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5 日

對於二狗子這個名字,小美女靈靈也覺得挺好的。

「嗷…唔…」二狗子輕叫了一聲,一臉的拒絕。

「那是,名賤好養活!」林長青踢了一腳二狗子,示意它安靜一點。在起名字這一塊上,他是專業的。

「喂,二狗子借我一段時間,我研究研究。」

「拿走!二狗子,好好聽靈靈話!如果讓我知道你不聽話,就安排你上桌!」

「嗚嗚…」

……

而在兩人一狗進入市區后,就被警察叔叔給攔下了。

「小夥子,小姑娘,現在律法上公佈了,遛狗要拴繩子的!遛狗不栓繩,以後也是犯法的,念在你們是觸犯,就警告一次,以後記住了,遛狗一定要栓繩!」

大概是看兩人年級不是很大的份上,警察叔叔也只是勸誡了一番,就離開了。

留下林長青跟靈靈兩人大眼瞪小眼,遛狗確實要栓繩的,可是這隻狗不一樣啊,這是一隻戰將級的狗子啊。。。

而二狗子一路上表現得無比老實,簡直就是無比乖巧版的哈士奇。

甚至一些路人都露出了好奇的神色,按理來說,哈士奇不是一出街就跟瘋了一樣嗎?這哈是換性子了?

至於二狗子會不會在魔都市區破壞?呵呵。。。

一隻戰將級的狗只敢偷獵山上的獵物,還不敢讓人類發現它的蹤跡。從這就能知道,就這吊樣,貪生怕死的,借給它兩膽子,它也不敢。

至於二狗子身上的秘密就交給靈靈來研究吧,反正林長青是沒啥興趣的,他現在只想搞錢!搞錢!!搞錢!!!重要的話說三遍!

……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裏,林長青開始了自己的城市獵妖生活。

運氣好一周能接兩單,運氣差的話,大半個月接不到一單都很正常。

有任務的時候就跟小美女靈靈一起出門除妖,沒有任務的時候就陪着心夏逛逛街,要不就陪着小美女出門遛遛二狗子,生活好不愜意。

而現在青天獵所里除了包老頭,小美女靈靈常住外,又多了一個長住客,二狗子。。。

雖然二狗子的主人是林長青,但是他家都有隻狐狸了,再加一條狗,這都快成動物園了。

林長青就把二狗子給靈靈養著了,其實主要是他養不起,一頓飯就要小几千。。。

小美女靈靈也不反對,一個是正好研究研究二狗子,另一個就是二狗子一直很乖,所以她就當養寵物了。

自己這召喚系,先是一隻狐狸,再就是一條狗。。。自己這是造了什麼孽啊。。。

希望自己契約的召喚獸是像小白那麼威武,小白,我又想你了!

不行,等抽空去召喚位面瞅瞅去,說不準還能再見到我的小白!

這段時間,林長青跟靈靈之間關係也熟絡了起來,至於熟到了什麼地步。。。

靈靈嘴裏經常稱呼的喂變成了林長青。。。

……

在將心夏送到家的時候,林長青打算轉身離開時,小白一臉興奮的從心夏腿上朝林長青這蹦過來。

「嚶嚶嚶~~~」主人,我要跟你一起~~

然後就在半空裏被林長青單手扼住了命運的喉嚨,隨手一丟又將小白丟了回去。

「嚶嚶嚶!」主人,你為什麼掐着我。。。

「好好陪着心夏,再敢半夜偷跑回來,腿給你打折了!」

……

林長青回到家后,褲兜裏手機震動了起來。

林長青打開一看,是唐月老師,兩人可是好一陣沒聯繫了,怪讓人擔心的。

「喂,小色痞。」很快,唐月老師那成熟性感的聲音就響起來了,聽得人耳朵都一陣舒服。

「唐月老師,這一陣聯繫你的時候,你手機怎麼一直關機?讓我好一陣擔心。」林長青擔心的問道。

「我最近一陣在杭州偏北的一個鎮子上執行任務,你能不能來一趟?我正好需要你幫幫忙。」唐月說道。

「執行什麼任務?」林長青疑惑道,他知道自己這位老師是審判會的人,但是具體執行什麼任務他就不知道了。

「到時候再告訴你,小色痞,到時候你來還是不來?」唐月神秘的說道。

「來,當然來。為了唐月老師,哪怕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林長青直接答應了,反正這一陣青天獵所也沒什麼任務,正好去見見唐月老師。

