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孫言等人張口結舌,他們從未像今天這樣,感受到武道的浩瀚,數萬年來,流傳的【四靈封龍印】,竟只是仙武境界的奠基之技,這等若是武道九境的鍛體一樣,修成之後只處於最低級的層次?

想及此,孫言頭皮一陣發麻,終於明白為何那些碎輪者,自願逗留在星空戰場。

身為一名武者,追求的至境便是仙武,大道就在眼前,誰又願意放棄?

「【四靈封龍印】與星空戰場, 東晉北府一丘八 ,這是開闢星空戰場的仙武至強者,開創的一種無上絕學。」金猿繼續爆料,語不驚人死不休

「什麼?這片星空戰場是人為開闢的?」

「星空戰場牽涉到又一位仙武至強者,這太不可思議」

「天吶,這片星空戰場比一個星球還要曠闊,竟是人為開創的。」

饒是孫言三人震驚的近乎麻木,還是當場跳了起來,這個秘密太驚人,若是傳揚出去,恐怕會掀起無邊的風波。

武宗強者,闢地拔山,於一夕之間,建成一座城市,已是難以想象的奇迹

孫言曾一度認為,這種近乎神跡的事情,已接近武道的極致。

此後,在「遺迹探索戰」上,那片遺迹之地,便是由絕代武宗巫岩橋融合而成,但是,那片遺迹終究缺乏生機,與星空戰場截然不同。

這片星空戰場,這片元海,充斥著濃烈的元氣,等若是天然的修鍊場地,竟是人為開闢而成。


元海之上,鵬鳥馱著風雲巨城,飄忽不定,這種種的奇觀,已超出了想象

良久,三人才平靜下來,他們的呼吸有些粗重,還未完全消化這些信息。

「元訣】的修鍊,需要龐大的元氣為基礎,從第四重開始,所需的元氣將極大提升,等你們到了風雲城,就會明白的……」

金猿開始講述元訣】的修鍊要旨,它雖不是人類,但智慧通達,對這門驚世武學似有極深的了解,往往是一針見血,令三人茅塞頓開。

良久,金猿講述完畢,這時,一陣咔嚓聲傳來,只見小狗崽樂樂睡醒,正捧著一顆白色的珠子,蹲在金猿肩頭,在那裡啃食著。

這顆白珠質地剔透,彷彿是一種玉石,卻彌散著異香,令人食指大動。 見三人直勾勾的望著自己,樂樂抬起頭,舔了舔爪子,嘀咕道:「你們也要吃鰩珠么?那不行,我就剩幾顆了。」

