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彷彿想起了什麼,那人眼神變得一片血紅,露出一抹恐怖的笑意,離開了秦家,只留下了這副人間煉獄,朝著城門外飛去。

嘴裡還嘀嘀咕咕著什麼,只是太過模糊不清,沒有人能聽清,更不會有人在這個時候出現,因為這幾天的慘案,洛水城的人早已被嚇破了膽。(未完待續) 「你們聽說了嗎?這次死的是秦家,聽說死狀極慘,比之前幾次死去的人還要可怕。」

「我現在都不敢出門了,誰知道那個殺人魔又會盯上誰,聽說那個殺人魔殺人完全看心情,甚至婦人嬰孩都不放過,秦家這次算是被滅門了。」

「這麼可怕,僅僅是一晚的時間,在沒有任何動靜的情況下就將秦家滅門,那殺人魔的實力要有多恐怖,我們是不是應該去其他城避幾天。」

「切,你以為那殺人魔想殺一個人,你躲別處就可能不死嗎?之前其他城也有那殺人魔出現的傳聞,就連城主大人被驚動了,也還是奈何不了那殺人魔,反而受了不輕的傷。」

「那我們可怎麼辦?難道只能夜夜祈禱著不被那殺人魔降臨。」

「放心拉,那個殺人魔殺的不是世家的人,就是身份顯赫的人,還輪不到我們這些小家族。」

聽著洛水城內的議論,君無心皺了皺眉,昨晚感受到的那股血煞形成的邪氣就是這些人口中說的殺人魔?

看來那個殺人魔也不算是無差別殺人,大概是為了報復也說不定,只是那個殺人魔如果再不剋制,很快就會淪為一具只知道殺人的兵器。

駱紫煙看著懷中的君無心,心裡始終感到怪異,昨晚,美人明顯的沒有睡覺,就連今天也是,他好像在剋制著自己睡著,這是為什麼?

明明這樣讓他的身體變得虛化了許多,美人卻說著自己不想睡,看著她的眼神也很怪,像是在堅定著什麼。這是不是說明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她,所以美人才會這麼做。

