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26 日

弄得唐沐晴都不好意思了。

正準備開口,就看到羅艷極為兇悍的一指頭懟了上去。

羅艷的手指頭一拿下來,唐沐晴就看到了衛淼淼額頭上的那一抹紅印。

唐沐晴:「……」

突然覺得看起來溫柔可人的羅艷,好像也沒有那麼的溫柔了。

奇怪,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羅艷輕啐衛淼淼:「整個衛家,就你最不把自己的面子放在心上了,隨意的很。說起來,你和沐晴,你們兩個都是一樣的,就算是年輕,還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作息。」

「你們現在,完全就是仗着自己年輕在胡作非為,以後年紀大了,我看你們還能不能這樣的肆意,不按時睡覺,到時候身體都受不了。」

唐沐晴尷尬的笑着。

衛淼淼的目光落在唐沐晴的身上,調笑着對羅艷說着,「大伯母,你說我一個人就算了,沐晴姐睡得晚起不來,可能是因為要傳宗接代呀。」

!!!

沒想到衛淼淼會說這樣的話,唐沐晴的臉色瞬間漲紅。

另一邊。

羅艷也是一臉不可思議的看向衛淼淼。

想不明白這丫頭,什麼時候懂了這麼多。

過了半晌,很是無奈的輕聲嘆息了一聲,然後無奈的說道:「你家裏人要是知道你懂了這麼多,肯定坐不住了。你和大伯母說說,是不是有了喜歡的人?」

衛淼淼嬌嗔道:「才沒有,大伯母,你現在的重心不是要放在沐晴姐的身上嗎,怎麼又開始關心我的事情了,你不應該這樣的。」

唐沐晴在一邊輕聲的笑着,很是隨意的接過了話題,「不應該,不應該哪樣?」

「不應該把注意力都放在我的身上呀,沐晴姐你和我哥的事情,才應該是衛家最重要的事情。就算你們暫時不準備對外公開消息,但是總歸要有一個時間限制,到了合適的時間,也是一定要公開的。」

「況且,這次衛家內部已經知道了,難保會有一些人透露出去。況且,現在網友們也都知道我哥結婚的消息,你打算讓我哥一個人承擔那些流言蜚語到什麼時候?」

衛淼淼說的話,聽起來字字句句都在為了衛北霆考慮。

而一向伶牙俐齒的唐沐晴,到了這一刻,終究還是說不出話來。

說起來……

關於他們的婚姻什麼時候公開。

在這件事情的處理上,她的確一直都很自私。

之前,她的自私,就只有她和衛北霆清楚。

而現在不一樣了,她的自私,整個衛家都清楚。

唐沐晴尷尬的笑着,不知道要如何的回應。

羅艷就狠狠地敲打了一下衛淼淼的腦袋。

「大伯母,你幹嘛!」

衛淼淼捂著自己的腦袋,一臉的委屈。

有些想不明白,羅艷怎麼這麼對她。

羅艷沖着衛淼淼吹鬍子瞪眼,「你沐晴姐的事情,你哥都沒有意見,輪不到你來說三道四,他們之間有他們的節奏,你跟着來添什麼亂!」

剛剛。

唐沐晴臉上那一瞬間的尷尬,羅艷還是很好的注意到了。

唐沐晴正打算開口說出一些保證的話,就被羅艷給打斷了,「沐晴,淼淼這孩子不懂事,說出來的話可能也沒有經過腦子,我做長輩的幫她給你道歉,你不要放在心上。」

「媽,沒有必要的……」

唐沐晴沒想到羅艷這麼客氣。

羅艷擺了擺手,示意唐沐晴先聽她說:「我知道,外面關於你,有很多的流言蜚語,就連淼淼這孩子,應該也是聽到了那些流言蜚語,才會對你說那麼不客氣的話。」

「不過都是一家人,你就不要把淼淼的話放在心上,好嗎?」 炑林四周看了看,道:「薰兒,這麼重要的儀式,你父親為什麼不出來,而是在窺探。」

薰兒搖搖頭,道:「這是古族子弟的事,並不是父親的事,所以他才不出來吧。」

炑林調笑道:「要是薰兒以後成親了,他不來的話,就不讓突破斗帝了。」

「唔…」薰兒微泛紅著臉,道:「炑林哥哥你瞎說什麼呢,薰兒不理你了。」

虛空之中的古元聽到后,滿臉黑線,薰兒的婚禮我這個當父親的肯定會參加啊!

