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1 月 16 日

姜思瑤的臉色有些難看,她沒想到,自己竟然被澹臺紅妝看穿了,澹臺紅妝知道她心裡還有嚴經緯,澹臺紅妝故意告訴聰明,這是什麼意思?

是想通過聰明的嘴,來間接的告訴自己,她知道自己還愛著嚴經緯么?

可是!

澹臺紅妝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姜思瑤眉頭緊鎖。

「姐姐,你怎麼了?」看著姐姐的樣子,姜聰明一臉疑惑。

「沒什麼!」

姜思瑤搖搖頭,她摸了摸姜聰明的腦袋,輕聲道:「聰明,你覺得小媽怎麼樣?」

「小媽?」

姜聰明一愣,緊接著回答道:「小媽很好啊,這些年,她都對我們挺好的,還會教我練武,還會陪我看螞蟻,看小動物。」

「行了,時間不早了,聰明,回房間睡覺吧!」

姜思瑤摸著姜聰明的腦袋,催促他回屋子睡覺。

「姐姐,晚安!」

姜聰明一蹦一跳的返回屋子。

而姜思瑤眉頭緊鎖的坐在院子里。

「澹臺紅妝,你這是什麼意思呢?一邊催促我,讓我利用嚴經緯對我的感情,早一點得到嚴氏集團的秘密,一邊又自己主動接近嚴經緯,現在,又通過聰明告訴我,知道我心裡還有嚴經緯……」

姜思瑤自認為自己很聰明。

但是,這一刻她真的有些搞不明白澹臺紅妝究竟是什麼意思!

眉頭緊鎖的姜思瑤坐在院子里片刻后,她快速撥通了一個電話。

「東方先生!」

「思瑤小姐,有事么?」

「我要見你,馬上!」

「好,我馬上過來!」

嚴氏集團總部大樓附近一處出租房內。

東方先生快速掀開被子,就穿著褲衩睡覺的他褲衩上已經有好幾個破洞,看得出來,他的褲衩有些年代了。

飛速穿好衣服后,東方先生立即下樓。

他知道姜思瑤已經搬進了新裝修的別墅,所以開著他的二手五菱車,趕往姜思瑤住的別墅。

二十多分鐘后。

「思瑤小姐!」

急急忙忙趕來的東方先生跑進院子里。

「這麼晚找我來,有什麼事?」

「東方先生,坐,喝水!」姜思瑤指了指對面的椅子。

東方先生坐下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一臉疑惑的看向姜思瑤:「思瑤小姐,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么?」

「問你個問題,我小媽,找你算過命么?」姜思瑤忽然問道。

這個問題,讓東方先生情不禁手一抖,茶杯里的水,差點撒了出來,他連忙將茶杯放下,搖頭道:「沒有啊,紅妝姐沒有找我算過命!」

「是么?」

姜思瑤目光盯著東方先生,剛才東方先生的反應,被她看在眼裡,所以從東方先生手一抖的樣子,她就知道自己或許猜對了!

「東方先生,你是不是一直以為,我們姜家靠著我小媽,所以,就覺得姜家我小媽最大,而我姜思瑤的話,你可以不聽?」姜思瑤一字一句道。

東方先生心中一顫,連忙諂媚的笑道:「思瑤小姐說的這是哪裡話,思瑤小姐可是姜家未來的掌舵人,權勢無雙啊!」

「東方先生,你好像一點武功也不懂,對吧?」

聽著姜思瑤這句話,東方先生恨不得找塊豆腐撞死,是的他不懂武功,一般強壯一點的保鏢,就可以把他收拾掉,這讓他極為鬱悶,恨自己不是練武的材料!

「思瑤小姐,你到底想說什麼?」東方先生內心早已顫抖,他聽得出來,姜思瑤的語氣里,充滿了威脅之意。

「再問你一遍,我小媽,找你算過命沒有?」姜思瑤冷冷道:「希望你考慮清楚再回答,不然……這可能真的是我問的最後一遍。」

東方先生快哭了!

這大晚上的,思瑤小姐這是瘋了吧,找他來問這種問題?

