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尋思著什麼時候這雷魚島域居然有如此的強者了。好像還幫著藥師學會。

「你怎麼也如此的狼狽,而且,胸肋骨都斷了一排?」一看蓬頭散發的柳奇匆匆進來,柳域主愣了一下。

「我說過那個唐春很強大,你們還不信。現在應驗了吧。就連總親衛長也吃憋了。」柳風臉上閃過一絲幸域樂禍。

「不是唐春,唐春不算什麼。是藥師學會出手了。

開始的時候是錢會長硬插一扛子。不過,錢中其跟我實力相當。

不過,後來居然又冒出一個恐怖的強者來。那傢伙不但直呼域主其名。

而且,居然囂張的指責咱們域主沒去拜訪他。還要治域主一個蔑視之罪。」柳奇一臉菜色,說道。(未完待續。。) 「什麼如此大膽?」柳風一愣,面色陰沉。

「能直接用音波就傷了柳奇,此人不簡單。而且又幫著藥師學會,聯繫這次丹道盛會。

很可能那名強者來自神秘而遙遠的大東王朝。

因為,這次四大島域的撼岳爭奪賽王朝藥師學會有令使過來坐鎮。」這時,龔龍媚說道,「而且,雷魚島域藥師學會錢會長就是道境顛峰強者。

而據我所知,島域藥師學會中還有一位神秘的多年沒顯過身的名譽會長。

此人實力肯定更為強大,如果不是大東王朝令使那就是他了。」

「來自大東王朝藥師學會?」柳域主頓時也倒抽了一口涼氣,他看了看女兒一眼,道,「走,我們拜訪他去。」

「父親,這事兒你跟姐去就是了。管我什麼什麼?」柳兼霞搖了搖頭。

「你不是一直想見到強者嗎?這就是個機會。假如此人真是來自大東王朝。咱們可以順便的了解一下你母親的事了。」柳域主說道,柳兼霞一聽,點了點頭跟著去了。幾人直奔藥師學會而去。

「你就是唐春?」剛進藥師學會大殿,唐春感覺到了一股子空前的壓力。主坐上坐著三個人,中間一個黑瘦臉,留著三羊鬍子的矮個子老者淡淡的盯著唐春說道。

而老者身旁一個圓胖臉的中年人,還有一個高個子的老者。

「本人就是。」唐春是不卑不亢的態度。可以肯定,此人就是剛才出手的那個銀級階脫凡界強者了。

不過。一看此人那高高在上的表情唐老大心裡不爽。本來是想自稱後輩的,現在也不稱呼了。

而圓胖臉居然也是脫凡界銅級強者,而高瘦個子者則是道境顛峰強者。

「見到藥師學會名譽會長還不參見?」圓胖臉一臉冷漠盯著唐春。

「呵呵,本人不曉得名字怎麼參見?而且,就連閣下是什麼人唐春我也不清楚。」唐春一句話出,差點氣歪了胖臉的大鼻子,他一拍旁側茶几,道,「小子,你夠狂妄的。

本人納林。來自大東王朝。這次下來是配合納蘭鴻天會長主持四大島域空前的丹道盛會的。

難怪柳家親衛要抓你。就是本人看你也不爽。

所以,本令就此決定,取消你參與本次丹道盛會的資格。」

「納令使,你有何權力取消我唐春參與撼岳丹道盛會的資格?我唐春犯了那門子的規矩。你說來?」唐春惱了。冷冷盯著納林。


「你……」納令使一下子給狠噎了一下。道,「你無視藥師學會管理者,無視藥師學會權威。本令說取消就取消。本令有這個資格!」

「沒錯納令使。這小子就是欠揍,不久前砸壞了恆古城不少房屋,還傷了幾百老百姓。這種狂妄之徒早就該活剮而死還差不多。這是丹師隊伍的恥辱,為了純潔丹師隊伍,得立即開除治罪。」柳風在側角落處說道。


