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帶上這個。”石天齊突然從衣服裏取出一包紅色的粉末。

這是……胡大見狀心裏一突。

焚身散!

焚身散是一種惡名遠揚的毒粉!

據說這種毒粉是用中品妖獸焚蛾爲主藥煉化出來的,對修煉者擁有致命的殺傷力。

修煉者的元氣越是渾厚,被焚身散一灑之下,元氣便被燃燒,整個人不多時便被燒成骨灰!

焚身散,在焚天城毒藥排名中,僅次於七步斷命散,排名第二!

“這……二爺。”胡大臉色一綠,不由緊張的朝遠處的族長石霸望去。

石天齊知道胡大的忌憚,便眼睛一寒的道:“胡大你要知道,就算你惡貫滿盈,我也有辦法保你不死!我將成爲石家二代族長,是大勢所向,你放聰明點。”

“知道了二爺。”胡大糾結了一陣,一咬牙的將焚身散收了起來。

“喝!”十英傑隨後殺氣騰騰的衝上戰臺。

每一個都使着十八般武藝把石遠包圍起來!

裁判見狀氣得大叫:“誰讓你們上來的?這是破壞規矩!”他今天終於說出一句公正的話來。

“下去哈哈!”十英傑中的一個矮女人立馬踹中裁判屁股,將他踢飛下臺。

“呼……”臺下立馬噓聲一片。

天齊府真是橫行霸道,人神共憤!

然而觀衆們,也對石遠起了莫名的信心,使出吃奶的力氣爲石遠加油助威。

石巒見十英傑突然上臺,便臉色一綠的大喊道:“你們上來幹什麼?”他和石金剛二人苦鬥石遠都沒個結果,若是再讓十英傑參上來的話,這個恥辱將會放大十幾倍!

因爲日後只要別人談論起今次的比賽,便會說,十二個人打一個人!就算勝了,也沒有什麼藉口能開脫他們的無恥了!

胡大朝石巒冷笑道:“你曾是我們十英傑的手下敗將,有何資格說我們?”

“混帳!”石巒聞言大怒,先前被石遠羞辱還罷了,畢竟石遠也是武師的境界。但被這羣只是八品九品武者境界的十英傑羞辱,讓石巒更加無地自容。

石巒臉色變幻不定:哼!當初和你們暗中比試的時候,若不是我才加入二爺的勢力不久,爲了討好你們,才故意讓你們幾招敗下陣來?

看來,十三州強者爲尊這個道理是必須記入骨子裏的!

石金剛已經殺紅了臉,他現在腦子裏只想讓石遠趕緊從他面前消失,便大吼道:“你們還婆婆媽媽幹嘛?給老子殺啊!”

“石遠!今次就是你的喪身之地!”十英傑迅速組成了陣法,將石遠重重包圍起來。

“十英傑?你們是何人?”

“我們乃天齊府三代精英,是二爺爲青雲公子培養的日後猛將!”有人得意喊道。

“若以後青雲公子成就三代族長之位,我們便是族會長老!”又有人補充道。

“石青雲的臂膀?石天齊的心血?嘿嘿。”石遠眼泛殺機。

“汰!你死到臨頭,休得張狂!”胡大見狀臉上大怒,手不自覺摸了摸他藏在懷裏的東西。

“十隻小雞,看我怎樣將你們一一捏死!”石遠不屑一笑,手中普拳便像巨錘一樣朝他們掄打過去!

他剛纔從十英傑和石巒的對話中聽得出來,似乎在暗中比試裏石巒曾敗於他們的聯手。

但是石遠不信,心想必定是石巒故意讓與他們的。稱號之間擁有無可逾越的鴻溝是深入骨髓的道理,並不是光憑嘴上說說便能改變得了的!

試想一下,若果讓十個幼兒園的小朋友,和一大彪悍大漢打架。就算讓這十個幼兒園小朋友結成怎樣的陣法,或拿着殺豬刀之流的武器,也打不贏彪悍大漢的!

果然,石遠一入陣中,鬥了一會兒之後,很快憑藉豐富的經驗找出了陣勢的破綻!

“十隻小雞,我先砸死一隻!”

石遠大喝一聲,突然抓住破綻,一拳朝十英傑之一的八尺大漢砸過去!

“休得小看我!”大漢大怒舉起大鐵錘朝石遠砸下來!

咣!

大鐵錘在石遠的拳頭中先是被砸出一道凹坑,然後被砸飛出場外!

境界差距太大了!

“想殺死我?憑你們!”石遠果斷一拳砸中大漢的腦袋。

咔!

便見大漢腦袋在原地轉了幾圈,之後脖子便扭得像一塊結繩。

撲通倒地而亡!

“石遠殺人,要按照族規處置!”石天齊頓時朝石霸大喊,那可是他日後爲石青雲準備的部下啊!

石霸聞言眉頭一皺:“修煉者的戰鬥生死不論,是他們以多打少,狂妄自大想越稱號挑戰在先。秉弱肉強食的宗旨,石遠無罪。”

現在石遠在石霸心中的地位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重要,怎能因爲幾隻小雞而判定石遠的罪呢?

石遠擊殺十英傑一人,他們組成的陣勢立馬大亂。

之後石遠一腳擊中十英傑中矮女人的胸部!

啪!將她的胸部踢成了鐵餅!

“嗚嗚……我不玩了。”矮女人內流滿面,飛奔下臺。

剩下的十英傑見狀,終於明白石遠的可怕,心裏便打退堂,四散逃跑。

石遠和天齊府結下生死大仇是肯定的了,他也不是優柔寡斷的人,現在有機會斷掉石青雲日後的臂膀,就不能心軟!

