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山谷之中,野獸叢生,傳聞具有強大妖獸潛修萬年之久者數不勝數。

一頭遠古猛獁在叢林中沉穩前行,身軀壯如山丘,兩隻獠牙足有十米之長,能夠刺穿世間萬物,實力在六階以上,正目不轉睛盯著百里之遙的三人。

在距離遠古猛獁百里之遙的一處山峰下,三人盤膝而坐,運轉自身元氣休息,他們絲毫沒有感覺到自己已經成為猛獁妖獸眼中的美食。

猛獁面色猙獰,長鼻向上一揚,剛硬如鐵,似如鋼鞭鐵骨,他打了一個響鼻,整個如山丘般的身體朝著那三人狂奔而去,速度快如獵豹。

就在猛獁距離那三人只有二三十里之遙處,他猛然止步,眼中出現恐懼之色,繼而轉身逃去,絲毫沒有猶豫。

「有動靜!!!」山峰下三人之中其中一人猛然睜開雙眼大喝道。

「六階妖獸的氣息!」另外一人急忙站立而起,四處張望,神情緊張至極。

最後一人則為一個驚艷四方的絕色美人,他微微皺起眉頭,道:「兩位長老不必驚慌,我們有慧天長老賜予的天穹之舟,就算是七階妖獸來了,我們也能從容而退。」

此三人便是天地門萬聖女帝昕,功德長老趙雄和真經長老無歡。

趙雄一點頭道:「聖女所言極是,這天穹之舟乃是攻防一體的乘坐工具,被慧天、慧地、慧黃三位長老共同施法布置了攻擊和防禦法陣,別說六階妖獸,就算是遇到七階妖獸我們也有把握一戰。」

無歡狡黠一笑,接著說道:「你們聽,剛才那六階妖獸已經離去了,想必是看到了我們身旁的天穹之舟。」

天穹之舟似如一座艦船,能夠日行萬里,其上布置強大法陣,攻防一體,就算是遇到強大的妖獸也有把握全身而退,這次是帝昕三人到亡魂谷的時候,慧天、慧黃、慧地三位太上長老贈與他們的。

趙雄得意至極,跳上天穹之舟四處遠眺,看到那逃跑的猛獁,哈哈大笑起來。


「無歡,果然如你所說,那猛獁妖獸竟然真的逃跑了?」

「那是,若不是聖女能夠操控這天穹之舟,就憑我們兩個想要對付那六階妖獸猛獁,那是痴心妄想。」無歡有意無意拍了帝昕的馬屁。

帝昕何其聰穎,自然能夠聽出那無歡馬屁精的恭維之話,她面色無常,並不為之自傲,卻低聲沉吟說道:「此時慧天等三位太上長老想必已經進入了一洞天之中。」

聖女修鍊神速,八年時間便幻化出了自己的元神,繼而凝聚天地本相,如今早已結成魂丹,一躍成為第六階魂丹境界的巔峰實力。

這種逆天的修鍊速度古今罕有。

剛開始各位長老依附萬聖女帝昕,只不過是因為帝昕得到天地門三位太上長老的青睞,而且身後又有聯盟長老團楊豐宇的支持,所以想要藉助帝昕來和三位太上長老及聯盟長老團搭上關係。

可是如今,帝昕的實力遠遠超越了他們,自然而然,門派內很多長老都開始真正的追隨帝昕,甘心成為帝昕手下的棋子,因為他們知道,整個天地門中,帝昕將成為下一屆門主的希望最大。 亡魂谷無邊無際,從來沒有人知道,亡魂谷到底有多大,甚至比玄元大陸還要大很多。

至於一洞天在亡魂谷之中又是什麼地界,趙雄等人更是不知。

「聖女,那一洞天到底是什麼地方?慧天、慧地和慧黃三位長老竟然都去了那裡?」趙雄疑惑的問道。

那三位太上長老在他們心目中就是無敵的存在,淬體境第八階實力,可是縱橫玄元大陸的一方霸者。

「對啊,聖女,慧天長老把葉天也派到了亡魂谷之中,尋找什麼混沌之心碎片,何不在這亡魂谷之中直接將那小子殺了不是更好?還要如此費一番周折幹什麼?」無歡不理解的問道。

帝昕冷笑一聲道:「難道憑你們兩個能殺的了葉天?還有,太上長老之意不是你們可以猜測的?聽明白了嗎?」

趙雄和無歡兩人面面相覷,都有些尷尬,點頭稱是。

曾經的葉天在他們眼裡只是一隻螻蟻,他們一個指頭便可以將其捏死,可是,如今,時過境遷,這才幾年的時間,恍若隔世一般,葉天的實力竟然遠超他們,而且殺人如麻,心狠手辣,讓他們心中即恐懼又充滿了恨意。

帝昕微微嘆息,慧天、慧地和慧黃三位太上長老之意她又如何能不明白?