「滾一邊去,老夫說話啥時輪到你來打茬了。雷魚島域柳家人連這點規矩都不懂嗎?真是時風日下啊。」納林還要擺老學究,摸了一把鬍子教訓道。

「呵呵,納令使教訓得是。柳風是失禮了。我柳月生代他道歉。」柳域主出頭了。

唐春發現,龔龍媚跟柳兼霞以及先前想抓自己的柳家親衛長也在場。

「嗯,你來得太晚了。」納林描了柳域主一眼,淡淡哼了一聲。那姿態實在是高調。

「後輩不曉得納令使到來,請恕罪。」柳域主一個躬身見禮。

「算啦,晚是晚了點。就恕你不知之罪吧。」納林擺了擺手,好像他就是一代帝王似的。

突然,他雙眼落在了柳兼霞身上,問道,「這位相必就是柳府七公主,雷魚第一花是不是?」

「沒錯,正是小女。兼霞,還不參見令使大人?」柳域主趕緊扯了一下女兒。

「兼霞見過令使。」柳兼霞十分不甘的微躬身見禮。

「呵呵呵,納會長也正有一公子正當年華啊。他叫納天雲,以七十歲不到的年齡,現在已經是脫凡境金級強者。比老夫還要強大。他是大東王朝的天才,就是在高手如雲的大東王朝也是王子級層次。」納林話裡有話啊。

尼瑪,七十歲了還正當年華。老子這三十齣頭豈不是回到少年時代了?唐春心裡嗤之以鼻。

而且,唐春感覺。納林貌似有當媒婆的嫌疑。唐春的心裡無端的閃過一絲憤怒。

尼瑪,柳兼霞嫁給誰跟我何干?唐老大在心裡自嘲著。

「啊,金級強者。豈不是馬上就要以進入地仙境了?

還不到七十啊,老夫修鍊了幾百年才達到半脫凡境。

看來,納公子還真是天才中的天才了。要是拿到咱們這裡來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了。

恭喜納會長有此天才後代。」柳域主居然有些奴顏相。


聯想到他老婆的事,唐春感覺這老匹夫是不是想出賣女兒傍上一個強大的靠山。

「是啊納會長,咱們柳家的七公主可是雷魚第一美。並且,天生透神眼。以三十歲不到的年齡一舉突破到了半道境。在雷魚島域如此靈氣之地能有如此成就,七公主也是天之嬌女。」柳風拍馬道。

「呵呵呵,兩位都是天才中的天才。不如老夫來作個現成的媒人。擇日不如撞日,就在今天晚上把事兒訂下來怎麼樣?」納林極盡拍馬。

因為,納林跟納蘭鴻天出身於大東王朝同一個家族。而納蘭鴻天一脈是主脈,實力比納林一脈強大得多。

「這個?」柳域主看了女兒一眼。

「柳域主,過了這村就沒那店了。你可能不知道吧。就是在大東王朝藥師學會一塊上咱們納蘭家都擁有相當大的影響力的。

武道修鍊三分靠勤,五分天才,還有二分就是丹藥等配合的東西了。

納蘭家在大東王朝可是丹道世家,丹道大家。

就是王朝一些神將府都不敢小視納蘭家。跟納蘭家交好的神將府就有好幾個。

而且,就是納蘭家來講也有地仙境強者。這是一個需要你們仰視的家族。」納林加重了法碼。

「呵呵呵,咱們柳家是四大島域第一家。而納蘭家是大東王朝大家。正好相配了,門當戶對啊。」柳奇笑道「七公主,你嫁到納蘭家也不會辱沒了你這透神眼天才是不是?」

「兼霞,這事兒就這麼定了。」柳域主當場拍板。


「父親,你可是忘了我這蒙面巾的事。那可是發過血誓的。而揭此誓者就是眼前的唐春。他其實就是我柳兼霞的夫君。這是老天而定的。」柳兼霞說道。

「哈哈哈。一點血誓又何妨。只要對方死亡這血誓也會自動消散而解除了。」納林笑道。這話可是要置唐老大於死地了。

「其實,據我所知還有一種法門。可以叫對方以魂魄加上融血形式自動解除。當然,如此一來對方會受到一些損傷的。」這時,錢會長開口了。這話雖說有些殘酷。但是。貌似有保住唐春小命意思。

在納蘭家族強大的壓力下。錢會長會講出如此話來那是要擁有相當大的勇氣的。唐春不由得審視了這位高瘦個子的會長。

「唐春是不是。我以大東王朝藥師學會令使身份宣布。

你因為蔑視藥師學會,不服從管理給開除了丹師資格。

至於血誓嘛,你自已看著辦就是了。

如何選擇你自己決定。不過。只有二條路。」納林冷哼道。

「納令使,你所羅列的理由根本就是子虛烏有,我唐春不服。

我唐春哪裡蔑視藥師學會了?我唐春哪一點不服從學會管理了?

