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少年坐在牀邊,看着眼前的三個女孩,淡淡一笑:“沒想到,九龍傳人真有這麼好的定力。這倒是讓我很意外,不過沒關係,他出去之後機會就更多了。不怪你們三個,你們也出去吧,任務繼續!”

“是。”三個女孩說道。看着少年離去的背影,三個女孩收拾起自己的東西,悠閒的走出拘留所。如果許風看到此時的情形,肯定會大吃一驚,這樣的局竟然是專門爲他設的。

由和小區門口

許風下車走了進去,沒想到自家門口五米開外的距離豎着一個“軍事禁區”字樣的大牌子。許風焦急的跑了過去,看到外公正在和一個年齡相仿的老者喝酒,看上去很開心的樣子,兩個軍官在一旁陪着。

許風跑到跟前,被旁邊的警衛攔住了:“對不起,這裏不準進入。”

徐志鵬看見許風,急忙跟郭振興說道:“小郭呀,我外孫回來了。”郭振興呼的一下站了起來,看到被警衛攔下的許風。對着警衛揮了揮手,許風跑了過來。

跑到徐志鵬跟前,說道:“外公,我回來啦!”

“嗯,回來就好,回來就好。這是你郭爺爺,也是你爺爺的戰友。”徐志鵬拍了拍許輝的肩,看着身旁的郭振興說道。


郭振興打量着許風,總感覺有一絲熟悉的氣息,卻撲捉不到在那裏見過,笑呵呵的說道:“你就是許風吧,好小夥不錯,我是你爺爺的戰友,更是你爺爺帶出來的兵。”許風掃了一眼郭振興的肩膀,什麼都沒有。

事情很快就解決了,李虎派公司裏副總前去協調。讓許風意外的是,郭振興竟然要把徐志鵬接走。起初徐志鵬不同意,許風也不明白爲什麼郭振興會那麼堅決。最後郭振興說出了當年的往事,徐志鵬替他受了處罰,他要在有生之年報答這份恩情。

徐志鵬卻之不恭,老人第三天跟着郭振興走了。郭振興要帶許風一起走,許風不肯,他不想讓外公知道他在國外的事,但是跟着軍區二號首長。 總裁妻子太誘人 。他只想過平淡的生活,更何況還有明海電子的那些員工在心裏牽掛着。

青陽市葉家


葉問天放下電話,讓他很意外,葉濤坐在對面急切的看着他。葉問天淡淡的說道:“沒事了,救你的那個人已經出來了,什麼事都沒有。”

“真的嗎?爸,謝謝你。”說完起身準備離開,被葉問天叫住了。“等等,這個忙不是我幫的,救他出來的不是我們的人。所以,這個人情你還欠着人家呢。”葉問天說道。

葉濤轉過身,不可思議的看着葉問天說道:“您是說,有人救了他?”在得到葉問天肯定的答覆後。葉濤轉身走出書房,回到客廳,葉濤的姐姐葉佳芊正在看電視,週末最美好的時光莫過於此,呆在家裏一口氣把喜歡的電視劇看完,吹着空調吃着零食。

看了一眼悶悶不樂的葉濤,說道:“弟,怎麼啦?好像誰欠你五百萬似的。”說完接着看電視。

葉濤瞥了一眼雙腳放在桌上來回搖晃着,嘴裏不停吃着零食的姐姐,苦笑道:“這比別人欠我五百萬更嚴重。”這下調動起葉佳芊的好奇心,拉着葉濤非要他說來聽聽,說一定會幫他。

由和小區門口

許風只想着爲了不暴露身份而拒絕一起走,卻沒有想到外公一走自己成了孤兒。腦海中這纔想起當時師傅孫海所說的話,想起自己脖子上那條項鍊。他想去尋找卻沒有一點線索,七天沒回明海,趙菲娜給許風下了最後通牒。要不馬上回去要麼算離職,而那天正好是許風外公跟着郭振興離開的時候。許風沒有回去,明海已經跟他無緣了。

