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6 月 21 日

如意塔的二層之中,一個胖子正在晃動著他的那身健碩的肥肉。

范少增好奇的打量著眼前的黑門,他的心裡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這怕不是一個陷阱?!

臉色變了又變,范少增對著外面猛喊:「孟兄弟,你快放我出去,我不想死,我不想讓范家絕後!」

孟有房聽著這喊聲哭笑不得,這范少增一點長進都沒有,還絕後,有你大哥范伯勛在,范家絕不了后!

悄悄的打開系統界面,孟有房低喝一聲:「少增兄,對不住了,誰讓你是第一個來的呢,你就為小木堡做一把貢獻吧!」

快速的在系統中點擊起如意塔的二層封禁,小木堡的大陣發出嗡嗡聲,電光閃到了如意塔之中。

正在嚎叫的范少增就覺得眼前的黑門有了動靜。

「嗚!」

一股黑氣吹過,黑門之上一圈黑光正在閃耀,一隻黑怪探出了頭,它正在奮力的衝破黑門的束縛就要衝出來。

「我去!這是個啥!」

范少增此時哪裡還敢再嚎,手中的劍光一閃,劍仙七階的實力展露無疑。

「給老子去死!」

一斬,兩斬,三斬,范少增對著黑怪的腦袋一通的亂斬,可憐的黑怪,就這樣硬生生的被砍死在傳送門中。

「嗯?這麼容易的嗎?」

范少增拿著仙劍在黑門旁邊轉著圈兒,他殺的有些不太過癮。

「叮咚!試煉完成,是否允許對方通過?」

一聲提示讓孟有房有些不太爽,這第一次試煉,怎麼也不能是殺一隻怪就完活的吧!

「否!」

直接選了一個否,孟有房把傳送門的設置又調了一檔。

范少增還在轉著圈,黑門的黑光驟然又是一閃,這一次,兩隻黑怪一瞬間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呼喝!」

刺耳的嚎叫聲響起,兩隻黑怪舉著彎刀就砍向了范少增。

「日的嘞!怎麼總是這麼突然!」

范少增把仙劍護在周身,劍光連閃,劍氣不要命的轟向眼前的黑怪。

「嗤!嗤!」

兩聲輕響,黑怪被斬了個正著,只可惜,這一次兩隻黑怪並沒有倒下,他們的身體晃了晃,隨後再次舉起了彎刀。

范少增抬頭看了看,眼中閃過一絲玩味:「有點意思!」

把仙劍挽了一個劍花,劍仙七階的實力再次展開,一劍向前,范少增這一次是信心十足。

「咻!」

仙劍在黑怪的脖子處一閃,范少增的身形已經是來到了黑怪的身後。

一個回身刺!

黑怪還沒有把刀砍下去,范少增的仙劍已經是從它的背後刺穿了過去,劍一拔,再一個來回,另一隻黑怪也被斬於劍下。

范少增把仙劍向下一甩,劍上的黑氣被甩了出去,他抬眼看向了黑門。

「這裡莫非是一處試煉之所不成?」

就在他正想著的時候,黑門上黑光又是一閃,這一次還是兩隻黑怪,只是,這兩隻黑怪的實力明顯要比上兩隻要強。

它們的全身包裹著黑氣,一絲絲黑焰正在燃燒。

范少增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那兩隻黑怪已經是挺槍扎到了他的胸前。

「噗哧!」

一聲輕響,范少增趕緊是閃身後跳,他的身上霎時多了兩個黑窟窿,上面黑焰燃燒,看上去異常的恐怖。

「我去!孟有房你這是要害我!」

又是一聲怒吼,范少增拿出一隻葯葫蘆打開蓋子就是一通的亂灌。

他在這裡抱怨,兩隻黑怪可沒閑著。

兩桿長槍上下一交錯,一個扎向范少增的面門,一個扎向了范少增的二弟。

范少增勃然大怒:「你們兩個好不陰險!」

專門向著人的要害處招呼,這不是大丈夫所為,暗罵一聲,范少增趕緊是把御劍術搞起。

「疾!」

喊了一聲,他的身形急退,仙劍化成劍幕擋在了身前。

「鐺!鐺!」

兩聲脆響,仙劍被扎出了火光,一團團黑氣更是在仙劍上亂竄,正在侵蝕著仙劍的靈氣。

范少增身上的靈氣暴漲一截,那兩個黑窟窿飛速的癒合,只是他的心裡卻是微微一顫,這一次的兩個黑怪,怕是難以抵擋!

孟有房此時也是緊張了起來,難道這一次的難度調的太高了嗎?

