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小夏知道他精緻,挑剔,但沒想到這人的嘴這麼欠。她深吸了口氣,告訴自己人間值得。

「簡單是吧?下午三點之前把查到的資料發過來,不然這個月的工資別想要了!」還敷面膜,沒有錢你敷個鬼!

白方一聽這話急了,「老闆,咱能不能推到明天呀?」

小夏:「兩點!」

「老闆~」

「1點!」

「好,好,好,這就發給你呀,真是萬惡的資產階級,壓榨勞動力。」

這小聲地抱怨還是被小夏給聽到了,等他把資料發過來時,小夏又交給他另外的任務,可以干三天的那種。

白方本以為小夏人美心善,自己可以偷懶,沒想到人家賊精明腹黑,「老闆,您看我這麼可愛,就不能讓我休息幾天嘛~」

小夏勾唇,「不行,萬惡的資本主義莫得感情。」

她把收到的資料發送到群聊裡面,蔣姝放大一張聊天截圖,「我早就該想到她的,真笨!」

尤敏好奇地抓過來正在充電的手機,點開照片,「你說的是誰啊?」她仔細一看,「哎呦,咱居然沒能猜到是她。」

給各個表白牆投稿的正是校花,她的本名倒挺別緻,叫葉藍。之所以能通過網名猜測到她,是因為校花很出名,無論哪個表白牆都會@她的賬號。

「小夏,你打算怎麼辦?」

小夏收起來手機,若無其事地朝張慧慧的床位看了一眼,「既然已經把人給查出來了,那就收拾收拾她唄,你說是吧,慧慧?」

周慧慧嚇得手一抖,攥在手裡的手機就重重地磕了下床板。小夏把她驚慌失措的樣子盡收眼底,無所謂地扁了扁嘴。

就算旁邊的兩個人心再大,也發現不對勁來了,蔣姝搬開她的板凳,直接大大咧咧地坐下來。

「慧慧,什麼情況啊?」

豪門遊戲:罪愛新娘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尤敏靠在她的床頭,「這滿頭的冷汗,你該不會說是自己發燒了吧?」

她咬著唇瓣,臉色有些發白,薄薄的劉海下,細細的汗珠密密地沁出來,沾濕了半邊的髮絲,很是狼狽。

「我,」她用餘光掃向小夏,後者正望向她,目光平靜如波,「是,我幫葉藍偷拍照片了,怎麼樣,你們還想打我嗎?」

蔣姝喝道:「你瘋了?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我很清楚,」她突然有了直視小夏的勇氣,「你和秦行長不是分手了嗎?怎麼還死纏爛打地黏著人家,真教人噁心!」

尤敏皺了皺眉,「你過份了!」

她並沒有覺得自己有什麼過份的地方,反而越發有了底氣。小夏彈了下手指,語氣淡淡地說:「你喜歡他?」

周慧慧沒想到她會這樣問,錯愕地張開嘴。小夏笑了笑,又肯定地說,「你喜歡他。」 因為喜歡,所以嫉妒,而秦湛,也確實是有優秀的男人。

她心虛地別開視線,結巴著回答,「我,我沒有。」

小夏勾勾手指讓她下來,從容地走到她面前,抬起她的下鄂,認真地盯著她的眼睛。

「是呀,我和秦湛已經分手了,所以我就必須和他老死不相往來嘛?」

周慧慧想甩開小夏的手,但沒想到被她死死地鉗制住,小夏揚了揚下巴,「我和他是什麼關係,用得著向你說明?」

周慧慧氣急敗壞,「你幹什麼,還想打人嘛!」

蔣姝和尤敏在旁邊看著,也不知道現在應不應該拉架,反正她們倆人都沒開始動手,那就站在一旁靜觀其變吧。

小夏拍了兩下自己的手,「打你?為什麼要打你,你討厭我,那我就討厭你好了,你針對我,那我自然也有辦法針對你。你偷拍我,誣陷我勾引秦湛,那我……」

她停了停,把視線與她的對上,眸子里是隱約的冷意,「我也完全可以造謠生事啊。」

周慧慧被她這番話給鎮住了,她大概知道小夏家裡是有些資產,但因為從沒有見過她驕縱的模樣,便以為小夏也不過就是家境稍微好一些的女生。

她的父母雖然已經離婚了,但她一直都是衣食無憂,所以她不怕惹她。也就是此刻,她才清晰地感受到了小夏的底氣,無關家境,哪怕是身無分文,也會表現出這股狠勁。

周慧慧平時的表現都很佛系,對什麼都是冷冷淡淡提不起來興趣的樣子,今天的她卻幾次失態,「你想幹什麼?只要你敢動我,我家人不會放過你的!」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尤敏根本就不相信眼前的這個人是周慧慧,以前她可是非常看不上小夏和秦行長通電話的行為的,那她現在為了秦行長搞出這些事情,不是啪啪打臉嘛?

