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24 日

就算他已經是千萬富翁,也捨不得這麼造,畢竟他剛剛有錢,暴發戶的氣質還沒有跟上。

但是這次為了救何遠,他什麼都顧不上了,別說五千萬,就算是五個億,他也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

「好了,大家都安靜一下,一個字一百,我覺得不夠刺激,這樣吧,改一下,一個字,兩百!」

一個字兩百?

陸仁甲等人再次露出驚訝的神色,這是遊戲升級了嗎?

這麼刺激的嗎?

王強咳嗽一聲,問道:「你做過什麼壞事嗎?」

「做過,做過!」

還是陸仁甲搶先說道:「一個月前,我看路邊一輛車不順眼,就把他的車給刮花了,車主到現在都不知道是誰幹的!」

王強點頭,「好吧,這也算是壞事,不過不夠刺激,也沒什麼吸引人的,就一個字兩百吧。數錢!」

於是陸仁甲又拿到了九千多塊錢!

之前一千塊錢就已經讓人覺得眼紅了,陸仁甲這一次又拿到了九千多塊錢,陳三其他小弟就更眼紅了,紛紛後悔自己剛才沒有搶答。

王強又道:「現在改一下規則,你們接下來要說的壞事一定要刺激,一定讓我覺得你們肚子裏流的都是壞水的那種,能做到的話,一個字,三百塊!」

「我來!」

剛才還出面阻止眾人不要參加王強這個遊戲的人沖了出來,能看出來他在陳三眾多小弟中也是頗有威望的存在。

「十六歲的時候,我住在村裏,我那個鄰居晚上辦事的時候不關燈,叫得還歡,我就去趴窗戶了,結果不小心被那男人給發現了,他就拿着擀麵杖追我,把我嚇跑了!」

「但這件事沒完,我回家找了一掛鞭炮,等他們接着辦事的時候把鞭炮扔了進去,那一晚上,他們兩口子在村裏出名了,從那以後,那男人看我的眼神都變了,恨不得殺了我,我不敢繼續留在村裏,就跑出來了!」

「哈哈哈!」

這一番話說出來引得眾人哈哈大笑,這小子,有點東西!

王強也笑得直不起腰來。

「好!好!說得好!老子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見到你們皮的!給錢,一個字,三百!」

剛才這人說的話有一百六十七個字,合計五萬零一百。

當王強身後的保安把五沓嶄新的鈔票送到這人手上的時候,他的眼睛都直了。

這可是,五萬塊錢!

他跟着陳三這麼多年,一年下來也不過就十來萬,今天他不過說了一件當年做過的混蛋事,竟然就拿到了五萬?

這錢,來的太容易了吧?

心中感慨的同時,他對王強接下來的問題也充滿了期待。

今天老子要是不把你這些錢都帶走,老子跟你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少爺讓她跟著少夫人,算是對她的賞賜了。

