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很快有一支槍頂在她的後腦勺上,姬湘君閉上眼睛,咬牙暗想,要不我現在就死了,那樣就可以避免蘇韜他們被威脅了!

蘇韜帶著尤金終於找到地下入口,正準備走進去,聽到凌亂的腳步聲,便看到姬湘君被一群男人押著走出,姬湘君臉上滿是泥污,身上衣服也是破破爛爛,尤其是裙擺被撕開,殘缺的部分正是那鐵錐尾端纏繞的爛布條。

蘇韜內心暗罵一句髒話,這幫傢伙估計是押著姬湘君作為人質,希望己方投鼠忌器,這幫傭兵倒也不是無謀之輩。

蘇韜一時之間想不到什麼辦法,餘光瞄到尤金,一拳搗在他的腹部,可憐這尤金已經說不出話來,只能哼哧哼哧、痛苦地喘著粗氣。

這幾個傭兵,看架勢就知道絕非善茬,從體型就能窺知一二,身材雖不是特別健碩,但越是瘦巴巴的,越是戰鬥力超強,一般動輒能做幾千個俯卧撐的猛人,都是這種體格。

以一對多,勝算太小,難道就這麼眼睜睜地讓這些傭兵們離開嗎?

蘇韜不甘心,他迅速地盤算著,忽然眼睛一亮,見角落裡有一個油桶,想要跟他們對著干,他們只要不用槍,那自己還是有點勝算。

蘇韜朝油桶摸了過去,心中一喜,後面還擺放著好幾桶,旁邊正好有鐵管,他拿起鐵管在油桶上戳了幾個洞,動靜不小,引起了那幫傭兵的注意,有個傭兵正準備端槍射擊,被帶頭的大鬍子狠狠地踹了一腳,嘰哩哇啦地訓斥一通。

地下室和軍火庫隔得不多遠,這裡燒起來,如果導致軍火庫引爆,這幫人都得死。

大鬍子伸手摸了一下腰間,拔出一道雪亮的匕首朝蘇韜所在方向撲了過來,其餘人也紛紛跟上,只留下一個人看守姬湘君。

大鬍子已經聽說蘇韜的傑作,這傢伙一點也不像是新手,已經攪得內部天翻地覆,是個難對付的硬茬子。

不過,再厲害的老虎,也敵不過群狼。他做了個收拾,意思是等下一起撲過去,將他給死死地壓住,等他沒法掙扎,在將他手臂、肩胛、下巴頦的骨頭摘了,這是以多打少的群攻戰術。

蘇韜沒有往後退,還在扎油桶,汽油味不好受,他忍不住皺起眉頭,同時眼珠子滴溜溜地盯著這群傭兵打量。

大鬍子怒吼一聲,其餘幾人配合默契,凌空撲了過來。

蘇韜早有準備,矮下身子,輕鬆地跳過包圍圈,大鬍子的反應很快,迅速轉身抓他的後背,蘇韜的一隻腳踩在空油桶上,騰空躍起,伸手抓住頭頂吊燈上方的鐵線,往前方一盪。

吊燈的鐵線經不起蘇韜的身體重量,整個掉落下來,但蘇韜也是借力,躲開幾名傭兵的包圍圈,朝單獨看守姬湘君的傭兵掠去。

在所有傭兵的眼中,蘇韜這身手宛如天神下凡,瀟洒飄逸,宛如華夏功夫片里的畫面。

至於姬湘君看得眼熱心跳,幾乎忘記自己現在身處險境。

吊燈整個掉下來,砸在一個傭兵的身上,燈泡碎了,線路帶著電,麻得那名傭兵半晌就奄奄一息,身上散發著一股類似烤肉的焦糊味。

蘇韜穩穩落下,開始玩命,他知道現在不是講究仁慈的時候,稍有不慎就會給自己帶來滅頂之災。

守著姬湘君的傭兵突然感覺腰部一麻,他轉過身見姬湘君竟然用拳頭打了自己一下,不過姬湘君又不是元蘭龍三,接受過專業訓練,粉拳砸在身上就跟撓痒痒一般。

傭兵罵了一句髒話,將姬湘君踹到一邊,姬湘君後腦勺撞在牆壁上,頭一歪,暈死過去。

蘇韜見姬湘君被打暈,又急又氣,朝傭兵撲了過來,沒想到腰身一緊,被人死死地抱住,身後這名傭兵雖然個子沒蘇韜高,但力量驚人,手臂如同鐵箍,根本掰不開,眨眼之間,大鬍子也拿著匕首沖了過來,險之又險。