這一幕,看得其周圍的長老皆是滿臉笑意。

炑林也是嘴角掛起,輕揉著一旁薰兒的腦袋,道:「好啦,薰兒,好好看這成人儀式吧。」

「儀式開始,翎泉!」

聽得三位長老的喝聲,那翎泉也是連忙起身,身形一動,便是掠進場中,對著三位長老恭敬的行了一禮,古族中成年的年輕人數量自然不少,但能夠在這種場合舉辦成人儀式的,卻只有極少數,而這些人,無疑都是古族年輕一輩之中的佼佼者,因此,這翎泉臉龐上便有著一分淡淡的得意。

場中,一名面色嚴肅的古族長老手掌一握,一個將近丈許大小的星盤便走出現在其面前,而那翎泉也是快步上前,手掌觸在星盤之上,雙眼一閉。

伴隨著翎泉雙眼的閉上,那星盤之上,猛的爆發出一陣強芒,六顆星辰,徐徐的浮現。

見到這六顆星辰,那名古族長老點了點頭,然後高聲大喝:「翎泉,黑湮軍七統領,一星斗尊實力,六品血脈等級,經長老院決議商討,予金色族紋!」

「竟然是金色族紋,不傀是七統領…」

聽得長老嘴中傳出的喝聲,廣場上的那些古族之人,嘴中頓時傳出一道道許些艷羨的聲音。

聞言,那翎泉眼中也是閃過一抹喜色,單膝跪地,抬起頭來,一名古族長老手持一隻閃爍著金光的毫筆,手臂舞出道道殘影,旋異一個玄奧的符紋便走出現在了翎泉額頭之上,金光迸射,瀰漫著一種特殊的能量波動。

炑林淡淡的道:「才六品血脈,一般般而已吧,竟然樂得找不著北了。」

「撲哧~」薰兒一笑,道:「炑林哥哥,其實在古族呢,六品血脈還是不錯了的。」

「薰兒的血脈可是十品呢。」炑林微笑道。

「我從上次閉關而出后,便是未曾再測試過,但第十品血脈等級又是號稱神品血脈,古族幾乎已是千年未曾出現過,薰兒怕是達不到那種程度……」薰兒搖了搖頭,道。

炑林微微一笑,不再多言,如果不是神品血脈,怎麼可能助我療傷呢?不過…神品還是不夠,超神品才是最完美的!

「下一個,林朽!」

在炑林與薰兒談話間,那場中,再度響起一道喝聲,旋即那林朽便是立刻站起,滿臉興奮的狂掠而下,然後按照先前翎泉的流程,再度走了一遍,不過那星盤上所出現的星辰,依舊只有六顆。

「林朽,黑湮軍三統領,五星斗尊,六品血脈等級,予金色族紋!」

「下一個,…」

在繼翎泉,林朽之後,又是陸陸續續的有著一些實力不錯的古族年輕強者上場,但卻始終沒有人的血脈等級超過六品。

「古真,黑湮軍大統領,七星斗尊,七品血脈之力,予……」說到此,停頓了下。

場中,三名長老在交談了片刻后,終於是停了下來,其中一位長老手掌一握,一支呈紫金顏色的筆便走出現在了其手中。

「竟然是紫金筆!」

見到長老手中的紫金筆,場中立刻便是響起一道道驚呼聲。

「經長老院商議決定,古真戰功非凡,性格沉穩,因此,予其紫金族紋!」

那名長老面色嚴厲的沉聲大喝,旋即掌心能量暴涌,催動著紫金筆,飛快的在古真額頭上留下了一個紫金色的族紋,只不過著紫金的色澤程度,看上去顯得有些淡,但這卻依舊未曾阻攔場中那些眾多羨慕的目光。

