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媲美中品道兵的肉身,舉手投足間的力量,便可媲美八階強者了!

這一戰後,也就意味著葉楓晉陞到了前六行列,他所展現的整體實力,甚至於有希望穩定第一的寶座!

觀戰席位上,白狼族長此刻也是激動的難以自禁,他原本的希望只是葉楓能夠進入前五十,可現在看來葉楓一路勢如破竹,更是殺入了前六,難道我白狼部族,乃至整個狼族的崛起,指日可待了嗎?

前十的位置,無數年來都被七大頂尖部族的天才所佔據,這些大部族底蘊雄厚,不僅擁有強大的血脈之力,還有數之不盡的各種資源,在這種優越的條件下成長,那些頂尖天才的實力可想而知。

同樣都是年輕一代,在其他部族的天才費盡心機衝擊七階巔峰,七階後期時,他們已經穩入八階,這種差距,除非是天賦悟性妖孽到極點的人,才能夠戰勝他們。

毫無疑問,葉楓就是這樣的一個妖孽,各種手段層出不窮,令人嘆為觀止。 戰台觀戰席位的最頂端,狼王與麒穹妖仙的目光,也都望著葉楓。

這個白狼族出身的妖族天才,表現的實在是太搶眼了,想不注意都難。

在所有人都以為他只是掌握了空間之力時,他突然表現出了極其強大的元神,絲毫不懼冥狼族的靈魂攻擊。

緊接著,他又展現出堪稱完美無缺的隱匿能力,令人防不勝防,擊敗了金狼族的第一天才,金陽。


但這卻還並未結束,在對決雷狼族第一天才雷嘯天時,他又徒手接中品道兵,震撼全場,令所有人瞠目結舌。

「哈哈,麒穹長老,我們狼族的這個天才如何?可能入你麒麟聖族的眼?」狼王笑著說道。

麒穹妖仙點了點頭,笑道:「的確是個好苗子,雖然修為低了一些,但是只要足夠的資源能夠很快提升上去,達到頂尖天才的水準,本長老再好好的觀察觀察。」

聽到麒穹妖仙這樣說,狼王便明白對方大概已經動了心思,只是沒有把話說的太滿而已。

這樣一個潛力強大的天才若是成長起來,最終到底會強大到怎樣的地步,實在是令人難以想象。

狼王有很大的把握,這一次天才排名大戰過後,即便葉楓沒有奪冠,大概也會被吸納入麒麟聖族。

當然,即便被吸納進了麒麟聖族,葉楓的出身,仍然是狼族,這是九大聖族,與其他各大種族定下的協議。

聖族從其他的部族吸納天才加以培養,天才成長起來后,便會記住聖族與出身部族的恩情,這是聖族穩固自身地位的手段,其他部族想要出頭,也要依靠聖族所掌握的資源條件,來培養本族的天才,互利互惠。

所以,狼王並不擔心葉楓被吸納進麒麟聖族,狼族就會失去了這樣一位天才。

倘若葉楓真的潛力無窮的話,依靠狼族的底蘊,只怕還無法將這樣的天才培養起來。

當然,有些天才一開始表現的都極其搶眼,但是當修為達到一定境界后,便止步不前,潛力用盡,這樣的天才,聖族不會再繼續浪費資源培養,而是會將之遣送回出身的部族。

但是不管怎麼說,一旦被聖族吸納過去,只要在達到九階之前潛力沒有用盡,便有極大的希望成為妖仙,那麼狼族就有崛起的希望!

自葉楓與雷嘯天一戰後,比賽一如既往的繼續進行。

風狼族第一天才風靈勝出,冥狼族第一天才冥泉也眾望所歸,雷嘯天被淘汰后,便只剩下這兩個人,奪冠的呼聲最高。

此外晉陞前六強的天才,還有火狼族的一人,邪眼狼族的一人,以及紫血狼族的一人。

這六個人中,會最終決出前三,然後定下排名!

在此之前,葉楓六人得到了一段恢復休息的時間,在剛才一輪被淘汰的六個人,將會在戰台上,決出第七到第十的排名。

「好好調整狀態,爭取拿到前三!」

白狼族長對葉楓充滿了期待,在調整休息的這段時間,給他送來了一隻乾坤袋。

乾坤袋中,儘是各種丹藥和妖玉,這讓葉楓大吃一驚,因為光是丹藥就有五十多枚,儘是九級靈丹,妖玉也都是上品,完全是九階大妖修鍊才有的配給。

整個白狼部族就只有白狂族長一個人是九階強者,把部族的底蘊寶庫搬空,也絕對拿不出這些東西。

「這是我們各大部族的族長湊出來給你的,麒穹妖仙對你頗為看重,你這一次有很大的希望被吸納進麒麟聖族,你要好好修鍊,莫要弱了咱們狼族的名頭!」白狂族長神色肅然的說道。

這一刻,儘管葉楓並非真正的狼妖,也感受到了白狂族長,以及其他諸位族長對他的那種期待。

而且這不是個別人的期待,而是寄託了,整個狼族崛起的希望!

