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對,可是資金投入會很大。”

“這點您不要擔心,我認爲您列出所需物品清單,下面所有的事都不是問題。

房屋建築由蘭先生負責,藥廠,醫院的設備要從德國訂購整套的。

只是技術人員和醫生要由您負責,我有個建議,現在小白樓一帶應該有不少高端人才,這種方法應該很快,我再在中國招募一些,您看這樣可以嗎?我們分頭行動。”

“太好了,我會馬上去幹我的工作。”

回到家,葉奮韜叫過蘭黎明和王勝強:“你們說說隊伍和圖紙的情況。”

“葉叔,我這裏第一批人員看過了,基本孫志武那邊都是老兵,由孫志武帶隊。

你大哥那都是學生,不過身體素質不錯,看意思基本練過武,讓你兩個大侄子帶着。

李英傑說山裏還有幾個,估計其中有那邊的人,如果山裏能有幾個獵戶,興許狙擊手能練出來。”

“我沒別的要求,就是要快,你看多長時間就能拉出來。”

“起碼一年。”

“不行,我只給你半年。從1935年開始我們要讓所有的人見血,沒有實戰的特種兵練得再好也不行,真是好多事要幹啊。這個年頭的人和後世不同,能吃苦,很單純,外面的誘惑少。

再說,你訓練的是種子,基本三批,以後找中間的突出者代替你當教官

。”

“老叔,我這裏準備了大量的圖紙。

槍,現在毛瑟公司已經認可,下面給他們衝鋒槍,輕機槍,重機槍,狙擊槍,重型狙擊槍,微聲的特工用槍。

多用途匕首,防彈衣,槍榴彈,榴彈發射器和火箭筒再問問,不過漢斯說毛瑟公司一定能接下。

克虜伯公司是各個口徑迫擊炮,60mm,82mm,120mm,75mm山炮,105mm,155mm榴彈炮。

萊茵金屬公司是25mm,30mm機關炮,85mm,105mm坦克炮。

下個月,漢斯約好兩家公司的業務和技術代表來具體商談。

如果一切順利,抗戰爆發前都可以生產出來,當然,先要把我們要的訂好貨。

我和勝強商量,不用建兵工廠,沒必要,我這裏有數據,您看看就明白了。”

葉奮韜接過蘭黎明遞過來的說明,認真看了起來。

以每個星期一次戰鬥計算,消耗兩個基數彈藥。

槍的壽命以兩年爲限,時間以10年計算,保險係數爲加倍,緊急應變爲一倍。

每個月訂貨量爲

突擊步槍1000支,其中50支帶榴彈發射器,輕機槍50挺,重機槍10挺,榴彈發射器200具,火箭筒50具,82mm迫擊炮10門,狙擊槍30把,重狙擊槍10把,多用途匕首3000把,望遠鏡100具,炸藥1000公斤,起爆器3000個,定時器3000個,手槍用消音器100支,護目鏡1000副。以上要從德國訂貨。

小弩弓100把,箭頭2000支,手套,皮手套,作戰服,作戰靴,皮帶都在天津解決。

以下還有關於彈藥的詳細說明以及費用的概算。

“得,這個我是外行,太多了我得想想,等晚上大家齊了一起研究。” “葉叔,尚叔來電話說晚上晚點不回來了,說是有個應酬,還囑咐我,讓您別往歪處想

。”

“知道了,這個老尚。現在我們談正事,黎明,把明細讓大家都看看,各自說說意見。”

“在大家說之前,我先說說彈藥和費用的問題。

彈藥步槍和機槍彈要2000萬發,每千發30美元。

手槍彈9mm1000萬發,每千發35美元。

重機槍彈,50萬發,因爲用的少,甚至不用,每千發65美元。

突擊步槍每支160美元,自動手槍每支15美元,輕機槍每支280美元,重機槍每支700美元,槍管每支100美元,每挺要配四隻,榴彈發射器每具300美元,榴彈每發15美元,火箭筒每具500美元,火箭彈每發25美元,多用途匕首每把7.5美元,望遠鏡每個15美元,護目鏡每個5.5美元,其餘的價格老叔那裏應該有。”

