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廢物就是廢物,你也不過只是一個老廢物而已,殺你又何需修煉太長時間?”

許釗不屑道。

啪嗒。

他再次登上了一層天宮大道,大關刀以勢如破竹之勢劈下,這一刀竟是要斬斷那柯巖樹身上大半的精神力絲線!如果這一刀讓他斬下去的話,柯巖樹就算不死也要重傷!

“不要!”

柯巖樹目眥欲裂,慘叫道:“許釗,就當老夫求你了!放我一馬吧!”

他這一身的修爲都寄託於那些精神力絲線之上,若是被許釗一刀給斬了,他這大半生的辛苦也就白費了,這是他絕對不願看到的!

堂堂的靈藥總盟十大長老之一,居然也會露出這等搖尾乞憐的姿態,着實是震驚了衆人的眼球。

“現在求饒?晚了!”

面對柯巖樹的求饒,許釗卻是不爲所動,毅然而然地斬了下去!

“定國侯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柯長老已經知錯了。還請定國侯看在老夫的面子上,繞過他這一次吧……”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道無奈的輕嘆聲從那通天塔塔頂之處傳了過來。而許釗斬到一半的大關刀更是中途停了下來,並沒有如願斬下去。

林隕看得出來,此時的許釗眉頭緊皺,顯然不是因爲他停手了,而是因爲有人阻止了他!

而剛纔的那個聲音,他聽上去十分地陌生,並非是之前聽過的任何一位長老所發出來的。能夠擁有如此強大的精神力,在關鍵時刻攔住許釗,這個聲音的主人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靈藥總盟盟主——封縉雲!

譁。

只見從那通天塔塔頂處有一道消瘦身影憑空飄下,他一襲白衣,眉宇間卻是有着說不出來的威嚴。柯巖樹看到他,當即躬身行了一禮,感激道:“多謝盟主出手相助。”

“柯長老,你先回去吧。”

封縉雲點了點頭道。

柯巖樹如臨大赦,便是要回到通天塔。只是在他臨走之前,卻是深深地看了一眼林隕。那眼神中帶着幾分恨意和殺機,如果今天不是林隕的話,他也不至於會被許釗傷成這樣,更不會在大庭廣衆之下丟盡臉面!

這份仇,他居然全部都記在了林隕身上!

“定國侯,柯長老只是一時過失,又何必下如此重的手呢?”

封縉雲看似雲淡風輕,言語中卻是有着幾分質問的味道。他身爲靈藥總盟的盟主,身份地位跟各大頂尖勢力之主一般無二,自然沒有理由忌憚許釗。

“封盟主,本候也不過是小小懲戒而已。否則,按照大秦律法,就憑那老傢伙敢對皇家行走出手這一大罪,就夠滅他滿門的了。”

對於封縉雲的質問,許釗卻是凜然對之,寒聲道:“今日如果不是封盟主出手,本候必定要斬斷他的靈魂本體,讓他悔恨終生!”

“定國侯好大的威風,柯長老就算有百般不是,那也是我靈藥總盟的長老。”

封縉雲眉頭微皺,淡淡道:“你出手這般狠辣,是否太過分了點?”

話音未落,原本晴空萬里的天氣竟是變得雷聲大作了起來,層層烏雲籠罩過來。這天地異象變化得如此之快,竟是出現了黑雲壓城城欲摧的奇異景觀。

許釗滿臉的凝重之色,他知道這並非是正常的天色變化,而是封縉雲恐怖的精神力已經足夠影響到天地異象了!

這般神鬼莫測的手段,也只有像封縉雲這等老牌的靈藥天師能夠做到!

他這是在震懾自己!



“食君之祿,忠君之事!”

許釗鏗鏘有力地道:“本候奉陛下之命保護林隕,如果有任何人膽敢對他出手,本候第一個不放過他!如果封盟主有意見的話,大可找陛下商談!”

譁。

頃刻間,天際深處的烏雲消失不見,又恢復成了一片晴空萬里。

“原來如此。”

封縉雲深深地看了一眼林隕,道:“林隕,老夫問你一句。如果靈藥總盟願意跟你摒棄前嫌,再續貂尾,那你的意下如何?”

“你放心,柯長老那邊老夫自會幫你約束他。只要你願意重新迴歸靈藥總盟,老夫可以向你擔保之前所發生的一切都是過往雲煙。不僅如此,靈藥總盟從今以後將會把你當成下一任盟主的候選人對你進行不遺餘力的培養,無論你要什麼資源,老夫都可以給你!”

“這些東西,只在你一念之間。”

狡猾的老傢伙!

許釗心底暗罵了一聲。

封縉雲此舉顯然是後悔了,他要重新將林隕拉攏回靈藥總盟!之所以這麼做,無非是因爲他看到大秦皇帝姜啓人對林隕居然會如此地看重,甚至還將許釗派出來保護林隕。

如果能夠勸說林隕迴歸靈藥總盟,以姜啓人對林隕的重視程度,完全不需要再擔心林隕的那些仇家們有什麼小動作。有大秦皇帝這位最大的靠山在這裏,那他們靈藥總盟又何需因爲林隕再去顧忌其他頂尖勢力的壓力呢?

簡單來說,封縉雲這種行爲就是纔剛把林隕一腳踢開,結果發現後者還有更大的利用價值,便厚着臉皮想要請林隕回到他這一邊。

這等厚顏無恥的做法,也就只有這些活了上百年的老古董們做得出來了。

他們的臉皮簡直厚得跟城牆一樣,根本就不在乎別人的看法!他們最在乎的只有兩個字,那就是——利益!

