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張七倒是心慰,笑呵呵的笑罵道,

「好了,大家不用多猜想了,下面我來布置一下任務,都是些簡單的東西,邊休息邊做都可以,」

「馬克,你和亨利一起,盡量收集木板之類浮物,然後把所有的船隻都給連起來,我要做一個至少上萬平方米的海上城堡,」張七一邊說一邊打開大地圖,指著yuwang之都的西邊一個海岸道,

「這裡剛好是一個凹型的港口,你們把海上城堡建在這裡,做好這裡之後等我下一步命令,」

「公冶伯,你們配合他們一下,一個星期後再回到這裡集中,」

「是,」眾人轟然領命,各自歸去,

「輕雲,明天你過來,我有事和你商量,」張七輕聲道,

在經歷了這麼多的風浪以來,若說誰是這裡最疲倦的人,這人無疑就是張七了,正是他一個人支撐著整個計劃的運行,


米德加的晨光悄悄的透過窗口灑了進來,像是一個調皮的孩子眨著眼睛,

張七睡的很沉,直到被陽光拂著了眉角才緩緩醒來,

好舒服呀,張七起身舒展,身上傳來一陣噼啪作響的關節聲,除了感覺到渾身上下充滿了無盡的力量之外,還有一陣飢餓感襲擊而來,

張七輕步出了門,卻見到暗輕雲一臉淡然的倚在門口,看她的樣子,似乎已來多時,張七不禁歉然道:「不好意思,睡過頭了,你怎麼不叫醒我,」

暗輕雲玉臉一展,聳了聳劍削一般的玉肩道:「嗯,走吧,」

「慢來慢來,」張七笑著搖了搖頭,「我們還是先吃早飯吧,你瞧,我這肚子都餓的咕咕叫了呢,」

「哦,嗯,好吧,」如此一件簡單的事,讓一個冷艷殺手居然有些局促起來,

這算是約會邀請嗎,暗輕雲的內心升起一陣莫名的羞澀,雖然她是個天泣榜上的高手,而且還是一個絕美的女生,但說實話,她從小到大,還從沒有任何男生約過自己一起吃飯,

因為但凡有男生請自己吃飯的,自己都讓已經讓他在「地府大飯店」里自已用餐了,

作為一個幫會大首領,張七的待遇自然不低,儘管是個食物極其匱乏的米德加,張七的早餐也足足有十幾樣之多,

聊了兩杯顏色鮮艷的飲品之外,還有各色各樣的肉食和魚類,

這些看不上十分陌生的食物吃起來卻是別有一番風味,張七的味蕾似乎都能品嘗到大自然的各種奇思秒想,讓人慾罷不能,


在打了一個滿足的飽嗝之後,張七這才慢慢起身來,

看著暗輕雲眼前每一份都還有滿滿大碗的食物,張七不禁想到,原來穿越者不管到了那裡,女生還都是女生,真搞不懂暗輕雲那超人的攻擊殺傷力的體力是如何換而來的,

「我們現在去那裡,」暗輕雲問道,

「我也不知道,因為這次的嚮導是修特,」張七半開著玩笑道,

話音剛落,玄天成的腳步聲就在門外響了起來,一進門就沖著張七揮手叫道:「走吧,一切都準備好了,」

張七朝暗輕雲揮了揮手,跟著玄天成就走了出去,

雖然張七也在米德加待過一段時間,但大多數時間都在室內,很少有在街上溜達的機會,便玄天成不同,他幾乎成了克勞德的跟屁蟲,這街上轉的熟的不得了,親自駕著一輛馬車就向前駛去,

為了不引起人懷疑,張七自然是和暗輕雲同處一輛馬車內,

這輛馬車的空間很小,也不知道是不是玄天成故意這樣做的,張七的大腿緊挨著暗輕雲的大腿,就算是定力如張七這樣的高手,對於腿間傳來陣陣驚人的彈性也不禁心生漣漪,丹田之下有股**慢慢升起,不過被他強自壓了下去,

不過暗輕雲就更局促不安了,她從小到大,那有有機會和男的這樣親密接觸過,以前她和男人的接觸方式聊了匕首就是匕首,而如今,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身邊的男人「大佔便宜」而沒有絲毫辦法,

更讓她難堪的是,她似乎很喜歡這種感覺,

這是怎麼了,自己倒底是怎麼了,換成是以前,張七恐怕早就被她砍成十八段了,而現在,自己居然甘心被一個男人便宜,還喜歡上這種感覺,天了,要是這個男人提出更進一步的要求,暗輕雲懷疑自己絕對無法拒絕對方的要求,

