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妖皇回過神來,立即把自己包在了冷靜的外衣之下,只是看著小玉淡淡地道:22我剛才是在想小玉的確是把我們當成了她最親近的人,任何事情都不會對我們隱瞞而且也會毫不做作地關心著我們,因此,林言,將來,我們也一定要照顧好她才行!22

22呃,這個當然了。22林言多少有些莫名其妙地答道。心裡說就在今晚我不是剛剛冒著生命危險去把小玉給救回來的嗎?難道這樣還不算是對小玉負責啊。

小玉對於這一招幽冥鬼火還是很有天分的,雖然實力不可能有什麼提升,但是這一路上的試驗讓她又弄出兩個絕招來,如果是打個出奇不意的話,連林言也自認為很容易就著了她的道。而配合上幽冥鬼火能燃燒魂力的特性,只要被她壓制,那麼除非實力天差地別,否則的話幾乎完全沒有翻本兒的機會了!

不知不覺之間,三人,呃,是一人一妖一鬼已經來到了林言家的小區附近,正在這裡,三人敏銳地感覺到在小區之中傳來了陣陣魂力衝擊的爆裂聲!

有高手在那裡作戰!

三人同時警覺起來,林言先將小玉收回於體內,順著打半的痕迹向著小區內沖了過去。

經過婉美被擄的事情,林言和妖皇開始懷疑他們的身份已經暴露兩人就處於高度戒備的狀態。而這一次的突變又發生在林言的小區之內,不由得林言不擔心。

既然他們能抓婉美作為要脅,那麼在打聽清楚了林言的身份背景之後,會不會再抓去他的父母進行威脅呢!

此時林言完全忘記了跟父親的緊張關係,速度提至最快,身影瞬間消失在小區大門那裡。 22問君能有幾多仇,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么22昆倫山玉泉峰,一名年上去三十歲左右的絕美女子,此刻正毫無風度地長伸著懶腰,心滿意足地將桌子上的那一本22人間詞集22慢慢合上。

22唉,人間的那些才子佳人們啊,真是讓人不得不佩服,明明整個天地都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中,但是這樣卻失去了想象的樂趣,看看在人家普通人的筆下,這個世界是何等的美妙,讓我自己都懷疑這個世界真的是我現在住的地方嗎?22美貌女子環首看了看四周,一片白,幾乎沒有一片色彩,池塘之中,除了百年一次的金蓮盛開,也是年復一年得一片水,連點兒漣紋都不起的。

22唉!22女子再次發了一聲長嘆,將桌子上的那一本人間詞集抱在胸口,22不能讓派里其他的師姐妹們一起看看這豐富多彩的世界,真是一大損失啊!22

22師叔!清宇方便進來嗎?22

這女子正在那裡還想多發幾次感慨,順便就著她那半吊子的水平也作上一首詞,然後自滿心得地拿出來跟那些名家之作對比一翻的時候,從這個另院外面傳來一聲清冷的聲音把她那早飄蕩了幾千里遠的魂兒給嚇了回來。

刷!美貌女子立即展現出與她的身份相符的身手,剛才還在她胸口那裡抱著的人間詞集立即飛到了池塘底:22是清宇啊,進來吧。22

一雙素足剛一出現在大門之處,微一輕點,整個人飛飄起來,跟這個美貌女子的大大咧咧完全不同,才剛進來的這個女子雖然年不到二十歲的樣子,卻是一派的清嫻冷淡,似乎昆崙山現在在她的眼前崩塌也絕對惹不到她抬半片眼皮的樣子。

22清宇啊,你怎麼有空到師叔這裡來坐坐啊?22美貌女子一邊親熱地拉著這個自己和師姐都最為疼愛的弟子坐到自己的身旁一邊還在暗暗為好不容易搞到手的人間詞集就這樣泡成了水皮而心痛不已。

22師叔,之前中原異變,師傅有交待,她要親自閉關,讓我代為查看那兩處最為緊要的去處,我剛剛回來,先到師叔這裡來報告一下。22

22哦,這麼回事啊。那清宇你查探的結果如何了?22說起了那兩處緊要的所在,連這個一向大咧的女人也不敢不重視一下。

22情況不太樂觀,22林清宇搖頭道,22經過這一次妖皇突破封印的影響,那兩處的封印也已經出現了某種程度的鬆動,只不過弟子法力淺薄,而且對於如此龐大的封印陣法也還無力解析,所以才會先回來向師叔彙報,看看師叔您有什麼法子能對那兩道封印加固一下,免得再出禍端來。22

