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就在韓宇搶奪龍騎士手裏的騎矛時,教皇也在跳着腳的痛罵控制三隻霸王龍的龍騎士。龍騎士與恐龍的關係,那就相當於大腦與身體的關係。恐龍的強大力量就是身體,而龍騎士則是控制這股身體力量的大腦。但剛纔可以看出,很顯然,三個霸王龍騎士之間並不是很和睦。教皇看了出來,教皇也相信,查巴的駕駛員也看得出來。

想要攔住查巴,光靠一隻霸王龍是靠不住的。很清楚這點的教皇這纔會如此焦急,也讓一直對龍騎士和顏悅色的教皇頭一回的說了重話,“我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給我攔住那個查巴。要是攔不住,那我就取消你們龍騎士的身份。”

這可以說是最嚴重的懲罰,能夠作爲龍騎士,這本身就是對人的肯定。龍騎士只要一想到以後被人在背後指指點點,那就還不如死了痛快。

因爲畏懼懲罰,三個控制霸王龍的龍騎士放下了彼此的成見,爲了不成爲日後別人嘴裏的笑柄,三位龍騎士呈品字狀的攔住了查巴的去路。

按個頭來說,查巴要比霸王龍要低上半個頭左右,否則也不會出現查巴剛一露頭就被霸王龍咬腦袋的事情發生。雖說結果是霸王龍吃虧,但同時面對三隻霸王龍,韓宇還是感覺到了有點壓力。

如果手上要是有武器……

想到這裏,韓宇忍不住四下看了看,在看到靠着倉庫大門的一處角落時,韓宇的眼睛頓時一亮,急忙對查巴說道:“查巴,你看那個東西是刀嗎?”

得到提醒的查巴聞言向韓宇所說的地方看了一眼,仔細辨認之後答道:“是刀,而且還是一把適合我使用的刀。”

“那你還不行動?”

“你忘了我們之間的關係了嗎?”查巴沒好氣的答道。

韓宇這纔想起自己現在跟查巴是一體的,而且自己還是佔據了主導地位。不好意思的衝面前跟查巴聯繫的顯示屏笑了笑,隨後韓宇便將手裏的騎矛扔向了堵住門的三隻霸王龍,在霸王龍退後的一瞬間,韓宇控制着查巴往放着刀的那個角落跑去。

一見查巴的舉動,教皇心裏頓時咯噔一下。這裏是研究所,是專門研究如何讓聖堂的力量更加強大的所在。作爲這裏負責人的哈伯特,他曾經突發奇想的想讓霸王龍學會耍大刀片子,可結果卻讓哈伯特失望,以霸王龍的身體情況來看,頭大手短,舞刀很有可能沒有碰到敵人,先把自己的下巴給削了。這個計劃也就只能放棄,不過當時爲了試驗而打造出來的大刀卻沒有銷燬,只是堆放在角落裏,準備等找到適合揮舞大刀片子的恐龍以後再進行改裝。只是沒想到今天被查巴給用上了。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查巴拿起了那把大刀,忍不住衝着控制室裏的韓宇哈哈大笑起來。而韓宇也因爲現在有了武器而膽氣大壯。當即就控制着查巴的身體開始轉守爲攻。沒有興趣去管那些迅猛龍,韓宇控制着查巴直接就找上了霸王龍。

三隻霸王龍當即就在各自龍騎士的控制下迎了上去。只是一個照面,衝在最前面的一隻霸王龍就被查巴一刀劈開了腦袋,隨後又劈開了身子,直到霸王龍肚子的位置纔算停下。

刀並不是很鋒利,但架不住查巴的力氣大呀。再加上刀自身的重量,揮動起來所產生的力量那是異常的巨大。騎在龍背上的龍騎士也在查巴的那一擊中喪生。教皇此時已經看傻眼了,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一直視爲殺手鐗的霸王龍竟然連一個照面都沒撐住就被幹掉了。看向查巴的眼神,立刻就變得如同女人看到了板磚大的鑽石。

兩隻霸王龍在見識了查巴的兇悍之後,也在龍騎士的控制下開始慢慢後退。兩名龍騎士雖然也同樣害怕,但他們更意識到了環境對他們的不利。雖然是一對三,但中間卻隔着一道門,就是那道門,讓看上去的一對三,實際上卻是一對一。兩名龍騎士相信,如果有他們的配合,自己的同伴不會那麼輕易就被幹掉。