握著這隻乾坤袋,葉楓有種沉甸甸的感覺,狼族對他寄予了厚望,但他卻是一個人類的武者。

你與青春如詩

整個烈火狼城明亮如白晝,不知不覺間,城外的夜幕已經悄然褪去,旭日東升,光輝灑滿大地。

晉級前六的人,可以在戰台附近觀戰,也可以前往安排好的密室中修鍊,但若是在閉關的過程中延誤了參戰時間,則會被直接淘汰。

葉楓不希望在接下來的比斗中繼續暴露出自己更多的底牌,於是在得到白狂族長送來的乾坤袋后,他第一時間,選擇了一間密室修鍊。

突破!只要他的修為能夠突破到武帝中期,那麼他現在的實力將會暴漲,不需要暴露更多的底牌,也能輕鬆的打敗對手。

在來到妖界之前,他已經服用了大量九級靈丹,這些丹藥足可培養出一位九階武尊級強者了,但是葉楓修鍊的東西太多,每一個境界的突破都需要海量的資源,所以一直都無法突破。

這一次,有了五十多枚九級靈丹,且因為妖界特殊天地環境的影響,靈丹的效果,要比九陽世界同等級的靈丹,高出一大截。

這五十多枚九級靈丹,足可媲美九陽世界的一百多枚了,再加上數百顆上品妖玉,如果這些資源還無法讓修為突破的話,葉楓只能估計自己這輩子都別想成仙了。

……

「該我出場了嗎?」

不知過去了多久之後,沉浸在修鍊狀態中的葉楓,收到了白狼族長的令牌傳訊。

一大堆的資源砸進去后,他的修為終於不負所望,突破到了武帝中期。

對於大多數的武修而言,僅僅是武帝初期向中期的跨進,根本就不值一提,但對於葉楓來說卻意義非凡。

一個小境界的突破,他的實力,卻足足提升了不知多少倍。

戰台上,邪眼狼族的第一天才邪軒已經在等著了,從一開始,他就注意到了這個白狼族如彗星崛起般的天才,這一戰,他也等待了很久。

同樣是擅長靈魂攻擊,但是邪眼狼族,卻要比冥狼族更加的精通,邪眼之光一出,破滅一切,可不是說說那麼簡單。

當葉楓走上戰台,一時間,無數雙目光便都齊刷刷的望了過來。

「突破了?」邪軒神色一凜。

越是天才的武修,修為境界一旦突破后,哪怕只是提升了一個小境界,實力都會有大幅度的提升。

葉楓之前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很搶眼了,七階初期,便可媲美打敗八階初期的天才,他現在突破到了七階中期,那豈不是可以媲美八階中期的天才了?

邪軒自認為遇上雷嘯天那樣的對手,也沒有多大的把握能夠取勝,此刻面對比雷嘯天還要更加強大的葉楓,他一時間不禁對自己的這一雙邪眼,失去了自信。

「開始吧。」葉楓從容淡定的走上戰台,望向自己的這個邪眼狼族的對手。

轟!

他神念一動,戰台上的空間便突然碎裂,顯現出漆黑的空間風暴,嗚嗚嗚的音嘯如鬼哭狼嚎,令人毛骨悚然。

修為突破后,他能夠操縱的空間道力得到了提升,施展空間風暴神通,也更加的信手拈來,威力更盛。

「邪眼之光!」

邪軒咬了咬牙,雙眸中射出凌厲如刀一般的光束,這一戰他必須全力以赴,因為他的身上,肩負著整個邪眼狼族的無上榮耀。

邪眼之光,破盡一切阻擋,空間風暴被洞穿,緊接著,凌厲如刀的光束分散開來,化作十八道光束,從四面八方各個角落,向著葉楓激射洞穿而來。

「空間壁壘!」


葉楓雙手捏印,空間道力綻放銀白色的光輝,形成護罩,遮攏全身。

這是修為達到武帝中期后,他所能操縱的道力變得更強,如此才可施展出護體的空間神通。

轟!轟!轟!……

接二連三的轟鳴聲不絕於耳,十八道邪眼之光撞擊在空間壁壘上面,讓銀白色光華流轉的護罩顫動不休,扭曲變形。


「這邪眼之光並不只是靈魂攻擊,還凝聚了道力,相當於融合了煉神與鍊氣精髓的秘術。」

葉楓感受著邪眼之光透發出來的氣息,憑藉戰鬥血脈賦予他戰鬥中領悟神通奧妙的本能,再加上他對造化衍生之道的感悟,一瞬間就分析出了邪眼狼族最引為傲秘術的本源。

這種秘術攻擊力極強,卻有很大的缺陷,譬如風狼族和雷狼族的極限速度,便可輕鬆避開邪眼之光的攻擊,即便這種秘術會鎖定對手至死方休,但只要在自己被射中之前擊敗對手,便可破解掉這門秘術。