22得了吧,你這丫頭該不會是想來消遣你師叔吧。22美貌女子佯怒道,22你又不是不知道,雖然論起魂力,師叔還是比你多活了幾百年的。但是論起什麼功法啦,陣法啦,你個小天才早就已經甩了師叔好幾條街了。連你都沒有辦法,那我又能有什麼主意。不過我倒是勸你一句,別把心思放在這方面,沒用。22

林清宇皺眉道:22弟子並無此意,而且師叔的話我也不太明白,那幾處封印之中不是都封著一些為害人間的大魔頭嗎?如果我們對它們不管不顧,被他們掙脫了開去,那豈不是要再次讓三界生靈塗炭?22

美貌女子一擺手:22那也沒法子啊。當初封印他們的時候就已經集齊了我們人間各大修真門派的全力了。那些封印全都是一次性的,根本無法加固,你要是不信的話那就去問你師傅好了。看看她是不是也跟我一樣的回答。22

林清宇知道這個師叔雖然多時沒個正經,但是在這種大事上是絕對不會胡鬧的,只不過要真按她說的,對於這樣的大事不聞不問乾等著,似乎,似乎又跟自己從小所學有點兒相駁。

22好啦,我的清宇師侄啊,除了這件事,你還有其他的事情嗎?22美貌女子看著林清宇的模樣突然玩弄心起,笑著問道。

22回師叔並無他事。22

22那就好,師叔我倒是有其他的事要麻煩一下清宇你了。22

22師叔但說無妨。22

22清宇啊,作為修行呢,可不僅僅只是呆在昆崙山上一門子讀死書,死讀書就成了,那樣的話你的境界可是永遠都提高不到太高深的境界,而且一個不小心就把你給讀傻啦!這幾年我們昆崙山雖是地處偏僻但是卻也開始像峨嵋等派一樣引入世間雜學,你可知道是何深意?22

林清宇這個卻是聽她師傅說起過的,毫不猶豫地答道:22那自然是為了開闊眼界,人間雜學雖然不是道家正路,卻每有奇思妙想之處,對我們的修行也是多有補益的。22

22嗯,說得很好!22美貌女子讚許地點了點頭,22但是其實這還是遠遠不夠的!真正的修行,那是絕對不能光讀不練,不去普通人的世界進行歷練,那是永遠也成長不起來的。按照他們的說法,那就是所謂的添鴨式教學,而現在我們則是要追求一下素質教育!清宇你可明白?22

22我不太明白。22

22不明白那就去弄明白,22美貌女子完全沒有半點兒尷尬地神色,繼續忽悠著我們可憐的小紅帽,22這樣吧,為了能更深入地試驗對人間體味對於我們修行的補益有多深,為師特別命令你,準備下山去體味一把人間的酸甜苦辣!呃,你的年紀應該是十八歲吧。正好,你趁著這些天好好把那些雜學複習一下,師叔小小地施用幾個手段讓你去讀個大學玩玩。嘿嘿,清宇,那可是揮霍青春的好地方啊,不要辜負了師叔對你的期望哦。22

林清宇只有點頭答應的份,不知為何,看今天師叔的模樣怎麼都有種要引人犯罪的感覺


林言剛一衝進小區,就看到小區內噴泉那邊兩道黑影正在以極為驚人的速度彼此拚鬥著。其中一個應該是人,而另一個林言聚起了眼力也認不出是哪種怪獸。

22那是雪魔狼,三品妖獸!22妖皇卻是對這道黑影再熟悉不過了,可以說在妖界的所有妖獸,除非真是被化成了灰,否則的話他總是能認出來的。

22是妖?22林言一愣,雖然他也算是有不少的戰鬥經驗了,但是這還真是第一次遇到人妖之戰。

看得出來,人跟妖大戰的方式與跟鬼族有著很大不。

林言跟鬼族作戰時多數還是以法陣,尤其是對鬼魅有著極大的剋制作用的金光陣作戰,而妖與人之間,卻少了許多的花架子法術,而多了很多實打實的真功夫!

當然了,林言並不是說那種結法印逼魂行功的就是假功夫。只不過跟這種拳拳到肉的感覺相比,多少還是少了那麼點兒直接性的刺激。

那隻雪魔狼明顯是更長於速度和力量,名為魔狼自然是不可能一點兒妖術也不會,但是看樣子是認為眼前的這個敵人比自己更擅長這一方面,因此從來都沒有考慮過以妖術應敵,每一次一被對方甩開距離立即不惜一切代價地再撲上去!

