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9 日

對於她提出來的問題,九歌都回以三字真言,「不知道」或者「不清楚」。並非她有意藏拙,而是真心不懂。後來還是楚翊塵耐心地為她們一一解答。

解答了數次后,君羽墨軻忽然笑道:「原來楚盟主不單自身武藝超群,對各門各派的絕學竟然也瞭然於胸、如數家珍,倒真讓本王佩服啊。」

「楚某本是一介武夫,只是與各大門派的掌門人比試多了,所以才對他們的招式摸出一二。」楚翊塵面色不改,笑的淡然。

距離大會開始,已經過去了兩個時辰,臨近黃昏,洛川山下颳起了陣陣西風。

那些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早就不再上場,便是連那些頗有名氣的門派弟子也都比試完了,現在站在台上的是武林高手榜上,排行第十的千機閣閣主龍原。

千機閣以巧奪天工的機關術響譽江湖,門派實力在江湖上排名第六。閣主龍原最擅長精密的機關製造,其自身修為並不算出類拔萃,憑藉一把速度、威力達到頂尖強弩索登上了武林高手榜。

挑戰他的是一名在江湖上非常有名氣的刀客,然而那名刀客顯然擅於近攻,而龍原手上的強弩索攻擊威猛,且又極為靈活,是以近不了他的身,很快就呈現了潰敗趨勢。

九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龍原手中那把強弩索,心中暗嘆,古人的機關製造術當真出神入化,比起現在的一些高科技武器絲毫不遜色。

「小九,你覺得以我的身手,能避得開那把強弩索嗎?」無雙目光牢牢鎖在台上,一雙眸子灼亮如星。雖然在問九歌,眸光卻依然沒動。

九歌淡淡看她一眼,反問道:「你想挑戰龍原?」

「不,我想見識下那把強弩索。」

無雙話將落音,那名刀客一個不慎被強弩鐵索緊緊捲住,之後如何也掙扎不開了,龍原手一揮,就將他從台上丟了下來,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場上不算安靜,但胳膊折斷的聲音清晰入耳。

按照江湖規矩,排行榜上的人只要無傷無病無痛,便要繼續接受下一人的挑戰。是以,消耗了一點體力的龍原依然站在台上,等待下一人挑戰。

很快,那名刀客就被庄丁抬了下去。然而,場中眾人低聲細語,如蚊群轟鳴,卻無一人敢上場。

就在曲池準備宣布下一輪比試時,身後響起了一道清越的女聲,「我來試試。」

眾人只見眼前一道紅影飄過,緊接著,一名英氣逼人的紅衣女子飄然落到台上。

「在下藺無雙,想領教龍閣主手中的強弩索,還請賜教。」無雙抬手抱拳,清麗的容顏上掛滿了飛揚明媚的笑容。

龍原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頗有君子風度的還了一禮,「既然如此,在下得罪了。」

話音才落,一道靈活而又迅猛的鐵索頃刻間飛出。無雙眸光一凜,翩然避開。

緊接著,長鞭出手,若矯龍般翻騰跳躍,纏繞飛舞。同時是遠攻,龍原強弩索威力無窮,無雙身形靈巧利落,在鐵索間閃避遊刃有餘,一時間兩人不相上下。

「無雙姑娘輕功再怎麼好,可內力終究是有限的。照這樣耗下去,遲早會輸。」孟無緣靜默地看了會,就知道無雙這種打法對她非常不利。

九歌自然也看出了這一點,雙手緊緊的握住扶手,眉心擰成了一團,「可是只要她想到辦法將強弩索定住片刻,就能輕易的將龍原打下台。」

按照比武規矩,誰先落下擂台,就算誰輸。

龍原內功不算深厚,若不用強弩索,以無雙的功力,一招即能將他擊下台。

九歌和孟無緣說話的聲音沒有刻意壓低,周圍的人都能聽到。

楚翊塵讚賞地看了她一眼,君羽墨軻則是悠悠道:「丫頭,假如台上的人是你,你會如何定住他手中弩索?」 九歌目不轉睛地望著台上飛舞閃動的紅影,不假思索道:「將龍原引到台側,以長鞭纏住鐵索,鞭和索纏在一起的長度剛好夠繞柱兩圈,再棄鞭,以掌力擊之。」

