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對於這個人,林凌是有敬意的。

龍組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龍頭作爲龍組的老大,爲華夏所做的付出絕對不會少。

“你就是林凌?”龍頭端詳了林凌幾眼後,開口說道,然後又笑着讓他坐下,卻是在突然間問出了一句話。

“你修煉的功法是哪裏來的?”

林凌一驚,不知道龍頭這問的是什麼意思,他現在主修的功法就是太極陰陽訣,難道問的是這個?

那是系統給他的,他不可能說出來啊。

想到之前包括你的那個神祕老人也曾經和他提到過對太極陰陽訣的來歷好奇,回龍頭也這樣問,還不是這門功法真的有什麼牽扯吧?

不管怎麼說,系統是絕對沒法泄露的,林凌只能用上次搪塞別人的方法來應付過去。

含含糊糊的,就把話題岔開了。

龍頭自然看出林凌不願意說,他也就笑了笑,也說起了其他,這一幕看在玫瑰眼裏,心中思緒劃過,有了一點想法。


今天出來的主要目的還是爲了說情報泄密的事,所以聊了幾句其他話題後,很快就進入了正題,林凌正色看向龍頭,說道:“關於基地內部的某些人……” 林凌還沒有說完,就被龍頭擺了擺手阻止了,他臉上表情平靜,說道:“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等一下有一場會議,你出席一下吧,我覺得這件事情值得放到會議上去說一說。”

這讓林凌心中一喜,拿到會議上去說,這代表着,龍頭並沒有打算把事情壓下來,而是要公開的給這件事情一個交代。

龍頭又看了林凌一眼,然後說道:“你去準備一下吧,我還有點事,一會兒見。”

從龍頭的辦公室裏出來,到了人少的地方之後,玫瑰就迫不及待的拉住了林凌,然後開口詢問道:“你和龍頭到底有什麼關係啊?剛纔他怎麼會忽然問你功法的事情?難道你們的師門有什麼淵源?”

林凌對此也是懷有疑惑的,但他有不能解釋系統,於是又擺出了一副神祕的樣子,笑了笑。

玫瑰不知究裏,她看龍頭剛纔和林凌聊天時候的樣子,覺得龍頭對林凌的態度很是不一般,猜測難道林凌真的和龍頭有什麼不爲人知的關係?

頓時,貴的心中對林凌又有了幾分的顧忌。

這邊的效率很高,龍頭說的那個會議在半小時後就開始了,會議大廳裏,整整齊齊的坐了幾排人,都是各分基地的負責人,以及總部的各位領導,全部人都神情嚴肅的看向臺上,等待着龍頭講話。

然後,出來的人卻是林凌。

龍頭示意,讓林凌先說。

“這人是誰?龍頭怎麼不上去?”

底下的人竊竊私語,他們大多數人都不認識林凌,畢竟對於龍族來說,林凌還算是一個新人,而這些人來自於全國各地的分基地,對他不瞭解也是正常的。

龍頭在底下拍了拍手,說道:“在今天的會議開始之前,有一件事情要先說一下,你們都給我安靜地聽着。”

龍頭一說話,底下所有的人都不再開口了,可見龍頭的威信在這些人心中是多麼的高。

“你開始吧。”龍頭又對着林凌說道。

林凌點了點頭,對於臺下的這些基地負責人們毫無畏懼之色的吧,之前他說遇到的事情說了出來。

他也沒有添油加醋,只是把他知道的內容講出來。

聽完林凌的講述,所有人都沉默了。

這件事情的嚴重性毋庸置疑,大家都是老戰士了,哪裏會不清楚這背後代表的是什麼意思,頓時會議上的氣氛變得很是嚴肅。

林凌環視了衆人一圈,最後說道:“意見不統一,可以互相協商,但是像這樣扯隊友後腿的事情,堅決不能容忍!”

他將高科一派狠狠的批判了一頓,說的每一句話都有理有據,讓本來還有些不服的人都啞口無言。

大家的目光不由的都看上了龍頭,想要看看龍頭對此會有什麼表示。

對於林凌這麼一個龍組中的小人物來說,這些負責人們自然是不怎麼放在眼裏的,可是現在有龍頭在一旁坐着,他們就要好好的考慮了。

看看龍頭會說什麼,再進行自己的表態吧,衆人都這樣想着。

然而龍頭根本就沒有說話,他甚至眯起了眼睛,一副閉目養神的狀態。

這是個什麼意思呢?一切隨便他們自己決定嗎?

