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宋靜書細數自己的缺點。

這麼一數,才發現自己似乎一無是處?

她宋靜書,就這麼人討厭?

宋靜書忍不住有些錯愕。

見她一臉呆愣的模樣,周友安心下好笑,低笑出聲,掐了一把她飽滿的臉頰,「本少爺可沒有與你說玩笑話。」 五月初三,正是一個開市的好日子。

前一日,宋靜書拒絕了周友安的幫助,已經將鋪子打掃的乾乾淨淨,地面也擦拭的清晰可見人影。

她招來的這幾人,打下手的小姑娘名叫翠荷;

做雜事的廚房幫工叫李媽;

跑堂的兩名小夥計,一名叫大山、一名叫強子。

相比其他鋪子,宋靜書給的報酬更加豐厚一些,因此這幾人做事也十分勤奮認真,令宋靜書很滿意。

她不想打著周友安的名氣,吸引顧客。

因此,丑時剛過,宋靜書就已經與幾人一起到了靜香樓。

李媽媽與大山去菜場挑選最新鮮的蔬菜,都是按照宋靜書的要求,買了該買的蔬菜、更是嚴格按照她的要求採買。

宋靜書與翠荷、還有強子一起在定製「傳單」,準備招攬顧客。

「宋姐姐,我覺得咱們今日剛剛營業,應當給顧客一些優惠,這樣才能吸引顧客。」

翠荷認真的說道,「我瞧著咱們隔壁這幾個飯館,生意都很不錯。」

「咱們若是想要吸引顧客,可能先得從價格上下手。」

沒想到,翠荷這丫頭看似老老實實的,竟然也懂這些門道。

宋靜書忍不住多看了她兩眼。

原本她也是這麼想的,不但才能夠價格上優惠一些、甚至還吩咐大山採買了不少小禮物,進店的顧客均有一份免費的禮物可以領取。

她的鋪子剛剛開張,正是空白期。

這時候別想著賺錢,先積累顧客最是要緊。

反正,周友安給她借了一百兩銀子,如今還剩六七十兩,足夠了。

「不錯。」

宋靜書讚賞的看了翠荷一眼,繼續說道,「我已經吩咐大山,採買一些小禮物,比如說耳環、步搖等,用來贈送給女顧客。」

「而男顧客,則贈送毛筆、硯台等。」

「小孩子么,可以領取一些小玩具。」

「只要將顧客吸引進鋪子,我就有信心,能留下他們在我們靜香樓用飯,甚至成為回頭客。」

關於回頭客的打算,宋靜書打算採取用「會員制」、或者「積分制」。

比如給客人發一張會員卡,賬本上記錄清楚客人一共「充值」多少銀子或者銅板,成為靜香樓的會員,每次消費可以打八點八折,甚至在生辰當日可以免費贈送一道菜品。

積分制么,則是原價消費,但消費一次可以積累多少分值。

到時候積累了一定的分值,可以免費吃一頓價格在多少銀子之內的飯菜。

單身公害 不過這些都是后話了,得先將生意做起來,才能想其他的事情。

宋靜書的想法,得到了翠荷幾人一致認同。

李媽和大山帶著蔬菜等物回來時,宋靜書帶著翠荷開始著手準備早上要推出的賣點,李媽打下手。

大山和強子繼續爭分奪秒的準備傳單。

眼瞧著天邊已經泛起了一絲魚肚白,靜香樓的廚房裡也飄出了一絲絲勾得人垂涎欲滴的香味。

翠荷在家也是做慣了家務,對於吃慣了的包子、饅頭等,翠荷不用宋靜書叮囑,自己已經做好放進了蒸籠裡面。

宋靜書在熬煮牛肉、肥腸,準備等會兒燙米粉。

李媽按照宋靜書的法子,熬了一鍋濃濃的香菇瘦肉粥。

昨晚這一切后,天色已經亮開了,街上已經有行人走動,隔壁的包子鋪也開始賣力的叫賣,「包子里嘍!新鮮熱乎的包子,賣包子嘍!」

瞧著廚房裡一切準備就緒,外面的桌椅也都已經擺放整齊,宋靜書心下激動不已。

荒村亂葬 將翠荷幾人叫到一起后,宋靜書問道,「大家都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老闆娘!」