雖然她的內功說不上多麼深厚,但對付全靠藉助外力取勝的龍原,還是綽綽有餘的。

君羽墨軻聞言不由看著九歌,目光深邃,片刻后,笑著點點頭道:「方法雖險了點,但聽起來似乎挺不錯。」

「置之死地而後生,漓兒姑娘竟有此等破釜沉舟的勇氣,真讓楚某刮目相看。」楚翊塵朗朗笑了笑,眸光轉向擂台上,「其實單論武功方面,無雙姑娘身手已經算是一流高手,倘若她今日能破解龍原手中的強弩索,列入武林高手榜也叫天下豪傑心服口服。」

真愛太淺,總裁要離婚 九歌眼波閃了下,餘光不著痕迹地掃了眼一旁面色高冷的連秋練,眸光沉了沉。連秋練在武林高手榜上排行第七,按照規矩,如果她要挑戰連秋練,豈不是要先打贏三場?

早知道剛才她先上場了,免得等會無雙贏了,還要與她自相殘殺一場。

擂台上的比武愈來愈激烈,不知無雙是聽到了九歌等人的談話,還是自己想到了破解強弩索的方法,竟真用上了九歌所說的方法,左閃右避地將龍原引到武台邊緣,長鞭一揮,扣住鐵索,不等龍原變換招式,飛快的將鞭子繞柱兩圈。

而後玉腿連環踢出,龍原下意識的以雙臂抵擋,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無雙狠狠一腳踢掉他手中弩機,趁著他驚愕之際,又是一拳砸向他面門,拳中帶風,虎虎生威。

