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1 月 24 日

岩漿巨靈族四大元神尊者的神通攻擊,有一部份力量落在了大地上,在一聲聲的巨響中,將方圓數千米的大地轟得開裂。

一條條猙獰的黑暗裂縫密佈在大地上,高空上的張無忌卻毫髮無傷,這讓岩漿巨靈族的元神尊者驚懼不已,「這怎麼可能?」

「接下來,就該輪到本座了,太陽神拳第一式,旭日東升!」張無忌左手握拳,踏空向前,悍然出拳。

「轟!」

「啊…」

一輪金色太陽冉冉升起,有勢不可擋的力量升騰而起,無盡光,熾熱火,瞬間爆發了。

岩漿巨靈族的一個元神尊者一聲慘叫響徹雲霄,在旭日東升拳下,他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當場就被轟成了粉末。

「太陽神拳第二式,驕陽烈日!」張無忌左拳橫推,如太陽橫空照耀山河,磅礴的氣勢籠罩四方,神聖光輝封鎖蒼穹。

「不!」

金色太陽釋放焚世之炎,被金炎籠罩的岩漿巨靈族尊者發出了凄厲的慘叫,蘊含毀滅之力的太陽神火讓它的岩漿之身化為了灰燼,連帶着靈魂也一焚而盡。

驕陽耀世間,烈日焚諸邪,太陽神拳的第二式驕陽烈日是張無忌對至陽之道的最新領悟,一拳演化驕陽,可輕鬆鎮殺元神尊者。

「此人太可怕了,快逃。」張無忌的兩拳就滅殺兩個元神尊者,剩下的兩個岩漿巨靈族尊者恐懼了,他們想都不想,轉身就逃。

「逃,你們逃得了嗎,鯤鵬翅,顯。」張無忌冷冷一笑,背上金烏神翼化為黑金神光縈繞的鯤鵬翅。

「哧!」

翅一震,速度快到極致,瞬間就出現在一個逃跑尊者的正前方,黑金神光縈繞的翅震動,「金翅大鵬,十萬八千劍。」

「哧哧哧…」

一隻展翼如垂之雲一般的金翅大鵬在蒼穹之中顯化,一道道金色劍形光輝從高空垂落,密密麻麻,以萬劍轟殺之勢,完全覆蓋了一牽

「吾不甘心…」密集的劍形光輝下,岩漿巨靈族的元神尊者再不甘心,也只能是隕落。

鯤鵬翅展開,張無忌追上了岩漿巨靈族最後一個元神尊者,死亡的氣息讓它驚恐萬分,「不要殺我,我願臣服。」

「跪下。」鯤鵬翅覆蓋一角蒼穹,張無忌整個人都被黑金神光環繞,深邃的眼眸有威嚴瀰漫,如神靈宣判眾生。

「好,我這就跪下…」岩漿巨靈族的尊者低下了頭,慢慢彎下腰,看似要下跪的他,卻突然猛抬頭,並厲聲怒喝,「張無忌你去死吧,巨靈之心,熔岩突刺!」

轟!

巨靈之血沸騰,血脈之力爆發,數十米長的鋒利尖刺如滅世戰槍,直接洞穿了空氣,這是來自元神尊者的絕殺一擊。

可惜的是,有鯤鵬翅在身的張無忌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不等熔岩突刺近身,他就已經先一步閃開了。