請拿出證據來,不然,這事我就是捅到天上也得到大東王朝藥師學會找個說法。」唐春冷哼道。

其實,大殿中好多丹師心裡都憤然。這令使它嗎滴也太欺負人了。不過,氣憤歸氣憤,可是沒人敢出頭的。

「哈哈哈,到大東王朝藥師學會告我們納蘭家族。笑話,天大的笑話。」納林大笑了幾聲。

「好笑嗎?」唐春冷哼道。

「當然好笑,小子。跟你透個底子。大東王朝藥師學會裡有一位核心委員是納蘭家族族人。而且,有好幾位委員都是納蘭家族朋友。你想翻盤,除非天地倒轉,日月無光。」納林囂張到沒邊了。

「唐春,這事兒我看你就按錢會長講的辦吧。解除血誓雖說會損傷到你,但是,至少……」龔會長跟陸平海副會長都勸道。

「哼,雖說我唐春未必喜歡柳兼霞。但是,既然揭了就揭了。

從現在開始,我唐春就宣布。柳兼霞是我唐春的夫人。

誰也甭想搶了我唐春的女人。包括納家也不成。不然,哼!」唐春一臉剛毅,氣勢熊熊。柳兼霞雙眼中居然露出了一絲訝然。包括龔會長也是一愣。

「唐春,你可得想清楚了。這個,眼前的事你……」陸平海勸道。

「哼,本大師今天就讓天地倒轉,日月無光一回,看看這是什麼?」唐春啪地一聲往空中一拋,一道銀白色的光華如瀑布樣倒泄了下來。

不久,光團閃動著。那銀光光團漸漸的凝聚成一團,衛天月那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光團之中。

他那深邃的雙眼掃了眾人一眼,道:「唐春是我老弟,本人衛天月,來自天罡大陸藥師學會。」

「啊,是衛丹尊。」四大島域在場的丹師們全都失聲叫了起來。

「一代丹尊啊,想不到他居然來自天罡大陸。據說衛丹尊功境已經達到半仙境。而且,是藥師學會委員。」有人叫道。

納家人也是一愣,臉色有些陰沉。(未完待續。。) 「據我所知,衛丹尊曾經就在大東王朝藥師學會擔任過副會長一職。想不到他居然是唐大師的哥。真想不到。」這時,尚如山開口了。

「哼,今天看衛丹尊面上我納林撤消對你的開除決定。」納林那臉漲得如猴子屁股,的確,跟衛天月相比。

納家在藥師學會的地位肯定不如他了。人家是天罡大陸藥師學會委員,是大東王朝藥師學會的上級。

而且,此光團一爆開。估計遙遠的地方衛天月都能感覺到。

一旦這事兒引起他的關注,那納蘭家在大東王朝藥師學會的地位必將受到損傷。


衛天月對大東王朝藥師學會的影響力肯定大過納蘭家的。

「回府!」柳域主一聲冷笑,帶著人馬走了,不過,在門外傳來他的冷笑聲道,「我柳月生並不是藥師學會的人。唐春,你要記住。」

威脅!

絕對是**裸的威脅。

「兼霞,還不到夫君這裡來?」唐春冷笑道。

「唐春,你什麼時候有能力解決我母親的事再跟我講這些。

你就是一混蛋我也嫁給你。不然,這輩子,你真要逼我,我死還不成嗎?

當然,我柳兼霞重承諾,絕不會幹出對不起你的事。

你好好修鍊吧,爭取在撼岳爭奪賽中出彩。」柳兼霞充滿了無奈,充滿了一臉的哀怨,她走了。

「趕緊報名回去修鍊吧,不久爭奪賽就要開始了。」錢會長趕緊提醒唐春道。叫他離開這是非之地。錢會兒還真是有公義之心。

「謝謝。我馬上報名。」唐春報了名。

「唉,在藥師學會眼皮子底下是可以保護你的。不過,恆古城如此的大。柳家是個巨無霸。你好自為之吧。」錢會長嘆了口氣。

「唐老弟,黑輪前輩有請你到住處一行。」這時,空天之城藥師學會會長周益功進來了,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