龍原猝不及防的吃了一拳,無雙沒有給他還手的機會,腳下橫掃,本就站在武台邊緣龍原因下盤不穩,只能跌了下去。

這場比試,用的時間最長,看起來也不算是最精彩,但最後結果卻最令人目瞪口呆。

龍原從地上爬起來,不敢置信地看著台上無雙。無雙沒想到自己真能贏,舉目望向主棚,沖著九歌揚了揚下巴,轉身將柱子上長鞭取下來。

只見她手握長鞭輕輕一抖,卷著弩機的那頭直直飛向龍原,龍原一愣,伸手接住,頗有俠士風度道:「姑娘武功過人,在下輸的心服口服。」

無雙低首看著他,抱拳笑道:「今日能見識到龍閣主鬼斧神工的機關術,真是無雙平生一大快事。」

一記響鼓,一錘定音。

曲池驚訝之餘也算是鎮定,一個縱身躍到台上,高聲宣布,「此局,藺無雙勝,恭喜無雙姑娘成功躋入武林高手榜。」

群雄驚愕,場上一片喧嘩嘈雜。

「這位小姑娘是誰呀?從哪冒出來的?」

「不知道啊。我也是第一次見。」

「卓大俠,你知道她是哪個門派的嗎?」

「看她衣著,似乎並不是江湖門派的人。」

「她好像是和寧王一起來的,莫非是朝廷的人?」

……

山莊里充滿了群豪的議論聲,喧雜的聲音穿過高高的圍牆飄進了洛川山裡。洛川山腳下有一座聽風亭,亭高兩層,隱在一顆高大的梧桐樹後面。

聽風亭下立著兩名玄衣青年,兩人五官有幾分相似,手持長劍,目光凌厲,小心警惕地注意著密林里的動靜。

涼亭二樓窗邊置了一張桌子,桌上放著兩隻茶杯,旁邊火爐上氤氳裊裊。桌前坐了兩名男子,一人面如冠玉,霞姿月韻。一人冷厲倨傲,絕代風華。

就在這時,亭里傳來男子似嘆似贊的聲音。

「瞎貓碰到死耗子,居然讓她贏了,晚上回去又有的得瑟了。」

「你很遺憾?」回答他的,是一道清冷淡漠的男聲。

「不,只是有點出乎意料。」

「這壺水該燒乾了,」風兮音抬眸看了眼對面之人,又轉眸看向桌旁沸騰了許久的銀壺,面無表情地陳述著一件事實。

宣於祁偏頭看向火爐,倏地一笑,「光顧著看比武,竟忘了時間。」隨即抬手掀開爐上的壺頂蓋,眸光微垂,接著溫和一笑:「呀,沒幹,還剩一半。」

風兮音看他一眼,不置可否。

昨天晚上,傲月信送到松月居,信上只有一句話,「明日申時,邀兄品茗於洛川山下聽風亭間。祁致。」

當時風兮音並未回信,但宣於祁知道他會如約而至,所以比他早到了一盞茶的功夫。

聽風亭是洛川山最佳的觀景位置,站在二樓上,東面遙看櫻城主城門,南門正對入山口,西面俯瞰護城河,北面仰視山頂。

而洛川山莊就在登山口附近,坐在亭上,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山莊前發生的一切事情,譬如今日的武林大會。

桌上紫砂茶具剛才已過水溫,宣於祁用木勺舀出適量茶葉置於茶盅底部,將沸水緩緩注入九分滿,吸去茶沫,撇了初道,再泡,停少時,倒進茶甌遞與風兮音。

「按照江湖規矩,榜單入圍者若沒受傷,需接受不服者的挑戰,也不知無雙好不容易得來排名能不能保得住。」

風兮音端起清香四溢的熱茶,淺嘗一口,微微合目細品,回味良久后,方緩緩睜開雙目看向他,「她可選擇繼續挑戰。」

宣於祁喝茶的動作略停頓,抬眸看著風兮音,輕輕笑道:「風兄所言極是,她只要選擇繼續挑戰,贏則進,輸則傷。無論如何,榜單排名還是有的。」

風兮音不再言語,靜默的嘗著杯中清茶,倒像真的只是應邀來品茗一般。

庄內傳來叫人聽不甚清的嘈雜聲,宣於祁端著茶杯,側首望去,只見曲池縱身躍上擂台,雖聽不清他說什麼,但也猜到是宣布無雙比武得勝之事。

「祁對江湖之事了解的不多,敢問風兄,如今高手榜排名第九的是誰?」

「大漠飛鷹,寒鋒。」 庄內一片騷動,無雙沒理會周圍轟然議論聲,仰起首,神采飛揚地望向棚下九歌,得意的像是個等待誇獎的孩子。

九歌勾唇一笑,毫不吝嗇的豎起了一根大拇指。

曲池看了無雙兩眼,微微笑道:「無雙姑娘是選擇繼續挑戰,還是想先下台休息片刻?」

如若選擇休息,接下來任何人都可以向她挑戰,不傷不拒。

「我還沒受傷,用不著休息。」無雙自然知道江湖規矩,長這麼大,她還是第一次來參加武林大會,好不容易上了高手榜,可不能椅子還沒坐熱就掉下去了,那樣多損面子啊。

再說,她還想回去在宣於祁面前耀武揚威一番呢。

「好,」曲池笑著點頭,目光在場上轉了圈,好心提醒道:「無雙姑娘,如今高手榜排名第九的是大漠飛鷹寒鋒,他的武器是一把落日神弓,背負十八支玄箭,矢無虛發,威力驚人。你可要當心了。」