火影之幕後大BOSS系統 見識了查巴的武力之後,龍騎士已經決定不再跟查巴硬碰硬,轉而展開了遊鬥,打算纏住查巴,從而讓聖堂有更多的時間來抽調隊伍。

蟻多咬死象的道理教皇懂。而教皇此時也顧不得保密不保密這個問題了。在看到查巴一刀劈死了一隻霸王龍之後,教皇此刻也開始變得瘋狂,他是無論如何不能讓查巴離開聖堂山,否則這就是聖堂山自建立以來最大的失敗。

一方面調兵遣將,一方面考慮如何纔可以逼迫查巴就範。調兵遣將是爲了拖延時間,如果能夠制服查巴那當然是最好,可如果不能對付,那也要保證不能讓查巴離開聖堂山。每一個參戰隊伍都得到了這個命令,絕對不能控制查巴的控制室。至於其他地方,則是無所謂。

對於這個命令,所有參戰士兵都感到哭笑不得。看查巴那副神勇的樣子,就算是控制它的控制室也不見得會有什麼效果,說不定反而會激起查巴的憤怒。作爲炮灰要有炮灰的覺悟,但即便是炮灰,也沒有主動求死的必要。

被調來負責攔截查巴的士兵決定不接受上面下達的命令,爲了保命,士兵們準備選擇另一種方法。

兩隻霸王龍被查巴打的節節敗退,龍騎士在得知炮灰已經就位之後,立刻選擇了退後,等恢復了體力以後再繼續上陣。

炮灰們沒有拿武器,連盔甲都沒穿,就那麼穿着內衣跑到了查巴的面前,盤腿往地上一坐,抱着頭叫道:“不管我們的事啊,我們也不想來的。”

雖然嘴上叫着不管我的事,但這幫炮灰還真的就把查巴給攔住了。只要查巴敢邁腿,那就一定會踩死幾個炮灰。

“韓宇,怎麼辦?”面對這種情況,查巴沒轍了,讓它對付沒有反抗的人類,查巴有點做不到。炮灰們的戰術如果不是遇上了韓宇,恐怕就得逞了。可惜,韓宇卻知道這些炮灰的想法,聽了查巴的話後,冷笑着說道:“你就這麼踩過去,把步子放慢點,要是有那作死的,那就踩死幾個,正好殺雞儆猴。”

“……你是說那些人是在賭?”

“他們不賭又能怎麼辦?你看看那副樣子,他們要是真上來攔咱們,能夠攔得住嗎?萬一他們賭了一把,就賭你不會傷及無辜。”

“也就是說,他們是在騙我?”

“可以這麼說。查巴,你不知道聖堂裏的人都幹過什麼,所以還拿他們當普通人看。但我要告訴你,聖堂裏的人都是瘋子,你知不知道山下有一條百里長的道路,在道路的兩邊,每隔十米就會有一對人骨被用五米長的騎槍釘在地上,據祭司學徒說,那些人骨的主人曾經是異教徒。還有在這座聖堂山的西北,有那麼一座由人骨組成的骨山,而那些人骨的主人,同樣也是異教徒。查巴,耳聽並非都是虛,眼見未必全是真。這些炮灰在我們面前擺出一副搖尾乞憐的樣子,但誰又能知道他們在面對普通民衆的時候又會擺出怎樣的一副嘴臉來。”

聽了韓宇的話,查巴沉默了一會,緩緩的擡起了腿。炮灰們原本心裏還在沾沾自喜,認爲那些平日裏高高在上的龍騎士不如自己。可當看到查巴開始行動以後,炮灰們頓時慌了。尤其是看到查巴真的無視炮灰的生死,一腳踩死了三個來不及爬走的炮灰以後,炮灰們知道自己這回失算了。

看着作鳥獸散的炮灰,查巴心裏不由暗自慶幸自己剛纔聽從了韓宇的建議。雖說踩死了三個人,但卻嚇跑了幾百個人,而且自己也可以趁此機會離開這裏。這個想法只是一閃而過,查巴想要離開,還必須幹掉礙事的兩個龍騎士。

選擇了遊斗的兩隻霸王龍一前一後的圍住了查巴。因爲懼怕查巴手裏的大刀片子,兩名龍騎士也不敢過分的靠近,只是控制着一定的範圍,不讓查巴有離開這裏的機會。查巴也清楚龍騎士的打算,有心想要衝過去拼着受損一部分也要解決了兩名龍騎士,可誰想到一向勇往直前的龍騎士這時也改變了戰鬥,兩個人控制着霸王龍一前一後,只要查巴去追其中的一個,那另一個絕對會衝上去阻攔,可等查巴去找另一個麻煩的時候,先前被追的又會掉頭攻擊查巴,做跟同伴同樣的事情。

“想辦法!”查巴被氣得暴跳如雷,跟韓宇聯繫說的三個字就是這個。看着面前的顯示屏,韓宇微微搖頭,對查巴說道:“查巴,冷靜些,我想那兩個龍騎士的目的就是激怒你,然後好拖延時間。可查巴你忘了我們一開始的目的是什麼了嗎?”

