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就在這一刻,那一柄金色的劍從虛空之中出現,落在了他的手中,彷彿他才是唯一的主人。

就在這個空間裡面,兩人劍拔弩張,已然動手。

「小心點這小子,他身上的應該是被真魔之氣所污染了,接下來動手,恐怕會有魔道手段。」天老說道。

「有,又怎麼樣?他不是我的對手,我可以輕易的碾壓他。」陸方冷很了一聲說道,抬手就是一劍。

這一劍,彷彿一劍破虛空。

「滅!」

抬手又是一劍,虛空之中凝聚了劍意,瞬間就是殺到了他的面前。

「啟!」

陳萬也是一劍,劍氣從他手中釋放出來,他的背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出現了一團黑影,只見這一團黑影是那麼的恐怖,只不過是才出現,就釋放著一股可怕的壓力。

陸方沒有絲毫的遲疑,抬手又是一劍。

就在兩人大戰的時候,就在這黑暗之處,有著一雙眼睛在觀看著這裡的一切,似乎是帶著一些冷笑。 「太棒了,沒有想到,居然有魔龍的血脈殘留在這裡,只要能吞了,我的實力絕對可以再上一層樓,而且在他身上,我聞到了魔祖的味道,看來他也得到了魔祖的關注。」

這團黑影,在黑暗之中異常的欣喜,似乎是對陸方的表現十分的滿意。

「而且居然還在這個過程中吸收了那三個龍子的力量,太棒了,這簡直就是最好的美味。」

只見這團陰影在虛空之中笑眯眯的說道,帶著一些貪婪之意。

「接下來,就是我的出手的時候到了,我終於可以得到這美味了。」 綁架你,迫嫁他 只見他這樣的說道。

「不過,要不是為了突破封印,實力受到嚴重損傷,我又怎麼會面臨這樣的問題,沒有輕易的出手,如果是我親自出手,那就再簡單不過了,可是現在就必須要藉助他人之手。」

這團黑影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就是在自言自語。

他的聲音之中帶著一些嘶啞,同時又帶著些憤怒,就帶著些暴躁的情緒,彷彿隨時都可能出手。

但是,卻又顯得是那麼的詭異而又邪惡。

「算了,那些東西我也用不上,更何況這傢伙已經被我的魔種所污染,嘻嘻,那就靜靜的品味等待吧。」

這團黑影笑眯眯的說著,再次隱入了黑暗之中。

「咦!」

就在這團黑影退散的時候,天老卻是發出一陣驚呼,抬起了頭,向著這團黑影離去的方向看去。

就在那個黑暗之中,似乎有某些東西。

「等會兒你留點心思,剛才我在黑暗之中似乎是感到有什麼東西在那裡面,這裡不止你們兩個,說不定,這幕後有一個幕後黑手,你小子穩點。」

天老認真的對著陸方說道,這話讓陸方心中不安。

「呼!」

只見他認真的吐了一口氣,整個人帶著一個濃烈的壓力。

「我知道了。」陸方認真的說道,眼眸之中帶著一些冷意,如果真按照天老所說,這裡面的黑暗之中的東西,絕對不是什麼簡單的東西,那就必須要小心謹慎了。

不過在那之前,他要做另外一件事情,就是直接除掉面前的陳萬。

這人是他的敵人,是一定要除掉的對象。

「轟!」

兩人再一次交手一劍,又再一次各自退去,空氣之中因為交手的緣故,出現了數次爆炸,帶著一種毀滅的清晰。

「該死的。」

陸方深吸了一口氣,再一次吐了出去。

他的身上有著一股巨大的壓力,渾身都有些繃緊。

他所需要遭遇的問題,可沒有那麼簡單,想要對付面前這個敵人,壓力也有些大。

這讓陸方左右張望了一下,突然,他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喂,陳萬,我的實力要更強,你手中寶物也很強,要不我們就這樣罷手算了,你走你的陽光道,我走我的獨木橋,你說呢。」