不等無雙開口言謝,曲池朝她抱拳示意后,便縱身下了擂台。

聽他這麼一說,無雙不敢輕敵,掃視了一眼四周的人群,她並不認識寒鋒,只好揚聲道:「久聞大漠飛鷹之名,今日有幸登台,特請賜教。」

話音將落,一個身形高大的男子飛躍上台。

無雙移目望去,認真打量起來人。

此人身穿羌人服,頭戴胡人那種尖尖的大帽,臉上長著絡腮鬍子,一雙鷹隼般的雙眸直視著她,整個人猶如沙漠上的一隻蒼鷹,凌厲中帶著些高傲。

習武多年的感覺告訴她,此人並不好對付。

冷王追妻:萌妃要爬牆 無雙頓了片刻,爽利一笑,還算客氣的抱拳道:「在下藺無雙,今日想領教一下兄台高招。」

寒鋒冷冷地看著她,濃密的一字眉微蹙,鄙夷不屑道:「乳臭未乾的黃毛丫頭,竟然也敢挑戰我。也罷!你想找死,我便成全你,出招吧。」

見過狂妄的,但沒見過如此狂妄自大。

無雙面色微變,心中燃起了一團怒火,她最看不慣這種不可一世的人,既然如此,她也不再廢話。

「好,那就得罪了!」

只聽台上一聲輕喝,無雙手中長鞭凌空而去,橫掃寒鋒面門,鞭未至,凌厲的鞭風已掃得人肌膚作痛!

而寒鋒卻是冷冷一笑,眼見布滿倒刺的長鞭劈下時,他身形突地一變,折腰而下,在原地畫了一個詭異的圓,同時神弓在手,玄箭在弦,威力十足射出一根箭矢刺向無雙胸前。

無雙心神一凜,連忙向一旁飛去,不待她穩住身形,只覺得身後寒芒不止。無雙霍然回首,卻見那支玄箭像是長了眼睛一樣,竟然會拐彎,轉變方向朝這邊呼嘯而來。

無雙眸光頓沉,右腕一提,長鞭直裹向那支玄箭,快捷如電!卻不想箭速更快,長鞭根本碰不到箭身,才一眨眼的功夫,凌厲的箭鋒就已直逼眼前,無雙一驚,當即凌空竄起,而近在身側玄箭竟也直衝而上。無雙來不及思索,只好先行上下左右飛身閃避……

「那是什麼箭,怎麼會這麼邪門?」主棚帳下,九歌也有些驚訝。

她見過現代的追蹤導彈,很清楚那是因為有制導系統,所以才能靈活轉彎跟蹤目標。而寒鋒射出的玄箭顯然只是一支毫無生命力的冷兵器,竟然也能對敵人窮追不捨,這種詭異的現象,已經超出了她的認知。

君羽墨軻似乎看得一些乏了,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就已半側著身子歪歪倒倒的坐在大椅上,聽到九歌的聲音后,漫不經心地掃向台上,只一眼便看出箭矢的奧妙,「就憑那幾隻破箭,哪配得上邪門二字。」

九歌微微挑了一下眉,眸光瞥向他,不咸不淡道:「說得好像你很懂似的。」

君羽墨軻側目晲著她,勾了一下嘴角,似笑非笑道:「你以為誰都像你這般笨吶。」

「……」

兩人說話的聲音並不小,周圍幾人都能聽見。

曲池嘴角一抽搐,眸光覷向九歌,抿了抿唇,想笑又不好意思笑。

孟無緣收回在台上的視線,側目看了他們一眼,幾天相處下來,這一幕很常見,他早已見怪不怪了。

而楚翊塵的目光則是落在君羽墨軻身上,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

九歌覺得這妖孽很欠揍,決定不再理會他,餘光在左右掃了一圈,心中有些鬱悶。

如果只有楚翊塵面色如常倒也沒什麼,但她從孟無緣、曲池等人臉上也看不到任何對箭矢追蹤感到疑惑的神情,就連楚翊塵身後的奔月和追月也是泰然自若的看著比武擂台,絲毫不覺得箭矢自動拐彎有什麼問題。