雖然自己上古妖獸天元妖蝶的身份可以暫時讓三位太上長老遷就與她,可是那三個精明的老怪物怎麼可能認她擺布?

混沌之心碎片乃是天地門的重寶,能夠吸收天地混沌之氣,對修鍊大有益處,可是前不久他們三位太上長老竟然將其丟失?

混沌之心碎片遺失,主要原因就是上次在亡魂谷之中靈虛洞的慕容旭從中作梗,才得以讓那海蛟逃亡。

如是,這就不難猜測到三位太上長老真正派葉天到亡魂谷之中來完成這件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的目的了。


這三位太上長老早已在亡魂谷設下天羅地網,其表面是擊殺葉天,實則是引出靈虛洞慕容旭,將其擊殺,然後再想辦法脫身。

這樣一舉三得,慕容旭死於亡魂谷妖獸之口,靈虛洞也就不會懷疑到天地門三位太上長老身上,繼而殺了葉天,奪取魂界交給帝昕,這樣他們就能和帝昕達成交換,讓幫助他們尋找海蛟奪取混沌碎片之心。

帝昕對於三位太上長老的心思猜測的非常透徹。

他們三人這次來到一線天,目的就是利用帝昕天元妖蝶的天賦技能來尋找海蛟的氣息,只要帝昕能夠尋找海蛟的氣息,便可追尋氣息尋找到海蛟。

「哼,三個老東西,想要利用我來尋找海蛟,然後擊殺海蛟,奪取混沌之心,奪取蒼天圖,簡直是痴心妄想,我帝昕是不會讓你們如願的。」帝昕暗自沉吟。

得蒼天圖者,得天下。

感悟蒼天圖其中奧妙,便可窺視天地規則,引動天、地、人三劫,此三劫一過,便可踏入長生之道。

此次蒼天圖現世,各方群雄英豪四起,有實力者取之。

帝昕乃是上古妖蝶之身,屬天地人三劫數之身,喚醒記憶后,實力突飛猛進,遲早有一日恢複本尊實力,對於蒼天圖至寶,哪有不取之理?