「薰兒,如果說,按照血脈等級,古真其實還達不到紫金族紋的地步吧,不過他應該在黑湮軍中聲望極高,能夠直逼四大都統,所以此次長老院才有所破例吧?」

炑林望著場中的古真,對著薰兒微笑著詢問道。

「炑林哥哥說的沒錯,古真在年輕一輩之中確實還不錯。」

薰兒淡笑道。

場中,即便出人意料的得到了紫金族紋,那古真臉龐上依舊是沒有太過強烈的波動,對著三位長老恭敬的行了一禮,然後便是起身,身形一動,便是在眾多艷羨目光中,回到了自己的席位,在坐下時,其目光則是對著炑林所在處投射了過去,然後沖著他微笑著點了點頭。

對於他這翻舉動,炑林也是微笑相回,隨後炑林察覺到這片天地的溫度,突然間變得冰冷了下來了一點點。

在這等變化下,炑林目光緩緩轉移,最後停在了前方的那道冰冷背影上,此刻,那道身影已經在全場矚目中,悄無聲息的站了起來,然而踏著步子,一步步的對著場中行去。

「有趣,看來有人想要挑戰我了。」炑林淡笑道。

薰兒隨著炑林的目光望去,便是看見了那道身影,隨後在一旁輕聲道:「炑林哥哥,那個人叫古妖,是古族的四大都統之一的修羅都統,實力在八星斗尊左右,在同級別中鮮有對手。」

「哦?」炑林微微一笑,道:「那我想他要是挑戰我的話,應該會要求我把實力壓制下來吧。」

「此人心高氣傲,炑林哥哥可以打壓一下他!但是盡量別下手太重。」薰兒微笑道。

炑林淡笑著點點頭,接著不再言語。

在那全場的注目下,古妖面色冷漠,步伐輕緩的徐徐走進場中,然後對著那三位長老彎身行了一禮,但卻並未如同先前的翎泉,古真等人一般單膝跪地,而是將身子挺得筆直,如同一柄寒氣四溢的鋒利長槍一般。

而對於他的這種舉動,那三位長老面上也沒什麼不愉,古妖雖然資歷沒有他們老,但在古族之中所擁有的名聲卻是極強,再加上本身超凡的實力,不跪他們也是正常的事,當下對視了一眼,袖袍一揮,那丈許大小的星盤便是輕飄飄的飛到了古妖面前,點點熒光自其中滲透而出。

「到你了,古妖。」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慕總他總想當男二》第九十章謊言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二十九章

男人尷尬的擦了擦鼻血,然後來了一個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叫做約翰森,人稱,鍛造之神,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我打造不出來的東西,讓我看看,你們都帶來什麼珍貴的材料了!」

「鍛造之神?這牛皮會不會吹的太大了?」薩蕾特小聲問答。

雅文也小聲說道:「我老媽推薦我來的,她總不會坑我這個親生閨女吧!」

亞瑟和陌影想到莉莉絲不靠譜的樣子,齊聲說道:「沒準!」

「……」雅文已經不知道怎麼吐槽了,當年老媽到底怎麼騙到老爸這個老實人給自己當老公的?不對,我當年筆下為什麼會把莉莉絲塑造成這樣?

這算不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沒辦法,他們只能把魔暴龍的骨頭拿出來,希望這個更加不靠譜的約翰森有真才實學吧!

「嗯!亞龍的骨頭和皮膚!這幾年已經非常稀有了,不過還算不上是極品材料。」約翰森摸著鬍子說道:「都想打造什麼樣的裝備,提前和我說!」

亞瑟的劍斷了,需要一把龍骨劍和一身內甲,魔暴龍的鱗片幾乎刀槍不入,而且魔抗很高,一般的低等魔法能直接免疫。

陌影需要的是雙刀和輕巧的皮甲。

雅文和薩蕾特沒人一根魔杖和披風。

「嗯,難度都不高,先交一下定金吧!沒人一百金幣,如果中途反悔,該不退款!」約翰森摳著鼻孔說道。

四個人下巴差點掉下來,定金就一百金幣?帝國皇家學院一年的學費才兩百金幣,你怎麼不去搶?

薩蕾特臉色頓時變得非常窘迫,她實在是拿不出這麼多錢,如果她真的有這麼多錢,也不用去做任務賺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