幾人走在洛水城的街道上,個懷著心思,小寶則是走在最後,周身的氣機被牽動著,看那樣子,他現在是不管何時。都打算讓自己處於修鍊的狀態。

絡戰狂則是在最前方帶著路。雖然他們進城的時候有些複雜,但總的來說還算順利,畢竟他們都算是達到了要求。

而在神眷之地越久。身體隱隱的有被改造滋潤的感覺,大概在無形中,他們的身體強度變得更加適應神眷之地的環境,也更加能夠吸收這裡的神眷之力。

花沐藏在駱紫煙的發間。興奮的看著周圍的景色,雖然她很想自由的走在這片大地上。但周圍的幾乎都是人類,自己的耳朵又還沒厲害到可以隱藏,只能作罷。

在經過一個地方時,幾人明顯的感覺到了濃郁的血腥。向著那裡定睛一看,心中瞭然,原來他們竟是來到了那些居民所說的秦家門口。難怪有著如此濃郁的血腥味。

眼眸特殊的花沐,清楚的看到了秦家裡的慘狀。臉色不禁變得煞白,躲進駱紫煙的發間,不敢再看。

太恐怖了,那到底是招惹了多大的怨恨才會這麼做,竟然將人當成了玩物般擺弄著,肆意妄為。

駱紫煙感受到花沐的顫抖,閉目感應了下秦家的狀況,在看到那樣的場景后,也是不禁臉色一變,這殺人的手法還真是變態。

「別看了,我們趕緊走,似乎有人盯上我們了。」君無心小聲的提醒著。

絡戰狂臉色同樣也不是很好看,顯然也是感應到了周圍環境的變化,加快腳步,帶著眾人離開了這裡。

但他們的行為明顯已經被人盯上,而從判斷上來看,似乎是洛水城的侍衛,大概是奉領主之命守在這裡,打算看看兇手是否會折返。

不過,讓人不解的是,那些居民口中的殺人魔明顯只是一人,而他們這麼多人,為何會被盯上?難道這其中還有著蹊蹺。

「前面的那人和春之林域峰主大人描畫的人太過相似,我們要不要動手。」

「那人也真是有本事,竟然能讓春之林域的峰主大人下懸賞令,只是我們現在還有職務在身,真的要動手嗎?」

「小六,你的跟蹤技巧不錯,跟上他們,我們這邊有結果了,再跟你匯合,這樣也就不算違背領主大人的命令,或許領主大人知道了我們抓到那個人,還會大大的獎賞我們。」

「嗯,好的大哥,我這就去。」音落,一道身影飛快的跟上了絡戰狂他們,而他們的目標顯然就是絡戰狂。

駱紫煙皺了皺眉,看著英俊爹爹,不明白他們為什麼會這麼快就被盯上。

「別懷疑春之林域墨家的實力,他們能夠在那成為最高的統治者,手段自然有的,我們一到這裡,大概就已經被對方知道。」絡戰狂沉著張臉說道。他的實力還是不夠,不然也不用這樣束手束腳,但云兒他一定是要帶走的。

不論自己是否會敗,只要能再見到雲兒,知道她是安全的,精神並沒有受到傷害,那一切都值得。

「爹,我們是不是應該從長計議,先在春之林域駐站下來,打探好墨家的情況。」而在那之前,他們還需要易容一下,免得被抓到,救不了娘親不說,還死在這裡那就不值得了。

小寶贊同的點了點頭,卻沒有說什麼,而是更加努力的修鍊著,讓自己能在隨時隨地中修鍊,不至於受到影響。

沉吟了片刻,絡戰狂不得不作出決定,他現在確實不能冒險,他們的煙兒絕對不能有事,否則會被雲兒責怪的。

所幸,在來之前,他讓煙兒易了容,這樣對方就算要對付他,也不會牽扯到煙兒,讓她多少有機會和君無心離開。

幾人進入了一家客棧,因為星幣在神眷之地是通用的,他們也就安排了兩間房。

為了擺脫身後的跟蹤,小寶在走入房間后,直接進入了眷獸空間,君無心暫時恢復原身,只是臉色變得蒼白了許多。

駱紫煙再次改變了自己的樣貌,穿上了男裝,跟君無心從另一個地方走出。

而在另一間房的絡戰狂同樣易了容,他顯得年輕了許多,氣質上也發生了變化,那雙銀瞳變成了黑色,讓他看起來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膚色也變成了古銅色,只要是那些只見過他一眼的人,現在想來也看不出端倪。

不過,為了小心行事,他們分別出了客棧。打算重新找一家客棧休息,第二天在城門外匯合,到時候要是還被盯著,那就一路先往東邊走,直到擺脫跟蹤為止。(未完待續) 花沐無聊的躺在床上,看了眼駱紫煙和君無心的房間,他們兩今天怎麼都感覺怪怪的,心事重重的樣子,不會是有著什麼事吧。

算了,不想那麼多了,還是趕緊修鍊好了,這樣爹爹和哥哥們看到自己的實力又有長進,肯定會很高興,畢竟她來到了神眷之地,不強點怎麼行。

拿出光明權杖,花沐進入了修鍊的狀態,看著周圍的人,一個個都變得那麼強的樣子,花沐終於有了想要變強的意識。

而另一邊,坐在床上的駱紫煙,看著臉色蒼白的君無心,總有種不安在蔓延。她不知道這是為什麼,但有一點,她很清楚,那就是美人在壓制著自己不去閉上眼。

「美人…你說…我爹一個人不要緊嗎?」雖然,駱紫煙更想問的是,他有沒有什麼事要告訴她,但說出口的話,卻是不禁一變,但,她同樣也擔心著絡戰狂的安危。


「我想不會有事的,你爹現在的實力,起碼處在中等線上,又易了容,想要擺脫那些人,還是不算困難。」君無心淡淡的說著,精神上的睏倦,讓他有些萎靡,保持著的原身也開始變得虛幻不實。

「嗯,我相信美人的判斷,現在沒人,而且那些人主要盯著的是我爹,美人你還是先不用保持了,那樣子看起來很累。」駱紫煙關心的說著,心裡卻是有著一絲失望,美人今天也沒說明,難道是怕她擔心,可是這樣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受。