一個偉大的計劃早就在帝昕的腦海中形成。

至於魂界,帝昕也是勢在必得,且不說魂界至寶如何,單就葉天此人,她必殺之,否則,葉天將會成為她的心劫。

「聖女,這一線天危機重重,我們雖有天穹之舟,若是遇到八階實力妖獸,恐怕也無法逃脫啊?」趙雄和真經兩位長老憂心忡忡。

「嗯,我們快些尋找海蛟的氣息,早日離開這一線天為妙。」帝昕也感覺此地不宜久留催促道。

三人稍作休息片刻后,又回到了天穹之舟,遨遊在虛空之中。

亡魂谷,荒冢之地。

葉天五人站於逆天刀之上,飛行在天空之中。

如今的逆天刀再也不是曾經死寂沉沉的銹刀,自從靈兒變為刀魂之後,逆天刀如同活了起來,整個刀身呈現一頭青龍之狀可隨意變化大小。

刀身青光四溢,元氣繚繞,刀身上奇怪的紋路清晰可見,非常詭異,又充滿玄妙。

刀身上的青龍紋路越加顯現,似乎一條真龍附著其上,隨時都有可能騰空而起。

更加玄妙的是,在青龍紋路之上,竟然還附有十二萬六千個漩渦點,這些漩渦點無從考究,葉天試圖將識海探入其中,可是嘗試了很多次都沒有成功。

此刻的逆天刀不再是單純的攻擊武器,而且還是一座非常好的飛行器,能夠沉穩的在空中飛行,雄厚的防禦剛好能夠抵擋空中妖獸的入侵。

葉天五人站立在刀身中偌大的紋路之中,觀看外景倒是別有一番風味。

「大哥,你這逆天刀真是神奇,竟然可做飛船之用?」重陽真人有些激動的看著這柄神器。

「這刀身好強的防禦力……」佛陀愛不釋手的撫摸著逆天刀。

凌軒和鈺銘兩人則是觀看者大地上的一切。

「大哥,前方有蚊獸群出現。」凌軒急忙呼喊道。

眾人皆朝著前方望去,太空之中,蚊獸群黑壓壓的一片,足足上萬隻,其中竟然有一隻銀色的蚊獸作為領頭者。

「大哥,有銀色蚊獸出現。」佛陀驚呼道。

銀色蚊獸乃是稀少蚊獸群主,實力在六階和九階之間,一旦空中遇到,必死無疑,更何況對方黑色蚊獸群和灰色蚊獸群不計其數。

「大家快躲進來」葉天高喊一聲,觀其蚊獸群,發現那領頭者銀色蚊獸乃是六階實力,這才稍微放下心來。

逆天刀雖然防禦雄厚,一旦遇上七階妖獸,恐怕還是無法抵擋。

逆天刀身上的紋路足有十間房間大小,又各自成型,能夠容納百人之數,可以說逆天刀是空中最好的飛行器了。

眾人紛紛鑽進紋路空間之中,眼看那蚊獸群將逆天刀圍堵的水泄不通。

蚊獸群圍堵逆天刀之後,紛紛發出攻擊,企圖破開逆天刀,吞噬其內生命,可是使勁渾身解數都無濟於事。

蚊獸群不斷的攻擊,導致逆天刀發出嗡鳴之聲,卻在空中穩當前行,絲毫不影響進度。

「大哥,給這些蚊獸群一些好看,我們也不是好欺負的。」佛陀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

葉天也正有此意,這些蚊獸群可是魂界那些冤魂惡鬼最好的補品。

「好,那我就出手了。」

葉天大喝一聲,雙手結印,一股幽冥之氣突然加註到了逆天刀之中。

逆天刀整個刀神瞬間發出「嗡嗡」的顫抖聲,一股滔天的幽冥之氣從到身上蔓延開來,瞬間將方圓十里之內的淹沒了,形成一個地獄牢籠。

空間被一片氤氳黑暗氣息籠罩,突然地面上浮現出一個個幽冥似得靈魂,這些靈魂似如惡鬼,又似如猙獰的冤魂。

這些冤魂惡鬼似如來自幽冥地域,數量數不勝數,完全不亞於蚊獸群。

鬼門關守將奕黎一手持黑色磻旗,揮斥方遒,指揮著這上萬的冤魂,無比霸氣。

當奕黎看到那銀色蚊獸之時,眼中儘是恐懼之色,朝著葉天身邊急速駛來道:「主人,那,那……銀色蚊獸?」

葉天微微一笑道:「奕黎,你怕什麼?這裡是我的地獄牢籠,一切由我控制,今日這些蚊獸群只是你們的點心而已。」

奕黎一聽頓時喜上眉梢,雙手拱起道:「多謝主人」。

蚊獸群之中,一聲怒吼聲響起。

「該死,竟然是一座地獄牢籠?」

這話之音就是來自那銀色蚊獸之口。

帶著系統在名偵探柯南世界 ,便能口吐人言,境界再高的話,將會變化人形。

我在末世打王者 蚊獸,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奕黎大聲喝道。

那銀色蚊獸一看奕黎,不禁啞然失笑,傲然道:「原來是一個小小的鬼將,區區五階實力,竟然敢挑戰我銀蚊獸之威?找死……」

銀色蚊獸怒氣衝天,被一個自己一隻手就能捏死的螻蟻挑釁,他豈能不怒?