“……離開這裏。”查巴沉默了一會後答道。

“沒錯,就是離開這裏。雖說這兩隻霸王龍想要跟咱們捉迷藏,可咱們嫌棄對方長得磕磣,不願意搭理他們。查巴,瞅準機會咱們就走,他們想要攔住我們,那就只有一個辦法,正面阻攔,否則不管他們做什麼,我們都不用理會。”

“好!”聽完韓宇的話,查巴高興的答應一聲,當即拎着刀就往下山的方向走去。兩名龍騎士見狀便知道自己的計策被破解了。爲了繼續完成任務,兩名龍騎士只能硬起頭皮選擇跟查巴開始硬碰硬。

強中自有強中手,霸王龍很強,但那也要看跟和誰比。如果是跟恐龍相比,那霸王龍不愧霸王兩個字,但要是跟查巴比,那霸王龍就不夠看了。短短十分鐘的時間,跟查巴硬碰硬的霸王龍就被收拾的體無完膚。

目睹了查巴的強悍,教皇不得不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吩咐哈伯特去把一直被他們雪藏的那隻怪獸給釋放出來,現在也就只能指望那隻怪獸可以給教皇一點希望了。

說是怪獸,其實就是一頭變異的霸王龍。普通的霸王龍只有一個腦袋,而那頭變異的霸王龍,卻又兩個腦袋。但你別看有兩個腦袋,雙頭霸王龍的智力卻很低,連普通霸王龍的一半都達不到,而且還桀驁不馴。由於長了兩個腦袋,普通的馭獸環還對它沒用。爲了避免它惹禍,教皇不得不下令將其雪藏,而現在爲了對付查巴,也顧不上後果了。

但是,教皇很顯然是高估了他的手下,雙頭霸王龍在被人工喚醒之後,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攻擊了自己附近的人類。數十名教皇手下的精英慘死,連副完整的屍骨都沒有保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教皇的心頓時大受打擊。心疼呀,研究所裏的人對教皇來說個個都是寶貝疙瘩,現在一下子沒了十幾個,不心疼那纔是怪事。

“那個孽畜現在在哪?”教皇好不容易喘勻了氣,這才問扶住自己的哈伯特道。而哈伯特卻不敢瞧着教皇,只是低聲答道:“雙頭霸王龍在甦醒過來以後,先是襲擊了附近的人,然後就衝了出去,正在跟那個查巴戰鬥。不過……”

“……不過什麼?”見哈伯特欲言又止的樣子,教皇皺起眉頭問道。

哈伯特見狀連忙答道:“不過那個雙頭霸王龍跟查巴的戰鬥並沒有固定在一個地方,它們邊打邊走,已經快要打到教皇宮了。”

教皇聞言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心臟,心裏萬分後悔自己所下的糊塗命令。明明知道雙頭霸王龍野性難馴,卻固執的將其給放了出來。

“快,快,調集所有人手,捕殺那隻孽畜!”教皇急聲下令道。

哈伯特聞言問道:“冕下,那查巴呢?”

“由它去,派人跟在後面,等收拾了那個孽畜以後再去找他們算賬。”

打發走哈伯特沒多久,教皇將所有人都趕走,想讓自己有時間冷靜一下,可惜天卻不從人願,還沒過一會,就見一名祭司學徒一臉慌張的跑了過來,教皇見狀皺眉問道:“又有什麼壞消息?”

