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3 日

對於這種剛出社會,什麼經驗也沒有,只懂得紙上談兵的愣頭青,他一交談的興趣都沒有。他只想混進去,找年老的科研人員,了解一下華博士的事情。

見葉雄態度比較冷淡,王志感覺被忽視,吹噓起來:「你知道什麼是基因戰士嗎?」

「基因戰士?」

「噓,你別那麼大聲,這可是最高的科學機密。」

見引起葉雄的興趣,王志軍頓時有些得意:「我之所以從美國回來,是受到國家召喚的,他們準備從事一項非常偉大的研究,就是基因戰士,你知道基因戰士是什麼嗎?」

「不知道?」葉雄回道。

「看過綠巨人吧?」

「沒看過。」

「簡單來,基因戰士就是基因變種戰士,這種戰士植入基因之後,身體能力會大幅度強化,甚至能變體,你知道什麼叫變體嗎?」

「不知道。」葉雄。

「這事慢慢再跟你,你現在只要安下心來,別把這試驗當成惡夢就行了。你別想得那麼恐怖,現在是民主時代,你參加的是國家志願者,跟你在電影看到的那些慘烈的試驗是不一樣的,絕對沒有危險,而且還有錢收。如果你獲得良緣,不定能成為中國版的綠巨人,蜘蛛俠。」

葉雄算是聽明白了,敢情他以為自己因為沒錢才來當志願者的。

一些科學研究,需要**實驗的時候,會從社會招募一些志願者,這些人一般是身體強壯,而且家裡比較窮的人,王志軍肯定把他當成那一類人了。

「這樣的志願者,有多少?」葉雄問。

「我接的人有五六個,還有不是我接的,加起來應該有十個左右吧!」王志軍回道。

葉雄了頭。

科學院在京城西郊,佔地面積幾千平方米,有十幾幢大樓。

一路上葉雄都在打量,發現這裡到處都是哨兵。

進入科學院之後,甚至有特種兵在,看來國家對科學院的保護,還是非常嚴密的。

車子過了兩道關卡,王志軍都用身份識別。

「這裡是整個華夏國科研最先進的地方,無論是物理學,生化學,還是植物學,都是最超前的。這裡的技術都是國家機密,不是尋常人能接觸到的。」王志軍自豪地。

「基因實驗樓在哪邊?」葉雄問。

「在那邊,第二幢樓。」王志軍下車之後,警告:「到這裡之後,沒有經過允許,絕對不能去其他部門,不可以隨便亂走,不然的話會受到處罰,還會扣錢。」

葉雄頭,兩人朝基因實驗樓走去。

走到樓下,一名身穿白袍的半百老者走了過來,朝葉雄客氣地喊道:「葉先生,總算把你盼來了,我叫陳寒,負責這個項目,華首長已經跟我打過招呼了。。」

「陳博士,以後拜託你了。」葉雄跟他握起手。

王志軍傻眼了,獃獃地望著葉雄,不出話來。

他還以為葉雄是志願者,萬萬沒想到他居然能讓基因實驗室最權威的博士出來接他,一看就知道身份絕對不簡單。

想起剛才吹的牛逼,他頓時滿臉通紅,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未完待續。) 「王志軍,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去接其他人?」陳寒博士見他還傻傻站在原地,命令道。

「哦,我這就去。」王志軍這才離開。

在陳博士的帶領之下,葉雄進入實驗樓。

「想必首長已經跟你過這個項目了,現在這個項目還在起步階段,前景的難度比較大,雖然上面把許多基因學的專家都調了過來,但是遇到的問題太多了。資金也不到位,各種設備不到位,所有的事情都要做頭做起。上面除了給我扔過來兩名**基因戰士之後,什麼都沒有,這難度太大了!」陳博士一見葉雄就開始吐苦水。

葉雄猜測肯定是上面給了他壓力,限定他在一定期限之內要研究出疫苗,不然的話,他不可能一見自己就吐苦水。

「大概要多久?」葉雄最關心的是時間。

「上面開始給我半年時間,這怎麼可能,半年時間連最基礎的數據都做不出來,最後他們再給多我兩個月時間,八個月。其實八個月的可能性也很了,不其他,單單是資金,上面撥錢下來,但是這筆錢什麼時間到賬都不準,錢到賬之後,又要購買各種先進的儀器設備,招納人員,這樣下來,兩個月都不知道能不能正式投入使用。」陳寒道。

