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姜小凡一怔,葉伊炎等人在這裡施展真實環境,葉秋雨似乎也知道啊!

「小子,還愣著幹嘛,拉過來啊!」

秦羅出現,撇嘴望著姜小凡。

姜小凡又是一愣,而後終究是不再說什麼,伸出雙手拉住了冰心和葉緣雪的手,道:「我姜小凡發誓,這一生一定好好守護你們,不讓你們受一點委屈,不讓你們受一絲傷害。」

冰心難得的臉色很紅,和葉緣雪快一樣了。這一刻,兩個女子都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低頭,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卻也沒有抽回被姜小凡握著的手。

「好,好……」劉成安笑了,轉身望著葉伊炎,道:「葉家主,剛才的那一幕幕你也看到了,相信也明白這幾個孩子的心意吧。如果沒有異意,就在今天,讓他們三人訂親,如何?」

(這一章6700字,龍是把兩章合在一起發的哦,所以今天就這一章哈,呵呵,希望親們看的愉快!) 葉伊炎點頭,望著自己的小女兒,道:「既然她們兩個都沒有什麼意見,那就這樣吧。就按照劉長老的意思好了,今日於我葉家為他們三人訂親。」

說完,他看向旁邊的另外幾位老人:「諸位長老,你們意下如何?」

「好好好,老朽對這個年輕人很滿意。」

「不錯……」

「可以……」

這些老人都是葉家的頂樑柱,個個都在三清境界。

如果沒有家族危機的話,他們這等人物一般是不會出世的。而這一次之所以從閉關中出來,完全是因為劉長安的到來。一個可以輕易壓制朱家三長老的人,自然值得他們出來迎接。

姜小凡握著兩女的手,心裡樂極了,覺得就像是衝上雲霄了一般,讓他有一種做夢的感覺。他本來還想拍拍自己的臉頰看看,不過兩隻手握著另外兩隻手,一時間不捨得放開啊。

「好,那就這樣決定了,另外……」葉伊炎笑了笑,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女兒,而後又望向冰心,道:「冰姑娘,你和雪兒還有秋雨本就是最好的朋友,情同姐妹。這裡,趁著今天你們三人訂親,葉某就厚一下臉皮好了。我想收你為義女,你意下如何?」

聞言,冰心有些發愣……

「葉家主,這個主意不錯。」

劉成安笑著點頭。

葉伊炎旁邊,葉家的幾個老者也都是眼前一亮。雖然他們常年閉關,但是對於紫微修道界的一些重要情報卻是非常清楚。

冰心的威名早已經傳遍了整個紫微,縱然在隱藏家族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可是一個絕對的年輕至尊,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雖然葉伊炎本身沒有其它什麼想法,但是若真能將這樣一個無雙強者綁在自己一族的戰車上,將來必然會讓他葉家更加強盛。

「冰心……」

姜小凡看著她。

對於葉伊炎這個提議,他非常贊同。

一旦冰心真的成為葉伊炎的義女,那她將會是葉家第三位公主,住在這葉家也就不會有絲毫隔閡了。甚至於,她將來也可以隨時回冰宮,有葉家這個巨無霸在身後壓陣,縱然其它三個隱藏家族也得退避三舍,絕對不敢為難。

「冰心,答應吧。」

葉秋雨臉上掛著淡雅的笑。

葉緣雪也抬頭望著冰心,眼中帶著隱隱的期待。

這麼多雙眼睛看著自己,冰心難得的有些局促。最後,在姜小凡,劉成安老人還有葉秋雨的鼓勵下,在葉緣雪有些期待的眼神中,她終於還是緩步上前,對著葉伊炎微微施禮:「冰心……見過義父……」

「哈哈哈哈,好好好,今天真是雙喜臨門,我葉伊炎又多了一個寶貝女兒!」葉伊炎大笑,親自將冰心扶了起來:「你比秋雨要小一點,比雪兒要稍大,至今日起,你是我葉家二公主,秋雨是大公主,雪兒還是小公主,哈哈哈哈!」