翠荷幾人也神色激動的說道。

他們幾人,雖然從前也給飯館做過下手、做過跑堂夥計,但這是第一次跟一個人,從頭做起。

更何況,他們也知道宋靜書背後是周友安。

能跟周家沾上關係,即使是夥計,大山他們幾人也十分興奮。

「既然都準備好了,大家就開始分頭行動吧!」

宋靜書舒了一口氣,拍了拍手說道。

大山與強子將紅綢子掛在匾額上,又貼好了對聯,這才將鞭炮全部都擺放好。

宋靜書與翠荷、就連李媽都拿著傳單,開始在街上發傳單拉顧客。

不管是男女老少、還是一眼就能看出清貧或是富有的人,宋靜書都不願錯過拉攏的機會。

「您好,靜香樓今日開張,所有菜品一律八折,只要進店的顧客一律由免費的小禮物可以領取哦!」

宋靜書雙手將傳單呈上,臉上帶著燦爛的笑意,熱情又客氣的說道,「靜香樓菜品新穎獨特、美味新鮮,大家可以去嘗嘗哦!」

即使是不願前去品嘗的顧客,但是見著宋靜書幾人如此燦爛友好的笑意,也忍不住接過傳單,笑著點了點頭。

俗話說得好:伸手不打笑臉人嘛。

翠荷與李媽也拉攏了不少顧客。

瞧著吉時已經到了,宋靜書便示意大山點燃了鞭炮。

噼里啪啦的鞭炮聲震耳欲聾,更是吸引了不少行人前來看熱鬧。

趁此機會,強子也開始發傳單,將宋靜書教給他們的那一套說辭,熱情的念了出來。

見圍觀的行人越來越多,就連隔壁包子鋪的掌柜與夥計,也紛紛過來看熱鬧,宋靜書心情越來越激動。

鞭炮放完后,一陣陣青煙漂浮在空中。

宋靜書清了清嗓子,對大家朗聲說道,「各位!今日乃是我靜香樓開張的日子,所有菜品一律八折起!」

「我知道,大家都吃慣了各個飯館的味道,但是靜香樓的菜式都十分新穎!保證大家都沒有吃過!門口擺放了一些試吃品,大家都可進來嘗嘗,喜歡再留下便是。」

宋靜書拍了拍手,也不廢話,直接奔入正題,「另外,今日給進店的顧客都準備了免費的小禮品,只要進店的顧客均可以免費領取哦!」

強子瞬間扯下紅綢,露出「靜香樓」的招牌來,大家頓時開始熱烈的鼓掌叫好,「好!」

聽到有免費的小禮物可以領取,還可以試吃菜品,不少人開始往店內涌了進來。

強子在試吃品的桌子前不斷給大家分發,翠荷面帶笑意的招呼願意點菜的顧客坐下,遞上了菜單。

大山還在外面賣力的宣傳著。

看著進店的人越來越多,已經排起了長隊,宋靜書忍不住舒了一口氣。

這時,她發現在人群不遠處,周友安正面帶笑意的看著她。 宋靜書沖他甜甜一笑,揮了揮手轉身進了靜香樓。

今日有的她忙的,暫時沒有時間與周友安閑話家常。

因著宋靜書早早的製作好了菜單,甚至還明碼標價了,不少顧客看到菜單後有些驚訝,開始與身邊的人交頭接耳的談論起來。

靜香樓的每一個人,都將菜單上面的菜式與價格熟記於心。

甚至,宋靜書還給他們解釋了,每一種菜式都是怎麼做出來的,方便他們給顧客解答。

翠荷正耐心的給一桌客人解釋什麼叫做「牛肉米粉」,聽完她的解說后,顧客毫不猶豫的點菜說道,「我要一碗牛肉米粉,再要一籠醬香小籠包!」

「不要香菜!」

這位顧客接收新鮮事物倒是很快,甚至還及時的說出了自己的意願。

「您好,我們靜香樓是先結賬,後上菜哦。」

翠荷笑著解釋道。

顧客有些驚訝,在寧武鎮上,靜香樓還是第一家先結賬後上菜的飯館呢!