許風連行李都沒回去拿,打電話跟秦陽他們打了招呼。在屋裏坐了半天,最後決定找份新工作。

許風在大街上走了半天,不知不覺到了農業大學門口,看到一張招聘啓事。

招聘,因本校今年擴招,在校生數量劇增特招聘保安,餐廳廚師,後勤……看了半天,許風覺得自己符合要求的只有一種,徑直走了進去。

主管招聘的是一個叫曹十三的老師,姿色平平卻有着魔鬼般的身材,走起路來像參加時裝表演的模特。許風走進辦公室,她在許風面前不停得走來走去。詢問許風一些基本情況,一再強調着學校的規矩。許風自然明白,一個勁的誇她漂亮,好看。曹十三很是享受這些稱讚,最後通知許風下午把東西帶齊了安排住宿。

中午隨便吃了點飯,許風就去了農業大學。曹十三給許風安排到宿舍樓值夜班,還有三天學校就要開學了,那個時候會比較忙。所以她讓許風這三天時間儘快熟悉學校的環境,到時候不至於手忙腳亂。並且一直叮囑許風要做好充足的心理準備,這句話說得許風莫名其妙。

農業大學分兩個校區,中間被一堵高牆擋住了。兩個校區佈局一樣,教學樓,實驗樓,辦公樓,宿舍樓,餐廳,竟然還有健身房。許風覺得這裏簡直就像一座城池,不用走出去就什麼事都能辦。

時間一點點流失,三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頭天晚上開了個會,開了很長時間,以至於許風站着睡着了。醒來的時候正好散會,許風回到宿舍一覺到天亮。

第二天一早

許風醒來的時候,校園廣場上站滿了人,許風從窗戶往外看,宿舍樓正對着學校的中心廣場。許風掃了一眼,使勁揉了揉眼,看着校園裏的景象,他終於明白曹十三爲什麼要他做好心理準備了。

青陽市葉家

葉佳芊聽完葉濤的敘述,也很贊成他的作法,但是卻不知道該怎麼去幫他。特別是知道葉濤讓父親救人卻已經被人救走時更加疑惑。從葉濤的描述裏葉佳芊找不到一絲線索。

只能讓葉家幫派裏的人四處打聽一下,馬上就要開學了。葉佳芊已經是青陽市農業大學大三的學生了,身爲學校柔道社社長的她,自然又要開始招募新社員了。

葉濤因爲不學無術沒能考上大學,葉問天也不想管,卻又受不了葉濤母親的哀求。動用關係把葉濤送進了農業大學,葉濤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去學校報到。他已經把那件事告訴了葉問天,葉問天卻什麼都沒說。那個在遊輪上的叛徒,姓林,叫林大雄。而他的父親,是青陽市有名的林氏集團老闆,林王霸。

實力比葉氏集團稍遜些,和葉問天的關係極好。所以葉濤說出那些話後,葉問天很生氣的訓斥了葉濤,叫他以後不準再提。因爲當時在場的人裏沒有敢出來作證的,葉濤只好作罷。

一個陽光明媚的好天氣,葉佳芊開着那輛奇瑞QQ,拉着行李和葉濤一起去了農業大學。她喜歡集體生活,所以時常住在學校宿舍裏。

許風穿着整齊的下了樓,一身藍色的保安制服的確不錯。開始忙碌起來,讓許風眼花繚亂的不是滿院的學生,而是滿院的美腿,夏天是男生的福利。好多讓人熱些沸騰的美腿,在各類短裙熱褲的襯托下盡顯無疑。曹十三讓許風去門口維持秩序,這點許風義不容辭,屁顛屁顛的跑到學校門口。

“彭!”一個完美的弧度,許風在空中做了高難度的三百六十度翻轉,只可惜腦袋先落了地。 “咯吱!”葉佳芊踩住剎車,驚恐的看着副駕駛的葉濤,說道:“弟,你有沒有感覺,撞到人了?”