似是看出了蔣姝和尤敏的詫異,周慧慧不服氣地說:「喜歡一個人,為了他奮不顧身,有錯嗎?」

她之前以為小夏的男朋友只是個普通的男人,而她自己也是不乏追求者,但她沒想到秦行長是這樣的優秀,越發襯得她那些追求者不堪入目。

蔣姝和尤敏剛想說話,小夏就笑了,「哦,按你這個說話,討厭一個人,用手段毀了她,也沒錯嘍?」

「我……」

周慧慧往後退了兩步,她不敢直視小夏的目光,那裡似乎有一個漩渦,就等著她卷進狂風驟雨當中。

「你,你配不上秦行長,他,他值得更好的……」

「更好的?你嘛?」

小夏見到周慧慧發紅的眼眶,心裡微動,但還沒有想要就這樣算了。

「你比我漂亮嗎?還是比我成績好?或者,比我活的有趣?」

周慧慧的長相只能算的上是清秀,和差點成為校花的小夏比起來還差很多。小夏是真心想學管理和心理,所以她的成績一直都是專業第一。因為佛系,周慧慧也很少參加活動。

小夏挑眉道:「好看的皮囊,有趣的靈魂,你有哪個比我強?」

她說邊掐祁寒,「這段話霸氣不?」祁寒剛睡醒,張開狹長的眼睛,鼻音很重地嗯了一聲。

周慧慧的臉色更難看,嘴唇都被她咬的發青。她不得不承認,她和秦行長不是一個層次的,甚至,小夏還要比她更靠近他一些。

她掙扎道:「憑什麼比這些,他可能……」

「他可能喜歡灰姑娘是嗎?」小夏接話,「好,那天下灰姑娘這麼多,你是長的比別人長,還是眼睛比別人多?」 「嗯?」祁寒微皺眉,這扯得有點遠吧。

小夏納悶道:「咋啦,我說錯了?」

「沒有,」他壓了壓翹起的唇角,「是她先提的是否配得上的問題。」

「所以呢?」

祁寒認真地看她茫然的表情,最終敗下陣來,斜靠在白色大床上,他抬起手臂擋住笑意,「沒事了,您自由發揮。」

周慧慧的臉一陣青一陣白,又害怕小夏那雙冷眸,死死咬住自己的唇,忿忿不甘。

小夏回神,「別這麼緊張嘛,我又不是你,做不來你那些事情的。」

和她吵架就已經很跌份了,再把周慧慧用的手段反擊回去,那自己和她有什麼區別。

小夏輕飄飄地一句,「搬出去吧。」

「你說什麼?我不搬!」

事情鬧到了這個地步,稍微要點臉的人都不可能再在這裡住下去了,小夏本想給大家留個體面,誰知道人家根本就不需要。

她坐在椅子上,「不想搬?還有兩年的時間,難道要互相隔應嗎?」

蔣姝和尤敏對視了一眼,舔了舔唇,「慧慧,咱們室友一場,你要是需要幫忙就叫我們一聲哈。」

「不需要!」

周慧慧紅著臉收拾雜物,一會兒摔了這,一會兒砸了那,把好好的宿舍整的凌亂不堪,小夏都教她給氣笑了。

她把所有的東西都打包好后,開始給父母打電話,她爸爸沒接,只有她媽媽接了電話。聽了周慧慧的抱怨,她只說已經聯繫好房子了,別的一句話都沒有。

周慧慧終於撐不住了,緩緩地蹲在地上哭起來。蔣姝去衛生間了,尤敏在陽台晒衣服,小夏倒是站在她面前,不過也不會再哄她。

以德報怨?不好意思,還沒學會。

「收拾好了?」

周慧慧點了點頭,這就準備離開了,小夏給韓爸爸打了個電話,韓媽媽正在吃飯,聽到是小夏的電話,直接把電話要過來了。

「小夏,你什麼時候回家啊?」

韓靈在一旁吵吵著:「哎呀,姐,你要是不回來,我可睡你那屋了哈!」

小夏好久沒給韓靈打電話了,心裡還有點想她。

「你先住著,我暑假回去。」

她說自己想換個住的地方,韓媽媽馬上就追問道:「有沒有人陪你一起住啊,小女孩自己一個人在外面太危險了。」

小夏的鼻子酸了酸,蔣姝接話:「阿姨,我陪小夏一起住。」

基金會需要開會,她們總是住在學校的宿舍里也不方便,不如趁著這個機會,大家一起搬到適合的地方。

尤敏見宿舍四個人走了三個,她悄悄地拉小夏的衣服,「我能不能和你們一起住呀,宿舍里就剩我一個人也不好。」

蔣姝攬她的肩膀,「歡迎啊!」

大隱隱於婚 小夏也道:「對啊,出了校門,咱們一起干大事!」

在這個下午,四個女生同時搬出了這間寢室。她們同住的時間還沒到一學期,對於這次分離並沒有很深的感觸。

周慧慧看著她們三個人說說笑笑地上了車,眼神暗淡了幾分。她攔下來路邊的計程車,自己把笨重的行李拖上去。

習慣了獨來獨往,習慣了無欲無求,在家裡沒人喜歡,在學校也沒有人緣。

某個深夜,周慧慧發著高燒,是小夏她們三個人把她帶到醫院。小小的病房裡,擠了四個頂著黑眼圈的女生。

她知道,雖然同為搬走,性質卻不同,她是在為自己的錯誤買單,而她們三個不過是想換個地方。

望著窗外越來越遠的車,她再一次泣不成聲,珍貴的友誼,就這樣被她給弄丟了。 韓媽媽既然聯繫了房子,就不會再讓她們親自動手,運行李的師傅很貼心,臨走前還交待了用水電的注意事項。