“冕,冕下,在安全通道里,發現了十三教徒的屍體。”祭司學徒連忙結結巴巴的答道。

原本以爲會承受教皇的憤怒,可祭司學徒等了好一會,卻沒有任何動靜。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就見教皇眼角抽搐,嘴角帶笑,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瞪視着前方,在祭司學徒的眼前,往後一仰,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冕下,冕下!來人啊!快來人啊!”祭司學徒見狀急忙叫道。

七十二歲的高齡讓教皇承受不住着連續的打擊,在聽到十三教徒一同被殺害之後,教皇頓時受不了了。雖然十三教徒總是想要架空自己,雖然十三教徒總是想要從自己的手裏搶走權柄,雖然十三教徒都在心裏默默祈禱自己早點玩完,但這十三教徒終究是自己的徒弟,是整個聖堂可以正常運作的保障,現在集體掛掉,相信用不了多久,聖堂就會陷入內亂,一直視聖堂爲自己孩子的教皇又如何能夠接受這個現實。

但現實終歸是現實,這不會因爲教皇的不願接受而改變。就如聖子聖女不得不接受他們的靠山,教皇搶救無效是一個道理。

聖堂教皇在今天與世長辭,留給後輩的是一個即將四分五裂的聖堂,是一個危機四伏的生存環境,帶着一絲不甘,教皇離開了人世。

當哈伯特聽到教皇突然離世的消息時,他正在聽從教皇的命令組織力量準備消滅那個雙頭霸王龍。可在聽了教皇離世的消息以後,哈伯特立刻當機立斷,帶領着手下已經聚攏的力量找到了聖子聖女,將兩人給保護了起來。

“你說什麼?放棄聖堂山?哈伯特!你瘋了!!”被哈伯特召集過來的將領在聽了哈伯特的決定以後,頓時憤怒的揪住了哈伯特的衣領質問道。

“我沒瘋!我是爲了保全大家的性命。”哈伯特連忙辯解道。

“梅根叔叔,請放開哈伯特叔叔,讓他把他的理由說出來,到時大家自然有個計較。”聖女柔聲對揪住哈伯特的將領說道。

被稱爲梅根的將領聞言鬆開了哈伯特,兩眼惡狠狠的瞪着哈伯特,那意思就是一會你要說得沒理,那我就打得你滿地找牙。

哈伯特沒有理會梅根的警告,先是整理了一下衣服,隨後向爲他解圍的聖女道了聲謝,然後纔在梅根幾欲噴火的眼神注視下緩緩的說道:“之所以我提議要離開聖堂山,那是因爲教皇沒了,年幼的聖子聖女即便有我們這些人的輔佐,依然會有危險。原本還有十三教徒可以利用,但現在,十三教徒也完了,而且完的比教皇還要早。他們手下的那幫人現在已經沒有了任何約束,爲了爭權奪利,那是什麼事情都有可能做出來的。現如今聖子聖女就是聖堂最後的希望,絕對不能出現任何差池。他們想要聖堂山,給他們,想要聖堂寶庫,給他們。只有讓他們認爲我們沒有任何野心,甘於現狀,那他們纔會放心的去內鬥。”

“可你不要忘了,除了聖堂裏的內亂,還有來自外界的危機。效忠皇權的那些人絕對不會放過這個趁火打劫的最佳時機。”梅根插嘴說道。

“正是因爲這樣,才更需要我們離開聖堂山。 一卡在手 聖堂山是什麼,那是聖堂的象徵。我們只有放棄這裏,才能讓別人放我們一馬。而我們要做什麼,韜光養晦,一面保存自己的力量,一面等待聖子聖女可以獨當一面。只有讓聖子聖女長大成人,那時候纔是我們反擊的時候。”

“……你打算帶聖子聖女去哪?”

“在教皇冕下去世之前,冕下就已經祕密開始準備,而負責那件事的人,就是我。我們要去一個新的世界,在那裏養精蓄銳。”

“那這裏的一切就要放棄嗎?”

“當然不能放棄。冕下已經爲聖子聖女找好了替身,到時自然有他們負責吸引那些有心人的注意。梅根,照顧保護聖子聖女的任何就要拜託你了。”

“那你呢?”梅根皺眉問道。

哈伯特聞言答道:“我要帶着假的聖子聖女時不時的在人羣中露面,不能因爲時間讓人們把聖子聖女給遺忘。”

“……那很危險。”

“但那樣做是值得的。梅根,還有諸位將軍,其實對於你們的歸宿,冕下在生前已經有所安排,但我還是需要按照冕下說的,給你們一次選擇的機會,如果你們擔心自己的家小,可以退出這個計劃。就算你們回頭告訴了別人也無所謂,聖子聖女只會在可以出現的時候纔會出現。在之前被抓住的聖子聖女都是冒牌貨。”

