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宣歌言簡意賅:「二。」

「你居然才排第二嗎?」玉傾歡有點失望的說。

排第二已經非常了不起了,真是沒有出過宮門的小公主,她以為第一是那麼好排的嗎?

「那麼江湖第二高手,本公主現在交給你一個任務。」玉傾歡拽住他的衣袖:「現在你帶著我擺脫跟在我們身後的那些暗衛。」

宣歌用眼神詢問她:為什麼?

「當然是因為他們太礙事了,快點侍衛,你要是擺脫不了他們,你這個江湖第二高手就有點浪得虛名了。」玉傾歡一言不合又開始刺激他。

宣歌冷哼了一聲,雙手一抄,把她打橫抱了起來。

足尖輕點,幾個起落就走出來老遠。

一直跟在他們身後的暗衛見到這種情景,心裡一驚,趕緊提氣追了上去。

事實證明,宣歌這個江湖第二高手絕對不是浪得虛名的,沒過多長時間,他們就已經把那些暗衛全部甩開了。

到了目的地,宣歌把玉傾歡放下,又開始不理人了。

玉傾歡心裡有些好笑,故意想要逗逗他。 裴娜做西子捧心狀,倒在沙發上不肯起來。

葉簡汐就知道她是這樣的反應,裴娜這傢伙可比她愛財多了,知道花費了六個億,肯定得心疼死,可現在也沒辦法追回來了,「你就別心疼那六個億了,現在輿論開始傾斜了,對你總是好事。將來回了A市,你也不用怕別人指指點點了,叔叔、阿姨也能過正常的生活了。」

裴娜幽怨的看著葉簡汐說:「我寧肯被人們的唾沫淹死,也不想白白花費那六個億。」

嗚嗚嗚……

裴娜覺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葉簡汐嘆了聲氣,沒有說話。

裴娜「躺屍」了一會兒,忽然抱住葉簡汐的大腿,說:「簡汐,你家洛琛還缺小老婆不?會花錢,不跟你爭寵的那種?」

「……」葉簡汐沉默了好一會兒,拉開她的手,說:「謝謝,他一點都不缺小老婆。」

裴娜不死心抱住葉簡汐的腰,說:「那簡汐,我能不能當你的小老婆?慕洛琛愛屋及烏,肯定會捨得在我身上花錢的。」

葉簡汐抬手,一巴掌打在裴娜的腦門上:「我覺得,你要是做我小老婆,洛琛會比較想宰了你。」

裴娜倒在了沙發上,嚶嚶哭泣著說:「唉,嫁給有錢人真好。看到你家洛琛出手那麼大手筆,我真的好想嫁給一個有錢人,吃香的,喝辣的,再包養幾個小白臉……啊啊啊,這簡直是我夢寐以求的生活!」

葉簡汐聽到她胡言亂語,忍不住潑冷水,說:「不是所有有錢人都捨得在女人身上花錢。別忘了,楊樂的身價可不止六個億,你跟他在一起,得到了什麼?」

裴娜嘆道:「那也是……可是……簡汐這樣我更加羨慕你了啊,你看你找的老公,顏好,身材好,還有錢,最重要的是肯捨得給老婆花錢!我要是能嫁給這麼好的老公,我做夢都能笑醒了!」

葉簡汐撫額。

裴娜神經錯亂了好一會兒,忽然趴在沙發上哭著,說:「簡汐,六個億啊,我這輩子怎麼還得起你們夫妻兩個。就算把我賣到歐洲做高級妓女,也值不了那麼多錢啊。」

葉簡汐說:「沒人讓你還。」

「可是,這麼大一筆錢,你們就算不讓我還,我心理上也不好過啊……總覺得欠你們的。」

裴娜繼續抹眼淚。

葉簡汐:「……」

這女人真的是被六億刺激的精神錯亂了……

……

安撫了哭哭唧唧的裴娜,葉簡汐去找慕洛琛,想問清楚那六個億到底是怎麼回事。裴娜說的沒錯,六個億對很多人來說就是一筆天文數字,哪個人能心安理得的接受六個億呢?別說裴娜覺得虧欠洛琛的,就是她這個做老婆的,也覺得心理上矮了他一截。

事先通過電話,得知他的位置后。葉簡汐乘車到了慕洛琛在帝都這邊的臨時辦公室所在的大廈前。進入辦公大樓,前台的小妹給她指了方向,葉簡汐很容易就找到了慕洛琛的辦公室所在。

