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廣場中央,狂風肆虐,林銘腳踩金鵬破虛身法,身體拉出一連串的幻影,紫鉉槍融入了風之意境,每一槍刺出都帶動著風之元氣呼嘯。

那一刻,林銘的槍影化成了風,風便是槍影,打不散,避不開!

「呼!」

「呼!」

一時間,在廣場中央,赤青雙色的閃電風暴,將一切席捲在其中。

「人呢?」

「只有殘影,人已經看不見了!」

修為不足後天期的弟子看到廣場中央已經完全失去了林銘和雷慕白的影子,即便是後天弟子,也看得相當辛苦。

展雲間長出一口氣,心中感慨,這就是年輕一代王者的實力嗎?如此恐怖的天賦和力量,我恐怕窮其一生都無法追及了吧!

「真正可以比擬先天高手的實力!」

在五行域金鐘山區域,一個初入先天的高手一邊搖頭,一邊感慨。

「之前我還以為他們只是比我後天巔峰的時候更強一些,現在看來,即便是現在的我,也不敢說有贏他們兩個的把握!」

……

「血灑長空!」

雷慕白手持大荒血戟,一戟砸下來,隨著轟隆一聲爆炸,廣場的地面被砸出了一個幾丈深的大坑,然而林銘早已經提前一步躲開,然而即便如此,他體內氣血也被牽引著肆意翻滾。

「這傢伙真強!」林銘壓下體內翻滾的氣血,他還有最後的底牌邪神之力和雷火殺,然而這兩招都近乎是一次性的招式,不能輕易用出,否則一擊不成,反而會即刻落敗!

雷慕白嘴角泛起一絲猙獰的弧度,「是你逼我到這一步,已經戰到這等程度,我不惜損耗實力,也要將你斬於戟下!」

雷慕白說著渾身皮膚既然咔咔的爆裂開來,一團團血霧從裂口中噴射而出。

「血影分身!」

隨著雷慕白一聲暴喝,這些血霧在一瞬間竟然凝成了一個跟雷慕白近似的紅色人影,只是手中沒有兵器,取而代之的是長長的鬼爪。

林銘心中一驚,不過並未慌亂,類似的攻擊手段,他七玄谷總宗會武中也見過。

「去!吸干他的精血!」

紅色血影分身發出一聲凄厲的尖叫,一爪向林銘抓來。

林銘神色冷靜,腳踩金鵬破虛身法,身影暴退,與此同時,他手中紫鉉槍電芒閃爍,雷電之力,最克邪魔鬼怪,他不信這血影分身能擋得住紫蛟神雷。

「你的對手是我!」

雷慕白森寒的聲音在林銘耳邊響起,於此同時,大荒血戟一戟直劈下來!

雙重夾擊?

林銘眉頭一皺,手中紫鉉槍直刺出去,迎上了大荒血戟!

鐺!

槍戟相交,林銘體內精血翻滾,真元紊亂。而雷慕白也被青蒼真元震得五臟六腑巨震,臉色蒼白如紙。

「嗄!」

就在此時,血影分身,血影分身伸出血爪,一爪抓向了林銘的咽喉!

而此時林銘的紫鉉槍已是刺出狀態,未曾收回,無法蓄力再刺!

千鈞一髮之際,林銘右手鬆開紫鉉槍,拳頭上青光綻放,攜帶著雷霆之力,一拳向血影分身的血爪擊去!

「哼,找死!」雷慕白獰笑一聲,血影分身的爪子堅如神兵,堪比地階下品寶器,以血肉之軀相撞,如同以拳頭對兵刃,根本是找死。

「粉身碎骨拳!」

那一刻,林銘全身真元運轉到極致,萬股震動真元呼嘯,紫蛟神雷融入拳頭之中,融合兩成淬髓后的全力一擊!

「轟!」

林銘一拳砸在了血影分身的爪子上,紫蛟神雷和震動之力爆發出來,只聽嗤嗤嗤的響聲,血爪被雷霆灼燒,繼而爆碎成了血霧!


「什麼?」

雷慕白心神一震,猛然噴出一口鮮血,血影分身與他本體相連,一傷俱傷!

吐著血單膝跪倒在地,雷慕白的眼睛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怎麼可能,肉體的拳頭怎麼會擊碎血影分身的鬼爪!?