“難道這兩個孩子也不是真的?”梅根聞言忍不住低聲問道。

“聖女是真的,但真的聖子卻已經被安排到了別處。”哈伯特同樣低聲的答道。

聽到這話,梅根不再言語,只是默默的回去召集親信準備護送聖女離開。而哈伯特那邊也有了結果,沒有任何一個人離開。哈伯特將這些人分成兩部分,一部分由梅根指揮,保護聖女的安全,而另一部分則由自己帶着,準備去跟真正的聖子匯合。

就在哈伯特等人準備離開聖堂山的事宜時,還不知道教皇已經離世的那些隱藏在聖堂的野心家也在悄悄的見面。他們很清楚經過這一次事件以後,聖堂山的影響力一定會大打折扣,而到了那個時候,也就是自己這些人可以出人頭地的時候。

聖堂的職位屬於一個蘿蔔一個坑,沒有多餘的職位來安排太多的人。野心家們之所以被稱爲野心家,關鍵就是這些人有野心,想要高人一等。可他們的頭上有人佔着位置,他們想要得到這些位置,除了祈禱那些佔了位置的人早死之外,一點辦法也沒有。不是沒有想過暗殺,但暗殺的後果卻不是他們可以承受的。

任何事情都有一個規矩,都有一個做事的底限,暗殺這種事就是屬於無底限,會遭到所有人的圍攻。野心家們雖然有野心,但也不想成爲衆矢之的。

“我聽說,教皇的情況不太妙,你們說我們需不需要以保護聖子聖女爲藉口,先下手爲強的控制聖子聖女?”都是一根繩上的螞蚱,這些野心家們聚在一起倒是說話沒有什麼顧忌,不用擔心誰會出賣誰,因爲誰的屁股都不乾淨。

聽了同伴的話以後,有人嗤笑的說道:“控制?你說控制就控制,你知道守護騎士團有多少人嗎?你別看他們現在分散各地,但要是真的集中起來,就算是跟帝國軍隊相比那也不差多少。你要是控制了聖子聖女,那等守護騎士團回到聖堂山以後,要你放人你敢不放嗎?”

“難道他們就敢不顧聖子聖女的生命安全?”

“嘁~這聖堂裏,野心家可不止我們。”嘲諷同伴的那人冷冷一笑,壓低聲音說道。

衆人頓時恍然,十三教徒雖然不能直接控制守護騎士團,但通過一些親信間接的控制一部分力量還是可以辦到的。

“哎~你們說,事情鬧得這麼大,怎麼沒見十三教徒出來一個主持大局?”

“有教皇在,他們出來幹什麼?搶教皇的風頭,那不是自己跟自己找不痛快嗎?”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十三教徒會不會出事了?”

“應該不太可能,他們怎麼可能出事?你以爲他們跟咱們一樣,出來進去連個護衛都沒有?”

“好了吧你們!把你們召集起來是商量事情,不是讓你們來這扯淡的。要是誰再說廢話,那就散會。”主持這次會議的人有點受不了的對其他人警告道。可惜他的威信不足,被警告的衆人只是撇了撇嘴,並沒有把他的威脅當回事,只是稍微收斂了一下而已。

對於這種情況,主持會議的人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低聲對衆人說道:“召集你們來是因爲我已經收到確切消息,教皇可能要不行了,咱們必須要爲自己的以後考慮。”

“我們在聖堂的地位就跟小鬼差不多,有什麼好擔心的。誰當上了教皇我們就跟在後面撈好處唄。”

“你的想法不錯,可惜卻不現實。你不知道神仙打架,小鬼遭殃這句話嗎?教皇一死,十三教徒爲了爭奪那個類似攝政王的位置,絕對會撕破臉來場大戰。到時候一定會找我們,然後讓我們這些人表態支持誰。我找你們來就是爲了這件事,一旦事情進展到那時候,你們說我們該支持誰?”

“十三教徒每一個好人,我就怕我們不管選誰,到時候都會被卸磨殺驢。”有人擔心的說道。

主持會議的人聞言點點頭,附和道:“沒錯,我的確不看好十三教徒。你們想啊,聖子聖女終究會長大,而十三教徒也不可能一輩子把持着手裏的權利。隨着聖子聖女的年齡逐漸增長,他們跟十三教徒之間的衝突也會越來越激烈。到了那時候,咱們可就被綁在十三教徒的船上下不來了。”

“那你的意思是什麼?難不成是要去投靠聖子聖女?他們能不能長大還是個問題呢?你打算把身家性命寄託在那兩個小孩的身上?我不同意。”

“那你打算投靠誰?”

