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就這樣四人迎著朝陽,(雖然這是傍晚)上路了,夏流一臉懵逼的站在原地說道:「那我咋辦啊!?」

林小風拍了拍夏流的肩膀說道:「習慣了也就好了!」

本章完,預知後事如何,請看下一章!

第三種愛情

蔣門深說道:「李二狗!剛得到的消息,東方明開始調查我們了!」

李二狗說道:「淡定!給你說了多少次了!要淡定!」

「淡定!?我淡定他奶奶個孫子!不行我必須找人做掉東方明!」

「做掉東方明?你瘋了?你這是找死!行!我也不管你了!如果你要是被抓住了,可千萬不要把我供出來哦!」

「哼!你放心吧!我找的殺手你放心!」 沒錯,正是當日被鳳月汐摧殘的那把。

望著被玉老抱在手中那把破瑤琴,幾人始終不曾將它與誅神琴的名號對上號,便連舒真兒都吃驚了一把,畢竟,曾經她也拿它練過不少的手。

但緊接著,更令人震驚了。

只見,玉老就著琴弦輕輕一滑,血滴落入琴身接著單手結印之後往上一拍,那把已漸斑駁的瑤琴外殼開始一點一點剝落,片刻間搖身一變,成了一把金棕色,散發著精光同時又古樸的瑤琴,難怪敢丟破爛似的講它丟在院中,合著除了玉老旁人也無法覬覦。

如此神乎其神的出場,才當的誅神琴的名號吧!


玉老輕輕撫過琴身似懷念一個老朋友般,隨後卻將手上恍然一新的瑤琴遞給了鳳月汐。

「既然這丫頭願意跟著你,就讓她跟著吧,只不過,以她現在的修為還不足以保護它!」正如舒真兒之前所說的,匹夫無罪懷璧有罪,與其放舒真兒那還不如交給旁人保管比較好。

鳳月汐接過,瞥了眼一側的鳳七洵,怎麼看,同樣搖身一變的那小子都比她靠譜吧?

輕輕一笑,玉老道:「老夫看的出來,他事事以你為先,放你這與放他沒什麼兩樣!」

「只不過。」玉老的視線仍子落在誅神琴身上:「琴雖完好,但要誅神琴發揮當年的作用,只怕還需要拿回上頭的琴弦!」

鳳月汐凝眉,疑惑的看向玉老。

不過對方卻是笑了笑:「你們的運氣還算好,小老夫之前倒是得了那麼一條現在應該在清音閣,明日你們取回便是!」

就這麼簡單?

鳳月汐的眉頭越皺越緊,她怎麼覺著這個酒鬼老頭的笑容背後藏著什麼!

藏著什麼呢?

還沒等幾人想好,玉老打著哈欠開始趕人了:「走吧走吧,忙活了一晚上,老夫也累了,既然你們已經拿了誅神琴,以後這小院就不要來了,至於天無指法。」玉老隨後看向舒真兒:「你雖有天賦,但過於急攻心切,好在這段時間的經歷應該也讓你歷練了不少!」說著拋出一本墨色的小本子,當然,仍然是扔向鳳月汐:「等你出了生死城之後再問她拿,先琢磨再練切勿心急,傷好了再練!」

不管怎麼想,玉老還是覺得應該將這兩樣寶物先交出去為好,自己落得一身輕不說也可以杜絕一些不必要的視線。

舒中嶽幾人只知天無指法在他的手上,一旦讓他們發現誅神琴也在他的手中只怕不會善了,鑒於舒中泰也就是舒中嶽兄長跟舒真兒這次的事情,讓他徹底明白一個道理,在舒中嶽心裡,利益永遠占第一。

他可以為了天無指法加害自己的兄弟,可以為了舒府的家產逼迫自己的女兒,那麼。還有什麼事是他干不出來的?

今日之所以輕易的鳴金收兵,很大原因該是認為就算擁有天無指法沒有誅神琴也難有發揮餘地而已,可一旦獲悉誅神琴也在他手中,只怕會激起對方的貪心而用上不必要的手段。

他年紀大了,生死也只是遲早而已,但決不能讓誅神琴跟天無指法落在不法之人里。

。 這是一個人與魔共存的世界,但是並不代表著人與魔可以和諧共處,每天人類都在和魔族做著鬥爭!