「雷慕白受傷了!」

「天,太恐怖了,雷慕白的實力已經恐怖如此,竟然還被林銘打得重傷!?」

在場年輕俊傑都是一陣陣吸冷氣的聲音,人人都料到雷慕白隱藏了實力,但是誰也沒料到雷慕白會這麼強。

然而更沒料到的是,這麼強大的雷慕白,依舊被林銘擊成重傷!!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雷極宗宗主雷驚天整個人都失神了,沒有誰比他更了解雷慕白的可怕,可是現在,雷慕白竟然被林銘越級擊敗!這給他帶來的衝擊實在太大了,以至於他根本不敢相信。

至於五行域年輕弟子們,都還在發獃,這一場戰鬥,無論是雷慕白還是林銘,他們的強大都超出了他們的理解範疇,現在林銘的勝利,更是讓他們覺得如夢如幻。

他們也第一次知道,凝脈後期和後天初期的武者能夠達到這樣恐怖的實力。

這樣的強烈震撼,讓他們已經不知道如何去開口評論了,即便用聖級天才似乎都不足以形容,在他們的見識里,林銘只能是存在與典籍中的人物,比如曾經盛極一時的幽冥大帝,曾經執掌五行域的五行君主……

在火陽宗區域,身穿紅衣的火陽公主怔怔的望著林銘,心中輕嘆一口氣,本來她還因為被人搶了風頭,未能上場而感到怨念,可是現在目睹林銘和雷慕白的一戰後,她反倒慶幸,以自己的實力,上場也不過貽笑大方罷了。

「可嘆我曾經還以為自己已經是頂級天才,現在看來,不過是井底之蛙。」

不光是火陽公主,高傲的雷震子,雲淡風輕的展雲間,冷漠的白傲軒此時都有類似的想法,他們從小在天才的光環中長大,同齡人中沒有比得過他們的,以至於他們不可避免的生出一種自己是未來大陸主角的念頭,而現在與林銘一比。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們與林銘之間的差距,怕是一生都難以追趕。

牧鳳仙收回了目光,雙眼微闔,林銘已經是一個超出神凰島負擔能力的天才,這樣的人,本該出現在五品宗門。甚至是聖地。

只有這樣的龐大勢力,經過千年甚至萬年的氣運積累,才能培養出眾多如林銘一般可以衝擊封皇強者的天才。而後讓上天來篩選,最終留下來的人,便可封皇稱帝。

整個廣場。足足十幾個呼吸的時間,沒有一個人說話,全場靜悄悄的,旋丹長老在心中感慨著,而年輕俊傑們,則在消化他們看到的這一場驚人的王者之戰,這場戰鬥,對他們的心神衝擊實在太大了,顛覆了他們曾經的世界觀,以前不少人還做著一些自己是真命天子的美夢。可是現在卻如夢方醒,也許這對他們來說,並不是一件壞事。

在這樣寂靜的廣場中,在眾人還有些茫然的時候,林銘收起紫鉉槍。一步步的走向雷慕白。

雷慕白此時依舊跪在地上,雙目黯淡,嘴中全是鮮血,意識還殘留著,只是因為受傷太重,精血也大量消耗。他已經搖搖欲墜了。

看到林銘走來,他原本黯淡的雙眼中竟是變得鮮紅起來,殺機與恨意毫不掩飾的迸發出來,他想開口說幾句話,然而艱難的張開最後,鮮血卻直往外冒,根本就說不出話了。


今日之辱,銘刻在雷慕白的心中,此仇不報,會成為雷慕白的心障,導致他氣不順,念頭不暢。

修魔之人,比正道功法更講念頭通達。魔,本來就是為所欲為的代名詞,不像正道,猶有道德的準繩。

修魔之人,與天下為敵,與眾生作對,若還不能為所欲為,滿足自己的慾望,那麼修魔何用#小說?不如持經念佛!