“唔……誰給我的好處多我就支持誰。”

“成,好主意,那你就去投靠給你好處多的人吧。等過幾年聖堂平穩了以後,我會去你墳頭看你的。”

聽到這話,人家不高興了,這不是咒人去死嗎?當即不滿的瞪着主持會議的人。而主持會議的人卻壓根沒有看他,只是看了看其他人說道:“看來你們也對投靠十三教徒有點心動,那就這樣吧,我是準備去投靠聖子聖女的,你們中間誰願意跟我一起去,那就站到我身邊來。我知道,這件事的風險很大,但風險越大,回報也就越豐厚。而且我始終覺得,錦上添花永遠沒有雪中送炭要有用。”說完這話,主持會議的人不再說話,站起身走到房間的一邊,見主持會議的人如此,剩下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到最後也就只有兩個人站在了主持會議的人旁邊。看了一眼其他沒有站過來的人,主持會議的人苦笑一聲說道:“我沒想到十三教徒還沒有分裂,我們這些人到先來了一次分裂。也罷,咱們好聚好散,希望你們日後飛黃騰達,告辭。”

看着主持會議的人走了,先前提議投靠十三教徒的人走上了主持的位置,現在輪到他主持了。而討論的問題,就是要去投靠誰。

十三個教徒,對這些人來說可以提供的選擇挺多。可就在衆人議論紛紛的時候,一個消息卻像晴天霹靂一樣的劈在了衆人的腦門上,頓時就將衆人給劈得外焦裏嫩。十三教徒,聖堂內僅次於教皇的存在,就在不久之前,竟然被人給一鍋端了。

此時主持會議的人很尷尬,他們這裏還在討論應該投靠誰呢,結果不用他們討論了,能夠投靠的傢伙竟然全都掛掉了。是誰那麼缺德?你好歹留兩個啊!

“哈湫!”韓宇似乎感覺到了聖堂裏野心家的怨念,忍不住打了個噴嚏。查巴正在跟雙頭霸王龍一邊打鬥一邊繼續破壞着位於山頂的聖堂。教皇宮已經被拆掉一半了,還有半個需要努力。

早在雙頭霸王龍跟查巴現身,那一刻正在朝聖的人就一個個掉頭跑下了山,誰也不想變成殃及池魚裏的那條魚。而兩個巨無霸之間的戰爭也不是普通人可以參與進來的。韓宇還不知道教皇已經掛了,也不知道教皇掛掉的原因就是因爲他在前往聖堂山後山的時候幹掉了半路遇上的十三教徒。此時的韓宇,正在一面感嘆造物主的扯淡一面跟查巴一起破壞着聖堂修建在聖堂山山頂的總部。

不過韓宇也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一點不對勁。聖堂的這些人似乎反應也太慢了吧?他現在乾的可以強拆,怎麼這些被拆戶一點反應也沒有,似乎根本不在乎韓宇的強拆,也或許他們早就想拆了蓋新的,只是一直找不到理由?

不管是因爲什麼,反正韓宇現在的心情有點不爽,而在心情不好的時候,韓宇就想要找點事做。面前的雙頭霸王龍,這個造物主蛋疼時做出的“藝術品”,此時也就成爲韓宇發泄不滿的對象。

當然雙頭霸王龍也不是善茬,它也不是泥捏的,任憑韓宇捏扁搓圓,面對韓宇的挑釁,雙頭霸王龍給予了堅決的反擊。結果這正中韓宇的下懷,雙方一路走一路拆,聖堂多年來積攢在聖堂山的那點家當,基本上給被韓宇跟雙頭霸王龍給折騰沒了。

但即便如此,聖堂依然沒有出現有組織的抵抗,不僅沒有抵抗,反而發現聖堂的人正在不斷的減少。聖堂的這個反應出乎了韓宇的預料,正所謂是非之地不可久留。既然聖堂的反應如此詭異,韓宇決定還是先走爲妙。不過在走之前,還有這個雙頭霸王龍需要解決,總不能任由這個傢伙四處惹禍不是?