就在當天,葉家張燈結綵,為姜小凡三人舉行了最為隆重的訂親典禮。


按照規矩,訂親當天,訂親的新人是要暫局一室的,所以在酒宴之後,姜小凡,冰心,葉緣雪,三人自然也就被送到了一開始就布置好的宮闕之中。

宮闕之中,三人圍著玄玉石桌子而坐。

冰心和葉緣雪靠的很近,一個面無表情,一個眯著眼睛,皆一瞬不瞬的盯著姜小凡。

「小心心,小雪兒,那個,你們……你們要幹嘛?」

姜小凡縮了縮脖子,被兩女看的有些發毛。

葉緣雪伸出如柔荑般的玉手,很有節奏的敲打著桌面,依然眯著眼睛。

下一刻,她偏過頭去,冰心對著她點了點頭。於是,她重新轉過了頭,盯著姜小凡:「大色狼,問你一個問題,要老實交代。」

「額,好,你問。」

姜小凡點頭,而後下一瞬間,他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感覺。

葉緣雪眯著眼,很有些俏皮。她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拖出來一根結實的木棍,盯著姜小凡道:「除了本姑娘和冰心姐姐外,你還有沒有在外面招蜂引蝶?」

姜小凡心臟頓時狠狠一跳。

他偏頭望向另一邊,冰心一直盯著他,此時眼中閃過一抹精芒。

「這個……」

姜小凡覺得很心虛,腦海中浮現出那個單純到極點的公主殿下。

「嗯?」

葉緣雪敲了敲手中的棍子。

姜小凡咽了一口唾液,小心肝撲通撲通的跳。不過看著兩女,他覺得自己應該要老實一點,於是有些弱弱的道:「其實,其實還有一個,那個,那個……」

「什麼!真的還有?!!!」

葉緣雪站了起來,瞪大了雙眼望著姜小凡。

冰心眼中閃過一絲冷芒。

姜小凡更加心虛了,不過再心虛也得老實交代啊。當下,他沒有一點保留,將有關自己和公主殿下的一切,點點滴滴,沒有絲毫隱瞞,全部說了出來。甚至於,在兩女的審問眼神下,他連精神烙印也打了出來。

「天啊,這麼漂亮可愛的小妹妹你都忍心下手,你,你,你個死色狼!」

葉緣雪狠狠的瞪著他。

「淫賊!」

冰心表情冷淡。

姜小凡:「……」

他很想說我是純潔的,可是看著兩女那副想要將自己給生吞了的模樣,他最終還是沒有敢開口。這個還是算了吧,逆來順受比較好,要不然自己會更悲慘。

他很小心的望著冰心和葉緣雪,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冰心和葉緣雪挨在一起,小聲的交流著什麼,時不時會斜眼瞟一下姜小凡。這讓姜小凡渾身涼颼颼的,又升起了一股很不祥的感覺。

「色狼,去把門打開。」


突然,葉緣雪偏過頭來,這樣說到。

「額……」

姜小凡不解,滿臉疑惑。

不過儘管如此,他也沒有多問,因為眼下這兩位可都是祖宗啊,必須得伺候好了,否則自己肯定會非常悲劇。想到這裡,他就更加沒有猶豫了,當即上前,將門給打了開來。

「好了!」

他轉過身來望向兩女。

葉緣雪和冰心對視一眼,各自點了點頭。而後,葉緣雪沖著姜小凡招手,笑眯眯的道:「這邊來。」

「哦?好!」

姜小凡沒有猶豫,直接來到兩女前方。


冰心面無表情,葉緣雪則是滿臉堆笑,雙手背在後面:「我和冰心姐姐商量了,我們有禮物要送給你。」

「誒?」

姜小凡頓時就愣住了,偏頭朝著冰心望去。

要給自己禮物?

難道是……

他有些不可置信,難道幸福真的會接踵而來?