臺上的林凌也看到了龍頭的這副樣子,他倒是沒有什麼顧慮,見衆人都不表態,他也不說話,也不下臺,就那麼直直的站在臺上,等着下文。

他不相信,爲了所謂的表面上的平衡,這些人會真的是非不分。

龍組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他再清楚不過,如果在這裏都沒有什麼正義可言的話,就太可笑了。

而且他也相信眼前的那個老人,龍頭應該會給自己一個滿意的交代的,雖然他之前並沒有給過什麼保證,但是林凌就是這麼相信着。

“老大,這件事情您怎麼看?”

終於有人忍受不了沉默,開口向龍頭詢問他的意見。

其他所有的人已靜靜的等待,又是好一陣沉默之後,龍頭才睜開了他的眼睛。

他在心裏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這些人啊,顧慮的東西太多了,所以有些人做事也就不太純粹了,這些不是龍頭所想要看到的。

“怎麼都不說話了?你們都是在等着我的意見嗎?”龍頭故意這樣說道。

有人出來緩和氣氛,笑着說:“我老大,您在還用我們發表什麼意見呀,這件事情不是毋庸置疑的嗎?老大,您說怎麼辦就怎麼辦,我們都聽您的。”

這話說的,立刻得到了大多數人的贊同,特別是玫瑰所在的主戰一派,聲音更是響亮。

“對啊,老大,我們都聽您的,您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吧。”

龍頭淡淡一笑,看了高科一派的人一眼,問道:“你們說呢?”

高科一派的人此時的臉色都比較難看,心裏面都不知道罵了多少句。

真要說起來,這件事情大部分人都是無辜的,高科一派的人那麼多,他們和主戰一派雖然說意見不同意,但也正像林凌說的那樣,只是在事情的觀點上有不同的看法,是可以協商的,他們也沒有想到,在他們的隊伍之中,會有人做出那樣子可惡的事情。

泄露任務情報,與敵人勾結,陷害龍組成員,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會發生在他們的隊伍裏?


簡直太丟人了!

高科一派的人現在都已經知道該怎麼去回答龍頭了,只能一邊在心裏咒罵,一邊勉強維持着表情,對着龍頭說道:“這事情很嚴重,肯定是要給一個交代的。老大您放心,我們會好好去查。”

這也算是給了林凌一個保證了,林凌聽到這話之後,心裏纔算有些滿意。

如果這幫人還非得要狡辯的話,林凌不介意再給他們點顏色看看。

龍頭對於自己的手下給出這樣的答覆沒有說什麼,他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後,說道:“行了,這件事情已經說清楚了,大家都自己在心裏好好想一想,不要忘了我們建立龍組的初衷。好了,繼續下一個議題吧。”


衆人還想要說些什麼,也都在龍頭的目光下閉上了嘴。 會議在林凌的這一個插曲之後又繼續進行下去,所有人的心裏都成了一點事情,一直到會議即將結束的時候,龍頭上臺做總結,他又才重新把這件事情點了一下。

“我知道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和看法,在這裏我還是要提醒你們一下,內部鬥爭可不等同於內鬥,有想法是好事,就是別把好事給做成了壞事,希望有的人注意一下。”

話說的點到爲止,該聽懂的人都已經聽懂了,更何況在場的沒有一個是笨蛋,雖然龍頭沒有把話說的很直白,衆人心中卻也已經都明白,大家看着此時已經坐在角落裏的林凌,心中各種想法。

這個年輕人似乎很多龍頭的看重啊,這次的事情,要做到哪一個地步才能夠平息?