但想要對付這個雙頭霸王龍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韓宇發現這個雙頭霸王龍皮糙肉厚,根本就不懼怕查巴的拳頭,而拿刀砍得話,那雙頭霸王龍又會躲得遠遠的。用它那兩顆可以分別吐出火焰跟寒冰的腦袋遠程攻擊查巴。

就在韓宇思考如何對付雙頭霸王龍的時候,雙頭霸王龍已經將注意力從拆遷轉移到了查巴的身上。 變異的就是要比正常的要牛叉。就像變態跟普通人,那變態的個人能力就是要比普通人的要強,要不然他就不是變態,而是普通人了。

雙頭霸王龍就是這樣,除了擁有霸王龍的特點之外,在多了一個頭之外,還擁有可以分別吐出火跟冰的兩個腦袋。或許是因爲受了那兩個能力的影響,雙頭霸王龍的兩個腦袋一個是深紅色的,一個是水藍色,從腦袋的顏色就可以判斷每個腦袋可以噴出什麼樣的能量,倒是挺容易分辨的。

不過對韓宇跟查巴來說,這隻雙頭霸王龍就是一個麻煩的存在了。聖堂山上的聖堂人員也不知是不是打算放棄這裏,修建在山頂的建築都快被拆的差不多了,竟然還沒有出現有效的抵抗力量。韓宇跟查巴不是拆遷隊,在沒有引出聖堂的人以後,便打算立刻離開,只是在離開之前,必須先把盯上自己的雙頭霸王龍給解決,只是這傢伙似乎很難被收拾點。

反應靈敏,戰鬥直覺出衆,再加上擁有遠程打擊能力,雙頭霸王龍真可以說是攻守皆備的一個傢伙。

又一次無功而返令韓宇變得有點急躁,雙眼盯着顯示屏上正在衝自己這邊耀武揚威的雙頭霸王龍,還沒等韓宇想出對策,就聽查巴的聲音傳來,“韓宇不要着急,那個雙頭霸王龍有弱點。”

“弱點在哪?”韓宇連忙問道。

“……正在尋找當中……”

“切~”

就在韓宇跟查巴忙中偷閒的時候,雙頭霸王龍衝了過來,深紅色的腦袋張開了大嘴,狠狠的咬向查巴的胳膊。而查巴手中的大刀片子也不是吃素的,面對咬過來的大嘴,不退反進的深深捅向那張大嘴,這要是捅實了,雙頭霸王龍的腦袋就會被廢掉一個,而查巴要付出的代價就是一隻手臂。不過這個代價還是很值得的。查巴心裏有數,仗着韓宇的火焰可以將自己破碎的身體重新整合在一起,只要被咬下的手臂不是被咬的太碎,那都不影響之後的行動。反正這具身體距離支離破碎也相去不遠,就算回到了原來的地方也是拋棄的命運,倒不如在這具身體還能有點用處的時候多用用。

雙頭霸王龍雖然不知道查巴的打算,但它也明白要是讓刀捅進嘴裏的滋味不好受。當即水藍色的腦袋從一旁一撞深紅色的腦袋,讓刀擦着腦袋邊刺空了。

“還能這樣?”韓宇很是驚訝的看着用一個腦袋救另一個腦袋的雙頭霸王龍說道。

查巴似乎也沒有想到雙頭霸王龍會想出這個動作,稍微的那麼一愣神,可就這麼一愣神的工夫,雙頭霸王龍抓住了機會,兩隻腦袋分別張開大嘴,一口咬住了查巴的雙肩。緊跟着兩張嘴巴里光芒大作……

“查巴,退後!”韓宇見狀不好,當即提醒查巴一聲,同時中斷了自己對查巴雙臂的控制。失去了火焰支持的雙臂頓時就從查巴的身體上脫落,被雙頭霸王龍叼在了嘴裏。

雙頭霸王龍似乎也沒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自己還沒用力呢,對手的雙臂怎麼就自己掉下來了?趁着雙頭霸王龍愣神的工夫,查巴飛起一腳,狠狠的踹在了雙頭霸王龍的小腹。別看雙頭霸王龍有兩個腦袋,但身子卻是一個,而且腹部也是雙頭霸王龍身上唯一可以算是柔軟的地方。被查巴狠狠的這一踹,頓時往後一個踉蹌,兩張嘴巴一鬆,叼在嘴裏的雙臂也隨之掉向地面。

韓宇當然不會讓查巴失去雙臂,一見雙頭霸王龍鬆嘴,立刻運用自己的能力將雙臂跟軀幹再次用火焰的能力聯繫了起來。

雙頭霸王龍雖然有心阻止,可惜此時查巴那一腳的作用還在,雙頭霸王龍有心無力,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到嘴的戰利品又重新被奪了回去。

查巴活動了一下手臂,突發奇想的對韓宇說道:“韓宇,你說下回我的身體也像現在這樣怎麼樣?那樣戰鬥的時候絕對會讓我的對手大吃一驚。”