既然林隕能夠給靈藥總盟繼續帶來足夠的利益,那封縉雲自然就願意繼續庇佑他,甚至拿出盟主候選人的位置來誘惑他!

“小子,你可千萬別上當了。”

許釗暗道:“如果你答應了這老傢伙,陛下那邊恐怕就會改變態度了。”


這話他是藏在心裏的,因爲他絕不能說出來,他必須親眼見證一番林隕真實的態度。如果林隕因爲這點蠅頭小利就願意迴歸靈藥總盟的話,那他許釗便會打從心底看不起林隕。

“封盟主是吧?”

在衆目睽睽之下,林隕目光直視着封縉雲,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你敢保證你剛纔所說的全都是真的?該不會到時候又跟我反悔吧?”

“老夫可以用靈藥總盟盟主之位對你發誓。”

封縉雲目光灼灼道。

“完了。”

聞言,許釗心中輕嘆一聲,原本他還頗爲看好的林隕,到頭來終究還是沒能抵擋得住封縉雲這老傢伙的糖衣炮彈。不得不說,他確實是覺得有些失望。

“既然如此……”

林隕笑道:“那我恐怕要跟封盟主說一聲抱歉了,因爲我林隕說出去的話從來都不會收回。就算是你們靈藥總盟的十大長老全部跪在地上求我回去,我林隕都不會回去!”

“順便說一句,假以時日我林隕若是修煉有成的話,你們靈藥總盟恐怕就得小心一點了!” “我這人沒別的缺點,唯獨一點就是很喜歡記仇。”

林隕淡笑道。

此話一出,定國侯許釗眼前一亮,就像是看到了什麼驚豔的事物一樣。

他居然拒絕了封縉雲!不僅如此,這小子還當衆挑釁威脅堂堂的靈藥總盟盟主!就連許釗都沒想到,林隕竟是如此地膽大包天,更是身具傲骨,不願屈服強權!

空氣間的氛圍陡然變得有些詭異了起來,雖然封縉雲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但任是誰都能夠察覺到他此時的心情並不美妙。

他那看似平靜的眸子深處,隱隱有着殺機浮現。

封縉雲是何等人物,他的身份地位相當於一位頂尖勢力之主。在世人看來,他願意主動退讓給林隕一個臺階下,絕對算是後者的榮幸了。

結果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子非但不領情,反而還當衆駁他的面子!

這份恥辱,不足外人道也!

“封盟主,這小子不懂事,若是得罪了您還望多加海涵。”

似乎是看出了封縉雲暗藏的殺機,許釗連忙將林隕攔在了身後,笑道:“本候奉陛下之命護住這小子,希望封盟主不要令本候難做了。”

他的言下之意,其實是在警告封縉雲林隕是陛下要保的人,你不能輕舉妄動。

“陛下的命令自然是要執行。”

封縉雲輕笑一聲,眼中閃爍着危險的光芒:“可若是你沒有這個能力執行命令的話,那陛下應該也是不會怪罪侯爺你的。”

“你什麼意思?”

許釗臉色大變,他還沒來得及質問後者,一股強大到令人無法反抗的精神力量便是瀰漫虛空,甚至連空間都被鎖定住了!

逃無可逃!

即便是許釗這樣的天宮境強者,都發自內心地感受到了一股無力感。封縉雲的精神力已經徹底鎖定住了林隕,他甚至連動彈半步都做不到,這就是絕對的實力碾壓!

靈藥天師的力量,居然如此地詭異莫測!

譁。

誰知就在這時,那虛空之中竟是有一道如同仙翁般的白色身影飄渺而來,林隕只覺得手中的五方幻神爐陡然發生異變,竟是一舉飛上半空,綻放出了驚人耀眼的靈光!

鼎鎮五方,天下震盪!

“是你!”

封縉雲眼中精芒微閃,就在五方幻神爐顯現威能之時,他鎖定住林隕的那道精神力竟是瞬間崩潰!顯而易見,對方並不想讓自己對林隕出手!

“張前輩……”

林隕神色震驚地看向那虛空中的張天師,後者的出現是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事情。林隕更是沒有想到,在關鍵時刻居然會是張玄武救下了自己。

否則,以封縉雲恐怖的實力想要殺死自己,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張玄武,你這是何意?能否跟老夫解釋一下?”

封縉雲淡淡道。

雖然張天師並非是他們靈藥總盟的人,但雙方之間在這些年也合作過不少次,關係不遠不近,怎麼也談不上是敵人。甚至,就連這次的煉天靈壇大賽也是張玄武和靈藥總盟雙方促成的結果,他想不通張玄武爲什麼會爲了一個小輩不惜得罪自己。

“有老夫在,就不會讓他死。”

張玄武看了一眼封縉雲,只是風輕雲淡地說了這麼一句話。

看他的樣子,他顯然是不想過多的解釋。

“你是鐵了心要保他?”

封縉雲輕笑一聲,道:“哪怕是不惜與靈藥總盟爲敵?張玄武,這其中的利害關係,你可得想清楚啊!”

爲了一個小輩不惜去得罪偌大的靈藥總盟,哪怕是張玄武是一位靈藥天師,都不見得能夠占上什麼便宜。這顯然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以封縉雲對張玄武的瞭解,後者絕不是這麼一個衝動的人。

“是又如何?”

令人震驚的是,張玄武竟是神色淡然地來到了林隕的面前,道:“他是老夫尋求多時的傳人,老夫絕不會讓你毀了他。”

林隕居然是張天師的傳人?!

這一句話在所有人腦海裏嗡然炸響,就連許釗都是面色驚異,有些難以相信。

“張玄武,你已經決定了?”

封縉雲眼中寒芒微閃,冷聲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