陸方倒退了一步,落在了這水面之上說道。

就在這水中的倒影之中,此時的陸方眼微微的眯著,彷彿隨時都要擇人而噬,散發著濃烈的煞氣。

陳萬此時也是氣喘吁吁,額頭之上也滿是汗水,臉上帶著一些扭曲而又瘋狂的笑容。

「哈哈!爽!」

陳萬大笑著說道,然後偏著腦袋,臉上帶著一些邪氣說道:「休想,之前我或許是打不過你,但是現在的你,你覺得是我對手嗎?我有著足夠多的寶物,我能夠輕易的斬出劍氣,我可以隨時用丹藥補充自己消耗的元力。」

「而且,更重要的就是,這個地方之中的水充滿著元力,在這個過程之中,我能感覺到自己的體質在發生變化。」

陳萬說道,顯得是那麼得意。

就在他得意洋洋的時候,陸方卻發覺到他的身上傳來了一股惡意。

「噗嗤!」

就在這個時候,只見陳萬的身上下一刻出現了一種恐怖的的力量,彷彿像是一個惡鬼一般的力量。

他的頭上突然長出了兩個角,黑漆漆的角出現的時候,陳萬似乎也是發覺了自己身體的變化。

他帶著一些詫異和好奇伸出了自己的手,在腦袋上摸了摸,摸著這兩個角的時候,他頓時驚呆了。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腦袋上怎麼可能會突然長角?」

陳萬這樣的說道,臉上帶著一些瘋狂之色,似乎是不敢置信。

「這肯定是幻覺,是不是你給我施展的幻術?」只見陳萬就在這一刻發出的怒吼之聲。

他一時間就開始念動起來了經文,似乎這是用來除心魔的咒文。

只是他才剛剛念動,就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身體又怎麼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這不是心魔,這是真的長出了角。」陳萬帶著一些瘋狂之色,瞬間就是抽出自己腰間配著的劍,對著自己的角一劍斬了過去。

兩者碰撞在一起,濺起了一些火花。

「啊!」

他大叫了一聲,身體上面同時也傳來了一陣陣的疼痛,看上去是那麼的痛苦。

「不,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他帶著痛苦的語氣說道,彷彿是有些不敢置信。

只見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摸著自己身體上的皮膚。

他的皮膚上面出現了許多黑色的鱗片,這一片片的鱗片,迅速的布滿了他的全身。

他的背後也長出了兩個包,這兩個包在不斷擴大,只不過是幾分鐘的時間,這包就已經長的巨大了,隨著撕裂的聲音,兩個翅膀就長了出來。

只不過是片刻的時間,面前那原本有些英俊瀟洒模樣的陳萬,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個怪物。

「這,這是怎麼回事?」

陳萬的臉上帶著不敢置信,發出了一聲瘋狂的怒吼之聲。

隨著它尾巴一甩,背後的牆壁就在這瞬間被劃出了大大的口子,彷彿腳下是泥巴做的一般。

「你對我做了什麼?」陳萬緩緩的抬起了頭,那一雙眼睛之中滿滿的全部都是血紅的光芒,帶著一股濃烈到極致的煞氣。

「沒什麼,你身上的情況並不是我造成的,而是你自己造成的,所以你找我也沒用。」

陸方做出了一個無奈的動作,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

凌天神帝 「不是你,那還有誰?」

只見陳萬就在這一瞬間,向著陸方沖了過來,已經把陸方當成了自己最仇恨的敵人,恨不得立刻就是殺了他。

可是還沒有衝到陸方的面前的時候,就被陸方伸出手直接擋住了。

「喂,你是不是傻了?我又沒有對你做什麼,你自己倒是在之前的時候不是融合了什麼東西么?真要有問題,那也是你自己弄出來的,我可沒摻合進去。」

陸方的嘴角微微的勾起,帶著一股冷笑說道。

「我之前,之前我只不過是融合的玉佩而已,那玉佩之中隱含著這個空間的規則。」

陳萬喃喃的說道,似乎是陷入了回憶之中。

他越是回憶越是痛苦,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腦袋,發出了一聲凄慘的叫聲。

「啊!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回去之後,我是有資格繼承的,這裡面到底是怎麼回事?」