轟……,三人只覺腦袋嗡鳴,這小傢伙吃得是鰩珠?毫無疑問,這肯定是來自元海巨鰩體內。

周狂武、寧小魚面色扭曲,臉部不斷抽搐著,這鰩珠肯定蘊含著濃烈的元氣精華,卻被樂樂當零食一樣啃食著。這世道,真是人不如狗呀。

小傢伙跳到孫言肩頭,遞過去一顆白珠,卻被孫言拒絕了。這一段時間,他浸泡在元海巨鰩的原血中,吸收了龐大的元氣精華,身體已經接近飽和,需要沉澱一段時間。

「再修鍊一段時間,你們就自行離開吧。」金猿說完,猿掌一揮,又將三人掃回了各自的地方。

又是近半月。

軍部島嶼基地的廣場上,孫言三人的身影出現,三人的實力皆是突飛猛進,與此前的氣勢截然不同。

周狂武、寧小魚身上散發的氣息,已比基地很多成員要強烈,尤其是後者,原本實力最弱,在基地成員當中,絕對是吊在最後幾位。

現在,寧小魚修鍊【獸狂訣】之後,不僅返祖的現象得到控制,自身的實力也是進步神速。

嚴格來說,寧小魚才是三人中,進步速度最快的。

基地的廣場,與月前沒有變化,奧丁戰帖矗立在那裡,上面的排名信息,又有了一些變化。

不過,戰帖上的排名並沒有大變動,僅是在最後一頁,有了幾名的變動。

「編號uu他衝進奧丁戰帖第997名了,原來他的名字是濮截。」孫言有些詫異。

uuu號常年看守元氣洞穴,想不到一直在積蓄實力,一邊積攢著元能結晶,一邊默默修鍊元訣】。

周狂武、寧小魚心中慶幸,能在星空戰場上,與孫言結下友誼,實在是最正確的決定。

若是沒有孤島那樣的修鍊環境,周、寧兩人想要達到元訣】第三重,恐怕至少要10年的時間。

近一月的經歷,兩人如墜夢中,還有些不真切的感覺,這是難得的奇緣。

「兩個月的時間快到了,范學長他們也該返回了,趁他們前去風雲城之前,我和范學長挑戰一次。刷新奧丁戰帖的排名,然後,一起前往風雲城。」孫言喃喃自語。

這一段時間的瘋狂修鍊,他的元訣】早已至第三重巔峰,再留在基地已經沒有意義。

周狂武和寧小魚點頭,兩人的神情有著興奮和期待,他們也想檢驗一下自身的實力。

這時,三人忽有所覺,同時轉頭望去,鎖定了廣場邊緣,無聲無息出現的一個青年。

這個青年面容溫和,赫然是剛來基地時,作為嚮導的794號。

被孫言三人同時發現行藏,794號頓時嚇了一跳,孫言的實力已是有目共睹,發現他的行跡是正常的。

可是,周狂武、寧小魚兩人也能同時察覺,讓794號感到震驚。

繼而,覺察到三人的實力進境,794號則更是驚詫莫名。

「你們……,元訣】第三重」794號瞪大眼睛,難以置信。

若說孫言來到基地三個月,達到元訣】第三重的境界,794號固然震驚,還是能夠接受。

對於這個黑髮少年,794號曾有留意,剛來基地的一個月,他知曉孫言曾外出一段時間,即使是這樣,與士憶琴交戰時,依舊達到了元訣】第一重的巔峰。

由此可見,若是孫言在三個月內,修成元訣】前三重,794號覺得還是有一線可能的。

可是,周狂武、寧小魚竟也同時修成了三重鍛元,這著實亮瞎了794號的雙眼。他感到震撼,良久才平靜下來,臉上浮現羨慕之色,毫無疑問,這兩人進步神速,與孫言有著密切的關係。

794號很是羨慕,卻是沒有多言,而是慶祝孫言三人取得的成就。

遠處,勒長官踱步走來,很快來到廣場中央,注意到孫言三人的實力飛躍,勒長官也罕有露出震驚之色。

三個月修成元訣】三重,在基地既往的歷史上,極為罕有,近百年來,孫言三人可謂是同時刷新紀錄。

「看起來,你們三個小子很有辦法嘛,也好記得還我元能結晶,連本帶利。」勒長官並沒有追問緣由是,只是提醒孫言別忘了還債。

在場眾人暗自搖頭,勒長官不愧是徹頭徹尾的奸商,始終不忘剝削他們。

時間到了中午,廣場上越來越多的人聚集,今天比較特殊,乃是況景、范和佛等人返回的日期。

這也意味著,有一批成員將離開基地,前往神秘的風雲城。

按照慣例,所有在基地中的成員都要到場,為這些人送行。

中午時分,士憶琴也出現在廣場上,她看到孫言三人時,俏臉難掩震驚之色,這三人的實力竟提升的如此神速。

同時,士憶琴還注意到,她的寵物翎兒也有了極大的變化。不過,她終究沒有追問原因,擅自打聽這樣的秘密,即使是同一基地的成員,那也是一種禁

周圍人群議論紛紛,他們都震驚於孫言三人的變化,三個月完成元訣】第三重,這可是刷新基地紀錄的壯舉。

也即是說,孫言三人在短短三個月內,就擁有前往風雲城的資格。

現在,就等待況景、宰思陽、范和佛等人返程,與孫言三人切磋一番,人群相信,奧丁戰帖必定會再次刷新排名,很可能出現意想不到的極高排名。

人群中,孫言三人與其他基地成員談笑風生,人們對待三人的態度,皆是極為親熱。尤其是寧小魚感觸最深,他來到基地這段時間,其他人對他的態度都算友善,但是,很多時候,還是將他當成一個透明人。