22這個,那隻妖可是你的同族唉,這下子我們要幫哪邊才比較划算呢?22

22當然是幫那個黑衣人了,這還用問!22妖皇恨鐵不成鋼地道,22你看清楚,兩方之中必然有一方是來監視你的家的。只不過不知道因為什麼樣的原則才讓他們先打了起來。我可以告訴你,如果是那隻妖被派來監視你的家的話中,那麼那個年輕人還有可能會幫你。但是如果這個年輕人才是真正打你家主意的人,那你覺得跟你三親不認的妖會拼了老命地幫你嗎?22

22那,絕對不會。22妖皇解釋得相當簡單明了。讓林言也是無語可說,只能怪自己經驗太淺了。

不過分析經驗淺,打架經驗卻是一等一的豐富,既然已經明確了誰是最可能的敵人,那麼林言下手是絕對不會留情的。

22甩尾飄移!22這是林言惡趣味的一招法術,模仿的是賽車高速行駛的甩尾飄移。只見林言正以最快的速度向著一人一妖相鬥之處衝過去,馬上似乎要跟他們兩個全都正面撞上時,突然林言一個側滑正好讓敵人閃到自己的眼前,趁著對方沒有在第一時間進行反應的時候,直接就能擊敗對方!

22呼!22林言輕鬆地抓住了那隻雪魔狼的尾巴要害。而另一邊那個神秘高手也一把握住了雪魔狼的前爪!

22受死吧!22兩人同時大喝一聲手中較力想要把這隻雪魔狼給甩心滿意足出去,否則落在市區那肯定要被懷疑的了。

然而等用上了力,兩人才發現,他們的勁力竟然是正好相反的!一向左一向右,反而把雪魔狼獰了一下之後還給了它自由!

22這不可能!22林言和那個黑衣人面面相視,這才叫真正的魚蚌相爭,漁翁得利吧。 如果是放在平時又或者是真正的夥伴作戰,這也不過就是一次小小的失誤而已。但是林言和那個神秘人看樣子卻是彼此都有著深深的顧忌。林言這邊是因為自己的身份不和不去考慮對方是在跟那隻家養狗合作演雙簧讓他上當的可能性。怎麼對方現在這麼一副對自己也是極為顧忌的模樣是為了什麼?

雪魔狼發出一聲難聽的長笑,譏諷地看了一眼林言,似乎暗自慶幸來了這麼一個蠢蛋竟然把他給救了起來1既然你們錯失了這一次的檜,那麼本大爺可是絕對不會再給低價產第二次機會的!

22不要擋我的路!22兩權相較取其輕,最後那個神秘人似乎還是認定這隻三品的妖獸雪魔狼比自己更有價值,所以還是先放棄了對自己的攻擊,轉身直接繞過林言向著那隻魔獸撲了上去!

此時林言才真正見識到了對方的速度有多迅猛,雪魔狼說到底也是一種狼,保留著狼的特性,其中之一就是爆發力快。但是以它的速度竟然還是沒有甩脫神秘人的追撲,一拳轟到了它的臉上,直接把它轟向了一邊。

而林言雖然現在也有了一定的實力,但是這種外功可是他最不擅長的,比如說剛才的情況除非他先以金光陣將這個神秘人給困住,否則的話兩人之戰最好也是一個平局,林言這裡連半點兒得勝的希望都沒有!

不過發愣歸發愣,這個雪魔狼還是要收拾的。以實力而論這個神秘人再牛逼可也沒有能百分之百能將它活捉或者擊殺的希望。林言還是得去周圍策應一下,以保證這隻雪魔狼必死無疑。

22吼!22看到兩人又再次追上將它纏住,雪魔狼也是動了真怒,突然張開大口向兩人這邊的方向直轟過去。

22小心點兒,是雪魔狼的特技,冰凍之霜,不要看它好像不有多大殺傷力的模樣,其實際效果卻是強得驚人。遠得不說,雪魔狼不過是三品中階魔獸,但是更多有希望當作三品上階妖獸。而雪狼獸的本錢,最重要的一個就是這個冰凍之霜了!22

不管那團白霧顯得是多麼地人獸無害,林言可是絕對不敢拿自己去驗試妖皇師傅所說的話。

跟林言的狼狽躲避相對應,那名神秘男子卻是一副訓練有素的模樣,看到白霧襲來,手中快速地結起了法印,一團火焰從他的手掌盡燃而出。正好與那一團的白色霧氣撞上。發出了冰塊飛速融化的聲音。而且這一團火焰還毫不停息繼續向著雪魔狼逼了過去。

22啾22雪魔狼似乎比起鬼族更加害怕這種火系法術,連半點兒迎戰的勇氣都沒有,直接掉頭就跑!