情急之下,蘇韜雙腿騰空,用力扭身踩在牆壁上,藉助這股反推力,連同抱著自己的那個傭兵朝另一側撞去。

哎呀!

身後的傭兵後背撞在了石柱上,疼痛出聲,屏住的一口氣也鬆了,環抱蘇韜的手臂也鬆動,蘇韜借勢扣住他的手腕,一個分筋錯骨的技巧,那傭兵只覺得骨骼咔擦作響,兩隻胳膊無力地耷拉下來。

這傭兵也是夠彪悍,雙手被折斷,用頭頂向蘇韜的胸口。

蘇韜措不及防,被撞得氣血翻滾,喉嚨一甜,吐了口鮮血。

看上去挺嚇人,但他並沒有受傷,吐口血是為了保證體內氣血暢通,如果強忍著,反而容易受內傷。

大鬍子緊隨其後,刀刃幾乎貼著蘇韜的頭皮擦過,蘇韜被嚇了一跳,抬腿就是一腳,踹在他的小腹,大鬍子接近兩百斤的身體,騰空而起,倒在汽油里,口中發出痛嚎。

只要是人遇到重創,都會感覺到疼,大鬍子皮厚肉糙,論單打獨鬥很少有對手,意識到自己算是遇到高手,如果貼身肉搏,自己這群人加起來,估計都不是蘇韜的對手。

「用槍!」大鬍子咬牙切齒地說道。

旁邊傭兵吃驚不已,「隔壁是軍火庫。」

「大不了同歸於盡!」大鬍子眼中露出惡毒之色,嚇得那傭兵打了個寒噤。

大鬍子見手下不敢開槍,一把奪過他腰間的手槍,啪啪射出兩枚子彈,子彈沒打中蘇韜,擦著牆壁起了火星,汽油遇火便燃,很快就變成汪洋火海。

「咱們走!」蘇韜抱著姬湘君就朝門口狂奔,至於尤金他現在是沒法顧忌了。

蘇韜將姬湘君抱出倉庫,找了個大樹下,然後劇烈地喘著粗氣。

姬湘君幽幽醒轉,眼中露出擔憂之色,道:「我看到龔老中醫了,他還在地下室,火勢這麼大,恐怕他會遇到危險。」

蘇韜呆了呆,深吸一口氣,叮囑道:「你就躲在這兒,雖然也不太安全,但現在這裡太混亂,到處跑更加危險。」

言畢,蘇韜朝濃煙滾滾的倉庫跑去。

「蘇韜!」姬湘君忍不住喊出蘇韜的全名,「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蘇韜聽到姬湘君的提醒,並沒有回頭,他知道這女人在關心自己,只可惜現在不是你情我濃的時候,現在他們身處戰場,誰也不知道能活幾分幾秒。

不過,蘇韜暗下決心,如果能從這裡逃脫,以後要對姬湘君好一點。

蘇韜回憶著過去對姬湘君的各種頤指氣使,突然覺得有點過分,其實姬湘君真的很善良,自己因為先入為主,所以內心深處一直抱有戒備,但經曆數次生死大劫,蘇韜對姬湘君徹底改觀。

倉庫里因為燃起滔天火焰,溫度比起外面要高很多,蘇韜在進入之前發現草地上有洒水口,狠狠地踩了一腳,蓬頭炸裂,水柱筆直湧出,蘇韜將身上的衣服全部浸濕之後,才沖入其中。