此刻,寧小魚則真正覺察到別人的尊重,這種轉變如此之快,讓他心中感慨。

時間飛快流逝,中午過去,待到下午時分,依舊未見況景等人返程的元海戰艦。

廣場上,人群並沒有不耐煩,這種情況並不奇怪,元海中經常有意想不到的元氣風暴,遲上半天也是常有的事情。

忽然,在遠處的元海盡頭,一道火光乍現,飛掠而至,很快竄至島嶼基地上空,直落下來。

一支箭魚形的箭矢釘在地上,箭矢淬火,火焰逐漸褪盡。其尾羽嗡嗡顫抖,其尾部竟有一塊晶元,與尾羽質地相近,難以察覺。

「糟糕況景他們遇到麻煩了。」勒長官臉色一變,將這根箭矢拔了出來

人群的臉色都很難看,這是【火魚箭】,乃是一種傳遞信息的箭矢。只有在身陷絕境時,基地成員才會使用這種箭矢,來告訴基地他們的危急情況。

「火魚箭,十萬火急況景他們的處境,有生命危險。」

「怎麼會?荒獸地域固然危險,只要不深入其中,憑范和佛他們的實力,完全足以應付才對。」

「難說,就算是荒獸地域的邊緣地帶,也難免遇到意外的危險,或者碰到獸潮什麼的,也是九死一生。」

「烏鴉嘴……」

恐慌的氣氛在蔓延,人群皆很憂慮,前去荒獸地域的這批武者,乃是基地的佼佼者,如果出現任何意外,則是基地巨大的損失。

人群中,勒長官早已拿起晶元,裝入光腦開始察看,周圍人群聚精會神,等待結果。

光腦屏幕閃爍,一幕幕畫面浮現,記錄著況景等人遇到的情況,並不是遇到荒獸地域的可怕異獸,而是受到一群類人族同盟的追襲。

這些襲擊者當中,既有亞特族,也有心痕族,還有很多別的種族。

很快,人群便明白過來,這是很多高等文明種族的報復,想要發泄獵殺元海巨鰩失敗的恥辱。

「這群混蛋,竟然玩這一手。」

「這下麻煩了,這幫畜牲是想將我們引出去。」

「我敢打賭,恐怕前往荒獸地域的路上,布置了很多埋伏。」

在場的基地成員憤怒了,一個個咬牙切齒,這些高等種族的用心太惡毒,故意讓【火魚箭】飛回來,傳遞信息。

因為如想攔截【火魚箭】,這些高等種族至少有100種以上的方法,能阻止消息傳遞迴來。

勒長官臉色暴怒,額頭青筋跳動著,良久,他咬牙道:「全部基地成員,待在島上待命,誰也不能擅自外出,這是命令」

「勒長官,不能這樣」

「我們不趕去救援,況景他們就危險了。」

「是呀,長官,請允許我們前去支援。」

在場眾人義憤填膺,紛紛要求前去救援,將況景等人平安帶回來。

「憑你們?」

勒長官掃視一圈,寒聲道:「況景他們如平安逃脫,自然就會回來,你們過去根本就是累贅,全部滾回元氣洞穴修鍊。」


冰冷的話語在廣場上回蕩,人群鴉雀無聲,每個人臉上都有著無奈和憤怒,他們知道勒長官說的是實話,但是,則更是難以接受。

「所有人都不準擅動,未經我批准,不準離島百米。」

瞪視著在場人群,勒長官一一審視著,猛地,他發現人群中少了三個人,孫言三人不知何時,已是消失無蹤。 距離軍部基地島嶼數萬里的元海深處,有著一艘艘微型飛舟若隱若現,這些飛舟上的標誌,屬於各個種族。