只見他瘋狂的怒吼著,彷彿像是陷入了一種宕機的狀態。

「好了,真是個廢物,連這一點事情都承擔不了,原本我還指望你能夠把面前的這個傢伙給解決掉,可是沒想到你居然拖到了這個程度,反而因為自己新獲得的力量而感到恐懼,真是可憐啊。」

就在這黑暗之中,就這就這樣走出來的一團影子,帶著一縷輕笑,嘲諷的說道。

「你是誰?」

看了這場影子出現的那一瞬間,就只陳萬發出了怒吼之聲。

「我是來拯救你的人,你是不是還在想,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就實話告訴你吧,是因為得到了我的魔種,所以你才會變成這樣,以後你的力量還會不斷的增強,恐怖無比。」

只見這魔影對著面前的陳萬說道,他的臉上浮現出來了笑容。

「我不要什麼魔種,你讓我恢復成正常的模樣就行,你讓我恢復成正常的模樣就行!!」只見他大聲的怒吼著。

「你確定要讓我收走所有我給你的一切?」只見這影子淡淡的笑著說道。

「你身上的所有寶物也是我給你的,也是我把你引入這裡面,你才擁有了這一切,難道你真的要放棄嗎?」

只見這魔影大聲的笑著,笑的是那麼的燦爛,帶著一種誘惑的模樣。

這一些話語,讓陳萬一下子身體就是僵住了,站在了那裡沒有說話,眼眸之中帶著一些不安。

「好了,我知道你捨不得,你心中那一股惡念還在沸騰著,我可以告訴你,只要你能夠完成我給你的任務,我就會教你怎麼變成人形,以後你可以回到人類的世界。」

「你想一想,你可以重新再回去,成為天之驕子,你的實力可以讓你不斷的成長,就算是成為長老也不再是問題,你可以娶到你自己喜歡的女人,你可以殺掉那些讓你不滿的敵人。」

「權力,美色,長生,力量,逍遙,自在,這些東西只要你想要就能夠得到。」

這魔影發出了燦爛的大笑之聲,就在這小小的空間裡面,颳起了一陣金色的風。

讓面前的陳萬眼睛變得通紅,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去吧,不要再猶豫了,把他殺了,你就能夠獲得強大的力量,你就能獲得我的青睞,想一想恢復了人形,可以擁有的那一切,可以成為強者之路。」

這魔影走到了陳萬的身邊,在他的耳旁不斷的對著他這樣的說道,帶著一種蠱惑的味道。

「我明白了。」

只見陳萬就在這一刻睜大自己的眼睛,抬起了自己的爪子,那尖銳的爪子帶著一股寒意。

他用力的一捏,發出了噼里啪啦的響聲。

「你說的沒錯,擁有著力量,才能夠擁有著一切,沒有力量,那就什麼都沒有。」陳萬就在這一刻笑了起來說道。

「去吧,殺了他!」

只見這魔影對著陳萬說道,只見他就在這一刻瘋狂了起來,向著陸方直接撲了過去。

陸方則是遠遠的看著這一幕,眼神之中帶著凝重。

就在剛才的時候,他就發覺有些不對勁的地方。

「那道魔影是什麼東西,就在剛才出來之後,我就能夠感覺到他似乎是有些不對勁了。」陸方皺起了自己的眉頭說道。

「沒錯,的確是有問題。」在一旁的天老也是開口說道。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那一道魔影受了傷,而且傷的十分的嚴重,面前這叫做陳萬的傢伙,他身體就是被魔化了,不過現在的他應該是以自己的生命潛能為代價,燃燒出來的結果。」