葉濤咧了咧嘴,不知所措的說道:“好像是,趕緊看看。”兩個人同時下車,前面後面找了半天沒見人影,說道:“不會是幻覺吧,可是我剛纔明明感覺到,哎呀!”葉佳芊沒有說完,看着車頂上渾身顫抖着說道:“弟,這,這,這是不是剛纔我撞的那個呀?”

葉濤也嚇傻了,站在那裏一動不動,木木的說道:“姐,我怎麼感覺有點像做夢呢。”

“哎呀媽呀!”兩個人同時尖叫,葉佳芊撲到葉濤懷裏,渾身發抖。

許風活動下筋骨,從車頂上爬起來,看了眼渾身發抖的葉家姐弟。嘴角上揚,說道:“你倆怎麼回事,撞了人還想見死不救啊?”許風從車頂上跳了下來,葉佳芊膽子一下就大了,剛纔害怕是因爲她開車這麼長時間沒有出過事。第一次撞人有人犯怵,緩過勁來了她還是學校柔道社的社長的,更何況還是在自己的學校門口。

走到許風跟前,挺着胸脯說道:“風哥哥,你跑那麼快趕着投胎呀?”

許風一愣,定睛一看恍然大悟,緩過神說道:“你怎麼知道我趕着投胎呢?不過,”許輝低頭看了眼葉佳芊的裝扮,驚歎一聲:“哎呦喂,這套衣服真漂亮哪。”聲音不大,葉佳芊卻聽的一清二楚。

對於馬上二十歲的葉家大小姐來說,沒人敢這麼跟她說話。智商和情商都屬極品的她,卻最痛恨別人這種語氣。葉佳芊氣呼呼的看着許風,說道:“有本事你再說一遍?”

仔細打量眼前的葉佳芊,高鼻樑大眼睛,一雙誘人的紅脣,長髮披肩劉海蓋住一隻眼。白色T恤,下面是一條剛過膝蓋的長裙,微風吹過長髮隨風而起,加上那天使般的迷人臉龐。許風撇撇嘴,心裏暗道:“才幾天沒見,火氣變的這麼大了。”

“咳咳咳!”葉濤故意咳嗽了幾聲,看了一眼有些失神的許風。葉濤無奈的提醒着他。第一眼葉濤就認出了許風,許風卻裝作不認識他,葉濤只好陪着演下去。

許風拍了拍腦袋,說道:“算了,就當我什麼都沒說。趕緊走吧。”許風從沒想過讓葉濤報答自己,他只想安安穩穩的生活。找一個喜歡的人,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

葉佳芊很生氣,不過要先幫葉濤辦入學手續。瞥了許風一眼,說道:“哼!你給我等着。”說完載着葉濤朝學校裏駛去。

許風很快就忘了這件事,葉濤的身份他在酒吧時已經知道了。不過他沒興趣,一點都沒有,他不想牽扯到任何紛爭中,所以他選擇遺忘,忘掉酒吧裏發生的事情。

“哥!”有人拍了許風一下,轉身看到李玲站在跟前,許風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咦?你怎麼來這兒了?你哥呢?”

李玲放下手裏的行李,淡淡一笑,說道:“嘻嘻,你忘了嗎?人家不是告訴過你我考上大學了嗎?我哥在酒吧呢。”李玲看上去說的很瀟灑,眼神中卻摻雜着一絲憂傷。新生報到,別的孩子都是家裏人來送,她卻是一個人拿着這麼多行李。

許風摸了摸李玲的頭髮,拿出紙巾遞給李玲“看把你熱的。我還真忘了,來,哥幫你。”許風把李玲手裏的大包扛在肩上,接過李玲肩上的揹包,李玲手裏只剩下一個裝着傳單的袋子。