他又偏頭望向葉緣雪,然而就在這一刻,一根巨大的木棍迎著他的抽了過來,直直落在他的臉上,砰的一聲將他從這間宮闕中抽飛,一頭扎進屋外的荷塘中。

「去死吧你這大色狼!」

隨著一道憤憤然的聲音傳來,被他打開的房門砰的一聲關了起來。

葉家幾個丫鬟從這裡走過,見到自家的姑爺竟然一頭栽進了前方的仙塘中,一個個皆張大了嘴巴,滿臉驚色。不過,這幾個丫鬟的素質那是相當的驚人,剎那間恢復如初,面不紅心不跳抬頭離去,彷彿什麼也沒有看到。

「嗷嗚!」

荷塘之中,姜小凡傻傻發愣,半天後發出一聲悲慘的哀嚎。

今晚可是他的訂親夜啊,如今竟然被這般趕了出來,這得是多倒霉啊。

他從水池中爬了起來,以神力蒸干身上的衣服,而後躍到了這間宮闕的屋頂上,準備就在這裡呆一晚上。雖然他可以去秦淫賊那裡擠一擠,但是他會去嗎?那顯然是不可能的,那也忒丟人了。

「哎,純潔的人生總是很悲慘。」

他抱著後腦勺躺在屋頂,仰望著蒼穹上的明月。

雖然被冰心和葉緣雪趕了出來,但是他心中卻是有些高興的。從兩女的態度來看,她們雖然不是很高興,但是卻似乎也接受了公主殿下的存在,這讓他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漫漫黑夜很快過去,晨曦再次撒向這片大地,空氣格外清新。

這一天,劉成安老人準備離去了。

秦羅跟在劉成安身後,也準備回皇天門,他的師傅可還在那裡。之前是擔心皇天門主會對付他,可是現在不一樣了,有劉成安老人在,皇天門主就算手持至尊仙器也得老老實實的趴著。

「劉老,怎麼不多待一段時間?」

姜小凡想要挽留。

劉成安望向冰心和葉緣雪,最後和葉伊炎以及旁邊的幾個老者相視一笑:「事情已經圓滿,我老人家也放心了,可以安心離去。」

姜小凡微愣,而後心中瞬間湧起一股暖流。

「謝謝劉老!」

這一刻,他剎那就明白了,劉成安老人來葉家不是為了做客,而是看出了他和冰心,葉緣雪三人之間的關係,所以來這裡幫他。


「好了,你也該突破人皇領域了……」

劉成安笑道。

葉伊炎等人親至相送,目視劉成安帶著秦羅遠去。

時間很快又過去七天,這七天來,姜小凡在幸福和痛苦中慢慢煎熬。幸福是因為每天都能和冰心,葉緣雪在一起,痛苦則是兩女時不時就會搞他一下。有時候半夜睡覺,房頂都會突然塌下來。

這一天,陽光顯得很明媚……

葉家論道台上,姜小凡長身而起,身上的氣息時候強盛無比,如火山將要噴薄,時而一片祥和,如同安靜的湖面。他的眸子中閃爍湛湛精芒,遙望大荒所在,沉聲自語:「是時候了,我要邁入人皇境!」 工具臺上的詠笙,不再是那種柔弱的樣子,帶着眼鏡的少年顯得嚴肅無比,自己的端詳着少女的項墜,過了很久才擡起頭,衝着任平和琉葉搖了搖頭:“這的確是理性的光輝,但是……已經不完整了。”

“不完整,這是什麼意思?”任平也有些驚訝,他都不知道這個項墜的奧妙。

詠笙將理性的光輝歸還給少女,然後慢慢的說:“我從小喜歡這些不務正業的東西,到了現在,在珠寶方面多少也能勉強算是專家了……據我所知,理性的光輝是珠寶匠史萊芬的名作,他喜歡是使用有規律的碎鑽鑲嵌來輝映中心的主鑽,這種風格的作品裏,你手中的理性的光輝可以算是代表作了。但是,這個理性的光輝中心的主鑽被調換過,鑲嵌的部分有過重新加工的痕跡,而且換上去的這一枚並非鑽石,而是芯晶。”

說着說着少年有些自豪的笑了起來:“雖然它們兩者非常相似,但是專業的珠寶匠僅僅依靠光線的折射就可以清楚的分辨出他們的差別,不過,芯晶的成本比鑽石還要高昂,但是作爲珠寶的成色卻不如鑽石,真不明白爲什麼有人會做這種事情……”

