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張耀揚一聽就笑了出來,點點頭,「謝謝南哥,我會在最快的時間內搞定。」

……

張耀揚的事情告一段落,既然解決了,江南也就沒有什麼必要留在三高。只是囑咐陳國和南八虎等人,還要盯緊了他。

趁著這兩天閑下來,江南和張北羽去了趟工商局註冊了一家名為「四方文化娛樂有限公司」的公司。在去之前,江南已經通過齊天找了熟人,辦理過程很順利。

後來拿到營業執照的時候,張北羽看了看,上面寫著註冊資金五百萬,給他嚇了一跳。江南告訴他這是齊天幫忙辦的。

而渤原路也漸漸走上正軌,在暴徒、張北羽的治理下,呈現了日益繁榮的景象。

至於之前「四分天下」的最後一位神秘人物,嘉佑,也很少出現在渤原路。據說這段時間老明街出了點狀況,嘉佑過去幫童古了。反正他們在渤原路也確實沒什麼賬面上的實力,只有一家規模比較大的夜店。

[君和]插足渤原路其實也就是為了告訴大家,這塊地界上,有我[君和]的一面旗。

除此之外,四方樓的裝修進度進展的很快,再有個把星期就差不多了。人員方面,四眼那邊已經搞定,另找了三個大廚還有幾個小工,有切墩的,擇菜的,洗碗的等等,反正整個后廚的人員配置基本完成。

江南這邊也開始忙活前廳的人員配備。收銀、服務員、傳菜員這些工種很快就搞定了。關鍵是經理這個角色要仔細挑選一下。

畢竟張北羽、江南他們都沒有經驗,這個人需要能挑起大梁。後來還是經江南一個朋友的介紹,找到了一個姓楊的女的。

這女的三十三四歲的年紀,之前在幾個大酒店都做過大堂經理。張北羽和江南特意把她約出來談了談,感覺這人還不錯,敲定了工資之後就直接錄用。

接著就是開始採購一些必備品。比如說桌椅板凳之類,這些事情都是張北羽和江南親自來的。

兩人挑選的桌椅也很符合飯店的名字以及裝修風格,都是木桌木椅,頗具古色古香,張北羽這外行一看,還以為是什麼上等好木頭呢,其實也就十幾塊錢一把。

連著三四天總算是把這些瑣事搞定。唯一還剩下的就是關於財務人物的問題。

兩個人合計了一下,還是決定找個熟人。畢竟這裡可能會涉及到一些不太見得了光的賬目。比如說,他們在外面賺的錢,很有可能通過四方樓走一下。沒辦法,現在手下也只有四方樓這麼一個正經的產業。

這天下午,江南接到了小嚴子的電話,叫他過去一趟。掛斷電話之後,張北羽問他什麼事。

豪門祕婚:霸個總裁當老公 「嚴主任叫我過去,估計是說那天晚上的事吧。」

張北羽點點頭,心想反正自己也沒什麼事,就跟著一起去了。 落井下石的又何止乾乙真人一人。

喬拉丹更不是什麼好鳥,裝出一臉關切的樣子:「哎呀,你不說我差點兒忘了,剛到那落霞荒原的時候,就在離我不遠的地方,突然一聲悶響,似是九天狂雷炸響,我當時還以為有妖獸遭天譴了呢,嚇的也沒敢過去,你這麼一說,不會是有人被雷給劈死了吧?」

這話說的。

雲葵真人那叫一個咬牙切齒。

什麼叫妖獸遭天譴?

什麼叫有人被雷劈死了?

能說句好聽的不!

怎麼不把眼前這個禍害給劈死啊!

雲葵真人那叫一個恨吶!

卻也奈何不得喬拉丹。

無憑無據,再加上喬拉丹裝的極像,不露一絲馬腳,就連雲葵真人本人,也不由地相信,坤辛跟喬拉丹並未相遇,而是在追殺的途中出了意外。

會是什麼意外呢?

不會真的是死掉了吧?