天老給陸方解釋了一番說道,這讓他頓時一驚。

「嘶!不是吧,我還以為這傢伙是覺醒了什麼可怕的力量呢,原來他是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不過他已經向你撲來了,你要小心點才行,這傢伙身上的力量似乎有點強大,如果你不小心的話很可能中招。」

天老發出了一些笑聲,對著陸方說道。

「擒賊先擒王,沒必要和這傢伙對抗。」陸方臉上帶著笑容,拍了拍自己手中的戒指。

「小黑龍,幹活了。」

陸方用自己的神識溝通的小黑龍,對著它說道。

「爸爸,我吃撐了。」小黑龍在這空間戒指裡面,似乎是嘴巴裡面塞的東西,還在拚命的吃著。

「你要是能夠把我送到這個傢伙的身旁,接下來那些靈草讓你吃個夠。」陸方笑眯眯的說道。

「真的?」小黑龍原本一臉不情願的模樣,就在這一刻瞬間就變得驚喜了起來。

「爸爸我什麼時候騙過你?」陸方開口說道。

「好勒。」就在下一刻,陸方就感覺到自己身上出現了一點淡淡的空間能量波動,下一刻他就消失在了原地。

陳萬撲了過去,頓時撲了一個空,於是左右4下張望,尋找陸方所在的位置。

可在這個時候,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些疑惑之色。

而就在不遠處的魔影,也就在這一刻皺起了自己的眉頭,總感覺事情哪裡有些不對勁。

突然,他的背後裂開了,出現了一隻手臂。

就在這一科陸方出現在了魔影的身後,一把劍刺了出來。

只見他手中劍的力量是那麼強大,同時還在這些毀滅之力,瞬間就已經覆蓋了這魔影全身。

「去死吧,沒想到你居然還敢出來,就你已經受了傷的模樣,也就只能夠用來蠱惑人了吧?」

陸方的臉上帶著冷笑,充滿著殺氣。

這魔影似乎是沒有想到,陸方居然這麼果決,直接調動著火焰,燒到了他的身上。

這些都是毀滅之火,就在這一瞬間席捲了這個魔影全身。

「死吧。」陸方這樣的冷冷的說道。

可是就在下一刻,陸方卻發覺了一些不一樣的秘密。

那就是這周圍的黑色的火焰燃燒殆盡之後,站在原地出現了一個小孩子,最近這小孩子的頭顱之上也長著一個角,有著八隻手臂,三顆頭顱,長得十分的醜陋,身上還有著重傷。

就在他的背後上面,還有著一把劍刺在上面。

那是一把龍形的劍,帶著一種恐怖的傷勢。

「找死!」

他怒吼了一聲,這小怪物身上瞬間湧出了一團金色的火焰,擋住了這毀滅之火。

同時他嘴巴裡面吐出了一顆珠子,這個珠子之中帶著一種金色,瞬間向著陸方飛了過去。

這珠子之中,隱約之間帶著一種龍形。

彷彿這個小怪物在這裡面獲得了極大的好處,這些寶物也是隨手拈來,就想要立刻滅了陸方。

而在這個時候,陸方就在原地消失不見,再一次出現在那些小怪物的身後,抬手就是一劍,陳萬這個時候似乎也要上前。

不過陸方就在這一刻開口嘲諷說道:「陳萬,我知道你肯定是在想,這小怪物就是你的力量來源,所以絕對不允許他出任何事情,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力量會無緣無故來嗎?」

「你身上發生的這種異變,其實這就是在激活你的潛能,也就是說,你以後沒有發展前途了,而且你的生命力也已經消耗了極大,馬上就要死了。」

陸方帶著譏諷的語氣說道,原本就要衝過來的陳萬,一時間就停了下來,他那張恐怖的臉上,帶著一些焦急之色,開始檢查著自己的身體變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