突然,駱紫煙想起自己在夢葉卿部落時的態度。她想,美人當時也是這樣的心情吧,只是這就說明了美人不告訴自己的嚴重性。

那是自己無法接受的事嗎?駱紫煙雙眼微眯,看著解除了狀態的君無心,心中一陣刺痛。

而為了不讓駱紫煙覺得怪異,君無心緩緩閉上了眼,精神狀態卻是一直處在緊繃的狀態里。控制著自己不陷入沉睡。

因為他在擔心。只要自己一放鬆,就會消失。

過了良久,君無心試探性的轉過身。看著雙眼緊閉發出均勻呼吸的駱紫煙,喃喃自語道:「娘子,你說我要是突然消失了,你還能找到我嗎?」

「會。」淡淡的一個字。卻是無比的堅定。

讓本來以為駱紫煙睡著的君無心,心中為之一震。抬頭看著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睜開眼睛的駱紫煙,眼神里,閃過一絲複雜。

「娘子你什麼時候醒了,怎麼不多睡會?」君無心眨著單純的雙眸。好似剛剛的問話根本就不是從他口中問出。

駱紫煙直視著君無心,認真的開口問道。「美人,你是感覺到了什麼嗎?你的靈魂會消失是嗎?」語落。她將心裡的痛楚壓下,希望美人能說實話。而不是轉移話題。

看著駱紫煙良久后,君無心才微不可察的點了點頭。

房間內,瞬間陷入短暫的沉靜,只能聞到屬於彼此的氣息和呼吸。最終還是駱紫煙開了口:「是找到身體了嗎?還是出了狀況?」

「身體…在呼喚我,我離開身體太久了,融合需要時間,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醒來,具體的位置也不清楚。」君無心低垂著眼帘,苦澀的說道。他是多麼不想離開她,就算是強撐,他也無所謂,只要能讓紫煙安心。

「所以,你在強撐,這樣是不是會對你的身體造成傷害,會影響融合嗎?」她看得出,美人並沒有將話說實,他現在強制不讓自己沉睡對自身的影響又是什麼。

聽到駱紫煙這麼問,君無心微微一怔,他沒想到紫煙會看得這麼透徹,這麼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

這樣下去,確實對他的身體乃至於靈魂都會造成不可磨滅的傷害,甚至到時候,就算他想進入自己的身體,也會遭到排斥現象,而變得越來越虛弱,最終的結果,很可能就是自己的靈魂泯滅。

「這,這個…是的…」看著駱紫煙盯視著自己的眼神,君無心還是無法對他說謊,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心中掙扎著。

「你現在就給我回去,我希望看到的是完好的美人,不是一個隨時都可能消失在我面前的美人,更不希望因為你這麼做,而再也見不到你。」駱紫煙冷著一張臉說道。她知道,美人這是在擔心她,但她不要他這樣。

雖然離別會很痛苦,但只要知道美人活著,那一切她都可以忍受,只要他們還能相見,不管多久,她都會找到他,然後擁抱完整的他,而不是當他莫名其妙的在自己面前消失,自己怎麼尋找,最終得到的結果卻是對方已經泯滅。

「我會擔心…」君無心開口看著駱紫煙,眼神掙扎,讓他現在離開,他很不放心。


「不會有事的,我會保護好自己,所以你也不能讓自己有事。」駱紫煙堅定的說著,雖然心裡微微刺痛著,但她希望美人能夠安好。

君無心看著駱紫煙眼中的堅決,咬了咬牙,變回原身,低頭輕吻著駱紫煙,良久,他才鬆開了她的唇,深情的看著她,像是要把她刻印在自己的靈魂,不管是人,靈魂,氣息都是。

「等著我回來,娘子。」

說著,君無心身上散發出一股淡淡的紫光,隨即轉化為生死屬性將他包裹在其中,由於這兩天的壓制,他的掌控並不是很好,儘管他還有很多話想跟駱紫煙說,但光芒出現的一瞬,他的意識便陷入了混沌,身影漸漸消失。

看著君無心的消失,駱紫煙忍了很久的眼淚才緩緩滴落了下來,她必須堅強,她可是那個曾經讓人聞風喪膽的弒天,雖然在面對朋友親人愛人的時候,她已經不像以前那樣冷酷孤傲,但她還是她,不允許自己露出軟弱的一面。