雷慕白已經無法張口,他只能在心中詛咒:「等到神凰島被滅的那一天,我會讓你生不如死,我會廢去你的武功,打斷你的四肢,將你養在缸里,讓人看著我肆意揮霍神凰島積累下來的天材地寶。我會同樣廢去牧千雨和牧冰雲的武功,在你面前剝光她們的衣服,肆意的進入她們的身體,玩弄凌辱,得到她們的血脈!」

雷慕白這樣想著,咧開嘴笑了,神凰島被破是遲早的事情,這一天也不會遠。

他看到林銘的目光中也有殺意,顯然也是想殺掉自己,可惜,任你天賦再好,被困在神凰島一個四品宗門中,就相當於被套上了枷鎖,永遠沖不到天上去。

「林……銘……總有一天……我會報今日之辱!」雷慕白斷斷續續的用真元傳音說道,現在他的狀態,即便是真元傳音也十分艱難了。

林銘似乎完全沒有聽到雷慕白的真元傳音,反而微笑著伸手搭在雷慕白的肩膀上,作勢要扶起雷慕白,雷慕白身體一僵,「你……」

「我之前就說過你沒明白自己的處境啊,到現在,你還是沒明白,還報今日之辱?很抱歉,你沒有機會了。」林銘嘴唇微動,冰冷的真元傳音在雷慕白耳邊響起,讓他一時之間如墜冰窖。

「你……瘋……」

「去死!」

林銘臉上的笑容驟然變冷,提起手掌,一掌向雷慕白的心口按下去。

絕脈手!

「蓬!」

雷慕白身體一震,他早已經脆弱不堪的經脈被林銘狂暴的力量沖入其中,經脈寸斷!

「噗!」

雷慕白狂噴一口鮮血,腦海中至今全是不可置信的念頭,林銘他……瘋了!

事發如此突然,在林銘出掌之後,即便是旋丹高手也來不及阻止了,人們本來還以為林銘是去攙扶雷慕白,這種時候,他們絕對想不到,也不敢相信林銘居然在雷慕白毫無反抗之力的時候下此重手,他要幹什麼,挑起五行域和神凰島的戰爭么?

神凰島已經是風雨飄搖,如果再挑起眾怒,激來五行域的戰爭,那絕對死無葬身之地!

林銘這麼做無疑是自掘墳墓!就算他將來註定能成為封皇強者,然而此時此刻,神凰島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來維護他!

「小子,你找死!」

最憤怒的莫過於雷驚天,雷慕白可是南海魔域聖子啊!將來南海魔域的掌舵人!

死在這裡的話,南海魔域很可能遷怒與他,就算此時因為神凰島的戰事,南海魔域無暇顧及他,日後也不會放過他的,至於那什麼上古魔卷,更是成了泡影了!

雷驚天從來沒有這麼怒過,他雙手閃過一道紫色的電光,一掌向林銘按了過去,這一掌之下,先天後期高手都會被秒殺,林銘更是必死無疑。

眾人尚不及發出驚呼,雷驚天的一掌已經劈了下來,在狂暴的能量壓縮下,林銘身邊的空間驟然繃緊,根本動都不能動一下,其實就算能動,林銘也根本躲不開。

「雷驚天,你做什麼!」

千鈞一髮之際,牧煜凰如一陣火一般出現在擂台上,一掌擊碎了雷驚天掌下的驚雷。

「轟!」

雷驚天連退數步,而牧煜凰只是身體微微一晃便站穩了。

雷驚天神色暴怒,「我做什麼?我還要問你做什麼!牧煜凰,你要縱容你手下弟子肆意殺人?」

牧煜凰這時候臉色也不好看,她是在林銘動手的一瞬間,才突然聽到林銘的真元傳音——「雷慕白是南海魔域的姦細!」

林銘根本就是先斬後奏,沒給牧煜凰半點反應的機會!

即便是性情強硬的牧煜凰,這時候也是一頭亂麻,這件事實在影響太大了,五行域六宗全部在場,眾目睽睽之下,林銘這小子,這次是要捅破天了!


一旦他證明不了自己說的話,連神凰島也維護不住他了!

她嗔怪的看了林銘一眼,可是現在,根本就不是責罵他的時候,事情已經發生了,必須解決。

果然,五行域的各大宗門長老都憤怒了,一個個紛紛站起身,怒視林銘,五行域金木水火土風雷七宗,一氣相連,怎麼能容忍這等事情。

此時的雷慕白,已經是奄奄一息了,渾身經脈寸斷,他竟然還能吊著一口氣,沒有昏死過去,只是這個時候的他連一個憤怒的表情都做不出來了,他只能瞪大眼睛,死死的盯著林銘,那目光中蘊含的怨毒之色,讓人觸目驚心!