22崩!22林言早就防備著它這一招,早早已經躍到了它的背後進行伏擊,見它剛剛掉過頭來,猛地一腳蹬了出來,直接將這隻雪魔狼蹬飛出十幾米遠!

22鎖妖紫雷符!22那名神秘人雖然看到雪魔狼受重,但是卻仍是不敢大意,直接拿出自己最強的道符念動靈咒一下甩出,鎖妖紫雷符自然就以極快的速度貼到了摔倒在地的那頭雪魔狼的身上。

表面上看去這道紫色靈符對於這隻雪魔狼滑什麼作用似的,但是每當這隻雪魔狼想要掙扎著站起來的時候,以那道紫色靈符為中心,總是及時地閃出一道道紫色閃電將雪魔狼罩於其中,讓他吃足這道靈符的苦頭。

來回三次,它終於不敢再掙扎,神秘人召出了一個寶葫蘆將這麼巨大的一隻雪魔狼給收了進來。

22喂,那邊出了什麼動靜?發生什麼事了?22此時,小區內的打鬥聲終於是驚醒了那些白天精神就不夠旺盛,晚上更是半點兒作用都不起的保安們,三人結成了一個小隊,跑到這邊追問發生了什麼事。

林言自然是無懼無求,他既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人,而且也是實實在在地在這個小區里居住。反倒是這個一臉漠然,看年紀跟自己也差不多的半大孩子,此時卻一反之前作戰之時的殺伐決斷,對自己露出了懇請之意。

林言也不知是怎麼了,當他正面接觸到對方的目光的時候,明明只是第一次見面,但是卻似是已經有著極大的默契一般,讓他願意去相信對方所說的每一句話!

22呃,沒什麼,22林言這一次決定聽從自己的直覺,替他向那幾名保安掩護道,22我跟自己的同學在這裡想要踢球玩呢,打攏到你們了吧?22

幾個保安一聽,氣得鼻子差點兒都歪了。心說你這兩個小毛孩子沒病呢吧?這世上還有人這種時候跑到院里踢球玩?就算是你們自己睡不著覺也別弄得別人陪你們一起啊!這好在是他們聽到了聲音來看情況,要是讓那些業主們跑到上邊去投訴的話,他們幾個絕對就只有吃不了兜著走的後果而已!

自知22理虧22的林言和那個神秘人一起,老老實實地聽了對方一通好訊,而等到對方訓人還訓上了癮,長篇大論到了沒完沒了的地上不,兩人也不會在這裡再等著挨罵了,直接閃人,反正憑這些保安的功夫也沒有可能追得上去。

22哈哈哈哈。22

22哈哈哈哈22

兩人一路把那兩個保安給甩得遠遠的,林言也先不急著回家了,跟這個神秘人一起越過了兩個牆頭,飛身而上,找了一個三層街頭房,立於它們的屋頂之上。看著下面被彩色的路燈打扮得神秘而妖艷的城區。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不覺,兩人相視大笑起來。

一直到後來,林言也無法解釋得出當時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大約是一種命運之中註定地極為投緣的感覺。似乎是在茫茫人海之中終於找到了自己的知己兄弟一般。至於怎麼會有這樣的感覺,那就連這世上最懂人心的人也無法解釋這一點。或者這就是那種虛無飄渺的命運吧。

22你叫什麼!22最先轉回正題的還是林言。

22你叫林言!22對方的回答更有趣,似乎是確定了林言的身份,又似乎是在等待著他的肯定。

林言苦笑著摸了摸鼻子:22你這樣的回答讓我很吃虧唉!你是想來做朋友呢,那是不是應該先表明一下你自己的身份更加合適。如果你不是來做朋友的,那我又為什麼要回答你的問題呢。22

神秘人卻是一臉不認同的模樣:22得了吧,就你還叫著自己吃虧呢。你怎麼不看看我?好好地要去找你,看看你到底是個什麼樣,長得何等三頭六臂讓我師傅也對你這麼重視。卻白白地替你挨了那隻突然出現的魔獸一通飽揍!一邊揍還一邊叫囂著林言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之類的玩意兒!我冤不冤?22