收起眼淚,駱紫煙的眼神無比堅定,只要找到娘親,她就去把美人找回來成親,永遠不再分開。

還有那個君憂臣,他必須死,這一切的開端,都是因為他,如果不是他,她就不會和美人分開,更不會一再看著美人從她面前消失,自己卻什麼都做不了,她必須讓自己變得更強。(未完待續) 第二天一早,駱紫煙早早的就起身,看著床邊空出的位置,眼神有些失落,但很快的就被她掩藏了起來,走到花沐的房間,敲了敲門:「花妞,你起來了嗎?我們要出發了。」

「吱呀~」門被花沐打開,看著駱紫煙一人,花沐奇怪的將頭探出。

「紫煙你的美人呢?怎麼每跟你一起來?」這樣實在奇怪,平常就算君無心睡著,紫煙出門也都會將他帶上,今天怎麼沒有看到。

「他走了,我們出發吧。」駱紫煙淡淡的說道。語氣平常。

但認識她也不是一兩天了的花沐,很快就察覺到了不對勁,也就並沒有再問,因為她聽出了她話語里的淡淡傷感。

變回一朵只有戒指大小的花瓣,花沐落在駱紫煙的肩上,再次開始了修鍊。

她沒有去問紫煙,君無心為什麼走了,因為她看得出,她不想讓她問,只想一個人靜一靜。

一路順利的出了城門,駱紫煙回望了眼洛水城,雖然只待了一天,但這裡卻讓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為她在這裡與美人分開了。

洛水城依舊人心惶惶,只是日子卻依舊要過,他們心中雖然有著陰霾,但希望總會來,儘管那虛無縹緲很不現實。

「花妞,你小心點,等人少了再出來。」駱紫煙語氣平淡的說著,一路上留下一個個花型印記,這也是方便她與英俊爹爹匯合。

「你們聽說了嗎?峰主大人親自下了懸賞令要抓一個人,昨天洛水城又發生兇案了,你說和峰主要抓的人會不會有關係?」

「怎麼可能,要是峰主大人要抓的那個人是那個殺人魔,那我寧願放棄這次的懸賞。沒了小命,再好的獎賞也無福享用。」

「還是這位兄弟看得開,想必不會是一個人,我們還是先觀察一下。」

正打算休息一下的駱紫煙,遠遠的就聽到了幾人的談話聲,看那樣子還是關於英俊爹爹的,只是不知為什麼。又扯到了那洛水城出現的殺人魔。

實在夠可笑的。英俊爹爹才不可能是殺人魔,他們可是一直在一起的說,就算昨晚分開。但他們進洛水城的時候,就已經有著殺人魔的傳聞。


避開那些人,駱紫煙繼續向前走著,現在的她。可沒辦法勝過那些人,就算她能隱匿氣息不被他們發現。但也做不到擊殺。

所以,她還是太弱了,在這神眷之地處處都要小心點,可不能拖英俊爹爹的後腿。

「紫煙。我們這樣一個人不要緊嗎?似乎十星神在這裡只是入門。」花沐的聲音傳到駱紫煙的耳里。

她當然知道她在擔心著什麼,但如果就因為這樣而退縮,那就不是她駱紫煙了。更配不上弒天這個名號。

「沒事,我弄了一些藥劑。應該多少有點效果。」畢竟,她有試驗過,到時候要真是有危險,殺個幾人還是可以,不然英俊爹爹也不會與她分別行動。

「那就好,我們要一直往東邊走嗎?到現在都沒有看到面癱留下的印記,不會是還沒到吧。」花沐的感應能力也算不錯,但都走了那麼久了,她卻依然沒有任何發現。

「嗯,我爹應該是走別的路線了,我們只要在下一座城市匯合就好,別擔心。」駱紫煙說著,看了看四周一片雪白的地域,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到達春之林域。

「咦,你們看,這裡竟然會有一個菜鳥進來,也不擔心被裡面的神眷獸吃掉。」

「別管那個菜鳥了,或許是剛從哪個大陸過來的,還不知道這裡的規則有多殘酷。」

「但也可能是峰主大人要找的人,畢竟也可能對方知道了易容。」

「那我們過去試探一下。」

「……」

駱紫煙一聽到那些人要過來試探,臉色不禁變了變,還真是擔心什麼來什麼。

隨即她眼神一冷,露出邪魅的笑容,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的繼續往前走著,手上卻是拿著一瓶小巧的藥劑撒落在周圍。

既然想要過來試探,那就要有死的覺悟,不過是神眷赤級的實力,也想要以強壓弱嗎?