越想越害怕,越害怕越想,雲葵真人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卻也沒工夫去想這些了。

「師兄,師兄!」

乾乙真人已經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名為探視坤辛,實則是去抓現行,雲葵真人急了,急急的追了上去。

沒用。

好不容易逮著對方的小辮子,乾乙真人豈會就這麼放棄。

飛馳電掣。

沒多會兒的工夫,便降臨在了思過崖。

「哈哈哈,坤辛師弟,師兄我看你來了!」

狂笑著,便向著坤辛禁足之地走去。

雲葵慢了一步,根本就攔不住,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乾乙真人走了過去。

結果毫無懸念。

「大膽!禁足之期未過竟敢私自外出,罪不容恕!」

一聲咆哮,乾乙真人將此事捅到了兩位長老那裡。

這等觸犯門規之事,就算是鶴翼尊者想包庇,卻也無可奈何。

慶幸啊!

也虧得坤辛已經死了,若不然,等待他的,必將是非常殘酷的刑罰。

經此一鬧,寒嘯峰這邊兒自然是吃了個大虧,而赤霞峰這邊兒,威勢大漲,其餘幾峰,瞅在眼裡,心裡也已經有了計較,已隱隱有了歸附之念。

一切,都只看那五個月後的門派大比了。

一個月。

又一個月。

再一個月。

……

山中無甲子,歲盡不知寒,五個月,眨眼而過。

這五個月來,各峰各支都在緊鑼密鼓的籌備著門派大比,各參戰之弟子,都得到了峰主全力支持,靈石隨意,丹藥管夠,各種法寶符咒,那是應有盡有。

喬拉丹也沒閑著。

攝政王的冷顏公主 乾乙真人這一次是抱了必勝的信念,未免有失,這幾個月來,對喬拉丹是悉心教導。

還別說,傀靈宗還真有不少鎮派的絕學,便是喬拉丹這個妖孽,一番訓練下來,都受益匪淺。

術法自是不必說了,單單是一個附靈之術,就差點兒沒把喬拉丹給樂瘋了。

在之前,喬拉丹光知道這附靈之術可以將靈獸收納於體內,方便攜帶。

卻沒成想,這附靈之術,竟然還可以增加戰力。

倒不是蟻哥藏私。

這種更先進的附靈之術,乃是蟻哥出事之後才研究出來的,便是在傀靈宗內,亦屬於秘而不宣的絕學。

為了鎖定勝局,乾乙真人也是豁出去了,便連這等絕學都掏了出來。

真真是絕學。

有了這更先進的附靈之術,當靈獸附靈之後,其體內之靈氣,可反哺於主人,讓主人戰力倍增,甚至還能增加主人的力量和肉身強度,妙處多了去了。

也因為這一點,喬拉丹又解鎖了新的姿勢,可以當眾施放火系術法了。

原因?

神目猿是火系靈獸,有此附靈之術后,便可藉助神目猿體內的火之靈氣施放火系術法,沒有任何紕漏。

這下好了。

哪怕是遇上專克木系的金系修士,也不怕了,一個火系術法轟出去,分分鐘教他做人。

這等手段,自然得當做底牌來用。

這不。

乾乙真人已經嚴厲告誡了,非到萬不得已,不得使用火系術法。

訓練。

等待。

終於。

門派大比之日,到來了。

清晨,天剛亮,赤霞峰眾弟子便聚集在了大廣場上。

為首五人,喬拉丹,龍飛,卜雀,霍離,楊鋒。

這是赤霞峰戰力最高的五個人。

你的愛如星光 按照此次門派大比的規則,五峰各出五人,加上獸園弟子,再加上雜七雜八的一些個弟子,總共湊出了三十二人。

三十二選一,最終奪冠之人,便可成為飛鷹尊者的關門弟子。

此刻。

赤霞峰這五人,便站在眾弟子之前,聆聽乾乙真人的訓話。

「爾等五人,此次代表我赤霞峰一脈出戰,定要竭盡全力,莫要丟了我赤霞峰的顏面。」

「此次比武,乃是淘汰制,勝者進,敗者退,一戰定輸贏,莫要心存僥倖,需得全力施為,哪怕是痛下殺手,也在所不惜,放心,出了事,為師擔著!」

「對了,若是同門師兄弟在場上相遇,就以門內排名為準,弱者自動棄權,為強者保存體力,誰若是敢違抗命令,莫怪為師心狠!」

這哪裡是門派大比啊!