不過守在門口的周文達告訴她,慕洛琛正在跟裡面的人談生意。葉簡汐沒進去打擾她,而是留在外面邊看雜誌邊等著慕洛琛。一本雜誌差不多看完了,裡面還沒結束的意思,她問:「裡面正在跟洛琛談話的人是哪位?」

「是天運傳媒的老總,阮承暉。」

「天運傳媒的阮承暉?」

葉簡汐愕然。

周文達肯定的說:「是。」

葉簡汐更加詫異了,這阮承暉怎麼跑過來跟洛琛談生意?腦子裡剛冒出這個想法,那邊辦公室的門忽然打開了,慕洛琛和一名中年男子走了出來,那男子看著樣貌普通,不過氣度非凡,此刻臉上帶著笑意說:「慕總,你就不用送我了,我自己走就成。」

「那阮總我就不跟你客氣了,請。」

慕洛琛紳士的請那人離開。

中年男子微微的點頭,大步的離開。

葉簡汐恰好被盆栽擋住,所以他們並沒有看到她,可她能看清楚他們,按照周文達說的,那名中年男子應該就是天運傳媒的老總阮承暉了。

葉簡汐等著阮承暉走了,這才站起來走到慕洛琛跟前,叫了他一聲。

慕洛琛正準備回辦公室,聽到她的聲音,停下腳步,轉過身看向她的方向,隨即唇角多了一抹淺笑:「今天怎麼想起來到公司里了?」

「還不是為了你的大手筆?」

葉簡汐拉住他的手,走進辦公室里。

進入辦公室里,慕洛琛隨手關上了房間的門,說:「原本打算回家再跟你說這件事的,沒想到你親自跑來公司了,那我就現在給你解釋一下吧。」葉簡汐眼巴巴的等著。

慕洛琛伸手,輕輕的將她按在椅子上,說:「其實,這六個億不單純是為了裴娜花的,也是為了能與天運傳媒合作。集團旗下,不是有山影影視公司嗎?我們有最優秀的藝人和導演,而天運傳媒有最好的平台,我想兩家合作,打造中國的好萊塢。」

「可這些跟裴娜的事情,有什麼關係?」葉簡汐問。

「你別著急,我慢慢跟你說。」慕洛琛不疾不徐的道,「兩年之前,我就有意向跟天運傳媒公司合作,但那時候並沒有談成功,因為國內的傳媒公司,比翼娛樂傳媒一家獨大,想要從他們那裡搶蛋糕,顯然是不現實的,所以兩家合作的事情也就暫且被擱置了下來。」

「前不久,裴娜的事情被曝光出來,我拜託阮承暉,讓他們公司發聲明時,忽然生出了一個念頭,借著裴娜的事情打壓比翼娛樂傳媒。比翼娛樂傳媒,現在在業內說一不二,但凡他們想讓公眾看什麼,那公眾就只能看到什麼,這種壟斷的後果很可怕,因為相當於公眾的眼睛被蒙蔽上,被比翼娛樂玩弄在鼓掌之中。而我們只要讓公眾明白,比翼娛樂傳媒一家獨大會造成多麼惡劣的後果,那公眾會自發的抵制比翼娛樂旗下所有的平台。天運傳媒剛好可以趁著這個時機,將公眾拉過來,和比翼娛樂傳媒抗衡。」

葉簡汐聽到這裡,覺得有些明白了,可還是有些糊塗:「只憑裴娜一個人的事情能行嗎?還有,公眾真的會自發抵制?」

慕洛琛笑了笑說:「裴娜的事情只是一個開端,也是為了吸引公眾的注意力,讓他們知道比翼娛樂做了惡。而接下來還會有很多比翼娛樂傳媒的醜聞會被揭發出來,天運傳媒會不斷的跟進報導,增加在公眾前面的曝光度。」

「至於主動抵制這件事,我絲毫不擔心,打從改革開放以後,民智已經逐漸開化,他們有基本的是非判斷力,自然會明白比翼娛樂一家獨大的壞處。之前微博上某些影視公司用台獨、港獨演員,群眾不就是自發抵制,直到逼迫電影公司換演員嗎?簡汐,千萬別小看了民眾的智商。」