只要唐沐晴不嫌棄她,隨著唐沐晴的成長,她作為唐沐晴身邊的親信,身份和地位,也一定會跟著水漲船高的。

只是這麼想著,春杏的心裡就已經美滋滋了。

車子在劇組的不遠處停下,前面很多的車,都是開不進去的。

唐沐晴在車裡往前看,「前面這是怎麼了?」

就在唐沐晴還在伸著脖子觀望的時候,有人在外面死命的拍打著她的車窗,唐沐晴一看笑了,這還是個熟人啊。

車窗才剛剛拉下來,輕衣就已經開始伸手幫她整理頭髮了,「我和你講,劇組裡來了一個大金主,說是要看看演員們的狀態,你是我最喜歡的角色,你一定要賣力表演!」

唐沐晴:「……」

衛北霆還是來了,還弄出來這麼大的陣仗。

讓米姐和春杏先找個地方停車,唐沐晴先跟著輕衣往人群那邊走了。

郭導一看到他們,就迫不及待的揮手,先和衛北霆介紹唐沐晴,「衛總,這位是小唐,演技很不錯,在我們劇組裡演宸貴妃這個角色。」

飾演女主的方菲,注意力幾乎全在衛北霆的身上。

看著男人,眼睛一眨都不眨的。

唐沐晴醋溜溜的往那邊湊了湊,衛北霆的目光也落在了她的身上。

女孩子氣鼓鼓的看著衛北霆。

在等著衛北霆會怎麼說她。

就看到衛北霆輕輕的笑了笑,然後說道:「郭導啊,你劇組裡的其他人我可能真的不熟悉,但是唐小姐我認識,唐小姐是我推過來的人。」

一句話。

郭景川差點沒站穩。

衛北霆早上來的時候,他就已經懵了。

他不知道這尊大佛是什麼時候投資的《鳳棲傳》。

不過那時候,已經隱約的有了個猜測了,不知道來歷的,也就只有推唐沐晴進來的那位了。

況且……

唐沐晴一個被從唐家趕出來的,和衛北霆的身份差距有些過大了。

就算是郭景川的腦海中真的有一些猜測,也不敢過多的往衛北霆的身上靠。

現在衛北霆自己開口就不一樣了,郭景川只覺得這個世界,都不是那麼真實了。

這兩個人,居然真的扯上關係了。

唐沐晴身後的金主是衛北霆,這還怎麼玩,誰能惹得起啊。

正在郭景川還在想著,唐沐晴到底是怎麼勾搭到衛北霆的,就看到唐沐晴恭恭敬敬的對衛北霆鞠了一躬。

郭景川更看不懂了,這有什麼路數。

女孩兒矜貴的笑容里,透露著說不清的酸楚,「說起來我可以進組,還要多謝謝衛先生了。不過衛先生,我說話算話,我演的戲,要是賺不到那些錢,你賠了多少,連本帶利我都會賠給你。」

郭景川聽得有些懵,「這是什麼意思?」

衛北霆在一邊笑眯眯的幫她圓謊,「這小姑娘很有意思,之前大馬路上攔我的車,我還以為是要求著我潛規則呢,結果不是,她和我簽下了一個對賭協議。」

「為的,就是《鳳棲傳》的這次機會。郭導,小唐把自己的一輩子,都賭在這個角色上了,所以這部戲你一定要好好拍。」

郭景川下意識的點頭。

對賭協議,他是知道一些的。

圈子裡會有一些對自己的實力很有自信的人,把一輩子的前途都放在一個合同上,博得一個機會。

簽下這種協議的,有兩種人。

一種是真的對自己有信心的天才,另外一種就是東施效顰的蠢材。

冥冥之中。

郭景川覺得,唐沐晴是前者。

而這樣的人,在圈子裡很少有隕落的。

有實力,還敢拼,這樣的人要是連一席之地都博不到,才是真的沒天理。

這麼想著。

郭景川的腦海里已經有了新的想法。

接下來在劇組裡,他會用他的方式去示好。

不論唐沐晴和衛北霆之間,到底是不是包養的關係。

但是至少……

在眼前的這個局面下,唐沐晴是衛北霆在保護的,這點基本上可以確定了。

唐沐晴笑吟吟的站在人群中,看起來是在和其他人一樣,恭維著衛北霆這個大投資人。

一直沒有怎麼和唐沐晴說過話的女主角方菲,也忍不住湊到了唐沐晴的身邊,趁著沒有人注意她們,小聲的問著,「對賭協議,你是不是不想給自己留後路了!」

圈子裡有多少的女藝人。

寧可選擇一個金主,陪著睡幾天,甚至幾個月幾年。

也絕對不會選擇對賭協議的,因為這個風險太大。

唐沐晴看著衛北霆的方向,想著衛北霆之前說過的話,其實衛北霆要說他們之間是有對賭協議的存在,也不算是一點根據都沒有。

指了指郭導的方向,唐沐晴小聲的問著方菲,「那你覺得《鳳棲傳》這個劇,怎麼樣?」

方菲不假思索,「很不錯的ip,並且原作者很有水平,加上郭導的指導,基本上就是大爆劇了。常規來說,衛總就算是大投資,會虧本的可能性也是小的。」

大概是知道唐沐晴接下來會說什麼。

「但是你應該也知道,去年有多少和《鳳棲傳》一樣的大製作,大口碑劇。明明很不錯,男女主雙方也是演技不錯的流量,但是最後依然撲的很慘。」

《鳳棲傳》雖然名聲在外。

但是作為最先被定下來的女主,方菲知道的肯定要比唐沐晴多一些。

就算是《鳳棲傳》這樣的陣容,在拉投資的時候,也不是那麼的順利,可見今年的行情。

她倒不是對唐沐晴有多少的好感。

只是單純的覺得。

一個女孩子一口氣把所有的前途都賭上了。

風險是不是太大了。

唐沐晴依然笑吟吟的看著衛北霆的方向,嘴上說的話卻讓人啞口無言,「那還能怎麼辦,從我簽字的那一刻,一切就已經塵埃落定了,我能做的,就只是詮釋好這個角色,不認輸!」

方菲:「……」

行的吧。

也許是現在的她,並不懂得現在這些剛進入娛樂圈的孩子了。

這麼大的本錢也敢下,當真是不知道人世間的險惡。 顧以沫喊李翠如:「老大媳婦,你準備一罈子酒,還有一隻燒雞,一盒子點心,給我放在一個籃子里,我去你二大爺家裡看看。」

這種事,她還是問問這裡的老人,才能清楚明白。

她畢竟不是土生土長的人,這裡很多事情她都不明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