“我算了算。‘葉奮韜接過話頭:“小轎車單價3000美元,1.5噸卡車1500美元,救護車4500美元,摩托車1000美元,吉普車2000美元。再加上置房產,衣服,鞋,藥品,工資,訓練費,日常開銷和流動資金,一共大約3000萬大洋。

老二,你還說咱有錢,其實是個窮光蛋,如果加上緊急儲備,我規劃的大洋500萬,小黃魚金條10000根,大黃魚金條2000根,怎麼也要4000萬大洋。”

衆人聽了這話,都被驚呆了,好半天沒人說話。

“都怎麼了?被嚇到了。所以,我想了想,黎明,突擊車,輕型裝甲車要賣圖紙,磺胺類藥物要賣提煉方法。

最主要的,明年要搶日本銀行,要打劫鴉片走私的日本,高麗浪人,要搶劫日本軍火,倉庫,還愁錢不夠。

這樣的前提條件就是特戰隊一定在半年訓練出來。勝強,你肩上的擔子很重,人員我在那天結拜的時候已經想好了,我轉天獨自去就是幹這件事去了。”

原來,結拜那天,葉奮韜已經告訴盛光勇,明天他要和大家聊聊,葉奮韜心裏已經打定主意,把所有人團結在一起,抗戰爆發以前組成一支過硬的隊伍



“大哥,人都來了嗎?”

“都到了,在後院。”

葉奮韜隨着盛光勇來到後院,只見一個院子足足坐了10來個人。

“大哥,怎麼多人?”

“你放心,這幾個你認識,不認識的我來介紹一下。

侯勝奎,我師傅的外甥,現在北站列車員,跑平津唐一線,功夫馬馬虎虎還說的過去。”

自然大玩家 “二哥。”

“好,坐。”

“這位燕三郎,燕子李三的侄子,本姓李,算起來是師侄。輕功是家傳。”

“二叔。”

“好,好。”

“這是我的大徒弟李英傑,從10歲跟着我。”

“二叔。”

“好,好。”

“二弟,你說,門口我告訴他們誰也不讓進,放心。”

“我今天直奔主題,大家都不是外人。我要建立一支專門打鬼子的隊伍,是希望大家成爲一份子。我想聽聽大家的看法。”

“二哥,沒說的,我爹是死於日本鬼子之手,我們家這邊我代表了。”

“燕子門是義道,這名聲想必您也知道,沒什麼好說的。”

“二弟,我這的人,包括我那20多個徒弟,只要是打鬼子,沒二話。英傑,你表個態。”

“二叔,我有疑問,您有計劃嗎?怎麼打?”

“英傑,你算問道點子上了,我說說

。”

葉奮韜站了起來,他知道,這些人光靠彼此之間的關係是不能完成一個完整組織的建設。

“還是我那天和大哥說的,中國爲什麼打不過日本,到底是什麼原因?大家有很多理由,我總結了一下。

1,政府的軟弱態度。

2,人民的覺醒程度。這是屬於思想意識方面,試想,政府步步退讓,不管是什麼理由,給國家帶來的是什麼?

領土淪喪,外交被動,只顧自己的利益和勢力的擴張,外交寄希望與世界的列強,列強們想什麼?