最後,熔岩突刺這道絕殺神通,貫穿了遠方的一座高山,讓那座高山發生了大崩塌。

「唉…為何一定要自尋死路呢。」戰場上,張無忌輕嘆口氣,擲出了血骨滅生矛。

「轟!」

「啊…張無忌你不得好死。」血矛裂空,無堅不摧,湮滅一切,岩漿巨靈族的最後一個元神尊者,就此隕落。

連殺四大元神尊者之後,張無忌踏空飛回到了炎劍山,昭快步上前抱住他,手在他身上移動,「教主,你沒受傷吧?」

「沒事,就憑他們四個,還不足以讓本教主受傷。」張無忌微微一笑,輕輕抓住昭的手,道,「不過這趟北方界域之行,恐怕要更加危險了。」

楊逍憂心忡忡的道。「教主,離炎王庭出手了,我們的北方界域之行是越來越危險了,還要不要繼續前進?」

張無忌輕揉昭的手,笑着道,「有危險就對了,明離炎王庭不願看到我族跟古蠻一族結盟,他們也怕了,這樣的話,我們就更應該去玄蠻大域了。」

「可是教主…」楊逍有心要結束北方之校

張無忌揮手打斷道,「沒什麼可是的,本座這次一定要到玄蠻大域跟古蠻一族締結盟約,誰也不能阻擋。」

見氣氛變得有些緊張,昭連忙開口道,「左使,若是因為一點困難和危險,我們就要退走的話,那明教的尊嚴何在?」

「而且我們是來跟古蠻一族結媚,就因為岩漿巨靈族的阻攔,我們就要選擇狼狽離開,這讓古蠻一族如何信任我們人族?」

「我們人族明教以後,又有什麼資格去談崛起,拿什麼去對抗東玄古族。」

她這些話,其實是在幫張無忌解釋,並不是真的要讓楊逍難堪。

楊逍苦笑着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是擔心教主的安危,我建議教主先回光明頂,由我去玄蠻大域就校」

原來,他只是希望張無忌結束北方之行,他則是代替張無忌繼續前行,主動接過所有的危險。

謝遜也大聲表態道,「我同意左使的建議,為了安全起見,教主和昭姑娘還是先回光明頂,結盟古蠻一族的事,就交給我和楊左使了。」

韋一笑舉了舉右手,大聲道,「還有我,還有我,我韋一笑也願陪左使前往玄蠻大域,請教主安心回光明頂。」

張無忌皺起了眉頭,楊逍的好意他能理解,但他不能接受,「笑話,明教自立教以來,何曾有過當逃兵的教主?」

楊逍連忙解釋道,「這不是逃兵,教主是一教之主,身份何等的尊貴,結盟古蠻一族有我光明左使出面就足夠了。」

謝遜點零頭,表示同意。「沒錯,古蠻一族也只是中位種族而已,以教主的尊貴身份,完全沒必要親臨北方界域。」

張無忌並不認可這個法,他有自己的主見和想法,「本座心意已決,北方界域之行必須繼續,此事無需再議。」

無奈之下的楊逍,唯有暗中向韋一笑和謝遜下了命令,「蝠王、獅王,前往北方界域的途中若是遇到危險,你們務必保護教主和昭姑娘安全撤離。」

謝遜和韋一笑對視了一眼,皆是堅定的點零頭,「左使放心,我們就算是死,也絕對不會讓教主有危險。」 沙耶呂看着此時的閆七煌,他雖然和閆七煌戰鬥了很多次,但是他們兩人的實力很強,誰也沒有被打敗過,但是這一次沙耶呂如此說,顯然是有着什麼依仗,但是閆七煌卻絲毫也不弱分毫,兩人的實力超強,即便是戰鬥也是平手,不過沙耶呂居然如此有信心,想來的確是有着什麼依仗。

沙耶呂冷笑道:「這一次,我一定可以戰勝你,你最好現在就告訴我,絕仙冢的位置,要不到了後來,我可不會放過你的。」

「絕仙冢。」閆七煌開口道:「說了怎麼多次,你還沒有明白嗎?那種地方我根本不知道,你居然還想通過這個威脅我,我告訴你,那地方我根本不知道,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沙耶呂此時顯然也是憤怒了,但是現在閆七煌他們,在這個島上待得時間最長,所以說即便是有人知道絕仙冢在哪裏,也只能夠是閆七煌他們,此時的閆七煌居然說出這話,顯然是閆七煌根本是有意隱瞞,不過雖然閆七煌在西鶴妖島待得時間長,但是西鶴妖島的大陸範圍太廣,他想要找到絕仙冢在哪裏,的確是不可能找到,除非有地圖在,有地圖的指引,才能讓他們找到絕仙冢。

而且絕仙冢那個地方非常奇怪,絕仙冢以前也有人無意當中找到,甚至沒有鑰匙硬闖進去,但是凡是進去絕仙冢的人,都沒有一個活着出來的,或許沒有地圖硬闖進去的人,都死在了絕仙冢當中,所以一直流傳這絕仙冢的傳言,而且想要進去,想要找到絕仙冢,這地圖是必不可少的東西,沒有地圖就找不到絕仙冢的位置,如果沒有地圖硬闖進去的人,想來也會被裏面的東西殺死,所以沒有人敢不帶地圖進去。

但是沙耶呂內心太像變強大了,甚至為了變強大甘願冒險,所以他才苦苦相逼閆七煌,在他的認知里,閆七煌是唯一知道絕仙冢在那裏的人,因為只有他才知道,這裏怎麼大的島嶼,閆七煌應該也派遣人搜索過,所以只有他才知道,然而的確如此,閆七煌也曾經命人搜索過,但是結果卻是無功而返,因為島嶼太大了,即便是想要找到,但是怎麼大的地方,也沒有人能夠找到,怎麼小的絕仙冢在哪裏吧!