莫非自己中了對方的什麼技能,還是中了毒……

暗輕雲的大腦早就亂了,開始了正常小女生的胡思亂想,

「到了,」直到張七發出叫她的聲音之後她才驚醒了過來,看著張七的眼神,不由的臉上一紅,

張七著著忽然臉紅的暗輕雲,也是一臉的莫名其秒,居然說出了全世界男人中最最白痴的一句話,

「輕雲,你是不是生病了,怎麼臉這麼紅,」

唰,

暗輕雲的臉一下子更紅了,真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

「我問候你個大爺哦,」

玄天成實在是看不上去了,直接沖著張七就是一頓狂罵,

不可否認,這個傢伙的智商絕對是妖孽級的天才,但情商方面卻絕對是他見過的人里最最白痴的人,這種話他都問的出來,我了個去呀,

罵到最後,玄天成仍不甘心,一腳踹在張七的屁股上,大吼一聲:「滾,」

張七著著一臉「憤怒」的玄天成和臉色越變越紅的暗輕雲,也搞不清楚自己倒底說錯了什麼,

一邊拍著褲子上的腳印一邊嘟嚷著:滾就滾嘛,真是的,

不待玄天成繼續發怒,轉身閃起了大樓,

一場無言的鬧劇就這樣被張七給忽悠了過去,

這是玄天成根據張七的要求找的一幢大樓,也是整個米德加最高的一幢大樓足有數百米之高,是以前神羅公司的一個秘密實驗室,玄天成第一次找到它的時候,這裡已經很長時間沒人來了,電梯也早就壞了,不過現在的這幢大樓經過簡單的修整,只恢復了一個最狹小的電梯,空間很小,最多只能供三四個人同時進入,

三人進了電梯之後,玄天成直接按到了頂樓, 出了電梯左拐,當玄天成推開那扇唯一的金屬大門的時候,也不禁吃了一驚,這扇門好厚重哦,

「這是以前神羅公司的其中一個實驗區,就要就是實驗新戰士的一些能力,隔音效果非常好,抗物理擊打的效果也不錯,你看看怎麼樣,」

玄天成得意的笑道,為了找這麼一個秘密地方,他可是真心的費了不少勁,

「嗯,不錯,」張七在邊上繞了一圈,也挺滿意這個地方,


「輕雲,你是一個刺客,做機關陷井之類的能力很不錯,上次攔截卡丹求做的那些陷井就很有效,這次我之所以帶你來,就是想和你一起商量商量,看看把這裡怎麼改裝一下,弄成一個大陷井,」張七正色道,

「弄陷井,」暗輕雲一愣,原來他讓自己過來是幫他弄陷進呀,我還以為是……

暗輕雲的心裡一陣失望,不過既然是張七的意思,她自然會竭盡全力,當下收拾了心情,和張七探討起來,

張七在這方面半是半個行家了,以前他就和玄天成他們為了殺仁就做過,只是都算是半路出家,但暗輕雲不同,作為一個刺客,陷井學本就是一門必修的技能,做為一個天泣榜上的刺客高手,自然是精於此道了,這一來一回,倒是讓張七大開了眼界,不由得讓他對陷井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不過張七對於這個實驗室的陷井要求非常之高,暗輕雲以前對付卡丹裘的那套完全不適用於現在,暗輕雲只好按照張七的設想不停的調整方案,

上次做了幾十公里的陷井,暗輕雲都沒花幾天,但現在就在這個不足兩百平方的房間里,他們三天卻足足設計了一個星期總算是初步符合了張七的要求,

七天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張七把集合的地點改為神羅公司的實驗室,公冶伯等人都齊聚一堂,

「各位,我先說一句廢話吧,」張七掃了掃眾人緩緩的出口,

「接下來的會有場戰鬥,我只能說連自己都沒有把握,很有可能會死人,有沒有人退出,」

……

這回就連公冶伯都沒有出聲了,很顯然都在默認了張七的這句廢話,都到了這個時候,在場的人還真的沒有一個怕死,

「好,那你們就認真聽我接下來說的每一句話,這個計劃很重要,如果不聽清楚每一個字,你們都有可能喪命,」張七冷冷的道,

……

「克勞德大哥,」玄天成小跑著走向克勞德,

「哦,修特,什麼事呀,這麼急,」克勞德轉身問道,

「是丹澤爾那個小鬼,他父親不是以前是神羅公司的高管嘛,他父親臨死前給他了個什麼秘密的,現在他在神羅公司那裡找到了,說讓你過去呢,」玄天成喘著氣說道,

「行,我這就去叫人,」

克勞德一聽是丹澤爾的話,當然就信了,這裡的人中如果說除了蒂法之外,他最親近的人是誰,自然就是那個丹澤爾了,

「別啊,克勞德大哥,丹澤爾親口說讓你不要和任何人說的,」玄天成急道,

「啊,這是為什麼,」克勞德問道,

「你呀你呀,你怎麼就忘了呀,丹澤爾那小鬼你又不是不知道,事情沒有確定之前,他就只和你說,連我也只是湊巧遇上而已,你要是和別人說了,萬一事情不成,那小鬼怎麼拉的下臉呀,真是的,」玄天成一臉的苦笑,