雷慕白還沒有意識到林銘對他做了什麼,他感覺到渾身經脈斷了許多地方,不過,經脈之傷雖然最難治療,但是對五品宗門來說,還是有辦法醫治的,只不過卧床數個月的時間是少不了了。

當然,這只是雷慕白一廂情願的想法罷了。

林銘完全無視了雷慕白怨毒的目光,坦然面對五行域六大宗門長老的憤怒,先是拱手行了一禮,說道:「雷宗主說在下殺人,無從說起,在下沒有下死手,雷慕白還活著的。」

雷驚天沒想到林銘竟然一開口就說出這番話,氣得渾身發抖,「你碎他全身經脈,還說風涼話!老夫今天非要一掌打死你這個小雜種!」

雷驚天氣勢爆發,然而牧煜凰就在他身前,他也無可奈何。


林銘道:「在下所做之事,自然事出有因,雷慕白出自南海魔域,雷宗主不要告訴在下說,你根本不知道這一點吧!」

「什麼?」

林銘一言,全場皆驚,連雷驚天也是心神一顫,心中滿是不可置信,怎麼可能?他是怎麼發現的?

不過他畢竟活了幾百年的歲月,並沒有失態,當即否認道:「信口雌黃!慕白是我三年前在昭雪域尋到的天才弟子,出身乾乾淨淨,怎麼可能是你所說的姦細!」

雖然雷驚天表情掩飾的很好,但是他的真元波動卻是在剛才那一剎那發生了輕微的變化,被牧煜凰敏銳的捕捉到了。

第一更,求月票,大家包涵一下吧,不求真的漲不動,到現在才兩張。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雖然雷驚天表情掩飾的很好,但是他的真元波動卻是在剛才那一剎那發生了輕微的變化,被牧煜凰敏銳的捕捉到了。

「這老狐狸!」牧煜凰臉色陰沉,也明白了這些天雷驚天為何屢屢刁難自己,他很有可能跟雷慕白一起的。「雷驚天多半已經私自投靠了南海魔域,林銘所說,有七八分可能是真的了!先斬後奏,他可真是好膽氣!關鍵是,他怎麼可能證明?這種情況下不可能嚴刑逼供。」

牧煜凰深知此事事關重大,一旦解釋不清,林銘會死的很慘,而神凰島也不可能護著他。

雷驚天渾身雷霆閃爍,目光凶戾如同擇人而噬的猛獸,連帶著厚土宗的石仲坤也站出來了,他之前在林銘手上吃癟,被駁得體無完膚,現在落井下石的機會他怎麼能錯過。

「你這血口噴人的小輩!心思好狠毒!因為一些爭執恩怨就斷了雷慕白賢侄的周身經脈,你若不給個解釋,我也要斷你全身經脈,否則我五行域顏面何存!」

石仲坤說話之間,渾身氣勢也爆發出來,兩大旋丹中期高手的共同壓迫,即便有牧煜凰站在身前,林銘也覺得壓力驟增。

林銘很對這個石仲坤沒有半點好感,他沉聲道:「石長老,話可不要亂說。」

石仲坤冷笑一聲,「你也知道話不能亂說,你說雷慕白賢侄是南海魔域姦細,那麼證據何在?拿不出來證據。你就準備償命吧!」

石仲坤說話間,台下的五行域弟子騷動起來,尤其是之前被林銘慘虐的楚雲飛、陳坤、石撼山等人,更是叫囂著林銘償命。

「林銘,這件事可非同小可,你有什麼證據趕緊拿出來,一個不好。我都保不住你。」牧煜凰用真元傳音說道,聲音有些責怪的意味,這麼大的事情。竟然不跟她商量,直接出手了。

林銘深吸一口氣,迴音道:「牧前輩。我也是沒辦法,因為沒有確切證據,如果是提前告知您,恐怕要到長老會商量,到時候,怕是反對的人有一籮筐,結果只能不了了之,我不得不先斬後奏。」

林銘清楚僅憑自己的一面之詞,即便牧煜凰信任他,也不敢貿然出手。多半會提到長老會上,那肯定會不了了之了。畢竟一個小輩姦細,即便殺對了,對整個戰局也沒有多大影響,要是殺錯了。那就完了。

到時候林銘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雷慕白離開神凰島,回他的南海魔域,成為一條隱匿在身後的毒蛇,伺機就咬一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