一道道波動射出,投注向元海深處,監視著奧丁軍部基地的一舉一動。

一道金光湧現,四周元氣浩蕩,這片元海彷彿被劈開,那道金光化為一桿巨槍之影,連連穿刺,將一艘艘飛舟洞穿,槍身抖動旋轉,留下一片飛舟的碎片。

片刻,便有數千艘微型飛舟被摧毀,其他飛舟見勢不對,紛紛逃竄,轉眼無影無蹤。

元海中,這道金光猛地頓住,赫然是光虎戰機,一雙戰臂握持金色巨槍,氣勢衝天,不可阻擋。

「哈哈……,痛快,痛快」

光虎戰機中響起一陣快意笑聲,周狂武擠在機艙中,笑得極為張狂,彷彿駕乘這架元能戰機的,就是他自己一樣。

駕駛座上,孫言微微撇嘴:「喂,我說狂武,小魚,你們怎麼就硬跟來了?這駕駛艙很小的,容不下三個人。」

不久前在基地,尚未等勒長官發布命令,孫言就悄悄離開了。

身陷險境的這群人中有天木小隊,孫言不能坐視不理,范和佛這樣的人物如遭不測,實是奧丁星域的巨大損失,孫言也會感到遺憾。


然而,周狂武、寧小魚也很敏銳,第一時間察覺到孫言的動向,兩人自是緊跟了過來。

「言少,瞧你說的,危難時刻,咱們仨肯定要共同度過,我們怎麼放心讓你一個人涉險呢。」周狂武一邊說著,一邊打量著光虎戰機內部,嘖嘖稱奇。

瞧著周狂武痴迷的模樣,孫言很是無奈,他覺得周狂武真正感興趣的,恐怕是這架光虎戰機。

寧小魚則是平靜說道:「言少,我這條命等於是你撿回來的,我實力雖不行,關鍵時刻,幫言少你擋下致命一擊,還是能夠做到的。」

孫言不禁苦笑搖頭,他幫寧小魚,可是沒想過要回報。卻是沒有料到, 人間苦 ,竟是抱著這樣的決心。

「耳朵,浣熊耳朵……」樂樂忽然跳到寧小魚頭上,用爪子撓著他的耳朵,顯得相當感興趣。

頓時,機艙里嚴肅的氣氛蕩然無存,寧小魚哭笑不得,敢怒不敢言。如果換成別人,感這樣玩弄他的耳朵,根本是極大的恥辱,寧小魚早就拚命了,可是面對小狗崽樂樂,他還沒那個膽子。

咔嚓,咔嚓,樂樂一邊玩弄著寧小魚的浣熊耳朵,一邊又掏出白色鰩珠啃食起來。

這顆鰩珠蘊含龐大的元氣,即使是樂樂也要許久才能消化,足以提供小傢伙成長足夠的元氣。

一頭元海巨鰩體內,總共有數十顆這樣的鰩珠,金猿獵殺巨鰩后,將這些白珠全部給了樂樂,並警告過它,不能給其他人,孫言則是除外。

不過孫言卻沒有討要鰩珠,他一向寵溺小傢伙,現在有促成小傢伙進化的絕佳能量物品,他自是全部留給了樂樂。

周狂武則是眼熱不已,這種鰩珠蘊含的元氣,遠在巨鰩的鮮血之上,乃是一種異寶啊。

「言少, 都市巔峰雷神 ,恐怕相當不妥當。」寧小魚沉吟著說道。

「沒錯,現在不知道範和佛他們的處境,如果就這樣衝進荒獸地域,很容易打草驚蛇,反而容易致他們於更危險的境地。」周狂武點頭,表示同意。

月前的那場戰鬥,可謂是丟進了近百個高等文明的臉面,從范和佛等人遇襲的情況來看,就可見這些上等種族的怒火高漲。

孫言的這架光虎戰機,恐怕是這些上等種族的眼中釘,恨不得處置而後快,若是貿然闖進荒獸地域,光虎戰機很容易成為眾矢之的。並且,也會使范和佛等人的危險處境加劇。

「我們首先,要找到范和佛他們的下落,以及他們現在的處境。」寧小魚對營救行動,相當的有經驗。

孫言默默點頭,他也想到這個問題,略一思索,他便有了決定。

元海中,光虎戰機的速度陡得加快,瞬間便達到極速,消失在元海深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