主戰一派在這一次事情中受了委屈,不過有龍頭的支持,他們的心情還是好的。

高科一派的心情就比較糟糕了,會議結束之後,他們甚至連聊天還宣的興致都沒有,就都匆匆的離開了。

看着衆人的背影,林凌也沒有再說什麼,他遠遠的看了一眼已經離開的龍頭,就直接走了。

該做的事情他都已經做了,下面就只需要等待就好。

何晨光與陳浩還在醫療病房中躺着,他得過去看看了,順便和他們說一下這邊的進展。

沒多久,果然玫瑰就又叫他過去了,等待的人裏除了玫瑰,還有高科一派的人。

而其中最醒目的,則是一個被押在中間的男人。

不用說,這個時候會特意壓着來見自己的,無疑就是那個在上一次行動之中故意透露任務消息,和敵人勾結的人了。


對於這種人,林凌根本都懶得看一眼。

不過對於高科一派的人動作如此迅速,倒也是讓林凌對他們改觀不少。

知錯能改倒也不錯,沒有繼續包庇這個罪魁禍首,說明他們做事還是有底線的,這樣也就可以了,畢竟沒有哪個地方是隻有一種聲音的,只要有底線,有些意見不和也可以接受。

“這個人,就交給你了,由你來處置。”高科一派的來人如此說道。

這人說話的語氣很不好,估計心情也是比較糟糕,我誰叫這次犯了錯誤的是他們的人呢?

臉皮都丟沒了,也只能壓着人上門請罪了。

不過這些人雖然語氣不好,事情倒是說明白了,直接就把人移交給了林凌。

林凌看了面前的罪魁禍首一眼,眼中恨意閃現。

就是這個人,差點讓他的戰友犧牲,同是龍組成員,就因爲不是一個派系的,就可以做這樣的事情嗎?

這人怎麼下得了手!

怒意浮上心頭,林凌也懶得和對方爭辯什麼,錯了就是錯了,還是這樣一個與敵人勾結,企圖害死戰友的罪人,又有什麼好多說的呢?

“既然把人由我發落了,那我就不客氣了。”

隨着話音落下,沒有任何心慈手軟的,直接一招出手,將將其送上了西天。

那罪魁禍首倒下時,眼睛還不可置信的睜大着,可能是沒有想到林凌竟然是會如此的乾脆利落吧。

但這也是他咎由自取,當他我出那一個選擇,將消息泄露給敵人的時候,他就應該知道,自己這是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在場的其他人看着林凌的這個動作,都沒有說話,在心中稍稍震驚了一下林凌的果斷的同時,也有些感嘆。

真是一個狠人啊,以後還是不要與他爲敵了。

不過狠人不怕,只要講原則,有正義,不斷很辣一些,也是對於大家的保護,這對於只他們這些在刀口上執行任務的人來說,根本沒有什麼好指責的。

畢竟這也是明擺着的事情,如果不對敵人狠,那倒下的就是自己了,所以這樣纔是正確的選擇。

這件事情處理完之後,很快龍頭就又給林凌發來了消息,說要見他。

龍頭沒有說要建林凌做什麼,林凌心裏已經有所猜測,只怕還是和自己的那套功法有關。

正好,泄露祕密的已經處決,這件事情能夠這麼快地得到解決,也是因爲有了龍頭的支持,林凌覺得應該和對方彙報一下,於是很快就趕過去了。

“哈哈,上次的事情處理好了,你心情應該好多了吧。”龍頭看着林凌的時候,態度仍然是很和藹,一點都沒有外人所看到的嚴肅。

林凌倒是沒有太大的感覺,他與對方寒暄了一陣之後,就靜靜的等待龍頭的下文。

他已經給自己的功法來歷想了一套說辭,這次應該能應付過去。

不過這次龍頭倒是沒有開口詢問,他直接把林凌帶到了自己的私人宅院之中,然後給林凌演示了一下自己的功法。

看着眼前的一幕,林凌眼神凝重,心中疑惑陡然升起,只因爲,老頭此時所展現出來的功法居然和自己的太極陰陽訣如出一轍。

一模一樣!怎麼可能會一模一樣!

自己的太極陰陽訣明明是系統給的,爲什麼龍頭也會?

然後,不等林凌出言詢問,龍頭就停了下來,坐回到他自己的位置上,喝了一口茶水後,才慢慢的說了起來。


“是不是覺得很眼熟?當初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戰鬥影像上所展示的功法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感覺。所以纔會對你這套功法的來歷有些好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