「你這嘴巴是越來越甜了,對了把小白帶着~怪想它的,也不知道這一陣它瘦了沒有。」唐月叮囑了一番林長青就掛了電話。

得,唐月老師,感情自己這地位在你心裏還沒只狐狸高。。。 所以,她趕緊說道:「老闆,昨晚發生那樣的事情,阿軻肯定不能回去工作了,不如……」

花小寶心中立即警覺起來,有種不好的感覺。

他道:「不如什麼?」

百里桃花咬了咬紅唇,再次施展她的桃花媚術,說道:「不如讓她做你的保鏢吧,好不好?」

百里桃花每次有求於花小寶的時候,總是眼泛桃花,柔情似水。

她還抱着花小寶的胳膊使勁在她胸口蹭,要讓花小寶充分感受到自己的真心實意。

花小寶哪裏受得了這個?

但他實在不想這個情敵跟在自己身邊,便閉嘴不言。

「好不好嘛?」百里桃花搖晃着花小寶的手臂,嬌滴滴說道。

但花小寶還是不說話。

百里桃花眼珠子一轉,趴到花小寶耳邊,悄悄說道:「阿軻胸那麼大,你就不感興趣的嗎?」

「嘶~」花小寶倒吸一口涼氣,這是要倒賣閨蜜嗎?

花小寶心裏泛起了嘀咕,這個提議讓人好為難啊!

阿軻那偉岸的胸襟,真的很有吸引力,如果把她收了,倒是能解決頭頂綠油油的問題。

只是,我花小寶要被美色屈服嗎?

見花小寶似乎有些心動了,百里桃花趁熱打鐵,再次湊到花小寶耳邊,將熱氣噴打在他臉上。

悄悄說道:「你別看她冷著一張臉,其實早已經那個了,昨晚洗澡的時候,都對我動手動腳的……」

說到這裏,百里桃花羞澀地止住了嘴。

花小寶心裏一驚!

綠了!綠了!又綠了!

但他還是忍不住好奇問道:「你說的那個是哪個?」

百里桃花臉上一羞,我一個女人,這話怎麼說得出口。

她看着花小寶一臉求知的樣子,終是咬了咬紅唇,在他耳邊快速說了一句道:「就是想男人了。」

花小寶一驚,說道:「是不是真的啊?」

百里桃花見花小寶已經心動,便說道:「你愛信不信。」

花小寶陷入了沉思,想了一會。

他一咬牙說道:「保鏢就算了,她沒有威武霸氣的氣勢,我家裏還缺個女傭,你問她願意不願意?不願意就算了。」

花小寶這是留了一手,決定再觀察觀察,如果阿軻是情敵,做了自己的女傭,他不介意好好地折磨這個情敵。

敢對我的女人動手動腳,你不想活了嗎?

花小寶這話,阿軻聽得清清楚楚,她立即說道:「你想什麼呢?給你做女傭,門都沒有。」

百里桃花也覺得不妥,說道:「老闆,阿軻怎麼能做女傭呢,她有功夫,人還細心,要不就做你的秘書吧。」

花小寶猶豫了,想了個損招,說道:「我的秘書,不但要照顧我的生活起居,還要會洗衣做飯,打掃衛生,甚至捶肩按摩,阿軻你行不行啊?」

阿軻要被氣死,說道:「這不還是女傭嗎?」

百里桃花也點頭,說道:「對呀,這和女傭有什麼分別。」

花小寶道:「你看啊,我工作上事情,現在啥也沒有,有你就夠了,就是生活上,還需要一個人照顧,這是沒辦法的事情,我就算有錢,也不能白白養人,讓我做凱子吧?」

這話說得,怎麼這麼准?

