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強大的氣息慢慢凝聚,接連不斷的吼聲咆哮而起,霸羽體內的兵血真是無法言喻的興奮。

“轟!”

在這處狹小空間之內,天地驟變,霸羽體內的魔霸之氣宛如實質一般匯聚而出,在無盡血氣熱力之中,形成一個兇悍至極的荒獸——魔荒!

三首八臂,三首交錯,形如龍虎麒麟,八臂猙獰,漆黑如鐵,流線完美猶如殺戮機器一般。魔荒霸氣,魔霸驚天,睥睨環宇,所致無匹!

就在魔荒現身之際,霸羽的力量瞬間達到八千石,精脈也是大成,只不過除了左手手掌變得金銀交錯以外,他的肉身還是銅骨圓滿。雖然還是大圓滿,但是那股力量絕對是天翻地覆的變化。

霸羽看着金色的左手食指,微微一笑便消失無影無蹤!

……………………………………………………………………………………………………………………………………………………

山澗之中,數十頭兇悍的撼地熊將數百在天人葬場意氣風發的天族戰師圍堵,進行着慘無人道的廝殺,應該是慘無人道的屠殺。

一天之後,經過炎爆的誓死抵抗,終於他殺出一條血路,帶着幾個親信逃命而去。

炎爆有逃命之心,可是撼地熊王卻無放生之意,就是這樣一場屬於撼地熊一族和天族的追逐戰開始上演。

炎爆把這一切都歸在了霸羽的身上,“都是因爲那個卑劣的人族小子,要不是他我炎爆怎麼會受此波折,甚至被一羣畜生追殺!”

剛剛歇息了一會的炎爆猙獰地想他一定要東山再起,要把霸羽給撕碎才能解他心頭之恨。


“將軍那些畜生又追來了,你快走!”手下親信說道。

“衆兄弟的恩情我炎爆銘記於心,我炎爆在此立誓若我有脫身之時,必定撫卹衆兄弟的家人,我炎爆在此拜謝兄弟大恩!”炎爆聲情並茂地說。

“士爲知己者死,女爲悅己者容。將軍視我等爲手足,我等本就應當以命相報,將軍一路走好!”

“狗孃養的畜生,來吧!”

說着那些天族戰師對着撼地熊搏命而去,意氣洋洋,誓死捍衛。

只不過他們不知道,他們誓死捍衛的將軍面露狡黠之色,頭都不回的奔命而去。

一個青色身影就出現在炎爆身後,蔑視地說:“臨陣脫逃不說,還丟棄自己手足,當真該死!”

……

雖然撼地熊受到一些阻撓,但是循着血腥味它們久追不捨,目的只有殺死那所謂的兇手——炎爆。

三天之後,疲於奔命的炎爆不甘地說:“怎麼還甩不掉這些個畜生,那些真是廢物,就是死也不能阻攔他們一下,真是氣煞我也!”


“畜生追啊,快點給老子追,一會老子就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炎爆在心中惡毒地想。 ……

只是讓炎爆沒有想到的是,因爲他的莽撞毀了星月一樁“大好事”。不過正是因爲他的莽撞,才讓霸羽第一次走入天人葬場高層的眼中,更有意想不到的在後面。

一劍峽一處險要的峽谷之中。

“將軍,天羅地網大陣已經佈下足足有九天時間,更何況之前柳絳紅還受到不小的波折,無論從那個方面來說星月公主都是穩操勝券,咱們爲何不助她一臂之力?!”

一個身材消瘦,脣紅齒白,眼神如狐,嘴脣略薄的年輕將領對一個身子魁梧,虎臂張揚,肌肉虯髯,虎目張合的青年將領說道。

聽到此話,此人先是虎軀一震,隨後朗目一閉略作沉思,洪亮地說道:“柳絳紅實力深不可測,即使受傷,但終究乃是獵人榜第四的存在,星月公主雖是獵天榜第四,最終結果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時間一久她們二人都將筋疲力盡。到了那個時候如果我們收網,必定可以生擒柳絳紅。若是此時收網,一旦柳絳紅逃走,星月公主的怒火不是我能夠承受的。”

年輕將領一怔,面色變得陰凝起來,徐徐說:“將軍乃是獵天榜第十的仙虎猛將,難道還……”

“哼……”張瓊虎虎目一瞪,棱角分明的臉龐一陣抖動,罵道:“你懂什麼?獵天榜獵人榜前五的存在,那就像是一座巍峨巨山,我在跟前能夠把我給活活碾死!”