沙耶呂看着閆七煌,兩個眼睛當中,充滿著濃烈的殺意,他對於阻攔自己的人,都要除掉,沒有人能夠阻攔,他變強大的步伐,顯然是對方也不可能,一直以來雖然,他們兩個戰鬥,但是都是以平手結束,可是這一次他是不可能就此把手了,他這一次一定要從她的口中,得到絕仙冢的具體位置。

沙耶呂突然低沉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讓你看看我的厲害。」

就在此時身後的七名手下,突然擺出了一種很奇怪的陣型,然而就在此時,天地之間的靈氣噴涌而出,朝着這七人身上注入,就在此時下方的海水如同波濤般洶湧。

……

沙耶呂朗聲道:「七生七死鎖妖陣,開。」

而就在這一聲剛發出,只見以七人的陣型為圓心,朝着前方閆七煌身上,擴散了巨大的陣法光罩,光罩直接把閆七煌給包圍在了裏面,『嘩』而此時海水中突然出現了五道水柱,水柱噴涌而出,變的越來越細,最後居然變成了,水做的鎖鏈,剎那間就把閆七煌的雙手雙腳,連脖子都被鎖鏈牢牢鎖住了。

閆七煌想要掙脫,但是他卻發現,這個陣法居然一瞬間,把他的體內靈氣完全封鎖了,然而這水做的鎖鏈,非常柔和,即便是閆七煌利用蠻力,居然都沒有辦法掙脫,然而當他用蠻力準備掙脫的時候,這鎖鏈反而鎖的更緊了,這一幕讓閆七煌手下的人看到了,也是大驚,隨後就有一人看到城主有危險,急忙準備攻擊陣法,救出他們的城主。

「砰。」

然而就當他們攻擊的時候,他們卻發現了,無論用多大力氣攻擊,但是最後在擊中光罩的一剎那,就好像是擊中了棉花一樣,居然把它們的力量全部卸去,不光如此,居然還有力量反震而來,這讓他們真的感覺到了,這一陣法的確是非常恐怖,他們想要攻擊救出城主,顯然是不可能的。

站在陣法中心的沙耶呂,顯然是不收任何影響,看了一眼正在攻擊,準備試圖救下閆七煌的手下,嘲笑道:「你們不要白費力氣了,在我的七生七死鎖妖陣當中,即便是你們也休想救出閆七煌。」

閆七煌怒氣的看着沙耶呂道:「沒想到,你為了對付我,居然擁有這種陣法,這種陣法的威力非常大,而且利用它對付妖獸,也是非常強大,所以才叫做鎖妖陣把!」

「哈哈,不錯,七生七死鎖妖陣,不但可以斷絕你的靈氣,而且這水做的鎖鏈柔軟。」沙耶呂解釋道:「任憑你的力氣在大,也不可能打破這鎖鏈,而且這鎖妖陣不但可以斷絕靈氣,即便是你們一族,天生最引以為豪的吞噬之力,在這裏也是沒有絲毫用處的,所以你就不要妄想利用吞噬,補充你體內靈氣突破重圍了,你現在完全被我壓制住了。」

「呵呵,你到是很用心嗎?」閆七煌開口道:「可是你這樣又有什麼用,你以為鎖住我,就能找到絕仙冢了,告訴你,我根本不知道絕仙冢在哪裏。」

「你不告訴我,沒關係。」沙耶呂開口道:「但是我相信,你的手下應該不會坐視不管吧,他們如果想要讓你活,必須親口告訴我絕仙冢在哪裏。」

沙耶呂開口看向柒皇城一邊的人,道:「如果要想讓你們的城主活,就乖乖告訴我絕仙冢在哪裏。」

而這話讓他們也是一愣,他們的確聽說過絕仙冢在哪裏,但是,但是他們沒有找到絕仙冢,即便是他們想要救出閆七煌,但是也不知道絕仙冢在那裏啊,這讓他們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回答。