兩個女人還真就是這麼想的,你這個腦袋大條的人,不當凱子,當什麼?

當然,她們是不會說出口的。

見二人不願意的樣子,花小寶道:「既然說到了這裏,那咱們就乾脆把話說清楚好了。」

兩個女人一愣,不知道花小寶要搞什麼鬼。

花小寶道:「桃花,你是我的助理,以後出謀劃策的事情,我肯定需要你的幫助,這個工資呢,就給你月薪五萬,年終獎嘛,看錶現,如果做得好,一百萬也沒問題,並且可以先付你三個月薪水。」

這錢砸出去,直接讓百里桃花暈了,這老闆太大氣了,讓我怎麼能不愛你呢?

不說了,別說你要娶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你就算要娶天上的仙女,我也給你想轍。

她眼含柔情說道:「老闆,你真好。」

接着她將花小寶的胳膊緊緊抱住,讓他充分感受到自己的真心。

阿軻與百里桃花都是在社會底層摸爬滾打的人,說實話,錢這東西,從生下來就缺,一直沒有滿足過。

今天遇見這麼一個不靠譜,還沒有什麼壞心眼,但大氣得像個傻子的主,簡直是要開心死。

阿軻也顧不得矜持了,說道:「那我呢?」

花小寶道:「你不是不做女傭嗎?」

阿軻哪裏還顧什麼面子,給你做女傭又怎麼樣?既能看着自己的女人,又能拿你的錢,不做白不做。

但她還是說道:「你不是說做秘書嗎?」

花小寶就知道,這天下間啊,就沒有幾個用錢解決不了的問題。

如果有,可能是錢不夠!

他道:「我的秘書是要兼職女傭的?」

他心裏已經在想,要是阿軻這火爆的身材穿上女僕裝,會是一番怎樣的場景呢?

想想都誘惑地很呢!

阿軻咬了咬紅唇,紅著臉說道:「那要看你開什麼價錢了?」

花小寶心裏樂開了花,表面鎮靜,想了想說道:「月薪三萬,年終獎看錶現,五十萬也不是不可以。」

阿軻一聽,心裏很高興,但她還是說道:「為什麼我比桃花少那麼多?」

花小寶道:「因為她聽話啊!我喜歡給。你要是也聽話,說不准我就給你漲工資了呢?」

阿軻心裏一陣鬱悶,要聽你這個情敵的話,怎麼可能做到嘛?

但她為了錢,為了心愛的桃花,她忍了,說道:「好吧,那我做。」

花小寶微微一笑,說道:「好啊,那知道以後怎麼稱呼我了嗎?」

阿軻有些沮喪,說道:「知道,要叫你老闆。」

花小寶嘿嘿一笑,說道:「沒錯,在外面,你是我的秘書,叫老闆是對的,但在家裏,你是女傭,要叫我主人,知道嗎?」

「啊?」兩個女人都睜大了眼睛。

「你這也太過分了?」阿軻氣道。

「對呀,老闆,這樣阿軻會很沒面子的。」百里桃花也替阿軻打抱不平。

花小寶則說道:「這有什麼不對嗎?別人家的女傭都叫老闆主人,為什麼我家的就不可以?」

想想花小寶似乎還很生氣,繼續道:「並且,別人家的女傭,工資有我開得高嗎?你不會真當我是傻子吧?我的工錢就那麼好拿?」

兩個女人同時看向花小寶,這個傢伙,怎麼這會兒又這麼精明了呢?

看着很兇的樣子,一點也不傻啊!

花小寶說的是實話,二女無法反駁,阿軻只好說道:「好吧,就依你好了。」

花小寶開心一笑,說道:「那就這麼定了,你以後就是我的女傭了。」

「是秘書兼職女傭。」阿軻糾正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