芯晶……聽到這裏任平的眼睛眨了一下,但是沒有露出失態的表情,反而和善的笑了起來,衝着身邊的琉葉伸出了手:“哎呀哎呀,想不到我第一次送給你的禮物居然是不完整的,把它給我吧,我找人給你換一顆真正的鑽石。”

琉葉卻一點都不在意的將項墜戴到了自己的頸上,一臉的不以爲然,“費這個力氣幹什麼,反正我也看不出什麼區別。”

“琉葉小姐說的是,重新拆卸鑲嵌是非常耗費精力的,而且這枚芯晶的處理技巧很好,相信一般人都無法看出其中的差別。”詠笙稍微有些歉意的幫腔。

但是任平的態度卻很堅決,“那怎麼可以,只有真正的鑽石才能夠配上你如此美麗的……”突然任平僵住了,因爲發現琉葉的臉色變得逐漸難看起來。

正在這時候,商店的外面的門打開了,一位帶着厚厚兜帽的旅行者走進了商店,似乎在挑選着衣服,但是因爲寬大的斗篷琉葉和任平都無法看清他的面貌和身形,只有詠笙眼睛一亮,迎了上去。

被突發的情況所打斷,任平不動聲色的聳聳肩膀,表示不再爲項墜的事情所堅持,只是匆匆的結帳後,帶着新買的衣服和琉葉向外走去。

正在琉葉和那個旅行者擦肩而過的時候,對方下意識的擡起頭看了琉葉一眼。咦?琉葉驚訝的了一剎,因爲在那兜帽的陰影下,看到的是一張非常美麗而秀麗的少女面孔……

…………

琉葉和任平回到下榻之處的時候,唯已經醒了過來,任平笑嘻嘻的拉着男孩一起觀賞琉葉買的新衣服,結果被憤怒的少女一頓痛打,嬉鬧悠閒的時間過的飛快,轉眼之間一個白天就這樣消逝了。

然而,麻煩的事情向來追隨在平靜之後,當夜晚來臨的時候,小鎮上突然陷入了一片喧囂,沉寂的暮色被通明的燈火所取代,安詳的星空迴盪起嘈雜的人聲。

琉葉警覺的走出房間,看到的街道上跑動着許多手持槍械的人,十幾架AS也快速的向某一個方向彙集而去,小鎮已經將掩蓋的僞裝撕去,露出了猙獰的獠牙。

“別擔心,看樣子這不是衝我們來的。”任平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了琉葉的身後。“不過我還是很在意發生了什麼事情,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琉葉點了點頭,兩人下樓的時候去偶然遇到了神色匆匆的茵瑟家長子埃弗,面對任平的詢問,埃弗只是歉意的一笑:“我也不太清楚具體的情況,只是聽說有人搶了兩臺AS準備潛逃。實在抱歉,打攪你們休息了。”

…………

幽暗的天幕之下,兩臺量產型的AS正在奔跑着,但是其中一臺的駕駛員顯然並不熟練,以至AS的腳步顯的有些蹣跚,速度也比較緩慢。這明顯的拖累了另外一臺靈巧的AS,因爲在他們兩個身後,有着無數的追兵,裝甲車、磁浮摩托、AS如同一道長龍,從鎮子裏一直延伸出來,直指兩名叛逃者。

然而靈巧的AS完全沒有拋棄同伴獨自逃跑的打算,只不過是默默的交流了一些什麼,然後端起重型電磁步槍,擋在同伴的身後,顯然是打算靠戰鬥來爭取一點時間。又過了一會,笨拙的AS已經跑出去一段距離,而追兵的前鋒也已經進入了射程之內,斷後者果斷的開槍射擊,耀藍的電磁流呼嘯而出,每一擊都精準的擊中了最靠前的磁浮摩托,追擊的散亂隊伍遭到迎頭痛擊,速度極快但防禦薄弱的摩托爆炸出足以和羣星爭輝的火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