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張衝一想也是,他們在一起快兩年,除了知道這條臭魚好吃懶做沒個正形,其他有點還真不知道,更別說絕活了。

兩人說話間,場裏的蔣小魚已經喝完了,在場所有人都都很好奇。

只見蔣小魚直接拿起喝光的啤酒瓶,對在嘴上,朝裏面使勁的吹氣。

幾秒鐘之後,所有人耳朵裏傳來一陣玻璃碎裂的聲音,一看蔣小魚居然把啤酒瓶的底給吹掉了。

馮陽光這才反應過來,怪不得這小子能憋那麼長時間的氣,原來肺活量就那麼足啊。


在海訓場的時候馮陽光就跟他比試過憋氣,兩個人斗的不相上下,最後兩位老兵還說他名字裏的魚字可是取到點子上了。

……

下午食堂裏。

所有人終於見識到了什麼叫財大氣粗,劇組裏伙食那叫一個好,四菜一湯還給你一個飯後水果,最後每人還有一瓶啤酒喝,簡直就是享受。

“誒!兄弟們,你們有沒有感覺不對勁?”蔣小魚吃着東西問道。

“那不對勁了?這不挺好的嘛?”

蔣小魚繼續開口道“你看啊,不是說選演員嗎?怎麼一個攝像跟導演都見不到?而且咋都是一色的老爺們,連個女兵都見不到。”

魯炎瞅了一眼蔣小魚,反駁道“咱們這是拍記錄片,又不是愛情片,要什麼女兵,你以爲是拍愛情電視劇啊?”

馮陽光嚥下嘴裏的東西,提醒道“這次我覺得臭魚是對的。”

他的話把所有人的目光匯聚了過去。

“此話怎講?”

馮陽光解釋道“之前我們來的時候就聽出來武隊長話裏有話,總之這次的事情不會那麼簡單,你們得做好準備,心裏的警惕性別消失。”

“有句老話說得好溫水煮青蛙,是不是跟咱現在有點像。”

“欸! 諸天神武 !”張衝也附和道。

“總之別放鬆警惕就對了!”

其他五個人都點了點頭,警惕一點沒壞事。

……

入夜,月亮高懸於天空,相比於白天熱鬧非凡,晚上的拍攝基地就冷清許多。

正在睡夢中的馮陽光突然睜開了眼睛,在他感知之中居然出現了幾個紅點,正在全速朝他們趕來,而且人數還不少。

馮陽光來不及多想,直接翻身而起,準備叫醒還在睡夢中的。

他才踏出第一步,就看到從門縫被扔進來一個催淚瓦斯,正在冒着煙。

他趕緊拿起被子,直撲催淚瓦斯把它包裹起來,雖然不能完全阻止瓦斯的外泄,但至少也能延緩一陣。

“向羽!禿子!臭魚!”他趕緊朝還在睡夢中的幾人大喊,試圖把他們叫醒。

嘭!

有人一腳把門給踢開,衝進四個全身漆黑,頭戴防毒面具,手持長棍的人。

對方看到蹲在地上的馮陽光直接朝着衝去。

馮陽光也顧不上催淚瓦斯,只能先應對再說。 對方四人很有章法,絲毫不給馮陽光機會,直接舉着棍子一擁而上。

嘭!嘭!

棍子如同雨點一般打在馮陽光身上,雖然不疼但也打出了馮陽光的真火。

他一把抓住一根揮過來的木棍,另一隻手擡手就是一記重拳,把這人給逼退,奪下了木棍,用身體抗下其他人的棍棒。

木棍在手,接下來就是馮陽光一個人的秀場了。

“打的很爽是吧?讓你們也嚐嚐。”

他擡起手裏的木棍就朝對面揮去,先是格擋掉對方的攻擊,接着主動出擊。

噹噹噹!

木棍在他手裏如游龍一樣,不斷擊中對方的身體,被擊中的人可不好受。

一時間四個人居然不是馮陽光的對手,但馮陽光也沒有辦法再進一步。

沒辦法位置太小根本施展不開,要不然這四個人還不夠他塞牙縫的。

就在這時從黑衣人後面蹦出一個人,正是蔣小魚,馮陽光來不及奇怪他爲什麼從外面出現,因爲棍子又到了 。

蔣小魚偷襲勒住一個人的脖子,把一個人給制住。

接着向羽他們聽到聲音也醒了過來,廢話這麼大的聲音還不醒又不是豬。

他們主動朝着馮陽光對面的那些黑衣人衝去,幫馮陽光制衡了幾個人。

他們心裏也很十分奇怪,這些人是幹嘛的,爲什麼會出現在這,不過還是先解決掉人再說。

馮陽光此時壓力大減,兩人再次拼殺到一起。

對方那人還沒有撐過三招,瞬間就被馮陽光給拿下,按在地上。


馮陽光撕開對方黑色的衣服,露出了裏面的海軍陸戰隊軍裝,他瞬間就明白了怎麼回事。

就在這時樓外傳來了龍百川的聲音。

“全體注意!所有人到樓下廣場上來!”