驚訝之餘,又十分爽朗的結賬了。

宋靜書已經等在廚房,李媽也十分緊張,不住的對宋靜書說道,「老闆娘,我好緊張啊。」

「李媽,有什麼好緊張的?平常心對待。」

宋靜書笑著寬慰她。

但話是這麼說的,宋靜書心裡比誰都緊張。

今日是靜香樓開張第一日,要是今日這個開頭都不好的話,後面的日子……怕是要涼涼了。

聽到翠荷大聲傳話說要一碗牛肉米粉不要香菜,還要一籠醬香小籠包后,宋靜書連忙應了一聲,手腳麻利的開始燙米粉。

李媽取出一屜小籠包,兌了一碟蘸醬后,大山麻溜的給顧客端了出去。

試吃后,大家對靜香樓的味道已經讚不絕口。

有了第一碗米粉顧客,大家伸長脖子看向他的桌子,在聞到那勾人的香味、以及充滿食慾的顏色后,大家紛紛開始點菜。

起先大家都還有些手忙腳亂,隨著漸漸開始步上正軌,大家也都有條不紊的各自忙碌起來。

今日靜香樓的開張,影響了周邊不少飯館的營業。

包子鋪的掌柜,站在靜香樓門口,伸長脖子看了好一會兒,才意猶未盡的回了包子鋪。

「掌柜的,那靜香樓有什麼稀奇的?」

夥計好奇的問道。

看著源源不斷湧入靜香樓的顧客,滿臉疑惑的進去,一臉滿足的出來,手裡還提著一隻封閉的嚴嚴實實的小盒子,夥計也十分好奇。

想要進去瞧瞧,又怕掌柜的會責罵。

「稀奇,什麼都比咱們的稀奇。」

掌柜的一臉凝重,「照著這個局勢下去,咱們怕是很快就要關門了。」

重生資本狂人 「這麼嚴重?」

夥計目瞪口呆的問道。

「不錯。」

掌柜的臉色越來越嚴肅,捋了捋下巴上的鬍鬚,眼中閃爍著商人算計精明的光,「咱們得想法子將靜香樓那奇怪的菜式學過來,否則顧客都要被他們給搶走了。」

「有這麼嚴重嗎……」

夥計忍不住自言自語的走開了。

要是包子鋪早早關門的話,他能去靜香樓應聘做夥計嗎?

瞧著今日這趨勢,靜香樓的夥計怕是每個月報酬不少啊!

忙碌了一上午後,顧客漸漸少了下來,宋靜書他們也總算可以鬆口氣了。

翠荷在數銀子,大山和強子在打掃衛生,李媽在廚房洗碗。

宋靜書查看了他們為數不多的禮物,皺眉說道,「今日早上的營業超出了我們的想象,打了一個好的開頭!接下來便是午飯,是一日之中的重中之重,咱們更要打起精神來。」

「夥伴們,咱們休息片刻,繼續開始吧!」

「是,老闆娘。」

大山他們大聲應道,看起來興高采烈的。

勞累是小事,能賺到銀子才是大事。

宋靜書給他們開的酬勞不薄,大山他們幾人也衷心希望,靜香樓的生意能成為寧武鎮生意最好的飯館。

翠荷十分興奮的對宋靜書問道,「宋姐姐,你可知咱們一早上賺了多少嗎?」

「多少?」

宋靜書心下也有些好奇。

翠荷顫顫巍巍的伸出了兩個手指頭。

「二兩銀子?」

宋靜書遲疑著問道。

「二十兩!」

翠荷立刻激動的打斷了她,臉色十分興奮的說道,「我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這麼多錢,居然咱們一早上就賺了二十兩!「

「如此算下來,怕是咱們一個月能掙好幾百兩呢!」

翠荷話音剛落,李媽幾人也一臉錯愕。

二十兩……一早上就賺了二十兩!

這是他們之前從未想過,也不敢想的事情!

宋靜書卻是輕輕皺了皺眉,不由的嘆了一口氣,「才二十兩啊……比我預期的還要差點,看來咱們得努把力了。」

寧武鎮這麼多人,今日進靜香樓的顧客,看起來不少,其實也沒有多少人。

「二十兩還少啊?」

強子錯愕的看著她,「老闆娘,我可從來沒有見過哪家飯館,能像咱們這般賺錢的!」

強子之前也在不少飯館做過夥計,靜香樓是第一家,賺錢如此快的。

「二十兩聽起來不少,但是你們算算,除去食材費、咱們的辛苦費,以及採買小禮物、製作傳單、買鞭炮等費用,其實今日早晨最多也就只賺了數十兩銀子罷了。」

宋靜書耐心的解釋道。

她的食材,都是最為新鮮、經過嚴格篩選的上好食材。

尤其是牛肉等,全部都是她親自挑選出來的,不摻半點假。

在二十一世紀,不少飯館的肉類都是各種注水、用老鼠肉等代替,商家簡直沒有一點良心!

為了賺錢,已經什麼都不顧了。

可是宋靜書想著,經營飯館,做的便是良心生意。

都是顧客往嘴裡吃的東西,萬萬不能昧著良心,否則當真是害人害己。

聽宋靜書這麼一解釋,翠荷幾人也才恍然大悟,「對哦,除去這些費用,也就沒有賺多少了。」

只有李媽仍舊笑著說道,「十兩銀子也不少了,有多少飯館,十日也賺不到十兩銀子呢!老闆娘很有頭腦,靜香樓的生意肯定會越做越好的。」

翠荷也反應過來了,連忙說道,「是啊,萬事開頭難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