許風陪李玲進了宿舍,A棟三樓,303,竟然是許風值班的那棟,也是四棟宿舍樓裏最靠近廣場的。

廣場上擠滿了前來報到的學生,身後不遠處是一羣送孩子的家長,看着各自孩子的行李。烈日烘烤着大地,縱使沿海的青陽市,也已經飆到了三十九度的高溫。

把行李放進宿舍,許風帶着李玲去了門口的小飯館。此時的學生大多都在尋找自己的宿舍,或者是跟自己的父母道別。來到一個陌生環境的新鮮感,會讓這些孩子們馬上忘卻離開父母的悲傷。

忙了一上午的許風確實餓了,點了兩個菜,要了兩碗拉麪就吃了起來。李玲吃的很少,吃了半碗就飽了。許風卻在一直不停的吃,一碗拉麪兩盤菜全讓許風吃光了。李玲直勾勾的盯着許風,好像有什麼話要說。

出了飯館,李玲要回宿舍整理東西。許風被曹十三拉着幫同學拿行李。這麼苦逼的差事也只有許風會幹,已經沒有力氣的許風站在二樓走廊,趴在扶手看着下面。一條條誘人的春光讓許輝意亂情迷。

“啪!”一股涼氣席捲全身,許風眼前一黑,接住了飛過來的瓶子,卻沒能擋住裏面的液體。

“流氓。”

“色狼。”

“不要臉。”

樓下傳來一陣吵雜的聲音,許風擦去臉上的礦泉水,向下看了一眼。頓時石化了,像一個雕塑一動不動。竟然是女子拘留所裏那三個女孩。各自拉着行李箱,看上去像是來報到的學生。一個個低胸蕾絲超短裙,腳上一雙白色帆布鞋。十足的學生派頭,許風轉過身,逃命般回到自己的房間。

秋家三姐妹,一直都是那個神祕少年家族的僕人。三姐妹從小接收高質量的教育,三個人各有所長。年齡和許風相仿,因爲火爆身材和性感穿着的因素成爲很多人眼裏的極品。

青陽市林家

林大雄坐在書房,看着父親林王霸在練習書法。耐心的等着父親寫完,走上前去說了幾句。林王霸皺了皺眉,按照他之前的計劃,林大雄幫忙在酒吧裏做掉葉濤,拿到錄像帶逼迫葉問天交出公司股份和幫主之位。沒想到意外連連,最後葉濤竟然平安無事的回來了。

林大雄擔憂的問道:“父親,酒吧的事,葉濤肯定會告訴葉問天的,難道您就不怕?”林王霸揮了揮手,示意把門關上,看着手裏剛剛寫完的字,若有所思的說道:“你不懂,我跟葉問天這麼多年。他這個人什麼性格我很瞭解,他從不懷疑人,只要他起疑心了,就不會再用你了。葉濤回來的時間也不短了。如果他相信了葉濤的話,早就該對我下手了。更何況,咱們兩家是親家。早晚都是一家人,一家人有什麼好爭的。”

林大雄似乎明白了林王霸所說的,點了點頭,轉身準備出去。林王霸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說道:“別光顧着玩,記得趁早把葉佳芊的事辦了。我可沒耐心等到她畢業。”

林大雄停住腳步,疑惑的看着林王霸,問道:“那怎麼辦?”

林王霸丟掉手中的字,走到林大雄跟前,拍着林大雄的肩說道:“這個還用我教你嗎?生米煮成熟飯這一招什麼時候都不過時。”

林大雄走出書房,回到大廳給葉佳芊打電話。約她一起吃晚飯,地點是農業大學附近的鳳凰大酒店。

農業大學女生宿舍樓

A棟303宿舍,李玲一個人躺在牀上,屋裏的其他舍友都出去置辦日用品了。只剩下準備齊全的李玲,手裏拿着小鏡子癡癡的看着,對着鏡子一個勁的傻笑。從酒吧離開的時候,她後悔沒有留許風的聯繫方式。沒想到卻在這裏遇見了。此時腦子裏,全是遊輪上在許風懷裏的感覺。李玲感覺到心砰砰的厲害,看着鏡子裏的自己說道:“難道這就是愛嗎?”