倉庫內熱氣騰騰,溫度灼熱,使得面頰感覺到辣意。

大鬍子及那群雇傭兵已經不在一層,他們進入地下室將裡面關押的人全部放出來。

雖然暗面組織從來沒有將這些活體視作人來看待,但這些活體大部分都是人蛇市場買來的,如果全部葬生於此,將是一筆巨大的損失。

大鬍子將活體聚集到一起,跟驅趕牲口一般拚命吆喝,長期失去自由的活體們,動作僵化,如同行屍走肉一般。

「頭兒,他們走得太慢,如果不加快速度,我們也得死在這裡。」一名傭兵焦慮不安地咆哮道。

大鬍子拔出手槍,朝著其中一名活體腦門就是一槍,血水腦漿噴了他全身,他絲毫不以為意,「誰再慢騰騰的,下場就如同他一樣。」

活體們驚恐無比,求生的本能,讓他們加快速度。

大鬍子走到一個老者的身邊,低聲與其他人吩咐道:「其他活體都可以死,但一定要保住他的性命,他對組織有巨大的價值。」

老者正是龔老中醫,他手裡掌握著長壽的秘密,有助於幫助組織完成偉大計劃。

龔老中醫見這些傭兵殺人不眨眼,心中充滿憤怒,他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準備,只要有機會,他就主動求死,決不能讓這些惡魔得到想要的東西。

雖然不知道他們為何要找到長壽秘方,但龔老中醫知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像長壽秘方這麼重要的東西,如果交到歹人的手中,絕對會引起極為糟糕的影響。

大鬍子是暗面組織總部保衛處負責人,出現如此嚴重的入侵事件,他責無旁貸。

雖然尤金向自己提醒過,來自華夏的烽火組可能會對總部進行突襲,但他並沒有放在心上,畢竟對面十個人都不到,能成什麼氣候?

暗面組織在倫敦設立的總部,雖然防備力量不算高,但想要幹掉這幾人還是手到擒來,但他沒想到就是這麼幾人,弄得暗面組織一片狼藉。

倉庫被燒成這樣,如果軍火庫再被引爆,肯定會引起政府的注意,這意味著總部在倫敦的根基盡毀,必須要搬遷到另外一個地方。

而大鬍子心知肚明,自己將是這起災難的主要負責人,他現在一方面要盡量挽回損失,另一方面也要找到那個華夏青年,正是他將所有的事情弄成一團糟,只要將那傢伙擒獲,將可以減輕罪責。

大鬍子驅趕著活體來到一樓,這裡的溫度很高,不用多久,恐怕就會變成一個火爐,人根本無法承受這種溫度,會被直接融化。

「救命!」一個人影躺在石柱邊,虛弱地發出求救呼喚。

大鬍子定睛一看,竟然是尤金,吩咐左右,「將他帶出去。」

如果由尤金背鍋,自己的責任將會少一些。

尤金此刻的狀況非常糟糕,蘇韜留在他肺部和心臟位置的那根銀針還在,所以他每次呼吸都異常痛苦,加上倉庫里的溫度很高,他每次呼吸都得消耗大量的元氣。

兩名傭兵衝過去將尤金架起來,正準備離開,突然情況有變,一個人影彷彿從火中衝出,拳頭帶著鋼鐵般的意志,以一道視覺難以捕捉的軌跡,狠狠地砸在其中一名傭兵的下巴上。

那名傭兵措手不及,被巨大的力量擊飛,倒在地上抽搐了一陣,生死不知,蘇韜悄無聲息地潛伏在尤金的身邊。

這時候突然出現,出人意料,因為沒人想到他已經逃脫,還會重新折返。

傭兵身邊的同伴遭遇偷襲,大吃一驚,扣動扳機,瘋狂的掃射,子彈全部打在尤金的身上。

尤金的身體本能地顫抖一陣,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地委頓餘地,死在自己同伴的手上,明顯死不瞑目。

蘇韜將尤金架在身前,把他當成人肉盾牌,那名傭兵稍有停頓,突然從尤金的身體後方伸出一隻胳膊,手掌卡在那名傭兵的脖子上。蘇韜的力量很大,那傭兵眼睛凸起,舌頭本能地吐出,面容猙獰而恐怖,蘇韜知道生死一線,不能仁慈,推著傭兵擋在自己身前,變成第二個人肉盾牌。