落日餘暉陪你看 葉簡汐忍不住嘀咕:「我沒小看群眾的智商啦,我只是沒想到一件小小的事情,能弄得這麼複雜。」

果然,公司老總的想法,和她是不同的……

不過,這樣也好……

不是為了裴娜一個人,花了那麼多錢,那她跟裴娜就不會為了六個億的事情,心理上有負擔了。

葉簡汐鬆了口氣,說:「下次你再這麼做的時候,一定要跟我提前打好招呼,今天忽然看到消息,真的是要被嚇死了。」

慕洛琛摟住她的腰說:「當初把我名下的資產全都轉移到你名下的時候,你可沒被嚇死。怎麼現在六個億就把你嚇死了?」

葉簡汐說:「那不一樣嘛。」

慕洛琛還要說話,葉簡汐堵住他的嘴巴,說:「好了,現在都問清楚了,我要去醫院那邊去看安爺爺了,你繼續好好的工作。」

「我跟你一起去……」

「不,你要留在這邊好好工作,六個億呢,花出去總要賺回來!」

慕洛琛聞言,搖了搖頭說:「感情我成了你的賺錢工具?」

葉簡汐笑嘻嘻的走出辦公室,說:「目前是。」

……

去醫院看了安老爺子,見他精神還不錯,葉簡汐看了看時間,準備回安家。而就在她走到停車場時,沈瑤打過來電話,問她有沒有時間見一面。打從上次王子謙出事,洛琛警告過沈老太太之後,沈家的人再沒有跟慕家的人來往,當然這裡面包括沈母和沈瑤。

對此,葉簡汐並沒有責怪她們。

因為有沈老太太在,沈母和沈瑤活的並不輕鬆。

若是少見面,能讓她們過的好一些。

那就不見面了吧。

葉簡汐都快要絕了見沈家人的心思,這會兒忽然接到了沈瑤的電話,心裡有些訝異的同時,她很快答應了下來。

兩人約定在了市中心的「彼岸」咖啡廳。

葉簡汐前腳剛到,沈瑤後腳就趕了過來,看到她,沈瑤格外的開心,叫了聲簡汐姐,又嘰嘰喳喳的問了她的近況。

葉簡汐都一一的回答。

等侍者把咖啡端上來,沈瑤才忽然想到,兩人見面以後都是自己在說話,簡汐幾乎沒說什麼,不由得臉紅了下,吐了吐舌頭說:「簡汐姐,是不是我話太多了?」

葉簡汐攪拌著咖啡說:「沒有,我喜歡聽你說話。你繼續說,我聽著就好。」

沈瑤聞言,圓圓的眼睛眯成了月牙:「對了,簡汐姐,我準備明年開春出國留學,到時候你跟洛琛哥可能回A市了,就見不到我了,所以我想提前跟你們一起吃頓飯。」

葉簡汐愣然:「怎麼忽然想起來出國留學了?」

沈瑤現在所在的大學,燕京大學,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學府,畢業后根本不愁找不到好工作。再出國留學,頂多增加履歷。而且之前她也聽沈瑤說過,自己對古典文學比較感興趣,想留在燕大的古典文學系繼續讀研究生。 玉傾歡攀附著他的肩膀,吐氣如蘭:「宣歌,剛剛你的心跳的好快啊!為什麼?」

宣歌躲閃著她都要眼睛,沒什麼底氣地說:「剛才我們跑了那麼遠的路,我又抱著你,心跳當然會快。」

玉傾歡意味深長地說:「哦~原來是因為抱著我啊!」

宣歌的耳尖上泛起了紅意:「你別瞎說。」

怎麼可能是因為那個原因?

他明明是因為跑了那麼遠的路,心跳有些加速罷了。

「我瞎說了嗎?」玉傾歡的眼底閃過一絲笑意,攀附他肩膀的雙手變成了環住他的脖頸。

宣歌想要把她推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頓了一下,手上慢了一步,玉傾歡嬌軟的紅唇已經印在了他的嘴唇上。

宣歌渾身一震,眼眸里浮現出不可置信,這個小公主到底在幹什麼?

他像是完全被震住了一樣,整個人都有點不知所措了,也不知道把玉傾歡推開。

還是玉傾歡主動離開了他。

玉傾歡柔軟的小手在他的胸口撫了撫:「現在你還敢說你心跳的那麼快,不是因為我嗎?」

宣歌慌忙轉過身去:「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玉傾歡笑了起來,沒想到這個男人居然那麼可愛,居然還會害羞?