房子雖然是現找的,但是條件非常讓人滿意。陽台上有木桌和高腳凳,地上隨意地擺放幾個編成的坐墊。廚房和衛生間里的設施非常完美,裝修風格比較清新。

蔣姝風風火火地看了上下樓層的房間,一下子癱在淡黃色的沙發上,指著上面的房間,「我要左邊的那間,你們都不許跟我搶啊。」

左邊的房間稍微大一點,正好能裝下她的衣服包包。小夏倒是無所謂,尤敏幽怨地看了她一眼,「我想睡一樓,你晚上不要吵我!」

還剩下二樓靠右邊的一間房,小夏看了看,床單是白底黑格,地上有一隻大熊和幾個抱枕,白色樹狀的衣架顯得很乾凈。

「那我就要這間了。」

她們各自收拾了一下,準備出門採購。基礎設施雖然很完善,但還有一些生活材料需要補充。

從超市回來的時候,小夏發現了一個小巷子。在這片繁華的地帶,小巷楊柳依依,昏黃的燈光特別有人間煙火氣。

為了採購方便,她們在出門的時候就分開了,小夏提著兩袋子零食,踩著高跟鞋走在青石板的小路上。

它沒有給人那種深黑瘮人的感覺,相反,補鞋的鞋匠,賣燒餅的父妻,以及窗台上殘陽的餘暉,都讓人不由地放慢了腳步。

前面有個背影莫名的熟悉,他穿著白色背心,勾勒出的肌肉條理分明,黑色的人字拖,腳踝十分好看,但最引人注目的,還是他的花褲衩。

「林,林競?」

小夏不確定地喊出這個名字,前面的人正推著自行車,身體猛然僵住,甚至連頭也不回,蹬了兩下自行車,趕緊加速往前沖。

真的是他?!

她居然看到林競穿著花褲衩?

小夏捂著嘴,遇到這種情況,我們一般不笑,但除非是憋不住。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競已經衝出去很遠了,聽到後面的聲音,又懊惱地停下來。他羞憤到近乎生氣地打了下車把手,暗暗地想,她一定是看到了!

「對不起,」小夏眼睛閃著淚花,「我真不是故意想笑你的。」

林競低低地嘆了口氣,不好意思地往自行車後面躲了躲,耳尖紅紅的,聲音也不是特別自然。

「沒關係,你怎麼在這裡?」

「啊?」小夏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已經離巷子口很遠了。

她晃了晃手裡的袋子,「我,那個,我過來買點東西。」

林競看著那雙在燈光下的眸子,長長的睫毛微微顫著,淚花閃爍。他知道她有事情瞞著自己,不過,他也可以自己查出來。

小夏不該跟他呆這麼長的時間,「那個,我室友還在等我,我先走了哈。」

「等一下,」林競壓低了眼皮,交錯的頭髮下,眸色複雜難辨,「你能不能,能不能……」

小夏狐疑地看過去,他捏了捏拳,脊背又彎了彎,「幫我喂一下我媽。」

林競家的房子是破舊的老屋子,他也沒時間打掃,庭院里的小棗樹已經長瘋了,地上的草也都很高。

他頭半低,「請,請進。」

小夏抬起高跟鞋,一踩就陷進了一個水坑裡,她自己還沒覺得不妥,林競趕緊拿過來乾淨的毛巾給她擦,眉眼低垂,眸光晦暗。

「沒關係的,前面還有這麼遠的路呢,我總不能擦一路吧。」 然而林競半蹲在地上,壓低著眼帘,輕輕地擦拭她鞋子上的泥漬。雖然毛巾起了球,但潔白如新,灰黑的泥垢沾在上面很明顯。

小夏低頭只能看到他的頭髮,也是烏黑,發質很軟,再沒有被吹成造型,只自然地垂到眼角。

他的手並不像秦湛的那樣漂亮,同樣是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他的指腹卻有很厚的繭子,健壯的手臂被晒成了健康的古銅色。

小夏感覺很奇怪,她動了動腳,「真的不用了,你先起來吧。」

林競的手頓了頓,緩緩地站起身,他看著她白皙近乎透明的腳踝,添了幾筆很細的淡青色。他收起來已經被染髒了的毛巾,點頭嗯了一聲。

寵婚夜襲:神祕總裁有點壞 小夏還沒進屋子裡,就聞到了發霉的潮濕味,她對這樣的味道並不陌生,除了頭有些習慣性的疼痛,其他的都還可以忍受。

「哎,我的星星垂飾沒了。」

她發現鞋子上的垂飾丟了一顆,小聲地嘀咕一句。林競的嘴唇動了動,沒說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