「射擊!」大鬍子冷酷的命令道。

「可是,鮑勃擋在他身前……」身邊的手下猶豫不決。

「鮑勃已經死了。」大鬍子踹翻了那名手下,抬槍便開始射擊。

那名叫鮑勃的傭兵,身體劇烈顫抖幾下,也變成了一具屍體。

蘇韜心裡暗自嘆息,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感到一絲愧疚。

在這種情況下,自己必須要硬起心腸,如果對敵人略微仁慈,那麼將是對自己的殘忍。

蘇韜沒有丟下兩具屍體,繼續將他們的身體擋在自己的身前,當成肉盾。

倉庫里的火勢越來越大,已經燒到了隔壁,引起小規模的爆炸,地面因而引起震動,頭頂上的框架結構也開始搖晃,隨時可能倒塌。

大鬍子知道這裡不適合糾纏,吩咐兩名最為信任的手下,「擋住這條瘋狗!」

在大鬍子的眼中,蘇韜就是一條餓極了的流浪狗,流著口水,盯著自己的小腿骨,不惜一切代從也要撲上去狠狠咬幾口,試圖咬得自己渾身傷口,流膿不止,全身腐爛而死。

這類人一旦到了絕境,會變得無比瘋狂,誰也攔不住,威脅巨大。

蘇韜看到了龔老中醫,雖然他也想救其他人,但能力有限,自己只能救出龔老中醫一人。

人有時候只能量力而行。

又是兩名傭兵迎了上來,從他們奔跑而來的姿勢和速度,就可以瞧出是經過專業訓練的猛人,蘇韜將手裡的兩具屍體丟了出去,藉助視線遮擋的瞬間,主動開始進攻。

那兩名傭兵非常意外,沒想到蘇韜選擇正面交鋒。

不過,很快他們明白蘇韜為何敢如此膽大,因為他對自己的身手足夠有自信。

其中一名傭兵手裡拿著把軍刺,他原本打算扎入蘇韜的食道里,這樣就可以一擊斃命。

毫無預兆,全無預警,陪同自己作戰多年的軍刺,詭異地打了個彎,掠過一道麗光,割裂空氣,輕輕鬆鬆地刺在身邊戰友的胸膛。

噗嗤一聲,鮮血飈飛。

那戰友面色慘白,吃驚地望著身邊的同伴,愕然地望著胸口的窟窿,似乎被這荒謬的畫面,震懾得不知該如何評價。

媽的,我被插了!

怎麼會被自己人給插了呢?

一聲慘嚎,戰友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氣,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

掬花拂塵 收執軍刺的傭兵知道剛才肯定是蘇韜動了手腳,他啊啊大叫兩聲,憤怒恐懼渾身顫抖,雖然情緒失控,但進攻還算有點章法。

不過,只是眨眼之間,蘇韜閃電一拳,擊中他的下頜,緊接著一個小錯步欺入他的懷中,用膝蓋狠狠地踢中小腹。雖然火勢洶湧,到處都是被燃爆的噪音,但大鬍子和他的手下清晰聽到爆裂的聲音,心臟都有種劇烈收縮的感覺。

拿著軍刺的傭兵也倒在地上,嘴角流著混合血跡的涎水。

蘇韜一直以來都認為自己是一個大夫。

雖然他知道自己的功夫已經練得不錯,但只要能用醫術化解矛盾,他從來都不會使用暴力。他並不怕死人,因為他面對過太多的屍體,他只是固執地遵循自己是一名白衣天使的職責,他的雙手是用來拯救生命,並非用來扼殺生命的。

