府好好收拾收拾這個不要臉皮的狗東西吧!」

「驥兄,你快幫幫我啊,我真的是山陰王世子啊!」伍池長這麼大,還沒有落到這麼倒霉蛋的地步呢!此時他非常狼狽的喊道。

榮驥皺了皺眉,接著他的視線落在徐佩琴的臉上。

他是知道伍池的那點好色的嗜好的,他不由得瞪了徐佩琴一眼,暗忖紅顏禍水!

「你瞪我姐姐做什麼?」即便他那一眼瞪的很快,但是還是被顧明玥察覺了。

「沒……沒有。」榮驥抬手揉額角,心道自己竟然有點心虛的感覺,這小姑娘的眼神可真犀利。

「我告訴你,是這個混蛋想調戲我姐姐,恰好被崔小王爺瞧見了勸阻的,否則你們武安侯府再舉辦什麼菊宴,荷宴的,你且看看還會有什麼名門閨秀來捧場嗎?哼!」顧明玥忽然覺得讓自己二哥娶榮錦屏或許是錯的。

「你真是伶牙俐齒!」榮驥發現自己被她說服了。

「榮公子,抱歉。」徐佩琴擔心自己給顧明玥惹麻煩了,也擔心顧麟雪和榮錦屏的親事受影響,她馬上歉意道。

「你沒有錯。」榮驥也不生氣,倒是讚許的睇了徐佩琴一眼,含笑道,態度也緩和了一些。

「錯的是他!」顧明玥馬上接話道,她心道,嗯,這個榮驥還是蠻上道的。

謝睿泱許是久等不見榮驥回去,已經使出輕功追了過來,在看見這一幕,還聽見顧明玥那麼說之後,更是心頭似有升騰起一股無名怒火似的。

「我是冤枉的,我是真的山陰王世子!」

「山陰王世子最喜歡去煙雨樓逍遙呢,他如何會出現在這裡!定是你這個無恥的混賬狗東西冒用山陰王世子的名義在此作惡!」

此時謝睿泱哪裡容他說下去,沒等他說完就想揮拳頭揍他,但是崔起揚出手比他更快捷,但見崔起揚已經踢在伍池的下面,隨之而來的是伍池啊的一聲慘叫聲,好吧,某人要好些日子不能人道了!

------題外話------

覺的崔起揚還是蠻正義的!某人可就倒霉了,哈哈哈,大家晚安!群么么O(∩_∩)O哈哈~

交流,吐槽,傍上書院大神,人生贏家都在瀟湘書院微信號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眾號-輸入xxsynovel) 徐佩琴和鴛鴦瞧見這麼黃暴的一幕,嚇得尖叫出聲,顧明玥卻在心裡暗暗解恨。

只看伍池那個德行,在武安侯府的花園裡就敢對參加菊宴的姑娘們無禮,不知道之前要有多少良家婦女曾遭過他的毒手。

榮驥此時也嚇了一跳,沒想到崔起揚下手這麼狠,這麼毒。

若不是礙於自家父親和山陰王有拜把子的交情,他真是剁了伍池的心都有了。

他後來也生氣的,所以阻攔謝睿泱和崔起揚的時候並沒有那麼積極主動,若不是顧忌著榮家會得罪山陰王,他都想上去揍這個臭肥豬一頓。

但是總不能讓崔起揚把伍池這狗東西打死在武安侯府吧?所以他馬上上前對崔起揚說道:「小王爺,雖說是個賊人,但是在武安侯府出了人命就不好了。」

顧明玥見榮驥出來干預,便知道是時候該收手了,便也上前對崔起揚說道。

「此番在武安侯府的後花園遭遇這不要臉的賊人,還要多謝崔小王爺拔刀相助。只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還請崔小王爺莫要為了一個惡人污了自己的名聲。」顧明玥上前委婉的勸說道。

崔起揚剛才對伍池出手,方才覺得心裡敞亮了不少,他也沒想此刻把這個臭肥豬給弄死。搞不好被山陰王給告到皇上面前,皇上沒準兒會讓自己父親打一頓自己的,罷了罷了。

「來人吶,把這假冒的山陰王世子給轟出去。」崔起揚心道此時只能將錯就錯了。

「不……不是假冒的……我是真的山陰王世子。」伍池拼盡全力的解釋道。

「哎呀,你剛才怎麼不早說?」崔起揚聞言一臉恍然大悟的模樣。

「對啊,你剛才為什麼不告訴咱們你的真實身份呢?」謝睿泱蠻上道的,他馬上幫腔道。

他剛才說了那麼多遍,但是沒人信啊!伍池的心此刻碎成片片了。


「你個做跟班的!怎麼不告訴咱們這是你們山陰王世子,害的我們以為他是假冒的!」崔起揚伸手拉過小廝的衣襟,使勁的晃了好幾晃,方才把昏厥的小廝給晃醒,然後狠聲數落他。

小廝急紅了眼,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落,他有解釋的,是你崔小王爺不肯聽啊,但是主子的話,他做下人的哪裡敢違背?他只能打落牙齒往裡吞啊!

「哎,我真是抱歉,居然認錯了,還當他是不要臉的登徒子,這樣吧,我身邊有一千兩銀票,你務必把你家世子爺送去最好的那家醫館叫什麼妙回春醫館的,哦,一定讓他們給好生醫治他,一定記得要用最好的藥材,否則我真是難以安心!」崔起揚無比真摯的對小廝囑咐道。

崔起揚覺得自己這番話,都快把他自己給感動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