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市場其實早就有所飽和了,這一段時間張偉也沒了擴展的心思,手底下養的人卻是越來越多,分到每個人手上的其實已經聊勝於無了。

團隊內早就開始有人對此提出意見,如果再不擴展的話,他們怕是都幹不下去了。

他們再怎麼賣,人家要是不買賬,那能怎麼辦呢?

外賣這種東西,還能給硬塞啊!

張偉一陣的牙癢,眼中充斥着嫉恨之色。

鄒小北那個孫子,這會兒估計數錢數的做夢都能笑醒了! 湖東市第一人民醫院門口。

顧藏鋒和黃學明兩人並肩走了出來。

不久前,顧藏鋒代表振華集團和徐氏集團陪同黃學明一起去醫院慰問了一下受傷住院的黃學明父親。

黃學明對於顧藏鋒的探望,感到既驚喜又意外。

在黃學明看來,顧藏鋒可是一個實打實的大佬,而且還是一個又牛逼又低調的大佬。

這樣的大佬,居然會是自己的老師,而且還如此沒有架子如此平易近人,讓自己家裏得到公正的待遇已經是最好的了,居然還會親自來醫院慰問自己的父親。

黃學明覺得,顧藏鋒真的就是自己的偶像了!

生子當如孫仲謀,做人當如顧藏鋒!

這是黃學明現在內心真實的寫照。

“顧老師,我自己回去吧!就不麻煩您了!”

顧藏鋒本來是想送黃學明回家的。

但是轉念一想,黃學明這麼大個人了,總不可能晚上回家在路上迷路了,而且顧藏鋒今晚要趕着回去和柳依然交代一下開發區拆遷的事情,這可不是小事,一個處理不好,振華集團的口碑就徹底的崩潰了。

想到這裏,顧藏鋒不由得點了點頭:“那行吧!路上小心一點!到家了給老師發個信息!”

“好勒!顧老師,再見!”

黃學明朝顧藏鋒揮了揮手,消失在了夜色之中的馬路上。

顧藏鋒和黃學明道別之後,直奔地下停車場,自己的英菲尼迪還停在醫院的地下停車場裏面。

“咚咚咚”

深夜的地下停車場,除了自己的腳步聲,顧藏鋒聽不到任何動靜。

顧藏鋒走到了自己的車子旁邊瞥了一眼就在幾米外的地下停車場電梯入口。

電梯口上一塊路標上清晰地寫着“-2層停屍房”。

顧藏鋒不由得打了個哆嗦,真TM晦氣!大晚上的居然一眼就看到了停屍房!

顧藏鋒畢竟是個經歷過鮮血洗禮的金牌殺手,自然不會害怕這種玩意兒。

但是顧藏鋒敏銳的注意到了電梯的顯示屏上數字的變化,顯示屏從“-2”跳到了“-1”!隨後電梯就停了下來,顯然電梯準備開門了。

顧藏鋒微微一怔,從停屍房上來的?按理說不會有人從停屍房直接出來吧?就算是醫院的職工,也不會從停屍房出來直接回家吧?難道自己遇上了傳說中的戀屍癖?變態?

顧藏鋒不由得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盯着緩緩打開的電梯。

“叮咚”


隨着電梯清脆的鈴聲響起,電梯的大門緩緩地打開了。

“啊!”

電梯裏面傳來了一聲女子的尖叫聲。

顧藏鋒微微一怔,一臉古怪的跟着電梯裏面的人尖叫起來:“啊!”

從電梯裏走出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司楠!

司楠一臉驚慌的從電梯裏走了出來,隨後惱羞成怒的瞪着顧藏鋒:“是你?喂!你叫什麼?”

“這事應該是我問你吧?你叫什麼?我聽你叫……覺得挺不好意思的,就跟着你叫了一聲咯……”顧藏鋒一臉無奈的聳了聳肩。

“你這人……有毛病吧?”司楠兇狠狠的瞪了一眼顧藏鋒,沒有理會顧藏鋒的意思,快步朝地下停車場外面走了出去。

“嘶……等下……”顧藏鋒看着司楠的背影,一臉古怪的叫住了司楠,“你……不是外科醫生嗎?你怎麼從停屍房裏出來了?”

“我……”司楠背對着顧藏鋒,臉上閃過一絲慌亂,“關你什麼事?這可是我們醫院的事情,你一個外人問這個多幹嘛?難道你打我們醫院停屍房裏屍體的主意?我呸!變態!”

此時司楠是背對着顧藏鋒,即便顧藏鋒有着火眼金睛也看不到司楠臉上的慌亂。

“什麼?變態?”顧藏鋒不樂意了,“我前兩次幫你的時候你可不是說我變態的!你都是叫我大英雄的!”

“……”

司楠一時語塞,司楠並沒有從顧藏鋒的話裏聽到其他意思,不禁鬆了口氣。

司楠暗歎一聲終究還是自己太緊張了!

司楠忽然笑嘻嘻的回過頭看着顧藏鋒,將自己的臉上的慌亂藏了起來:“別呀!英雄,我就是和你開個玩笑!你一個大男人怎麼和我一個弱女子開不起玩笑?真小氣!”

“我小氣?”顧藏鋒眉頭一皺。

呵,女人!

變臉變得比什麼都快!剛剛還一副痛斥自己的樣子,現在居然又笑嘻嘻的和自己開玩笑。

不過顧藏鋒可不是一般人,顧藏鋒可是金牌殺手出身,心思極爲縝密!顧藏鋒隱隱通過司楠的古怪產生了什麼懷疑。

顧藏鋒看了看司楠,又回過頭看了看通往停屍房的電梯,陷入了沉思之中。

司楠眉頭微微一抖,司楠感覺到了顧藏鋒似乎在懷疑什麼。

顧藏鋒之前對戰劫匪時展露出來的身手和縝密的心思給司楠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司楠立刻感覺到了一陣不安。

司楠笑着快步走到了顧藏鋒身邊:“英雄……我突然想起來,我的車子今天壞了……你……能送我回家嗎?”