這麼看來,好像真的只有她不懂(⊙o⊙)…

九歌眨了眨眼睛,目光徐徐轉向君羽墨軻,面上盡量保持平靜,擠出一抹燦爛的笑,耐著性子不恥下問道:「殿下如果知道,不妨說說其中緣由?」

君羽墨軻半眯著眸子晲一眼九歌,淡淡笑道:「你仔細看看他右手手腕。」

九歌一愣,目光繼續回到比武台上,一下子就看到寒鋒右手手腕上戴著一個做工精細鐵質護腕,隨著玄箭不停的追逐,手腕也在身側不停的翻動……眼力稍微好點的人都能看出,他是以手腕在控制玄箭攻擊的方向。

九歌仔細看了一會,驚訝道:「是遊絲!」

「聰明。」君羽墨軻勾唇一笑,雖然不是正面回答,但卻肯定了她的答案。

楚翊塵看向她,眼底滿是讚賞。

而其他人則是面露不解之色。

除了九歌和無雙這種第一次聽說大漠飛鷹寒鋒之名的人外,江湖上只要稍微有點見聞的人都知道,落日神弓射出的玄箭可以自發轉彎,因此剛才九歌提出疑惑時,曲池、孟無緣等人包括在場的群雄都不覺得驚訝。

只是所有人都以為寒鋒的箭矢跟蹤術是以內力控制的,沒想到還藉助了外力。

孟無緣看了一眼台上,又看向身旁的九歌,率先問道:「九歌姑娘是怎麼看出來的?」

「不是看出來的,」九歌笑了笑,抬起食指輕輕點了點自己的腦袋,「靠這兒,猜到的。」 「噢?郁小姐是如何判斷出來?」曲池似乎也很感興趣,回過頭來,忍不住插嘴問道。

「你們看!」九歌目光落到比武台上,直言不諱道:「箭矢變幻非常迅猛,不管寒鋒的內功亦或者狩獵技巧多麼出神入化,倘若不借一點外力,我估計,恐怕連王爺、楚盟主也無法將箭矢控制的如此隨心所欲。」

而在沒有任何高科技的古代,能用來借力控制物體的東西並不多。而且還能不被肉眼看見,又能被當做武器的,她首先想到的便是既堅韌又細小到透明的遊絲。

瞧君羽墨軻和楚翊塵的神色,顯然被她猜對了。

「漓兒姑娘所言不錯,在下御箭能力的確比不得寒鋒這般隨心所欲。」楚翊塵哈哈一笑,大大方方的承認了,抬首一掃台上打鬥中的兩人,朗笑道:「這件事天下鮮少有人發現,包括高手榜上排名比寒鋒靠前的一些人,都不曾看出來他的御箭術是以內力控制遊絲而造成的。今日竟被你一語道破,漓兒姑娘果真是慧眼如炬,叫楚某好生佩服。」

話雖這麼說,但心裡更多的是欣慰。

九歌笑而不語。君羽墨軻不經意瞥了瞥楚翊塵,垂下眼帘,遮住眼裡的情緒,再抬眸時,唇角彎起了一抹高深莫測的弧度。

就在幾人說話的空隙間,寒鋒又射出兩支玄箭,加上最開始射出的那支,現在已有三支速度迅猛的箭矢在無雙身後窮追不捨。

上一場的打鬥時無雙已經消耗了部分體力,而現在體力明顯有些不支,閃躲的速度稍微慢了點,便被緊追其後的三支玄箭捆住了。

箭矢呼嘯加勁,攻勢更是猛烈。

君羽墨軻渾不在意地看了眼前方戰局,忽然惋惜地嘆了一聲。

寒鋒手上還有十五支箭未發,無雙就已應接不暇……戰局已然明了,無雙挑戰失敗是遲早的事,只希望輸得別太難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