「我們走吧,那小鬼一個人在那裡呢,你也知道這小子,你再不過去,還指不定捅出什麼婁子來,」

「行吧,我們走,」

克勞德露出微笑道,玄天成的話他那裡不懂,還別說,真沒有人比他更了解丹澤爾了,

玄天成沒有機車,克勞德只好捎他一段路了,不過也沒有在意,以現在玄天成在克勞德心目中的位置,這種事情很正常不過,


機車很快就到了高樓下面,按照克勞德的習慣,不論去什麼地方,能用機車的就都進去,不過可惜的是,這個小電梯也實在是太小了,機車根本就放不下,而且更重要的是大樓太高了,要是一層一層走上去,自己還好,玄天成就慘了,無奈之下,只好把機車放在外面了,

兩個進入電梯之後,玄天成忽然道:「哦,對了,克勞德大哥,你把這茶喝了,這可是蒂法姐親自為你做的呢,哎,蒂法姐對你呀,真是沒話可說,」玄天成一邊遞過水杯,一邊嘆著氣羨慕道,

「嗯,行,我行放著吧,等會喝,」克勞德接了過來,

「不行,你現在就喝,蒂法姐可是親口囑咐我要親眼看著你喝的,她就知道你會說放著的,然後放著放著最後就忘了,這次你無論如何都要先喝,你可別辜負蒂法姐對你的一片苦心哦,可惜我這樣的人沒有這種福氣哦,」玄天成搖著頭感慨道,

一想到蒂法,克勞德心裡不僅升起一股暖流,這個女人為自己付出了那麼多,一直在背後為默默為自己付出,從來不要求過自己任何事,心裡想想還真有點對不起她,要是有機會,自己真的應該好好照顧她,這個美麗的女子,

一仰頭,克勞德就飲盡杯中茶,一抹余香從嘴角溢出,那是蒂法的熟悉的味道,克勞德的心中充滿了溫柔,

電梯門「依呀」一聲打開了,

「克勞德大哥,我忽然想起一招劍術來,你指點一下吧,」玄天成忽然道,

「哦,那你自己先練吧,我等下回來再指定你,」說完,一連拿下六式芬利爾遞給了玄天成,自顧著向實驗室走去,玄天成開始了他的練劍,

克勞德慢悠悠的走向實驗室,一邊還留戀著剛才蒂法的溫柔體貼,不由得嘴角慢慢上揚,展現出難得一見的微笑,

就在克勞德推開大門后,裡面的情景讓他大吃了一驚,

丹澤爾軟倒在一個高大的漢子手裡,和高大的漢子比起來,丹澤爾像極了一個洋娃娃一樣,邊上還有一群人,最顯眼的是每個人手裡或多或少都持著各種武器,不用看,肯定是他們打暈了丹澤爾,

但讓克勞德大吃一驚的不是這個漢子的人,而是這個漢子的手,他的手裡拿著一把利刀,刀口正對著丹澤爾的喉嚨,不論是誰都看的出來,這麼粗壯的手,只要輕輕的動,別說是割開喉嚨的口子,就算是割下整顆頭顱想必也不是一件困難的事,

不用說,這個漢子自然就是本恩,這個輪迴里想必最高大的也就是他了,張七特之所以選他作為挾持丹澤爾,就是看中他的高大,首先是本恩高大強壯的形象和丹澤爾弱小的形象會形成一種強烈的視覺效果,更容易使得克勞德產生憤恨,

其實是本恩在眾人中防禦是最高的,就算克勞德忽然出手,也能撐著一下,

「克勞德,這個小傢伙你不會不認識吧,」本恩大聲的喝道,

「大膽,」

克勞德憤怒的道,作為輪迴的主角BOSS,他自然是知道眼前的這一幫人都是自己陣營的人,自己作為陣營首領,他們居然還敢挾持丹澤爾,

「克勞德,你不用在這裡大吼小叫的,我知道我們打不過你,不過你如果敢衝過來的話,大不了同歸於盡,」張七在邊上陰陰的道,

「不過克勞德,我知道你實力高超,我們幾個恐怕連你的指頭都傷不了,不過,我們有把握在你消滅我們這些人之前把眼前這位可愛的丹澤爾小朋友頭顱從他的肩上弄下來,要不要試試,」張七冷冷的道,

冰冷的氣息一下就從他的身上散發了出來,讓人絕對不會懷疑張七這句話的真實性,

「你想怎麼樣,」克勞德畢竟是個BOSS,自然不會頭腦一熱衝上去,反倒是冷靜下來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