“送你?回家?”顧藏鋒微微一怔,“這樣不好吧……孤男寡女的……你沒老公是個單身狗,我可不是單身狗!我可是有老婆的人!”

“我……”

司楠一瞬間有種打人的衝動!司楠覺得要不是自己打不過顧藏鋒,此刻一定會把顧藏鋒摁在地上狠狠地揍一頓!不!揍一頓都便宜這個傢伙了!怎麼着也得揍上十頓八頓的!

大哥!**啊!美人計啊!你懂不懂什麼叫**?你懂不懂什麼叫做美人計?自己現在對你正在施展美人計,你不應該感到飄飄欲然然後忘記了停屍房的事情嗎?爲什麼你會通過美人計嘲諷自己是條單身狗?

有你這樣對待美人計的嗎?有你這樣的說話的嗎?你說的還是人話嗎?我求求你當個人好嗎?


“算了算了……就當我今晚可憐一下你這個單身狗吧!上車吧!”

“不用了!”司楠暴怒不已,右手一甩,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轉身往停車場的出口大步走了出去。

“這個人……TM的神經病吧?宛如一個智障!”顧藏鋒一頭霧水的看着司楠的背影,無奈的搖了搖頭。

其實這也不能怪顧藏鋒。

顧藏鋒雖然知道司楠故意把自己丑化了,但是畢竟顧藏鋒沒有見過司楠的真正面容,現在的司楠絕對稱不上是一個美女,嚴格意義上來說是一個帶着一塊疤的普通女子。

雖然司楠的美人計沒有起到預想中的效果,但是從另一個方面確實使顧藏鋒忘記了剛剛司楠的古怪,不得不說司楠的美人計還是起到了作用……這是司楠沒有想到的……

“嗡”

顧藏鋒回到了自己的車上,啓動了車子。

很快,等到顧藏鋒從醫院的停車場出來之後,顧藏鋒的手機響了起來。

顧藏鋒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是金手打過來的!

顧藏鋒微微一怔,自從金手替蘇傾城辦事之後,就基本上沒聯繫過自己了,現在都已經是深夜了,金手還給自己打電話,顧藏鋒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勁,難道是蘇傾城出了什麼意外?

顧藏鋒將車子停在了路邊,趕緊接通了電話。

“喂?金手?”

“老闆!是我沒用!是我無能!”

顧藏鋒心底一沉,確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傾城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老闆娘……被人綁架了!”

“什麼人乾的?吃了熊心豹子膽了?老子的女人也敢動?信不信老子殺他全家!”暴怒的顧藏鋒在車子裏歇斯底里的怒吼起來。

“是……是死神鐮的人!”

顧藏鋒眉頭緊鎖着:“可靠嗎?”


“今天我和老闆娘外出,回來的路上遇到了死神鐮的人!爲首的人就是王宇的哥哥王通!死神鐮的人懷疑王宇死在我們手裏!後來回傾城酒店之後,老闆娘就失蹤了,除了地上的一灘血跡,沒有留下任何痕跡!除了死神鐮的人那夥人,我想不到還能有誰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傾城酒店將老闆娘帶走!”

顧藏鋒將自己的兩個拳頭握得死死的。

這一刻,顧藏鋒感覺自己塵封多年的殺心又浮現出來。

顧藏鋒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起來,兩個眸子裏浮現出一絲猩紅色,整個人坐在汽車裏面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此刻顧藏鋒的額頭上已經開始滲出了一顆顆豆大的汗珠。

“老闆?”金手察覺到了顧藏鋒的異樣。

“這事我會處理,我現在就來傾城酒店!死神鐮的人不是你能夠對付的,你現在需要做的就是不要走露風聲,穩住天刺盟的人心,其他的,交給我!”

“是!”

掛斷電話之後,顧藏鋒迅速打開車門跑到了路邊的欄杆旁邊。

額頭上的汗水順着顧藏鋒的臉部從下巴上一滴滴滴落在地面上。


顧藏鋒擡頭看了一眼夜空的幾近滿月的月亮,還有幾天就要滿月了,自己以爲注射了兩支解毒劑就可以重新控制自己體內的狂暴力量,但是顧藏鋒現在才發現,這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即便注射了兩支解毒劑,自己依然無法控制,就在剛剛聽到蘇傾城出事的一剎那,顧藏鋒體內的這股狂暴力量差點就控制住了自己的理智!

“先生,您還好嗎?”一個路人疑惑地看着臉色蒼白的顧藏鋒。

“滾!”顧藏鋒暴怒的擡頭瞪了一眼路人,隨後奔向了自己的車裏。

死神鐮!你們要是敢傷害傾城,我顧藏鋒一定會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當初的事情張偉還沒跟鄒小北一併算賬,這次的事情鄒小北簡直就是在他的眼皮子低下囂張。

當着他的面搶他的飯碗不說,還他媽的完全沒把他給當回事。

那張偉能忍得了這種屈辱麼?

肯定是是忍不了的,但是鄒小北如今真的是不好對付。

這他媽的,他能怎麼辦?他也沒什麼辦法啊!

這些天跟鄒小北對抗下來,張偉算是明白了。

不說別的,就連自己的最擅長的外賣,都被鄒小北這個孫子給按在地上打壓,就這他們還得委委屈屈的陪着笑連,哪怕是想競爭都競爭不過。

幹了這麼多年了,居然還他孃的不如鄒小北一個學生崽子賺的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