葉濤找到許風,出去一起吃飯。許風自然要帶着李玲。畢竟一個女孩子家的,剛來學校一個朋友沒有,許風有些不放心,葉濤看到李玲的時候一臉壞笑的看着許風。許風自然明白這小子什麼意思。他也懶得去解釋,這種事越描越黑,而且許風覺得跟葉濤沒有解釋的必要。

葉佳芊自然也知道了許風,這個無數次陪自己撒嬌的大男孩。雖然有些情緒,但是表面上卻裝作很客氣的樣子,心裏一直在咒罵許風“臭壞蛋,竟然敢嘲笑本小姐,看我怎麼收拾你!”

這下陪着葉佳芊的人數從葉濤一個人變成了三個人。葉佳芊倒是無所謂,她對林大雄沒什麼好感,相對來說也不反感。畢竟葉家和林家關係一直都不錯。葉佳芊不想因爲這件事鬧出不愉快,葉問天給葉佳芊四年的時間。找到一個足以匹敵林大雄的男人,憑藉那個男人的實力贏得葉佳芊。對於這樣的要求,葉佳芊沒抱一絲希望。

她不喜歡出遠門,二十歲的她沒有出過青陽市的地界。整個青陽市除了葉家就是林家。根本不可能有可以匹敵林家的人,所以葉佳芊開始強迫自己接納林大雄。

鳳凰大酒店,青陽市寥寥無幾的五星級酒店。也是林家的產業,林大雄選擇在這個地方,自然有他的安排。

推門而入,富麗堂皇的大廳,金光閃閃的吊燈。如此奢華的裝修足以顯示出這家酒店的檔次。葉佳芊換了行頭,休閒小西裝,裏面是一間白襯衣,披散開的長髮垂在肩上。穿着一雙足有十公分的高跟鞋。一副都市女強人的派頭,使得許風不得不重新定位對葉佳芊的認識。

一身名牌的林大雄站在包廂門口。看到葉佳芊時急忙迎了上來,看到旁邊的葉濤微微一愣,臉色略有變化。笑着開門請葉佳芊入座,許風和李玲也跟着走了進去,林大雄指着他們兩個,疑惑的問道:“芊芊,這兩個位是?” “我朋友。”葉佳芊說道。

林大雄不好再說什麼,衆人入座,服務員進來點菜,一臉不爽的林大雄讓葉佳芊點。一來二去,菜單落到許風手中,林大雄本來就覺得許風礙事,而許風身邊的李玲倒是他喜歡的類型。

林大雄有些不耐煩了,他之前的計劃不是這樣的。現在他要改變戰略,笑呵呵的說道:“芊芊,介紹一下你朋友唄。”

“我弟,你很熟的。”

“許風,我們學校的保安。”

“李玲,我們學校的大一新生。”葉佳芊站起身,介紹完後準備坐下,忽然想起了什麼。站起身把手放在林大雄肩上。“這位是我們青陽市赫赫有名的林氏集團的大公子,林大雄。”說完回到座位上。

林大雄被葉佳芊說的一愣,伸出手跟葉濤握手。葉濤沒有迴應,眼神中充滿裏仇恨。林大雄尷尬的收了回來,走到李玲跟前,李玲很有禮貌的伸出手。剛剛觸碰到,李玲把手收了回來。她從來沒讓異性碰過自己,唯一一個也就是旁邊的許風。她本能的收了回來,林大雄有些失望,本來是想觸摸一下那雙細膩嫩白的手,卻沒能得逞。

許風一直盯着林大雄,剛纔那一幕許風看在眼裏。輕蔑的伸出手,和林大雄的手緊緊的握在一起。林大雄對許風沒什麼好感,握住之後開始用力,許風自然要配合他。臉上呈現出極其痛苦的表情,林大雄得到無比的滿足。洋洋得意的鬆開許輝的手,回到座位上。