林言雖然剛才也跟妖皇猜到那隻妖獸就是專門被派來監視,甚至是伏擊自己的,但是卻沒想到他們之間的一場大戰,竟然是因為那隻妖獸錯把眼前的這人認成是自己。


不過也難怪,這個人打扮得這麼神神秘秘的,又跟自己的年紀差不多,這麼深的夜晚出沒,如果那隻雪魔狼沒有見過自己的本容的話,光是這幾條相加,就足以讓它產生誤判了。

林言稍一猶豫,心裡明白反正自己的身份說不定已經被有心人知道,也不在乎多這麼一個小子,因此大方地承認道:22沒錯,我就是林言。現在你能說出自己的名字了吧?22

22天龍!茅山道派門下第六十九代弟子!22看得出天龍是一個對自己的師門相當自豪的人,在自己的後面緊跟著的就是門派,而且語氣之中帶著一種不加掩飾的驕傲。

22什麼!你也是茅山道派門下!22林言的模樣活像是見了鬼一樣,把個剛剛還跟他義氣相投的天龍弄得鬱悶和不行。

22咋?你這是啥表情啊。難道我還不能是茅山道派門下?22天龍一細琢磨才發現有點兒不對,22等等,什麼叫也是啊,難道說,之前你剛剛遇到了我們茅山道派門下?22

22正是,22想起那兩位老道為了自己的犧牲,林言不禁心下黯然,不過對天龍的身份還是多少有些懷疑起來,畢竟這也太巧了,如果說天龍他不是真的茅山道派門下的話,很可能就是見證過今天百鬼會的一戰的暗中敵人設下的局,22天龍,不是兄弟信不過你,而是我一位非常重要的人剛剛失蹤,我不得不小心從事,你說自己是茅山道派門下,可敢讓我試一試?22

天龍心裡老大不痛快,不過聽到了林言的解釋之後,倒也能體諒。說實話,從自己這邊的角度來說,也是希望能對林言進行一下驗證看看是不是師傅說的那一個人那隻雪魔狼剛剛出現沒多久,這個人就殺到了,這又何嘗不是一種巧合?

22嘿嘿,要通過我的測試非常簡單,只要你能以我的招術跟我對上一招,那我就能相信你了!22林言從房檐上跳了起來手中捏起法訣兩道金光從他的體內射出環飛成圓直向著天龍逼了過去!

22是金光定怨!呃,好像又有點兒改變!22天龍自然不會不認得他們茅山道派的正宗道法,同時心中也對林言的身份更加確認了,臨走之時,師傅曾經跟他交待過封印那個大妖皇的前因後果,知道是他們茅山派的第三代祖師所為,因此林言能在機緣巧合之下學會一些他們茅山道派的法術也不足為奇。

22看我的,金光定怨!22

雖然是相似的招數,但是從兩人的中用出卻有著不同的特點。

林言的招術更加靈動,而天龍的則是沉穩,兩道金光最終化為了一道金箭相向互相擊中化為一道金光消散於無形之間。

兩人對彼此的身份再無懷疑,雙掌相交,心中說不出的激動。

對林言來說,得到了茅山道派的各種恩惠,而且雖然被封印了萬年,妖皇師傅提起茅山道派的那一位第三代祖師,心中也是佩服大過於怒氣。再加上今天兩位老道的犧牲,讓林言對於茅山道派出身的弟子有著極大的好感。

而天龍雖然這一次前來是奉了師命,但是跟林言的相處卻是極對自己的胃口,感覺他並不像一般的世俗間人那樣勢利。再說了,自己的祖師把人家體內的妖皇封印了萬年之久,他竟然也沒受妖皇的影響仍然對於茅山道派的人如此熱情,可見心胸必定寬廣,這樣的人才值得做兄弟! 林言只覺得自己跟天龍是越聊越是投機。在天龍的身上,林言能感覺得出一股跟這個時代不相融的直爽氣質,

直到在心湖之中,妖皇師傅乾咳了半天才把林言給扯了進來。

22咋了師傅?難道說你看這個天龍天分過人,為人誠懇也動了愛才之心,想要把他收為弟子?22

22你不長腦子的么?22妖皇氣得七竅上火,直恨不得一巴掌就貼到他的臉上,22你怎麼不想一想,當年我正是被茅山道派的臭道士給封印起來的。這一次衝破封印你覺得能瞞得過茅山道派的那些掌門長老?22