在這個世界上每一個人出生后都會擁有一種力量,我們稱之為「靈力」但是我卻是一個特例,我出生后沒有任何的靈力,在這個世界里這是很殘酷的,我本想無憂無慮的過一輩子,娶個中上等姿色的媳婦生兩個孩子,第一個是女兒,第二個是兒子,這就是我心中的幸福,但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某一天,我竟然捲入了一個天大的事件當中,而開始了我的冒險,我叫東方明,是一個「沒有靈力」的獵魔人,下面我要向大家講述一個關於我的冒險…….

這是一個晴朗的早晨,東方明身穿一套白色的西服,站在大街上意氣風發,然後他慢慢的蹲了下去,喊道:「貼膜啦!貼膜啦!膜啦……全場五塊,全場五塊,五塊錢你買不了吃虧,五塊錢你買不了上當!五塊錢你能買個煎餅果子!但是比不上我的超級無敵防水貼膜!貼膜啦……你們這幫sb就不能貼個膜嗎? 我居然住進了愛情公寓 !」

東方明低著頭獃獃的看著地板磚,這個世界每個人出生后都會進行靈力檢測,但是自己出生后卻沒有一點靈力…….東方明在很小的時候就被同年人所排斥,被欺負,只是因為自己沒有靈力。雖然自己的家族很有實力,但是自己沒有靈力為家族抹黑了,再一次被妹妹用靈力欺負后,他下定決心離家出走,開始了自己的北漂生活…….

「喂!小子,你不知道這片地盤是小友我罩著的嗎?」東方明低著頭在回想著以前的事情,一聲稚嫩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他抬頭看去,一個小學生帶著另一幫小學生很囂張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東方明心想:我擦嘞!這小屁孩現在都這麼牛逼的嘛?!於是東方明決定要教訓他們一下。

東方明按住小友的頭說道:「小屁孩,你知道我是誰嗎?」

小友很囂張的說道:「不知道!我知道你在不給我保護費我們就要打你了!」

「哼!」東方明笑了,一幫小孩,打我?可笑,東方明說道:「你們還想打……」

咚咚!小友一拳打中了東方明的右眼,東方明的右眼黑眼圈瞬間出來了,東方明看到這個小屁孩的身上出現了一層藍色光,東方明知道這是靈力的光芒,這個小屁孩身後的小屁孩跟班們都亮出了靈力,散發著綠色的光。這個世界上靈力是有等級的從下往上的排列是:綠色,藍色,黃色,紅色,紫色,金色,以及暗金色。

眾人包圍了東方明,一頓拳打腳踢后,小屁孩們滿足的走了,東方明從地上起來,擦擦身上的土,笑道:「不過如此嘛!啊哈哈…….咳咳……」

東方明擦著鼻血吼道:「為什麼?為什麼啊!!!!為什麼一群小屁孩都可以打得過我啊!」

李明看到東方明被打拿著一個袋子走了過來,說道:「兄弟沒事吧?」

東方明看到李明的笑臉,說道:「沒事!」


李明說道:「那就好!」

東方明說道:「這位兄台可否告知你的姓名呢?」

李明擺了擺手說道:「誒,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現在只想問你,要盤嗎?日本的歐美的都有!」


「……..」東方明吼道:「滾!!!我還以為你是什麼正經的玩意呢!」

李明說道:「這位兄弟你就不懂了…….」

「城管軍來了!」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眾人都紛紛逃跑,東方明愣愣的看著街上的人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李明抓住東方明就跑,二人玩命的跑啊,一直跑啊,跑啊!


郭小康從城管軍的車上下來,嘴裡叼著一根火腿腸,說道:「我們城管軍現在有這麼可怕嗎?」

康小京說道:「老大,我們下面怎麼辦?」

郭小康咬了一口火腿腸說道:「全面戒嚴!搜查那隻魔族!」

李明一直抓著東方明跑到了一個小衚衕,東方明氣喘吁吁的問道:「大家為什麼要跑?」

李明一邊警惕的看著四周一邊說道:「一看你就是外面來的,你不知道嗎?城管軍是這個城市的最高戰力部隊,專門對抗魔族的!但是他們經常打著對抗魔族的幌子敲詐,雖然他們有實力但是名聲很不好!不跑等什麼呢?」

東方明說道:「我是做正經生意的,我就不信他們能把我們怎麼樣!倒是你!一個賣盤的有資格和我相提並論嗎?」

李明說道:「你可拉倒吧你!你一個貼膜的,還被一群小孩子打!丟人不?」

東方明說道:「我……我……我那是讓著他們,否則亮出我的靈力打不死他們!」

李明說道:「吹……接著吹!我看你的靈力等級頂多綠色了!」

東方明說道:「話不投機半句多!就此告辭!」

李明哼道:「青山不改!」

東方明說道:「綠水長流!」

女神的最強高手 :「告辭!」

深夜,一個身穿黑色緊身衣的妹子背著一個袋子在瘋狂的逃跑,她的背後跟著一位身穿白色風衣的妹子,仔細看去這個人竟然是冷月!