“你拉倒吧,我可不想累死,而且我也不希望被這些花花綠綠的電線插。”韓宇聞言連忙拒絕道。

查巴沒好氣的說道:“切,不識好歹,別人就是想進我的控制室我還不讓呢。”

“呵呵……有什麼話還是等解決了這頭雙頭霸王龍再說吧。我說查巴,你的能力是不是下降了,剛纔那一腳沒怎麼力度嘛,這頭雙頭霸王龍似乎並沒有受太大的影響啊。”

如果可以翻白眼,韓宇一定會看到查巴在聽了自己的話後對自己翻白眼。不過現在嘛,只能聽到查巴的辯解,“哼,你知道什麼?不是我沒用力,而是這個雙頭霸王龍的恢復能力驚人而已。該死的,難道變異的東西就是不一樣?”

就在查巴抱怨的時候,雙頭霸王龍也低着頭再次衝向了查巴。韓宇可不想跟勢如火車頭的雙頭霸王龍來此硬碰硬,勉強維持查巴身體的完整性就已經很累人了。韓宇可不打算讓查巴被撞得四分五裂,然後自己再慢慢的拼合。

只是查巴卻好像對自己現在的身體很有信心,不顧韓宇的反對,躬身準備跟雙頭霸王龍來場硬碰硬。

“砰~”的一聲,查巴毫無懸念的被撞飛了。如果是原先完好無損的查巴,那倒還有一拼之力,可現在……如果就意味着不可能,查巴的身體雖說沒有在空中解體,但也讓韓宇累得夠嗆,氣得韓宇大罵道:“還打不打了?你要是再這樣那就由你來對付那傢伙。我不管了!”

“抱歉抱歉,我只是想要多收集一點戰鬥經驗。”自知理虧的查巴連連道歉道。

極度寵愛,總裁的替身嬌妻 韓宇也知道這個時候不是相互抱怨的時候,見查巴道歉,也就沒有再深究,只是警告查巴不許再突然中斷自己對查巴身體的控制權。對於韓宇的要求,查巴全部答應下來,不敢有任何意見。

得到查巴身體的全部控制權,韓宇總算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來進行戰鬥了。硬碰硬這種笨招只有在韓宇樂意的時候纔會使用,而現在,韓宇很顯然不打算給雙頭霸王龍硬碰硬。

“喂,你竟然逃跑?”查巴不敢相信的質問韓宇道。打死查巴也不會想到,被自己看重的韓宇竟然會在戰鬥的時候變成逃兵。韓宇卻不以爲然,“什麼叫逃跑?我這叫戰略性轉移。那個雙頭霸王龍現在正是鋒芒畢露的時候,我可不想跟那種傢伙正面對抗。”

“可你以爲你這樣就可以逃掉啦?”

“我再重申一遍,這不是逃跑,這叫戰略性轉移。”

“呸!一個意思!”

韓宇從善如流的說道:“……好吧,一個意思。那你就認爲我是打算在逃跑的過程中找到雙頭霸王龍的弱點,然後再出手解決它好了。”

“……能行嗎?”查巴猶豫的問道。

“試試不就知道了。你別囉嗦了,既然把這場戰鬥全權交給了我,那就麻煩你信任我。”

“……好吧,我信你。”

不管查巴是不是真信,韓宇只要這傢伙不再擅作主張就可以了。戰略性轉移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聖堂山西北那座由異教徒的骨頭堆積而成的骨山。韓宇一直想要找機會拆了聖堂引以爲傲的懺悔迴廊跟骨山,這下總算是找到一個合格的幫手了,相信在雙頭霸王龍走過之後,那裏什麼都不會剩下。

結果就如韓宇事先預計的那樣,雙頭霸王龍似乎對破壞這種事情情有獨鍾,只要是被它盯上了,那就沒有不被拆掉的。聖堂研究所,拆了;聖堂大殿,拆了;教皇宮,拆了……但凡是被雙頭霸王龍瞧上去不舒服的,那都是兩個字,拆那。

而什麼會被雙頭霸王龍瞧着不舒服呢,但凡是人們感覺不錯的,那都是雙頭霸王龍需要拆除的對象。

百里的懺悔迴廊沒有了,在道路兩旁被強迫懺悔了不知道多久的靈魂忠於得到了永恆的安寧。不過它們安寧了,聖堂的人卻受不了了。相信誰遇上了這是都受不了,家裏跑進兩個連砸帶打的強盜,把自己的家給弄得亂七八糟還不算,還把自家院子裏的花花草草也給剷平,真正是太欺負人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