馮陽光這才鬆開他手裏那個人。

地上那人趁此機會趕緊跑了出去,這個兵太可怕了,四個人都沒有辦法拿下他。

“陽光!沒事吧?”向羽圍到馮陽光身邊詢問道,其他人也把目光放在馮陽光身上。

他搖了搖頭,回答道“沒事,捱了幾下小問題,走吧,下去看看什麼情況。”

“走!”

六個人一同朝樓下走去。

很快院子裏站滿了人,不過是分批次的,馮陽光他們左手邊還站着一堆人,個個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狼狽不堪,看樣子是被打狠了。

此時在隊伍前面龍百川又開口了。

“恭喜你們要祝賀你們通過了第一輪的考驗!”

龍百川話音剛落,整個隊伍就像是炸開鍋似的,全都議論紛紛。

“看吧!我就說這裏面有問題吧!”蔣小魚老神在在道。

但沒有人管他,其他人都在聽龍百川繼續說話。

“你們都被騙了,沒有什麼紀錄片,也沒有選演員,讓你們來是選去馬爾斯的人…”

至於後面的話沒有人在關注,這次議論的人數比之前還多,就因爲三個字——馬爾斯!

這三個字的分量在偵察兵眼裏什麼都比不上,每個人都想去馬爾斯,然後爲國爭光。

馮陽光他們六個互相對視了一眼,看出對方的眼裏的驚訝,沒想到馬爾斯選拔這麼快就來了,來的還那麼突然。

龍百川繼續說道“站在我右手的這些人,你們已經出局了!”

說的正是站在馮陽光左手邊的那一堆人。

那些人聽到自己被淘汰當然不服氣。

其中一人站出來,直接朝龍百川質問道“憑什麼?這不公平”

說話這人正是什麼鐵砂掌的傳人嚴冬。

看到有人站出來說話,那一堆淘汰的人像是找到主心骨,都向龍百川質問道。

“對啊!憑什麼?”

逆盲 。”


“有種別玩陰的啊!”

“……”

聽到隊伍中反駁的聲音,龍百川並沒有回答,而是望向一旁的武鋼。

武鋼秒懂,緩步朝這羣人走了過去。

“都閉嘴,你們還好意思叫?就你們這警覺性,還有反應能力,給你們去馬爾斯你們也是最後一名,當什麼兵啊,回家養豬去吧!”

其實龍百川武鋼他們是用上了戰術,先讓所有人都躺在溫柔鄉里,使他們的警惕心都鈍化,然後再來這麼一招,篩選出一些人來。

但嚴冬還是不服,接着朝武鋼質問道“你們只會來陰的嗎?使這些下三濫的手段,就不能真刀真槍的幹一場?”

“哦!可以,我現在就給你這個這個機會。”隨後武鋼朝另一邊喊到“馮陽光!”

“到!”

馮陽光條件反射一樣回答。

武鋼小馮陽光揮手道“你過來!”

馮陽光小跑到武鋼面前站定住,他心裏有些奇怪不知道武鋼叫他幹嘛。

武鋼指着馮陽光對嚴冬說道“只要你答應了他,你跟你後面這些人就可以留下。”

馮陽光反應了過來,這是讓他當工具人啊。

嚴冬上下打量了一番馮陽光。

他發現馮陽光看起來就普普通通,根本沒有一點高手的樣子,對馮陽光的名字也沒有印象,他忍不住露出笑容來,信心倍增。

嚴冬後面的那些人也露出了笑容,誰叫馮陽光看起來就人畜無害,沒有半點威懾力,都以爲武鋼給他們安排了一個軟柿子。

馮陽光看到對面這人露出笑容,就知道對方把自己當成小角色了,不過他也沒有跟對方一般見識,都是要淘汰的人了。

蔣小魚他們也開始了激烈的討論。

“嘖嘖嘖!這人真倒黴,遇到陽光,怕是沒戲了!”

“可不是咋滴,你看他還笑得出來!”

向羽巴郎們雖然沒有說話,但他們的眼神就說明了一切。

兩人一同來到一旁的空地上,對立而戰。

嚴冬還脫起了衣服,馮陽光就呆呆的站在一旁看着他的動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