……

「沒用的。」閆七煌低沉道:「我說了我們不知道絕仙冢在哪裏。」

沙耶呂一聽有點惱羞成怒了,急忙抓着閆七煌大吼道:「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你們在這裏怎麼長時間,怎麼可能不知道。」

這的確是讓沙耶呂不敢相信,他真的不願意相信,自己一直怎麼堅持,到頭來卻是一場空,他真的不願意相信這些,而此時的羅刀和葒瑩,看到這一幕也是大吃一驚,他們實在沒有想到,對方實力居然怎麼強,居然一下就把閆七煌給抓住了,這的確是讓他沒有想到,而此時葒瑩看到這一幕,也的確是有點生氣,雖然他父親和他的關係非常淡,但是那畢竟是她的父親啊。

他沒有等到羅刀開口,居然第一個朝着那裏飛去了,同時他也祭出了一劍極品法寶,這是一柄長劍,長劍激射而出,同時這長劍,居然在吞吐四周的靈氣,一剎那就朝着前方的陣法刺去。

「叮。」

清脆的聲音響起,然而這柄長劍居然被反震回來,被飛過來的葒瑩接在了手中,而此時手中拿着劍的葒瑩,居然雙手還微微顫抖,顯然是被對方的力量震的雙手發麻,這的確是讓他沒有想到,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父親。」

葒瑩看着此時,被圍困在陣法當中,無法動彈的男人,這是他的父親,他怎麼可能讓他父親死呢,隨後他拚命揮動長劍,準備打破對方的陣法,但是對方的七生七死鎖妖陣,聚集了七位大乘後期的海夜叉,佈置而成的陣法,怎麼可能怎麼容易就被對方破解,這的確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哦,居然半路跑來了一個攪局的。」沙耶呂看了一眼葒瑩,冷笑道:「閆七煌,這就是你的女兒是吧!」

閆七煌焦急道:「你,你準備幹什麼,有什麼沖着我來。」

而此時的羅刀也衝來了,看了一眼前方的陣法,這陣法的確非常的龐大,讓他也沒有實力破除,沒想到這海夜叉居然怎麼強大,居然還能佈置出,怎麼強大的陣法,即便是劫變中期的閆七煌都沒有辦法破開,這的確是讓羅刀沒有想到。

羅刀喃喃道:「好強大的陣法,這陣法居然毫無破綻,即便是想用力量破開,但是顯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閆七煌看到羅刀開口道:「羅刀,快點把葒瑩帶走!」

「不,我不會走的。」葒瑩拚命打在陣法光罩之上,同時大吼道:「我一定要把你救出來,你再怎麼說也是我的父親,我知道你都是為了我好,所以我是一定不會拋下你的。」

閆七煌一聽,傻眼了,他在前不久還和自己,這個女兒大吵了一家,甚至甚至他連她女兒的事情都干涉,但是葒瑩顯然都沒放在心上,還想要把他救出來,這的確讓她非常的感動,他真的感覺到了非常感動。

他真的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會怎麼努力,想要把他救出來。。 []

「一個瘋子而已,沒必要那麼傷心,這世上好男人多得是。」

白柏玄看到這一幕,有那麼一剎那,他的眼角就揚起了一抹狠狠的陰冷。

因為他看到了他不想看到的。

但最終,他又恢復如初了,依舊溫和的寬慰著,他提起面前的茶壺,就給對面的她倒了一杯熱氣騰騰的茶。

溫栩栩還是獃獃的看着這個視頻。

一直到被帶走,她的神情都還是渾渾噩噩,就好似丟了魂的木偶一樣。

「少爺,你覺得這個霍司爵,真的是不在乎她的死嗎?那我們本來的計劃不就落空了?他這麼冷淡,還怎麼讓他發狂殺人?」

看到人送走後,過來送手機的那個人,馬上在亭子裏問。

白柏玄「啪」的一聲把手機拍在了桌上!

「那就先放過他,你打個電話給醫院那邊,告訴他們,『南木木』可以死了。」

「啊?」

送手機的人聽到,立刻嘴巴一下張大了。

讓假的南木木死掉?

那……這個女人呢?這可是真正的南木木,如果「她」在醫院死了,那以後她還怎麼出來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