「小子,給我停下。」

「我們有話要問你,你最好不要反抗,不然…」見駱紫煙聽了並沒有因此停下,其中一人立刻上前抓住她的肩膀,語氣陰冷的說道。

「咦,你們剛剛是在叫我嗎?抱歉,我沒聽見。」駱紫煙無辜的說道,一股邪魅的氣息散出,讓人出現了剎那的恍神。

「不是跟你說話難道是在跟鬼說話啊,小子少耍些小花招。」另外一個人擋住了駱紫煙的去路,冷冷的說道。眼神平靜,就像是在看一隻螞蟻一般,帶著明顯的不屑。

「大人說的什麼話,小子哪敢耍什麼花招,我正要去東邊看看有什麼城市,迷路了說,這位大人如果知道,能否告訴小子該往哪裡走,小子感激不盡。」冠冕堂皇的話,隨便說說也沒什麼,就當是在跟鏡子練習,反正也沒有什麼損失。

話里雖然像是有著臣服的意思,但擋在駱紫煙前面的那人聽了,卻總有一種被戲耍的感覺。

「這裡附近就有一個了洛水城,你不去那裡,反而要去東方?」他可是得了消息,峰主大人要找的人,肯定會往東走,因為那個人的目的地只會是春之林域。

「洛水城!這個,小子不敢待在洛水城裡,因為那裡有著殺人魔,小子有些害怕,所,所以想要去附近的城市暫時避避,等殺人魔被誅殺的消息傳出再回去。」說著,駱紫煙露出一臉害怕惶恐的表情,彷彿那洛水城是洪水猛獸似的。

「又是一個膽小的傢伙,或許他和那些去冰凌城的傢伙一樣,都是為了躲避那傳聞的殺人魔。」

「哼,實在沒種,這麼膽小,對神眷的修鍊領悟也只不過到了十星神,這樣的實力真是不夠看,大哥,我們還要問下去嗎?」駱紫煙則是小心翼翼的站在一邊,一副膽小如鼠的樣子,聽了這樣的話,不怒反笑,彷彿對方說得實在太對,她就是個沒種的人。(未完待續) 薛齊盯視著駱紫煙良久,彷彿想要將她的整個人看穿,卻是白費。

「你可以走了,冰凌城就在前方五百米的位置。」

雖然知道,這人說的位置並不正確,但駱紫煙也只能裝作不知道,畢竟她的實力比不上這些人,要是遭到圍攻,那對她十分不利。「謝謝大人的指點,小子感激不盡。」

待駱紫煙走遠后,薛齊露出一抹沉思:「小五跟上。」

「是!」一道身影在聽到那人的吩咐后,立刻朝著駱紫煙離開的方向追去。

他知道,薛齊大哥剛剛所指的的方向,並不是冰凌城的所在方向,而是通向深淵的所在地。

那裡因為常年被冰雪覆蓋,只要走到那邊,一不注意,便會掉入深淵,想要再活著出來,那幾乎不可能。

駱紫煙自然也知道,薛齊所指的方向根本不可能是冰凌城的所在位置,她可是在出城門前,事先打探過了,冰凌城就在東邊的方向,而薛齊所指的方向明顯偏離。

「紫煙,有人跟上來了,怎麼辦?前面給我的感覺很危險。」花沐傳音給駱紫煙,心中焦急,她們難道就這樣不反抗,真的往那邊走?

「沒事,那裡的環境或許沒那麼糟糕,而且,藥劑的效果還沒有發揮出來,」駱紫煙冷著張臉說道。看著不遠處的懸崖,同樣感應到了一股危險。

這懸崖下面的地方,或許並不是那麼簡單,竟然有著如此強烈的邪魔之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