冷月緊追著前面的黑衣妹子不放,黑色妹子看到冷月死追著不放,停了下來拿出了一把長劍,吼道:「冷月!你追了老娘幾十里地了!還特么追!不嫌煩啊!」

冷月拿出了一把短刀,說道:「你是魔族我是人,我們本來就是對手,把我的妹妹冷玉還給我,我就讓你死的痛快點!」

事情的經過是這個樣子滴,黑衣妹子是一個魔族,這天夜晚她正在樓頂上站著,在思考我既然是魔族是不是要做一點壞事呢?對!做壞事!做什麼壞事呢?有了!我就抓點女人,然後把她們嘿嘿……然後這個不開眼的抓了冷玉,然後就被冷月追到了現在!

「好!我把人給你是死!不給你還是死是吧?那我幹嘛要給你呢?要本事自己來搶啊!」

冷月徹底被這一句話激怒了,竟然有魔族敢挑戰自己,這不是找死嗎?嗖!一股強大的靈力噴薄而出,冷月的周圍被金色的光包圍著。

黑衣妹子驚訝的說道:「你……..你……..」

話還沒有說完,冷月一個瞬身就到了黑衣妹子的面前,一刀就刺進了黑衣妹子的身體里,黑衣妹子不敢相信的看著冷月說道:「怎麼會…….」

冷月說道:「安息吧!」

黑衣妹子說道:「讓我說完最後一句台詞!」

冷月看著黑衣妹子,黑衣妹子艱難的說道:「黑衣妹子,瑪茵飾…….」

冷月:「…….」

冷月拔刀,黑衣妹子瑪茵倒在了血泊之中,魔族的血和人類的是不一樣的,他們的血是紫色的…….

冷月趕緊抱出了袋子里的冷玉,冷玉雙眼緊閉,冷月看著冷玉,心想:該不會……

冷月戰戰兢兢的把手放到了冷玉的脖子上,還好沒有死…….

「啊!睡的好蘇胡哦!」冷玉伸了伸懶腰說道。

幸運將軍降魔傳第一章!完!

感謝大家的支持!

我們把鏡頭轉向東方明同學,東方明同學捂著呱呱亂叫的肚子走在一條小衚衕里,自從和李明分別後他就一直走啊!一直走啊!發現這不是一條小衚衕,這是一片衚衕,非常大就像一個迷宮一樣,於是他就在這裡迷路了…….

東方明吼道:「這特么是什麼地方!賣盤的別讓我在見到你!!!!」

——————–萌萌的分割線———————————

東方明:「幸運將軍降魔傳!正式開始連載!與正文沒有關係哦!所以我和李明他們不認識也是正常的!請大家多多支持!明天開始更新正文新的篇章:千金小姐篇!敬請期待!」 鳳七洵同鳳月汐滿載而歸,離開前的舒真兒,狠狠的擁住了玉老,哽著聲道:「謝謝你二爺爺,真兒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

這位老人啊,對於他而言,無論是誅神琴還是天無指法無異都是他命,如今,他輕易的將二者交出,為的是給她一個人生的新起點。

「去吧!這麼大個人還哭哭啼啼也不怕別人笑話,好好乾,那兩人絕非池中之物,將你跟它們交出去,二爺爺很放心,相信你祖父在天之靈也會老懷安慰!」玉老慈祥拍了拍舒真兒的頭,血濃於水的親情在二人間繚繞。

舒真兒擦去眼角的淚,朝著玉老堅定的點頭而後踏著步伐追向已沒入夜色的三人。

立在小院門外的玉老看著四人的背影久久,最後不禁輕吁口氣。

而位於生死城另一側的金家,金滿堂一人獨立檐下,望著不知何時從雲層處掙扎著出來的幾盞星辰,心裡有些發堵。

從金明婁嘴裡聽到玉老寧願讓天無指法淪沒也不願傳授給舒喬兒的時候,他的心裡就一直被什麼堵著似的,分外難受。

那個老傢伙竟然固執至此?