一道道招牌菜出現在餐桌上,葉佳芊和葉濤都是豪門出身,吃起飯來自然溫文爾雅。林大雄只是一個勁的找話題和葉佳芊聊天,許風就不同,許風沒有那麼多的講究,除了給李玲夾菜意外。嘴一直都沒閒着,桌上的菜一點點在減少,葉濤放下手中的筷子看着許風,葉佳芊看着許風的吃相有些愣神,順着葉佳芊的目光,林大雄也看向許風。

李玲盛了碗湯放在許風跟前,說道:“哥,你慢點吃,喝點湯吧!”看着許風狼吞虎嚥的勢頭,像是從難民營剛出來的人。葉濤對許風的好奇心更大了,葉佳芊本來沒在意。看到許風那風捲殘雲的吃相,雙手託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許風。

一旁的林大雄氣呼呼的看着許風,掃了一眼周圍的人。起身出了包廂,他要給許風點兒顏色看看。

回到包廂,看着四個人有說有笑的聊天。林大雄的氣就更大了,陰冷的笑了笑。

衆人出了包廂,林大雄提議去二樓的酒吧坐坐,葉佳芊不想去,可葉濤想去卻不敢說。在家裏他最怕葉佳芊,許風打了個飽嗝。摟着林大雄就往二樓走去,林大雄不耐煩的打掉許風的胳膊。看着大廳門口進來的幾個人,笑了笑。

從外面走進來兩男兩女,都是林大雄的朋友。幾步追上林大雄,林大雄對他們使了個眼色,看了眼許風。幾個人心領神會的跟了進去,酒吧佔據整個樓層,進門之後便是另一番天地。

許風坐下之後感覺到情況不對,酒吧裏無非就是喝酒。而林大雄叫來的幾個朋友肯定是酒量特別好的。果然,剛一進去林大雄就點了一個萬紫千紅。放滿了整張大圓桌,杯子很小,酒精度數卻很高,兩個男的輪番上陣,幾杯下肚許風就開始蒙了。

李玲一直坐在許風旁邊,葉佳芊和葉濤一直在嘀咕着什麼。林大雄一直想邀請李玲到舞池跳舞,都被許風給擋了回去。

因爲葉佳芊的關係,林大雄不敢太放肆。沒多會兒,葉佳芊走出去接電話。林大雄按耐不住又一次去拉李玲,許風推開林大雄的手。這次林大雄沒有罷休,一把抓住許風甩到一邊。惡狠狠的說道:“別在這礙事,要多少錢說個數,等老子辦完事立馬給你,”他以爲,李玲是許風的親妹妹,確實是,但也不算是。

吵雜的音樂聲,葉濤沒發覺有什麼不妥。林大雄伸手去抓李玲,李玲驚恐的看着林大雄,求助的看着一旁的許風。林大雄這次志在必得,只要把李玲弄出去,到時候自己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再次伸手,馬上就要抓了那雙玉手的時候,林大雄只覺得手臂傳來一陣劇痛“哎呀!”一聲慘叫,許風擋在李玲前面,怒視着林大雄。

林大雄慘叫着扶着胳膊,許風把他的胳膊給扭斷了。林大雄痛苦的抓着胳膊,使勁的託着。一點知覺也沒有,就好像已經沒了一樣。周圍幾個和林大雄關係不錯的公子哥圍了上來。一臉猥瑣的看着許風身後的李玲,許風輕輕拉着李玲說道:“沒事,哥不會讓他們傷害你的。”此時的李玲站起身,摟着許風的胳膊。

周圍的人沒有說話,林大雄緩過勁來,滿臉冒汗的說道:“給我打,一拳五千。一隻胳膊五萬,打死算我的。”這樣的價碼不足以讓那些公子哥心動,卻讓酒吧裏的幾個看場子的心動了。打一拳五千,五六個穿着時尚的年輕人擠進人羣。林大雄他們可都認識。鳳凰大酒店的少東家。頓時感覺鈔票正向他們飛奔而來,一個個欣喜若狂的看着許風。

酒吧外的走廊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