所以儘管在如此激烈的環境下,蘇韜也沒有對敵人痛下殺手,至於尤金和那個被自己當成肉盾的傭兵,也是被別人用槍擊殺。

蘇韜就是這麼一個固執的人。

但他不想殺人,不代表對面不想殺死自己。

「噠噠噠……」

密集的子彈如同暴雨般射了過來,蘇韜早在槍響之前便躥了出去,他用最快的速度沖向那群活體隊伍,他已經看到龔老中醫的身影。

子彈在腳邊險之又險的打了個彈坑,蘇韜人沒落地便單手在地上用力一撐,整個人一下就翻進隊伍中。

這幫傭兵殺紅了眼,子彈掃在活體的身上,根本不管不顧,瘋狂掃射,打倒了一排。

大鬍子氣得眼睛發紅,死了這麼多人,竟然還沒有鎖定蘇韜,而且火勢越來越大,溫度越來越高,隔壁的彈藥庫爆炸聲也越來越響,蘇韜將龔老中醫迅速背起,拚命地朝倉庫外奔去。

剛衝出鐵門,又是一陣劇烈爆炸,氣浪肆虐,蘇韜被掀翻在地,身體在地上滑行數米之遠。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彪悍農女好種田 也不知過了多久,蘇韜頭暈目眩地爬起來,他第一反應是龔老中醫的生命安全,龔老中醫躺在兩米開外處,身下留下一灘血跡,他迅速過去試了試龔老中醫的鼻息,又搭了一下他頸部的動脈,目光最終落在他胸口處,子彈射穿了心臟部位,心中滿是凄然、悲涼。

重生之夏光璀璨 在倉庫內大鬍子等傭兵亂掃時,龔老中醫就已經中彈……

蘇韜仔細回想和龔老中醫相處的分分秒秒,儘管相處的時間不長,但能感受到龔老中醫對自己的無私幫助和真誠相待。

大鬍子等傭兵也從倉庫里沖了出來,原本地下室大約有兩百多名活體,現在只剩下三分之一,大鬍子見到蘇韜也是睚眥欲裂,若不是被蘇韜這麼一攪和,哪裡會這麼狼狽?

蘇韜的體型不高大也不強壯,和魁梧這個詞更是扯不上關係,他眼中射出冷峻之色,讓大鬍子有點意外,感覺脊骨發寒,很難想象他身上會散發出這麼強烈的戾氣。

蘇韜開始動了,很尋常地踏出一步,膝蓋微微彎曲,兩條腿併攏,整個人重心往前傾斜,如同出膛的炮彈一般。

大鬍子眼中露出冷色,沒想到蘇韜還不打算逃跑,真是太膽大妄為了。

蘇韜的戰鬥方式和自己遇到過的敵人完全不一樣,眨眼之間已經衝到了大鬍子的身前,大鬍子爆吼一聲,如同石柱般的右臂橫掃,蠻不講理地就是一拳,他雖然算不上近戰高手,但對自己的力量很有自信。

蘇韜輕巧地躲過這記重拳,肩頭微沉,充滿韌性的身體扭動,右臂如同拉弓一般極限回收,隨後爆發力極強地沖打,大鬍子發現一個黑影突然而至,暴風驟雨般地擊中襲來。

大鬍子只能下意識地揮舞拳頭,蘇韜的掌鋒狠狠地砸在他的軟肋,肘彎略抬橫打,錯步再進,膝尖頂中大腿內側,左拳不知從何處平空而來,像砸核桃的鐵鎚般砸在大鬍子的頸部。

蘇韜將所有的憤怒全部發泄在大鬍子的身上,拳掌如狂風拳如驟雨,動作間隙極快而每個動作都顯得那樣精確,快而精確到超出正常人的想像,更像是一台機器。

蘇韜的攻擊來得太快,快到旁邊的傭兵都覺得自己眼睛花了,明明和正常人一樣只有兩個拳頭,但卻給人一種從他的體內長出了數十根手臂,像彈硬樹枝般同時鬆開,密集狠厲地砸在大鬍子身上。

大鬍子的抗擊打能力很強,面對這樣恐怖的攻擊,雖然做不出反應,只能睜大眼睛,下意識地將雙臂擋在自己的頭部。

頭部一般是要害最多的地方,但對於蘇韜而言,大鬍子身體到處都是要害。

旁觀者的感覺,大鬍子被入侵者給打傻了。

啪啪啪! 偏寵小萌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