舒真兒的手再怎麼說都已經廢了,對他們舒府而言,對天無指法更甚者是誅神琴而言,無疑,舒喬兒才是他們唯一的出路。

如今,玉老為了舒真兒寧可生生的折了這條路,這是他沒想到的!

早知如此,他就不該那麼草率的答應讓他們婚事作廢,也不該急切的又同意明婁跟舒喬兒的婚事。

現在看,不單玉老對他心生不滿,就連舒真兒那丫頭也將對他頗有微詞,金滿堂悔不當初。

可惜了這滿地的月色,不禁心生一種失之交臂之感。

聽見拐角處走來的一道身影,金滿堂嘆氣問道:「婁兒,若是可以,你可願意同娶真兒那丫頭?」

良久之後,靠在一側牆上的金明婁悠聲:「爹,孩兒對喬兒是真心的!」他與金滿堂不同,從一開始便對天無指法或者是誅神琴沒有絲毫的興趣,當年,是他爹不顧他的意願讓他同舒真兒定親,他反對過,只不過效果微乎其微,現在好不容易擺脫那場婚約,他又如何能答應,如果他答應他又如何能對得起對他一心一意的喬兒,更甚者便連舒真兒都不可能答應,她是何等高傲之人,又怎會同意明眼人一見便知目的不純的婚約?

關乎兩名女子的一生幸福,金明婁不可能自私自利到那種地步,何況,他本就無心!

沉默許久,金滿堂失望了,到底是他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望著金滿堂落寞的背影,金明婁轉身往另一側離去。

回到瓊女客棧,鳳月汐房門前倒是立著一人,一見幾人從走道里出現,原本環著手臂靠著柱子的海洋看向正比肩走在鳳月汐身側的鳳七洵,之後朝鳳月汐看去。

。 「真不敢當,竟然還勞駕海大公子當門神!」開口的是妃絮,好傢夥,這一開口,就是一股嗆鼻的火藥味。

鳳月汐不禁挑眉,難道說妃絮跟海洋之間有什麼深仇大恨不成?

她不知,另一側的舒真兒可是了解一二。

不正是在鳳月汐昏睡的這幾日,海洋日日來報道找人嘛,當然了,放著好好金府不住偏要擠在瓊女客棧的行徑本就可疑了點。

而且,因為金家的關係,舒真兒對跟金家有關的人事物,同樣生不出好感。

海洋有些尷尬的搔頭,卻是沖著鳳月汐笑。

鳳七洵瞥了眼對方,拐了個小彎進了自己的屋子,他都走了,妃絮沖海洋做了個鬼臉也跟了進去。

至於舒真兒,她現在可是鳳月汐的隨從,自然是走哪跟哪。

推門而進,鳳月汐徑自走在桌邊,而舒真兒則是上前幾步打開窗子。

海洋進來,看看鳳月汐又看看舒真兒,說到:「怎麼,真決定收了她?」

看舒真兒每日里執著的跟在鳳月汐身後,傻子都知道她意欲何為,只是沒想到,這樣一個孤傲的人會甘當人後。

笑了笑,鳳月汐執起茶盞:「他們金家都逼人到這個地步,就不允許我救人於危難?」


海洋十分不客氣的落座,之後又給自己倒了杯茶,笑道:「也是,若是舒姑娘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也可以隨時來找我!」

舒真兒十分不給他面子的冷哼了聲,靠著窗戶往外看,很明顯,海洋在這鳳月汐這裡十分不受待見。

海洋言行令人生疑,偏又不像是居心不良,所以,就算她與妃絮再看這人不爽還是找不到借口趕人。

「找我什麼事?」鳳月汐瞥了眼欲言又止的海洋,見他的視線時不時掃向窗邊的舒真兒,不由道:「你去休息吧!之前我便說過,你雖與我們同行,但不會是我的丫環,事既已成定局,還是那句話,你還做你的舒家大小姐,我們是合作關係!」

舒真兒聽了蹙著眉頭望著鳳月汐良久,臉上倔強的神色尤見,只不過還是依鳳月汐之言退出了屋外。

「看來舒姑娘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了!」海洋不由一笑,隨後說到:「還是那件事,我舅父想單獨設宴款待幾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