在中國佔多大的利益,看看現在東北出的漢奸,人數之多可以說是令人髮指,他們的所作所爲比日本鬼子有過之而無不及。

再看看我們普通的老百姓,他們在幹什麼?由於教育程度不普及,只要事情不涉及自己,採取的是躲避的態度,只看見自己家的小日子,彷彿國家和自己無關,豈不知,國家興亡匹夫有責。

3,實力差距過大,中國和日本在經濟對比上,日本經濟總量是中國的幾十倍。

有一句話,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陰謀詭計都是無用的。

所以,我們的士兵再拼命也無濟於事。

4,軍隊方面,日本軍隊受過嚴格的正規訓練,士兵大部分是初中畢業,指揮官一般是軍校畢業的,有很高的戰術素養,軍隊中有嚴格的紀律,執行力度不打折扣,在逆境中不放棄。

反觀中國軍隊,士兵基本是半文盲,軍官上過軍校的比例很小,紀律差,順風仗還可以,一遇挫折頓時狼狽不堪,逃跑比例大。

訓練水平低,沒有吃大苦的思想準備,把訓練當成一種負擔。

關鍵是,日本軍隊知道爲什麼而戰,而我們的士兵不知道爲誰而戰。說白了,是個有無信仰的問題。

5,裝備方面存在着較大差距,尤其是在持續的補給上,短時間無法克服,甚至不客氣的說,中國沒有長時間的韜光養晦根本沒辦法趕上



那看看我們的優勢,中國自古就不乏忠義之士,可以爲國犧牲。

單兵作戰能力強,基本練過武,如果有好的教官,都可以練成精兵。

整體裝備和戰爭潛力沒法比,但在局部可以集中形成優勢。

地形熟,對受過良好教育的參謀人員可以制定有把握的作戰計劃。

有各種人脈,可以彼此掩護。別光我說,大家也說說。”

葉奮韜環顧大家,耐心等待。

“二叔,您是….吧!和我在學校聽的類似,不過,他們只是喊口號,沒您這細緻的高水平。”

“你看我像嗎?他們能像我這樣拿幾萬大洋不當錢,而且,我準備訓練費用要花500萬大洋,錢已經準備好了。”

“二哥,我和你大侄女是學醫的,我們能幹什麼?”

“那好辦,其實,大哥已經跟我說了些你們每個人的情況,我還要花500萬大洋建藥廠和醫院,到時你得跟着我,我不懂醫學。”

“二叔,我學校裏的同學能來嗎?有好多人練過武。”

“太好了,不過不能混進閒人,你們學校有抗先是嗎?小打小鬧,我要大鬧,具體的我會單獨和你交代。

今天是讓大家決定加入不加入我即將建立的這個組織,這個組織將只爲中華民族而戰,不加入任何政黨,我們是獨立的。

不過,話說在前面,一旦加入,所有的人,包括我,都要遵守這個組織的章程。”

“二弟,你當頭,我們跟你幹。”

衆人的表情告訴葉奮韜,基本的隊伍有了。

”情況就是這樣,三天後黎明,勝強,老二和我去安排。” 那天,盛家鐵鋪的後院坐滿了人,葉奮韜看了看大家,滿意的點點頭:“大哥,今天我先佈置在座的每個人的任務。我們的組織成立大會要在以後開,你要沒有要說的,我就開始。”

“好,你開始吧。”

“先講一條,用錢的事找我家老二,姚水明,只要能達到目的,錢不是問題。英傑我先安排了。

盛光勇,主要是暗器的製作和聯絡,這以後是一個聯絡點。還有,在徒弟中挑出身體條件好的,準備參加訓練。

賈濤,找地方建一家鞋廠和服裝廠,具體地點看好和黎明商量,不要大,不要顯眼,除了生產市面上的普通樣式,要生產黎明提供的圖紙樣式

。你是幹皮革的,相信難不倒你,一個月之內必須生產出來。

侯勝奎,要參加訓練,還要升官,怎麼說呢?要先請長假,然後賄賂你們站長,要當上列車長,這事應該不難,人都是有弱點的,事情不成功只能證明暫時沒找到他的弱點而不是沒有。