這分明是仇敵廝殺。

眾人皆是心頭一凜。

唔。

喬拉丹沒有。

這廝根本就沒把其他人放在眼裡,此刻,他的注意力,全被自己那一身嶄新的修士服所吸引。

參戰的這五個人,都換了新訂製的修士服,有法陣,有靈盾,極品的很。

只是。

這顏色。

喬拉丹狂吐口水。

綠色!

大老爺們兒,竟然穿了一身綠色的法袍,而且是極為艷麗的綠色,要多悶騷有多悶騷。

為啥綠色?

赤霞峰這一脈,修的皆是木系術法,這綠主木,自然得是綠色了。

其餘幾脈,也是一樣,寒嘯峰修水系,身穿墨色玄袍,棲凰峰修火系,身穿紅色玄袍,卧虎峰修金系,身穿金色玄袍,剩下的那個望闕峰修的乃是土系,穿的則是褐色玄袍。

熱鬧。

當這五峰參賽之人往場上一站,再加上外門、獸園等雜七雜八的弟子,那叫一個五顏六色,就跟要過節似的。

台上。

身體抱恙的飛鷹尊者,難得的也來了,一番訓話之後,竟然沒走,就坐在那裡,看那節奏,竟是打算看完全場。

飛鷹這一出場,乾甲尊者和鶴翼尊者哪還敢造次,都乖乖的坐在那裡。

一聲獸吼。

比武大會,開始了。 那天晚上的事其實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大家心知肚明。只是不知道張耀揚用什麼辦法得到了校長的支持。

到了教導處之後,小嚴子揮揮手示意兩人坐下來。

張北羽和江南坐下之後,拉著臉悶不做聲。兩人來之前商量好了,要表現出對那天晚上的事還是心有怨氣,這樣說不定能從小嚴子這得到點好處。

小嚴子看看兩人,地哼了一聲開口道:「上回的事,的確是我疏忽了,答應你們的事沒做到。但你別忘了,你可開了槍,當著那麼多人的面開槍,這事我給你壓下來了還不行么。怎麼著,看你們倆這臉子,是要我給你們賠禮道歉啊?」

一聽這話,兩人知道不能再得寸進尺,趕緊笑了出來。

張北羽道:「嚴主任你這是哪的話,哪能讓您給我們道歉,這不是折我們壽么!」

小嚴子哼了一聲道:「那天在禮堂你可是挺凶的啊!」

江南打個馬虎眼,把話題岔過去,拍了幾句馬屁。

其實以張北羽和江南現在的身份,完全可以不鳥小嚴子。但兩人都是屬於比較尊師重道的,何況那畢竟是長輩。

江南對小嚴子說,不管怎麼樣,這件事算是結束了,現在張耀揚也加入了[四方],等他解決了高二的混混之後,三高就徹底平靜了。

小嚴子不斷點頭,甚至還露出個欣慰的笑容,語氣輕鬆的說:「說起來還真得感謝你們,這回我終於能歇歇了。對了,你們那個飯店怎麼樣了?」

江南說就快開業了,到時候肯定請他去。

小嚴子滿意的嗯嗯兩聲,搖了搖頭道:「說實話,咱們三高走出不少混混,也有混得不錯的,這些人以前在學校多少都受過我的照顧。但是,沒想到啊,只有你們倆還算是有良心,不管什麼事都能想著我。」

「應該的。」張北羽輕笑著說,「以前有幾次要是沒你的幫忙,我們也不會在三高這麼順利。再說了,您是長輩,而且大家又聊得來,當個忘年交不也挺好的么!」

小嚴子大笑了幾聲,連連點頭,頗為滿意。聊了幾句之後他突然說道:「其實這次叫你們來啊,還有個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