「算過了!」

最終,東方先生只能老實回答,他知道,若是自己再欺騙姜思瑤,恐怕他要遭殃。

「結果如何?」

姜思瑤冷冷道。

「結果就是紅妝姐她未來前程似錦,地位會越來越高……」

「我問的是,她的姻緣!」東方先生還未說完,姜思瑤就打斷了他的話。

而東方先生在這一刻,情不禁艱難的咽了口口水。

他終於明白了 酒肆因為一個人的稱號突然安靜下來,江湖十三人眾人也就在傳聞中知曉,至於冒名頂替,在這高手雲集的地方,那是老壽星吃批霜了。

「幹嘛都這樣看著老夫?」

酒肆中的武林中人急忙匆匆離去,「別忘了會賬。」

老人的話如同聖旨,一時間櫃檯上掉落銀錢無數。

小女孩子看著柳真全,好奇的問道:「他們都怕爺爺,為什麼你不怕。」

「無知者無畏。」

謝放突然大笑起來,「小子,你是我見過人中少有對眼之人。」

「多謝誇獎。」

「小子,我提醒你,你要是為了那件事而來,還是早早離開,這渾水不是你能趟的。」

「多謝,我並非為此而來,不過最近在這裡聽了很多人說起,因此好奇留在這裡。老丈為此而來。」

「小子,我看你順眼,不妨告訴你,那些大門高派前人不過是普通武者,就因為因緣際會才成就一方霸業,本來他們不提起也罷,老夫沒辦法,如今他們有此想法,老夫也想分上一杯羹。」

「老丈,就沒想過此事詭異,為何這麼久不提起,如今突然引發?」

「就算刀山火海我也要去查探一番。」

「咳咳咳…」少女的咳嗽打斷了謝放話語,看著少女潮紅的臉色,謝放急忙拿出一個葫蘆,「快吃藥。」

「老丈,你孫女有病,你還帶著她東奔西走,為何不帶她尋醫問葯呢?」

「小子,老夫的是你少管。」說著一拍桌子,一陣氣浪捲起,柳真全一陣手忙腳亂,險險的避開撲面而來的酒菜。

一雙小手急忙拉住謝放的衣袖:「爺爺別生氣,這位先生並無惡意。」

看著少女剛吃完葯,少有好轉的臉色,謝放不再發怒,反而憐愛的看著孫女。

就剛剛瞬間,酒肆老闆等人被謝放嚇的都跑遠了,看來飯是吃不成了。

柳真全想起剛下山的時候師兄給他準備丹藥,幸好上次施法之時已經拿出一些以備不時之需,「小妹妹,你看飯菜沒了,還想吃點什麼?我幫你做,我略通岐黃之術,等會吃完了給我講講病情。」

「你不是讀書人嗎?」

「不為良相,便為良醫。想吃什麼?」

「爛肉面。」

「好吧。」

片刻,柳真全將一碗分量十足的爛肉面端了出來,「老丈,鍋里還有,一起吃點。」

謝放疑惑的看著柳真全「你真不怕我?」

柳真全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吃晚飯,柳真全聽過少女病情,心中稍微有了一絲了解,出身就帶胸痹,基本上就是前世所說的先天性心臟病,在此柳真全還真不知道怎麼醫治,不過師兄給了一些調理內臟五行的葯,應該對這種病症有所緩解。

帶著兩人回到自己住所,「拿著吧,每日一粒,調節內臟五行,雖然不能根治,至少可以緩解幾分。」

反正這些丹藥對自己已經沒有幫助,留給有用的人也不錯。

「多謝郎中哥哥。」

「小子,如果葯真有效,我可以幫你辦一件事。」

柳真全隨意的拱了拱手,「照顧孫女。」

看著柳真全即將關門,少女說道:「我叫謝盈盈,大哥你別忘了。」

……

柳真全看著風塵僕僕趕來的西門浪,「怎麼這麼急匆匆趕來?」

「你動動嘴,我跑斷腿,現在那些大派都在查探誰散布消息,我能不回來,被抓了我就可以隱居了。」

「沒人敢動你。」靠在牆角抱著長劍的范劍南難得出聲。

「還不為了你,要真出事,我得你保護。」

「對了,范兄,你怎麼下山了?單姑娘呢?」

「劍閣問劍草草結束,單姑娘下山。」

「事情圓滿結束。」

「是啊,老范還跟鎮單姑娘嗎?」

「是。」

「老柳,你呢?」

「別叫我老柳,我么想去看看熱鬧。」

「你真想去?」

「是啊,我想也好奇是什麼能讓普通人變高手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