當下石遠大喝一聲,追殺上去又砸死了三個十英傑。

十英傑已死其四!

“死!”卻見胡大怒吼一聲,一躍而起。

伸手一揮!

沙!

一團紅色濃霧便在半空突現,天女散花般朝石遠籠罩下來! 「受死!」

見到衛蔣的動作,還不等蒙特做出反應,一邊的魯放卻暴怒而起,舉起彎刀直接砍向衛蔣!

暴戾的火焰在這場雨中絲毫沒有變弱,反而因為魯放的怒氣又高漲了三分!

魯放的動作讓衛蔣的動作一頓,但他並沒有放棄攻擊蒙特,他眼神一凌,雷虯戟往身後一橫,一道雷電牆壁頓時拔地而起!

火焰轟然劈下,撞在噼啪作響的雷電牆壁上。

「轟」的一聲,火焰如大潮撞上堤壩一般,掀起一陣巨浪!

熾熱的溫度將接觸到火焰的雨水瞬間汽化,火焰身邊頓時膨脹出大量白色的霧氣。

「呵,敢對老夫出手,你還是第一個!」撐著傘的蒙特冷笑一聲,向後退開一步,枯槁的左手從長袍中露出,併攏雙指在胸前一劃,頓時五道幽暗的冥火在空中燃起——啖魂劫火!

「去——」


蒙特左手變掌,向前一推,冥火團頓時漲大變成五個恐怖的火團!

冥火不同於普通的火焰,無論燒的多旺也沒有絲毫的溫度。

嗖嗖嗖——

冥火團化作五道光影瞬間襲向衛蔣!

後面的火浪攻勢還未結束,前面又撲來蒙特的攻擊。

衛蔣心中劃過一絲不妙,沒想到蒙特居然沒有用毒,而是直接動手!

「衛老大!」

「他niang的,兄弟們上!」

見到衛蔣受到兩面夾擊,原本與對面一眾的傭兵僵持著的弟兄們瞬間暴動!

轟——

嘭——

一瞬間,五顏六色的鬥氣在雨中爆發,一場大雨中的混戰頓時推向了白熾化!

——————————————————————————————-

「這麼快就爆發了!」

躲在暗處的雲墨低喃一聲,光影幻象的時間早就到了,這回她倒是輕車熟路的退到獨蛟的儲物帳篷處,躲在箱子後面,將對面的戰況盡收如眼。

「在這麼僵持下去,對他們也是不利。」軒轅站在雲墨的身後,淡淡的說道。

軒轅所說的他們,指的自然是衛蔣一行人。衛蔣他們不過十幾人,和獨蛟傭兵團本就沒有任何可比性。

更可況他們被關在露天雨夜中整整一晚,即使他們其中有部分人選擇以冥想調整狀態,但任然無法比的上全盛狀態的獨蛟傭兵團。

既然橫豎都是死,倒不如在概率大的時候放手一搏。


「這倒也是。」雲墨笑了笑,對軒轅的觀點也是認同的,「不過,這麼一來,我們這邊也可以準備行動了!」

雲墨眼中劃過一絲暗光:「軒轅,準備回去了!」


說著,雲墨已經再次施展出光影幻象,就準備回去下令——

轟————

忽然,一道巨大的聲音從身後響起!

「糟糕!」雲墨驚道一聲。

軒轅皺了皺眉。


但對面衛蔣的動作已經無法停止:天空在那一剎那暗了瞬,一道紫色的雷光至天劈下,重重的砸在了山頂之上—— (應手機網朋友的要求,逆武本週每天三更。。。)

紅色粉末鋪天蓋地的朝石遠灑過去!

這是……石遠突然升起一股危險的感覺。

“焚身散!”卻是石金剛驚呼起來,他閱歷較高,當然能看出紅色粉末的實力。

因爲胡大主要是朝石遠灑過去的,其他人聽過石金剛的提示,便使出吃奶的力氣逃離焚身散的覆蓋範圍。

觀衆們離得較遠,包括石霸等人,只是發現戰臺上突然揚起了一道紅霧,卻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石遠以前雖然沒有見過焚身散,但對這種焚天城排名第二的毒藥早已如雷貫耳。聽到石金剛的驚呼後,當下便驚出一身冷汗。


同時,心裏是仇恨之極!

焚身散價值連城,論價格,還要比普通的中品丹藥高一些!

就算一般的武師,也要傾家蕩產才能買得到這種毒藥。石遠是不信胡大擁有購買焚身散的能力,那麼答案顯然只有一個!

石天齊!

你想要本大爺的命,在伎倆上可謂層出不窮!你纔是石家最狂妄的人,竟然視神聖的族比爲無物!

石遠怒火衝燒,從比賽至今,忍忍忍,已經忍無可忍!

他知道,對於焚身散這種厲害的毒藥,哪怕只吸入那麼一點兒,都會被燒成骨灰。

今天的風有些大,焚身散必定會隨風傳播,距離戰臺較近的人肯定會被波及。

而石明秀、完顏華芳等人爲了給石遠加油助威,距離戰臺非常的近!

最爲禍首石天齊,纔是真正的視人命爲草芥!

該怎樣破解這次危機?

焚身散的特性是先燃燒元氣,再焚燒修煉者。

有了!

石遠不再猶豫,不再藏拙,嘴巴一張!

“吼!”

元氣炮!

明讓功元氣壓縮成一道能量光球,從石遠嘴中發射而出。

嗖的一聲,沒入半空中的紅霧裏!

焚身散紅霧一遇見元氣炮,便撲撲的燃燒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