所謂獵人榜,乃是人族精英榜的排名榜,同樣獵天榜乃是天族精英排名榜。這榜單乃是由對手屍骨堆積出來的,能夠進入前百之人莫不是精英之中的精英。

至於那前十的存在,更是兩族翹楚,損失一人都將是莫大的損失。之前,炎血炎爆兩兄弟,以他們的實力還不足以踏進前一百名。

“傳令下去,讓衆將士提起十二分精神,不可有一絲懈怠。今夜將是最難熬的一夜,過的今夜我不會虧待衆將士!”張瓊虎威嚴地說。

軍令傳遞而下,頃刻略有懶散的三千天族戰師在瞬間變得鐵骨猙獰,一呼一吸之間都有一股殺伐之意鏗鏘而出,散佈在天地之間,欲攪動天地。

天羅地網之中,柳絳紅和星月遙遙相對,她們的衣衫都出現很多褶皺,面色蒼白,四周大地傷痕累累滿目瘡痍。看得出來,她們之前的那番大戰有多麼凌厲。

“咯咯……”星月嬌笑:“柳絳紅柳大美女,這次你插翅難逃。若你就此束手就擒,本公主或許會發發善心留你一個完璧之身。”

“要我束手就擒,癡心妄想!”柳絳紅玉臂一揮,打斷星月決絕地說。


星月魅惑的眼眸閃出一絲異樣光彩,威脅道:“要是你再做抵抗,一會等你筋疲力盡之後,我一定要讓外面那些飢渴的漢子好好伺候上你幾天幾夜!”

“你……”柳絳紅頓時感到一陣羞恥,讓她羞怒連連。“咯咯…………”看到柳絳紅的表情,星月竟然不由自主地笑了起來。

經過片刻掙扎,壓制怒火的柳絳紅反脣相譏道:“果真如那個男子說的,我就是婦人之仁,我就不該制止他,就該讓他把你給……”

饒是柳絳紅怒氣連連,她也不好意思繼續說下去。

星月一聽柳絳紅又提起此事,也變得惱怒起來,像個不諳世事的羞澀小女孩一樣,玉腳一跺羞憤地說:“你……你還提這事情,你……你不要臉。”

“要不要臉,不是你一個人說了算的。雕蟲小技永遠難登大雅之堂,我們還是手底下見真章!”柳絳紅面孔一冷,狠狠地說。

星月也被激怒,小臉一凝,氣鼓鼓地說:“好你個柳絳紅,竟然敢如此說我。我就看看你有什麼本事敢這樣說本公主,看劍!”

勁風斗轉,仙光粼粼,一柄三尺劍便出現在星月的手中。三尺劍上九鳳齊飛,青色光芒猶如金屬實質一般凌寒,一種凌厲的威壓瞬間散發而出。

這是星月仙兵,星月劍。

柳絳紅也沒有廢話,手中兀的出現一口人體血兵,濃郁的血氣凝成精芒光柱,三尺有餘。人體血兵之上,山河星月應有盡有,雖不及星月劍如此多人眼目,但勝在質樸內斂。

血劍如虹,名曰血虹劍。

“今天我們一定要分出一個勝負,是你的血虹劍鋒利還是我的星月劍鋒寒!”星月寒氣森森地說。

“如你所願!”柳絳紅斬釘截鐵地說。

劍氣如虹,斷山裂地,二人都無殺人心,卻有分勝負意。兩個被人捧在掌心,視若女神的妖孽,心中都想蓋過對方,證明自己比對方更出色更優秀。

“星月浣花劍,一劍三花,花雨天下!”

頃刻,星月劍上星月光華乍起,三朵完全由星月之力凝聚而成的劍花猶如璀璨星辰。所謂三生萬物,就在劍花飛起之際,劍花又幻化出無數劍花,猶如花雨灑江天,對着柳絳紅覆蓋而去。

“哼!”

柳絳紅一聲輕哼,隨即手中血虹劍開始吞吐而起,一道道明滅而起的痕跡滾動而致,匯聚如河,浪驚乍起,猶如長河滾動,山川都將被漫過。

“河漫天地,精芒護體!”

“呼……”

河水漫卷,將柳絳紅包裹起來,道道精芒形成一朵蓮花。一花一世界,一朵蓮花彷彿一個世界,任憑外界劍花雨下,柳絳紅俊逸淡然,靜如處子。

……

二人已經拼殺數千招,但是都不能耐得對方一根毫毛。任憑自己黔驢技窮,卻不能撼動對方,二人都是火急火燎,十分不爽。

二人劍鋒相對,星月率先開口說:“柳絳紅我贏不了你又能如何?天亮之際,你我筋疲力盡,外面我族精英早已築起大陣,你定會成爲我階下囚!俘虜你,我看看你人族還有何面目與我天族爭鋒!”

無限之進化之塔 ,柳絳紅不甘地說:“卑鄙無恥,我就是身隕道消,也絕不會成爲階下囚。”

“那我就讓你碧血染青天,玉骨埋忠山!”星月又一次持劍而上,柳絳紅面色沉重,纓其鋒芒而上。

只不過,星月沒有想到的是,柳絳紅早已將求救信號散發了出去。只是,遠水難解近火,所以柳絳紅纔會如此擔憂。

……


東方黎明一道曙光照耀而下,天地都變得沉悶起來,彷彿有一張巨網開始收攏,把這一方天地都給徹底掩蓋,令一切都被封鎖在內。


柳絳紅一愣,心道:“完了!”