林言一呆。

22別忘了現在我們是處於被人盯住的狀態,而這個天龍明顯正是因為你的身份而注意到了你。你覺得他的使命有那麼單純嗎!22

林言他思。

22不單如此,甚至於那個靈欣,凱西之類的傢伙我也覺得他們出現得太突兀了。你林言何德何能,之前活了十七八年都沒有過這樣的奇遇,等老子剛住進了你的身體,什麼光怪陸離的事情都沖著你來了,你自己不覺得這裡面有問題嗎?22

22停!22林言大汗,連忙讓他打住,22照你再這麼說下去的話,恐怕連婉美姐也成了看出我的身份故意跑到醫院裡當護士接近我了?22

妖皇撓了撓後腦勺:22這個嘛,從理論上來說倒是也不能完全排除這個可能性,只是以我萬年的人生經驗來說,應該還是可以排除掉這種可能的。22

就算是妖皇的臉皮再厚,也不能不承認婉美的真誠和婉柔,不論古今,都是極為難得的。

22那不就得了,我看這個天龍倒是一個直爽的好漢子。22

22等會兒,我們之前本來就是在說這個天龍的背景和目的,你怎麼轉到了婉美的身上去了。22妖皇意識到了不對,22小子不學好,專門繞你師傅呢!22

林言尷尬地乾咳兩聲,其實一開始他也沒意識到,只不過作為一個新世紀的合格青年,下意識地就弄點套子讓師傅他老人家鑽了:22意外,誰知道師傅你這麼笨的呃,不是,我師傅那可是天下難得的老實人,不然當年怎麼會被茅山道派的臭道士給封印了呢?22

刷!陰陽眼一收,妖皇老人家懶得再跟他廢話了!

林言呵呵一笑,心裡知道師傅聽是一時生氣,關鍵時刻還是會原樣返還,也不以為意。


22林兄,你剛才怎麼了?22察覺到林言的22出神22,天龍神色一動,想到了一種可能,22是不是在你體內的那個妖皇為難你了!來!讓為兄施展道術,再配合著手中的法寶,就算是不能如以前一樣將這妖皇封印,至少也能極大地打擊他的氣焰!讓他不敢再去害你!22

一邊說著,天龍一邊從懷裡掏出一把子靈符,一把子金印的,嚇得林言連忙封了自己的神識,正好把心湖深處師傅的狂轟濫炸擋在了外面,否則的話林言非讓他的怒火給轟成植物人不可。

22天龍兄22林言苦笑搖頭,他這麼一弄,可真是讓妖皇師傅給他安的罪名給坐實了。當然了,林言也明顯知道,這一次天龍肯定是帶著任務而來的。不然的話人家這麼一個大高手,閑著沒事兒不去斬妖除魔,提高實力,跑到自己家周圍來做什麼了?只不過他更相信,天龍在明白了他們現在之間的關係之後,終會改變現在的想法。

很難說林言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信心,或許只是因為天龍此時的真誠,也可能是林言現在修習著的也同樣是茅山道法,又或者是在妖皇突破解封的那一天,那具茅山老道的屍骨所言所行在林言的心中留下的印象。讓他明白,茅山道派不是華山派,天龍,更不是岳不君第二。

22放心吧,我修習的是正宗的茅山道法,雖然那個妖皇的實力極強,而且現在就佔據著你的體內,但是我一定能將他壓制同時也不會傷害到你的身體的!22天龍還以為林言是在顧忌著會被自己的法術給波及,連忙出言解釋。

受到師門的影響,雖然對於那些妖鬼之流,天龍是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但對於普通的人類,他卻是嚴守門規,絕對不會傷害到,否則的話寧願放棄這一次的法術壓制。

22停22最後林言還是喊得晚了一步,一個停字才剛剛出口,一道紫金靈符已經伴隨著一股股的陰陽之力,當頭罩來。

22小子好膽!22

這下子可是嬸嬸能忍,叔叔都不能忍了!

妖皇被封印之前是何等梟雄,一生會遍三界多少強手都未嘗一敗雖然說現在為了衝破封印而自損了一半的功力,但是那也絕不是一個茅山道派的小毛頭就能挑戰得了自己的!

一股強大的妖力帶著幾乎是無可抵禦的威嚴向著天龍壓了過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