玉傾歡更想逗逗他了,但是看到他通紅的耳尖,她還是選擇了適可而止。

萬一他要是承受不住直接跑了,她上哪兒找人去啊?

玉傾歡銀鈴般的笑聲傳入宣歌的耳朵,耳朵在這樣的刺激下更是紅的滴血。

宣歌惱羞成怒地瞪了她一眼,硬邦邦地丟下了一句:「這裡就是我家。」

然後就慌不擇路地跑掉了。

玉傾歡:「……」

明明她已經適可而止了,為什麼他還是跑了?

嘖,這人怎麼就那麼害羞?

宣歌跑出去老遠之後才冷靜下來,他握拳捶了一下面前無辜的大樹,上面的葉子「嘩啦啦」落下來,他才收回手。

小公主到底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突然……突然就親他?

難道她真的喜歡自己?

宣歌狠狠地搓了搓自己的臉,想到這兒他的心就一陣狂跳。

他好像一點也不抗拒小公主親近自己,宣歌感覺他自己可能病了,而且病的不輕。

他這是中了一種名叫玉傾歡的毒了。

宣歌在大樹下面待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他把玉傾歡丟在了自己偶爾去住的小院子里,不知道她一個人在那裡會不會害怕?

小公主從來都沒有出過宮,第一次出宮就被丟在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現在她心裡一定很害怕。

宣歌有點待不住了,他開始飛快地往回趕,希望他回去之後看到的還是小公主的笑臉。

宣歌一路疾馳,把輕功運用到了極致,一刻鐘的時間沒到,他就回到了那個小院子。

宣歌看著自家大開的門,向屋子裡面沖了過去,然而,她在屋子裡面卻沒有看見玉傾歡的身影。

他的冷汗一下子就下來了,小公主去哪裡了?

難道她一個人出去找他了嗎?

宣歌不由自主地捏緊了門框,剛想出門去找她,就聽見了玉傾歡清脆悅耳的聲音。 「你在找我嗎?」這道聲音宛如天籟一樣,刺激著他的耳膜。

宣歌:「你剛才幹什麼去了?」

玉傾歡莫名其妙:「我能幹什麼去?你的小院子就那麼大,我就在裡面轉了轉,怎麼,你以為我丟了嗎?」

宣歌才不承認自己緊張她,他走進屋子裡,把自己懷裡的東西一樣一樣地放下。

「原來你出去買東西了?」玉傾歡坐在桌子前看著他拿東西。

宣歌手上的動作一頓,他只是在回來的路上順手買回來的罷了。

他才不是特意給她買的。

玉傾歡沖他眨了眨眼:「這些點心是特意給我買的嗎?」

桌子上林林總總擺了好幾樣點心,外觀看上去非常好看,並且點心沒有一點破碎,一看就是被人好好看護著的。

玉傾歡伸手捏了一塊桃花糕放在嘴巴里:「味道還不錯。」

一塊兒吃完,玉傾歡舔了舔嘴巴,沒有再拿第二塊。

宣歌不經意間看見她伸出來的舌尖,呼吸一窒,有點想嘗一嘗的衝動。

他飛快地捏了一塊不知道是什麼的糕點塞進了嘴裡,嚼了兩下就咽了下去。

結果就是,噎得直打嗝。

玉傾歡忍不住笑了:「我又沒給你搶,你吃這麼猛幹什麼?」

她四處看了看,沒有發現能喝的水,只得攤了攤手:「我不知道你這哪裡有水,所以你自求多福吧。」

宣歌:「……」

他這是自作孽不可活。

他們才回來,這裡還沒有來得及燒開水,當然沒有水喝了。

宣歌三兩步衝到了屋裡,拿起牆上掛起的一個酒壺,打開就猛灌了幾口。

那會卡在他嗓子眼的糕點終於被衝下去了。

糕點是衝下去了,但是酒勁兒似乎也上來了。

他現在整個人面紅耳赤,火燒火燎的,頗有些坐立難安的意味。

「你還好吧?」玉傾歡有點無語地說。

宣歌好歹也是江湖上排名第二的高手,他這樣著實有點不太穩重了。

「我沒事。」宣歌的聲音有點嘶啞。

玉傾歡站起來拍了拍他的肩膀:「你這樣子可不像是個沒事的人,之前也沒發現你是這樣的人啊!這是到了你的地盤上,你就開始放飛自我了是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