星月大喜,眉飛色舞地說:“柳絳紅我星月註定壓你一頭,這次你插翅難逃,還是乖乖做我的階下之囚吧,哈哈……” 一方面,張瓊虎在小心翼翼收陣,生怕誤傷星月,也怕柳絳紅逃離出去。這兩者,無論哪個罪名降臨在他的頭上,都不是他能夠承受的,尤其是前者。

另一方面,被霸羽當槍使得炎爆來了,後面還跟着數十頭怒火熊熊的撼地熊。

炎爆看到三千天族戰師就在前方,死裏逃生的興奮立刻涌上心頭,於是大聲呼喊:“將軍救命!”

張瓊虎一愣,便感覺到一股極其兇悍的氣勢如潮水一般涌來,大地震當,宛如地脈斷裂一樣。張瓊虎怒呵:“炎爆你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老子滅了你!”

炎爆被張瓊虎莫名其妙的怒火嚇得是心驚膽戰,可是後面的危機更是讓他恐懼,所以他就像沒有聽到一樣瘋狂向着前方奔去。

“吼!”

撼地熊王怒吼,十幾丈高的身軀在怒火的驅使下不停震動,雙全緊緊握住,猩紅的眼神沒有離開炎爆一下。殺子之仇,不共戴天。

在撼地熊王之後,霸羽的身影降臨, 豪門枕邊人

影視劇里的任務 。要是霸羽在此時,出現在柳絳紅、星月身前,柳絳紅會有何感想,星月會如何面對。

爲了活命的炎爆,憑着他對天羅地網陣的熟悉,一下子便進入其中,簡直就是魚回深海,鳥歸深林。

張瓊虎看着自己這幾天的佈置,就要被炎爆這王八蛋給毀了,他心中哇涼哇涼的。

“吼!”

面對如此兇悍的撼地熊,天族戰師當時就愣住,在他們還沒有反應之際,撼地熊王率領着全部族人已經降臨到他們身前。

獸型坦克,化作一柄柄利劍,狠狠刺進敵人的胸膛。如此強大的衝擊力,就是比上人族重騎天族重騎也不逞多讓。

瞬間,三千天族戰師佈下的天羅地網陣,就被這數十頭撼地熊給撕開了一個裂口,而且撼地熊可以說是長驅直入,直追炎爆不捨。

張瓊虎心中怒火猶如岩漿爆發一般,似乎他的兵血都在燃燒。猶如猛虎下山的狂暴氣勢,凌空而起,張瓊虎竟然獨自一人出現在數十撼地熊身前。

靈胎境的氣勢破滅而出,一頭三星大成的撼地熊在瞬間被他撕裂,鮮血淋漓,染紅一片星空,在曙光的照耀下格外紅。

“衆將士,給我撕碎這些畜生!”張瓊虎虎目一瞪,怒火瞬間掩蓋他的一些靈智,他做出了這樣一個失敗的命令。

頃刻,一千有餘的天族戰師將數十頭撼地熊給圍了起來,看那氣勢,也是不死不休。

……

天地之間,那股沉悶的氣息持續片刻之後竟然戛然而止,天羅地網陣所帶來的壓力隨後也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面色蒼白冷凝的柳絳紅在此時也深深吐了一口氣,心中一塊巨石終於落地,隨即她眉宇一揚,略帶幾分戲謔地看着星月說:“好像沒有你說的那樣神奇!”

星月在心中暗罵:“好你個張瓊虎,之前跟我信誓旦旦的保證一定不會出現人差錯,竟然敢在最緊要關頭掉鏈子,看本公主不扒了你一層皮。”

面對柳絳紅的嘲諷,星月也感覺到一些尷尬,雙峯一挺,趾高氣揚地說:“沒有又能則麼樣,外面都是天族戰師,有我拖住你,難道你還能插翅飛走?!”

“都是你天族戰師?笑話?”柳絳紅看着星月挺起了自己的胸脯,她也不甘示弱的將自己的胸脯挺高,小嘴一撅大有一決雌雄之意地說:“別忘了,這是我人族大地,我人族想來便來想走便走,何時用你們這些異族擔憂?!”

星月看到柳絳紅如此淡定不慌,便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籠罩在心頭,只不過她就是看不慣柳絳紅這種處子般的淡逸,總是雲淡風輕掌控大局,好像一切都在她的預料之下。

“哼,嘴硬,那今天本公主就看看你如此逃出我的五指山!”星月故作高深地說。誰料柳絳紅語出驚人,反擊說:“逃走?我看今天是你星月公主要逃走吧!”

星月不屑地說:“小娘皮也不怕把牛皮給吹破,我看就你人族那膽小怕事畏首畏尾的懦弱性格,即便給他們三分膽氣量他們也不敢正大光明的出現在我天族領地。”

柳絳紅眼睛一翻,白了星月一眼,旋即盤坐起來開始恢復起了實力,片刻,調皮一笑,挑釁地說:“看來那個男人給你的教訓還不夠!”

氣的星月直翻白眼,但卻又無可奈何,只能把怨氣撒在霸羽身上。

……

張瓊虎乃是靈兵階的強者,在獵天榜中排名第十的仙虎神將,實力強勁。雖然,數十頭撼地熊實力超乎尋常,但仍舊在他的掌控之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