傲嬌帝少,寵入骨 ,準備擊殺奕黎之時,突然臉色大變,獃獃的看著自己的雙手道:「不,不,不,怎麼可能,我的妖氣怎麼可能無法運轉?」

葉天哈哈大笑一聲道:「你以為遇到我們就能夠將我們吞噬,殊不知卻成為了我魂界靈魂的美餐。」

那銀色蚊獸回頭望去,看到葉天後一臉可不思議,道:「是你,原來這地獄之牢是你的?不,不可能,你只有區區二階實力,怎麼會……?」

「帶著你的疑惑,下地獄去吧?」奕黎早已迫不及待,一聲大吼,沖向那銀色蚊獸群之中,盡情開始屠殺。

地獄之牢中一片凄慘之聲,那些冤魂惡靈猙獰的面容顯露無疑,整個場景猶如人間地獄。

就在蚊獸群被盡數吞噬的時候,葉天雙手之中在慢慢凝聚一顆黑色的珠子,異常光亮,一層妖氣繚繞其中。

這顆珠子是葉天不斷收集這些蚊獸群身上的妖氣凝聚而成。

「鈺銘,將這顆妖珠收好,帶我們取得轉生門,這顆妖珠可做大用。」葉天將妖珠遞給了鈺銘。

鈺銘如視珍寶,小心翼翼捧在手心之中道:「多謝大哥!」

他知道,他的妻子被人擊殺,化為一絲靈魂隱匿於妖晶之中,他讓葉天幫助其凝魂轉生,也不過是有一些希望罷了,可是,若是有這妖珠作為妖氣凝固靈魂的話,成功率便可翻倍。 葉天突遇蚊獸群,盡數滅之,成為魂界冤魂惡鬼美餐。

一路危險重重,眾人皆是慎之又慎,乘坐在逆天刀之上,飛行在亡魂谷上空。

「大哥,這裡有一團霧氣,非常詭異,我的神識探查不到任何的氣息。」凌軒收回神識,鄭重其事的說道。

葉天盤膝而坐,靜坐思考,聽到凌軒如此之說,他站起身來,做到逆天刀最前端,將神識擴散出去,果然如此。

神識探出去不到十里之地被一層霧氣籠罩,無法穿透其中,非常詭異。

此時鈺銘和佛陀還有重陽真人三人也圍了過來,紛紛將神識探出試探,結果依舊如此。

「大哥,這亡魂谷之中儘是殺伐之氣,這種氣息堪比混沌氣息,神識根本擴散不出去。」重陽真人一字一句的說道。

「殺伐之氣?」葉天微微沉吟,繼而說道:「如果神識探查不出去的話,我們根本預測不到前方的危險,如此,那我們豈不是進入了絕境之地?」

「是呀大哥,如果我們在這裡迷失了方向,別說說服黑無常了,恐怕連黑無常的蹤跡都無法追尋。」凌軒失落的說道。

葉天暗自思忖。

此次來到亡魂谷之中,其最終的目的是要尋找遺失的混沌之心碎片。

他知道,憑著他的能力,就算是找到了混沌之心碎片所在,也不可能取之,這一切只不過是那三位太上長老變相殺他而已罷了。

但是,即使他知道三位太上長老的意思,他也必須要來到亡魂谷,因為越是危險的地方,就表明機遇越多,只有機遇才能提升實力。


況且御魂鼎他已經得到,而只要他得到了轉生門,實力自然會提成百倍不止。

實力提升,取得混沌之心碎片便多了一分把握,就算到時候他沒有取得混沌之心碎片,靠著自己的實力,回到了門派之中,想必那三位老傢伙也奈何不了他。

到時再想辦法救出門主玉楓和聶遠長老,從此離開天地門,浪跡天涯。

看到葉天一言不語,似乎在思考,大家都不敢再多說一句話,生怕打斷了葉天的思緒。

許久之後,葉天才回過頭來,看著凌軒問道:「凌軒,還有沒有其他辦法可以查探到方圓百里的範圍?」

凌軒苦苦思索,然後說道:「辦法不是沒有,我的火靈之力本體可以衝出這片殺伐之氣。」

「不行,這樣的話豈不是太危險了,一旦遇上強大的妖獸或者是蚊獸群,你就真的太危險了。」重陽真人一口否決。

「五妹,你的本體去不合適,要去我陪你去,兩個人也好有個照應。」佛陀說道。

「還是我陪師妹去吧」重陽真人說道。

佛陀和重陽真人兩人開始爭執起來。

葉天一擺手說道:「你們都不用爭了,如今只有凌軒能夠的火靈之力本體能夠散開神識查探百里之內的範圍,不如就讓小懶和凌軒一起去吧?」

眾人紛紛驚疑,看向葉天身後一隻沉睡的龐然大物。

這個傢伙自從上次和吞天莽大戰一場之後,就一直在沉睡,不過,小懶的實力,大家還是認可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