葉楓估計,若是這個邪軒和雷嘯天對上,勝負大概是五五之間,雷嘯天的實力很強,之所以沒能夠晉陞前六,主要是因為他的運氣實在太差,在之前的比斗中,遇到了他葉楓。

看到邪眼之光無法破開葉楓的空間防禦神通,邪軒整個人的神色,都一瞬間變得頹萎起來。

在之前的時候,他對於這個白狼族天才只是另眼看待,並不覺得對方有資格成為自己的對手,但是幾經輾轉后,對方展現出來的實力越來越強,一直都隱藏著實力,讓他逐漸的沒有了必勝的把握。

現在,對方的修為又突破了一個小境界,勝負更是沒有絲毫的懸念,他最強的攻擊,連對方的護體神通都破不開,如何撼動他那強橫到媲美中品道兵的肉身?

「我認輸!」邪軒深呼吸一口氣,然後轉身走下了戰台。

明知必敗,並沒有人會因此看不起邪軒,不是他邪軒太弱,而是葉楓太強。

「這傢伙,修為居然在這個時候突破了?」

「七階初期時便已如此驚艷,現在突破后,狼族的諸多天才中,只怕無人是他的對手了。」

狼王和麒穹妖仙一直都關注著葉楓,尤其是這位從麒麟聖族不遠萬里趕來觀戰的麒穹長老,更是越看葉楓越順眼,他甚至於有種預感,這個狼族天才,將來進入聖族后,肯定會大放異彩。

當然,如果有人知道葉楓吃了接近兩百枚九級靈丹,又消耗了數百顆上品妖玉這才將修為提升了一個小境界,只怕便不會有人驚訝他的實力為何如此強大,而會認為這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有付出,就有回報,境界突破的艱難,一旦突破后,實力便會超乎想象的強大。 「狼王,不知你有沒有發現,這個小子很有意思,他一開始只是使用空間之力來對敵,後來又接連展現出了不同的底牌,讓每一個自認為可以打敗他的對手,最終反而都敗在了他的手上。」

「他一直都在隱藏實力,是個有心機的小傢伙,你猜他還有沒有其他的底牌?」

麒穹妖仙眯著眼睛,笑著向身邊的狼王問道。

狼王搖了搖頭,苦笑道:「這個還真不好說,若非白狼族將他從蒼山城的交易所將他贖買下來,只怕我永遠都不會知道我們狼族出了這麼一個天才,所以即使是與他接觸最多的白狂族長,也不知道他到底隱藏了多少的實力。」

「現在他的修為又突破了,只怕我們風靈和冥泉兩個人,都無法逼迫他再使出其他的底牌了。」狼王如此說道。

麒穹妖仙聞聽此言,也是搖了搖頭,道:「我倒是寧可希望他僅此而已,若是還有其他沒有展現出來的更強力量,那實在是讓人太難以置信了。」

狼王神色愕然,旋即也就明白了麒穹長老的意思,一個人身兼各種頂級的能力,這已經足夠駭人了,如果還隱藏有更強大的力量,只怕整個妖界古往今來,唯有傳說中的妖神能夠在年輕時代與之媲美了。

妖神,是古老的傳說,是妖界萬族共尊的神邸,信仰!

與邪軒的比斗,可謂不戰而勝,葉楓晉級到了前三之列,或許在之前,所有人會覺得他最多止步於此了,但是隨著他的修為突破到了七階中期,一下子就成了奪冠的熱點。

風靈和冥泉也都感受到了一絲壓力,他們對自己的實力充滿了自信,但也不至於能讓邪軒那樣的對手主動認輸。

葉楓對這一切並不在意,他之所以願意來參加這次天才排名大戰,又竭盡全力的想要取得第一名,完全是為了能夠進入妖界的核心階層,尋找機會,通過空間傳送陣法,前往與九陽世界之間的位面戰場。

他不知道妖界下一次招募軍隊是什麼時候,所以他只能依靠自己的努力,如履薄冰,儘早離開。

「主人,你現在的實力,已經符合修鍊戰氣的條件了。」

突然間,葉楓的識海中,傳來了造化之靈的聲音。

「戰氣?」葉楓神色一凜,「戰氣不是要修為達到武尊境以後才能修鍊的嗎?」

關於戰氣的修鍊,造化篇中有著言語不詳的記載,但卻需要修為達到武尊才能夠開始修習,所以葉楓才會如此吃驚。

「武尊級的限制,只是相對於普通的武修而言,主人你現在的整體實力已經可以媲美武尊了,當然可以開始修鍊戰氣了。」造化之靈說道。

所謂戰氣,是武道修鍊者自身道心與意志的凝聚升華后的體現。

道心,意志力的存在,太過於玄妙,很多武者的修為達到仙境,乃至飛升神域后,都未必能夠修鍊出自己的戰氣。

將道心與自我的意志融入武道,便可修成戰氣,但是有的人可以凝聚出戰氣,有的人卻無法修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