葉雄臉黑了,被他們這麼搞法,別八個月,一年都未必能研究出來,那時候自己命早就沒有了。

還好自己來了這裡,要是還在家乾等,簡直就是浪費生命。

「陳博士,人命關天,多一個月時間就多一批人死亡。這樣吧,我先給你一個億,你先把所有的設備買足,把需要的人員招進來,只要是人才,不管多貴,你都給我挖過來。」

「一個億?你要自己出錢?」

「一個億不夠,那三個億好了。」

葉雄心想科研就是燒錢,一個億可能還真不夠,於是加了兩個億。

「三個億?」

「三個億不夠,那十個億好了。」葉雄咬咬牙。

錢賺得回來,命可是只有一條,如果能救回自己一命,別十個億,就算一百個億,他父親葉遠東都要花,畢竟他才這麼一個兒子。

陳博士終於明明白,自己遇到一個什麼人了,這可是活脫脫的大土豪啊!

「葉先生,你知道上面撥下來給我的研究經費是多少嗎?」

葉雄搖了搖頭。

陳博士伸出三根手指。

「三個億?」

「是三千萬。」

葉雄真想罵娘,特么的三千萬能幹什麼?

「單單是外國進口的先進儀器,有些就要好幾百萬,這三千萬甚至連像樣的儀器都買不齊全,更別提挖一些專業的基因領域人才了。」

「這樣吧,我先給你打三個億過來,作為前期的經費。我只有一個要求,以最快的速度把基因疫苗研究出來,我的命可是掌握在你手上了啊!」

「你放心,只要資金到位,我一定抓緊速度,正式進入正軌。」

接下來,葉雄問他要了財務部的賬號。

口無憑,天知道陳博士會不會以為他在吹牛逼,所以他第一時間讓父親打了三億進這個賬號。

當財務部那邊打電話來,收到三億入賬之後,陳寒激動得聲音都變了。

做科研最蛋疼的就是錢,每次遇到問題向上面申請要錢就像求爺一樣,現在遇到這麼一個大土豪,資金問題全部解決,如何讓他不激動?

本來葉雄是首長打電話介紹來的,陳博士已經很給面子。現在葉雄再給這麼一筆錢,陳博士當下把他當佛一樣供著,態度怎麼一個恭敬。

「我帶你四下看看。」

有錢能使鬼推磨,接下來陳博士帶葉雄走遍整幢實驗樓,那些門口寫著『科研重地,閑人免進』的牌子,對葉雄來,形同虛設。

看到陳博士帶著一名青年人進來,裡面的科研人員還以為葉雄是什麼領導,全都客客氣氣的,兩名警衛見了葉雄,也非常禮貌地敬禮。

走一輪之後,葉雄基本上了解了。

這幢樓的實驗科研人員,加起來有三十多個左右,陳博士是這個項目的負責人。

除了科研開發人員之外,裡面還有一些警衛員,分三班值班。

「葉先生……」

「陳博士,你還是叫我阿雄吧。」

「那我就不客氣叫你一聲叫阿雄了。」陳博士走向最後一間實驗室,笑道:「我現在鄭重向你介紹一名大人物,這位人物可了不得。」

「什麼人物連陳博士都這麼推崇?」葉雄笑道。

「她可是媒國留學回來的基因微生物學家,擁有博士學位。在基因生物學領域的研究比起我只多不少。她可是在國外拒絕了數百萬年薪的工作回到這裡的,中途還被媒國人扣留,回不來,是國安局的人好不容易才把她帶回這裡的。她剛回來就被任命為項目組組長,是我最得力的助手。」陳博士道。