盛英娟,從馬大夫醫院辭職,跟着王勝強到訓練基地,主要是防止訓練中受傷。最好能找幾個大夫和護士,但一定要可靠。具體的你們倆多溝通。

燕三郎,帶好燕子門的弟兄,告訴他們我們是幹大事的,人數不在乎多少,就是要可靠,這事我會反覆強調,大家不要嫌煩,這是一個組織不出問題的關鍵。

盛建文,盛建武,帶好你們的同學,要有血性沒政治傾向的人,如果有外語基礎的最好。

大家現在有問題就說。”

“二哥,這你就不對了,怎麼我沒有事幹。”

“你是有大事要幹,本來我想最後再說。你跟着我,也要在馬大夫醫院辭職,我們的藥廠,醫院都得靠你,大夫,護士都要你配齊。

我訂購的車馬上到,到時我給你當司機,我要求你在一年內把這些事辦好,這下有事幹了吧。”

黑色毒藥:獵愛神偷 “這還差不多,我喜歡你說話,句句說的都是高水平,至少我是這樣認爲的,你放心,我要當好你的馬前卒。”

“聽小師妹的話,我這個當大哥的看樣子要和我二弟好好談談了。”

“老姑,我們支持你,我二叔根本就不是一般人,您還真有眼光。”

“老姑,我也支持你。像我二叔這樣的,風度,學問,精神,運籌帷幄的能力樣樣好,放過了沒地方找。”

“停,停。”葉奮韜尷尬的看着衆人,其餘的人報以詭異的笑容。

“咱們今天是讓二弟佈置任務,別的事以後我會和二弟說,大家接着說

。”

其實,葉奮韜哪能聽不出來大家的意思,只是現在的情況一定要先幹起來他纔沒接茬,幸虧盛光勇說話。

徐爸爸,我要定你了! “二叔,我有問題,燕子門的人和他們不一樣,他們都有合適的掩護身份但沒有錢,只好去偷。

燕子門靠偷竊過活,我想了想,沒有惡習的就我一個師哥,其餘的不符合您的要求。

剛纔您說了,每個人都有弱點,我想,這些人的弱點都是致命的,還是不能讓他們知道。

我這個師哥已經成家,沒什麼營生,但絕無惡習,我想唯一的就是他的老婆孩子,這應該沒問題吧。”

“這沒問題。”

“所以,您看….。”

“我還沒來得及說,加入組織的每個人每天都有一塊大洋。

有病有災的,孩子上學的都由組織出錢。

而且,以後不管用什麼錢都以一塊大洋的實際購買力計算,大家能聽懂嗎?

如果打鬼子犧牲了,家裏或他想報答的人會得到500大洋,大家看看這樣,生活方面還有疑問嗎?”

“那我就沒問題了。”

“還有一件事,葉叔沒說。以後拖家帶口的,我會安排店鋪給他們,能幹什麼活計就開什麼店。

像雜貨店,理髮店,茶館,小飯館,照相館等等,組織會承擔所有的費用。只是每個人都要參加訓練,都要會使用自己的配槍。”

“那得多少槍?”

“老二說的很好,錢的問題不是問題,我只關心人的問題。武器大家也不要擔心,都是原裝德國貨。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嘛。如果大家沒什麼事,趕緊行動。”

等到大家散去,盛光勇叫住葉奮韜:“二弟,剛纔小師妹的意思你看明白了,大哥說一句,我是想做這個媒

。自小是你嫂子把她帶大的,後來上了北洋醫學堂。

上學的時候說着一嘴洋話,心高氣傲。你也看見了,都30多了還沒找到好人家,一般的有沒有錢她都看不上。

惡魔總裁,不可以 你說,三岔口這塊哪有有學問的,也是邪門,聽你說話她就對脾氣。”

“咱倆不也是這意思。”

“也對,看上就看上了,對眼。你可不能傷她心,給個痛快話。”

“小師妹我有感覺,只是時間短,等等行嗎?”

“等嘛,你樂意她樂意不就齊了。”

“看把你急的,我又沒說不行。這樣吧!建好我們的大本營,我一定娶她,不過,你現在不要和她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