像媒國這樣的大國,對一些在某種領域能力特別出眾的人,習慣採取禁錮手段,害怕對方把最先進的技術帶回去。

能被媒國扣留,這人肯定在基因方面,有很強的能力。

陳博士輕輕地敲了一下門,這才推門進去。

裡面是一個非常大的實驗室,各種設備是整幢樓最先進的。

五六個人,在忙碌著。

一名穿著白袍,染著金髮,年輕二十五六歲左右的高挑美女正在一張床邊,指揮著幾名研究人員記錄各種數據。

床上躺著一名只穿一條褲叉的男人,處於暈迷之中。要麼是志願者,要麼就是**基因戰士。

陳寒帶著葉雄正準備走進去,金髮美女正好轉過頭,目光閃電般落到葉雄身上,怒道:「沒看到門口寫著什麼嗎,出去?」

金女美女五官精緻,外表長得挺漂亮,只可惜態度非常冷。

「華組長,這位葉先生是……」

「讓他出去,聽見沒有?」金髮美女完,對旁邊一位研究人員喝道:「趙洋,我不是過,做實驗的時候一定要把門反鎖上嗎,你當我的話是耳邊風?」、

「對不起,組長,我這就去鎖上。」

一名穿著白袍的男子飛快地跑到葉雄身邊,抱歉道:「不好意思,這裡是科研重地,請你出去。」

陳寒頓時十分尷尬,對葉雄:「抱歉,華組長原則性比較強,我先跟她打一下招呼,你在門口等一下。」

「我出去等你。」葉雄走了出去。

那名研究員將門關上。(未完待續。) 萬界修仙傳 許玉揚、黃三郎、胡慧娘到了樓上,進入了許玉揚的辦公室,三人落座。

玉揚見胡慧娘如此鄭重其事,便已猜出一定是為了玄虛觀的事,果不期然胡慧娘剛剛落座便開口說道:

「三爺,這個玄虛觀咱們是不是要解決一下。此等邪門歪道若是依舊置之不理日後定然為禍更深。我們不若就此將其拔去也算伏魔衛道!」

黃三郎點了點頭:「慧娘說得對,看來這個玄虛觀當真已經到了為害世人的程度必須除去。」

許玉揚聞聽此言自是心中高興:若是能將著玄虛觀除去,也就一定能夠查出究竟是誰害死了四老海這樣也算能夠給四老海一個交代,還他一個人情。

許玉揚心中正在盤算雲舒卻已開口:「既然如此我們還等什麼,不若我們今日便去。」

黃三郎道:「雲舒不要著急我們對於玄虛觀的情況還不了解,我之前在外面看了看,而你也進去過,應該知道玄虛觀絕不簡單。」

「雲舒別著急咱們怎麼也得做到知己知彼吧否則難免出現紕漏!」

許玉揚聽了這話暗暗點頭:別說這還是三爺第一次說出來點有用的正經東西。

雲舒冷笑一聲:「那又怎樣咱們幾個足以。惠娘姐姐您的意思那?」

胡慧娘稍作沉吟道:「雖然我們尚且不知道那玄虛觀究竟怎樣,但是它現在已然實實在在的危害到黎民蒼生實在留之不得,我等務必當將其剷除!」

雲舒聞聽此言自是歡喜,而許玉揚聽說又要去對付玄虛觀,想起能變出大石頭人的張國瑞,帶著墨鏡的解國藩,還有道觀里一尊尊面目猙獰的神相,心中難免略生懼意。

雲舒的聲音則在其心頭嘿嘿一笑:「怎麼玉揚同學你又怕了不成?」

許玉揚也在心頭哼了一聲:「雲舒神君能有幾個人像你一樣一聽說打架就這麼興奮?」

雲舒則繼續說道:「玉揚同學你怎麼總是以為我們是去打架?告訴你我們這是伏魔衛道,剷除邪惡,宣講正道,功德大的很那。」

許玉揚不知可否的撇嘴一笑,正在此時突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玉揚姐在不在,小凡有事求您幫忙!」

雲舒立時在許玉揚的心頭說道:「咱們馬上就要去幹掉玄虛觀了那有時間陪這個小丫頭過家家?」

「玉揚告訴她咱們今天有事,讓她明天再來。」

黃三郎卻呲牙嘿嘿一笑:「小凡來的太好了,也許對咱們有大用。」

胡慧娘也對著許玉揚微微點頭:「三爺說的對。」

許玉揚雖然不知道兩位神仙究竟是什麼意思卻也只得點頭稱是,胡慧娘伸手虛空一揮,實木房門便已打開。

卻見瞿小凡挽著沈惟一在袁姍姍、周娜娜以及張妍的陪伴下站在門口。

相處多日許玉揚之前對於瞿小凡等三人的厭煩之感已然全無,相處融洽已然成了好姐妹,此時見幾個人盡數到來笑盈盈站起身來道:「小凡妹妹來了,快請進。」

瞿小凡幾個人進了屋來與胡慧娘、三爺打過招呼之後紛紛落座一陣寒暄之後瞿小凡也不客氣,開門見山的說道:

「玉揚姐,神仙姐姐、三爺小凡今天特地前來乃是有事相求。」

許玉揚嘿嘿一笑:「小凡妹妹您又客氣了,想來妹妹出身瞿府祠堂,好閨蜜也都是家私殷實,還有什事辦不到,還用來求我?」

瞿小凡微微一笑:「玉揚姐咱們就別開玩笑了,有些事就一定得需要你們三位幫忙。」

奮鬥吧,姜英秀! 許玉揚見瞿小凡說得真摯於是點了點頭:「好好好,小凡妹妹說什麼都行。小凡妹妹需要我幫什麼忙?」

閃婚虐愛:BOSS別上癮 瞿小凡微微一笑,挽著沈惟一的手臂不再作聲,沈惟一的臉上也是一紅。

許玉揚見二人神情有異微微一愣,不知何故,眨了眨眼道:「小凡妹妹,有什麼事你倒是說呀,咱們都這麼熟了有什麼好客氣的?」

袁姍姍嘿嘿一笑:「怎麼小凡來之前不還是信心滿滿的嗎?怎麼到了現在卻又臉紅起來了?」

周娜娜也跟著嘿嘿痴笑:「是呀,是呀,小凡姐你這是怎麼了?怎麼不說話了?」

瞿小凡面帶慍色哼了一聲,嘴角卻掛著一絲淺淺的微笑。

黃三郎見勢呲牙一笑:「呵呵,三爺已經猜出小凡的心思了,要不三爺替你說?」

袁姍姍滿臉壞笑:「真的假的三爺您猜到了?」

黃三郎不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那是當然!」

周娜娜笑道:「我不信,三爺這您也能猜到?你說來聽聽我們小凡姐今天有什麼事來求玉揚姐!」

黃三郎捋著腮下那幾根稀疏的鬍鬚嘿嘿一笑,「三爺當然已經猜出來了,但是這種事情三爺不能說,還是得小凡自己說出來才有意思,心才誠呀!你們說是不是這樣?」

袁姍姍與周娜娜相互對視一眼呵呵壞笑,袁姍姍向黃三郎伸出拇指:「三爺您太高了,姍姍佩服!」

周娜娜笑嘻嘻說道:「小凡姐三爺都已經猜出你的來意了你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還是自己說吧,就像三爺說得你自己說了才顯得心誠呀。」

瞿小凡哎呀一聲復又低下了頭,許玉揚實在看不懂瞿小凡這扭扭捏捏欲說還休的樣子,不知道她所求何事,滿臉懵逼的看向黃三郎。

卻見這個禿頂小老頭正靠在沙發里優哉游哉的捋著鬍子,一副看熱鬧,等好戲的模樣。

許玉揚又看看滿臉笑容的胡慧娘,卻見這位神仙姐姐媚眼一眨,目光便向瞿小凡與沈惟一緊握的雙手望去。

許玉揚看了看卻也沒有什麼呀,兩個人天天手挽手,肩靠肩的耳鬢廝磨,什麼羞羞的事情沒做過,現在牽著手又有什麼的?

於是只得再向張妍看去,卻見自己的這位好閨蜜也只自顧自的傻笑,對於自己的眼神沒有一點回應。

哎,自己的這個好閨蜜實在是智商有限,當真是指望不上呀!

看著滿屋子的人似乎都是心知肚明,只有自己被蒙在鼓裡,無奈之下只得求助自己體內的這位神仙了。

於是在心頭說到:「雲舒神君麻煩您能不能告訴我瞿小凡今天來幹嘛來了?」

雲舒沒好氣的說了聲:「玉揚同學你剛剛不是還在說一天和我打八遍嗎?現在卻又來求我了!」

許玉揚只得服軟,心頭呵呵一笑:「雲舒神君我錯了,麻煩您和我說一下吧。」

雲舒冷哼一聲:「看瞿小凡那副模樣估計是來看姻緣的?」

許玉揚聞聽此言不由得「啊」了一聲,猛的一下子站起身來睜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瞿小凡不知道該說什麼。

雲舒卻又冷哼一聲:「玉揚同學你能不這樣一驚一乍的嗎?我這神君都差點被你嚇成了鬼。」

隨即許玉揚的臉上閃過一絲壞笑又從新坐了下來,「小凡妹妹我也猜出來您的來意了。」

袁姍姍不無起鬨的說道:「真的假的玉揚姐你可不要開玩笑呀。」

許玉揚煞有介事的往自己的老闆椅上一靠:「這種事其實很簡單了,小凡妹妹是不是想看看姻緣呀?」

燈筆 被擋在門外,葉雄不由得苦笑起來。

這輩子,他見過冷傲的女人多了,楊心怡,鳳凰,朱雀都是十分冷漠的人,但是跟剛才那個女人相比,差遠了。

剛才那個女人,態度,眼神,話,從頭冷到尾。

不是冷傲的冷,是冷漠的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