。 站在洞口之外,嬴季昌心神悸動,他能夠感覺到石洞之中,隱藏着凌厲的殺機。

只不過,這種殺機很淡,靈覺不靈敏的人根本感覺不到。

但是,嬴季昌靈覺敏銳,在第一時間就感覺到了其中的危險,連忙朝着眾人提點,道。

這一次探訪,他們是為了壯大人族戰力,而不是去剪除異己的。

「諾。」

聽到嬴季昌的告誡,眾巨頭一臉凝重,他們走到今日,經歷了無數的風風雨雨,自然是能夠辨別嬴季昌話中的真假。

而且他們習慣了藏一手,習慣了謹慎,面對一個讓孔丘知難而退,讓北涼王臉色凝重的未知危險,他們自然不會自大。

修道途中多白骨,自大的修士早已經成為了白骨,只有那些敬小慎微的修士,才一步一步成長起來,成為了巨頭,俯瞰人間變化,滄海桑田。

「轟!」

嬴季昌運轉功法,體內氣血轟鳴,這一刻,他能夠感受到他血脈中的龍氣在蠢蠢欲動。

念頭一動,嬴季昌從指尖逼出一滴血,落在了洞口之上,這一滴血上,包裹着龍氣。

當血液被吸收,嬴季昌突然發現這裏根本不是一個洞口,而是一個山澗。

地勢高聳,古木參天。

而山澗的入口被陣法擋住,只有破解了這一陣法,才有可能進入其中,見識到被鎮壓的人。

大日如來真經運轉,嬴季昌身上冒出漆黑的佛光,慈悲為懷卻又極度邪惡。

這一刻,嬴季昌得雙眸深處,瞳孔之中黑金色的卍字浮現,山澗之中的一切都變得清晰起來。

一刻鐘后,陣法的構造已然了如指掌,嬴季昌目光炙熱,雙手不斷地結印,一個個特殊的手印打出,空氣不斷地發出波動。

「大家跟隨本王的腳步,不要踏錯任何一步,要不然,龍脈之力反噬,縱然是本王想要救你,也來不及!」

嬴季昌生怕大家不謹慎,繼續告誡,道:「這裏的陣法最外層已經被本王撕裂,但是其中更為兇險的便是裏面的陣法,這是因為龍脈而衍生出來的天然形成的陣法。」

「這陣法變幻莫測,陣眼不定時變化,難以撲捉,只能順着規則進入,而且這一陣法護衛龍脈,一旦強行破解,必然會牽連龍脈。」

「泰山雖不似昆崙山乃華夏祖脈,但是這裏也是華夏曆代人皇封禪之地,早已經有了神韻,一旦這裏的龍脈受損,必然會牽連整個九州,巨大的因果之下,我等縱然不立即飛灰湮滅,也終生難以寸進。」

泰山對於華夏意義不一樣。

不到萬不得已,不能像泰山摧毀,這就像是曾經位於洪荒大地之上的不周仙山,若不是不周仙山毀掉,洪荒大陸也不至於天地傾覆。

至於在封神之時,只因為聖人大戰的餘韻便將天地打破,不得已之下,洪荒大陸四分。

「北涼王放心,我等知曉了。」

這一刻,眾巨頭心中也是極為的警慎,他們都清楚,因果加身,道途難進,而且這還是牽扯一個九州人族的巨大因果。

不到萬不得已,他們都不想背負這樣巨大的因果。

當然了,生死存亡之際另說,為了生死,什麼樣的事情都做的出來,更何況是打碎泰山,牽扯巨大的因果。

畢竟我都要死了,哪管什麼巨大的因果。

就算是死後洪水滔天都與他無關。

連自己都顧不上,那裏有顧得上其他。

眼瞳之中*字褶褶生輝,閃爍了神秘的光芒,將陣法的運轉軌跡暴露在嬴季昌的眼中,他帶領着眾人朝着山澗深處走去。

「吟!」

察覺到陌生氣息,龍脈震動,一道道龍吟傳來,只是這龍吟聲不僅沒有絲毫的平靜,反而是有些暴虐。

這可不像嬴季昌想像中的龍脈,按理來說,福澤一方的龍脈,都應該是溫順,對於人族充滿有善的。

但是,這一道龍脈卻是無比的暴虐,充斥着毀滅的氣息。

「北涼王,這裏有些不對勁兒!」

孔丘臉色微變,朝着嬴季昌,道:「這龍脈的氣息,比當初老夫前來要暴虐的多,看來這裏的龍脈真如北涼王猜測的一樣,發生了變數!」

「難道是靈氣復甦的緣故?」

聞言,嬴季昌嗤笑:「那裏有什麼靈氣復甦,不知是九鼎結界以及外界被大能佈下的結界將九州封印,以至於九州陷入了末法時代!」

「本王當初藉助一尊九州鼎,方才將九鼎結界撕裂,然後撕裂了一道封印,才會有靈氣從洪荒灌入九州,從而引起了靈氣復甦。」

「天下如此之大,為何本王非要在函谷關附近駐紮大軍!」

這一刻,包括孔丘在內的眾巨頭臉色數變,他們對於靈氣復甦一事從來都沒有懷疑,只是覺得靈氣復甦從中原大地之上開始而已。

但是,卻沒有想到,中原大地之上的所謂的靈氣復甦,全部都是嬴季昌一人導演所致。

這一刻,他們心中對於嬴季昌多了一絲敬畏。

「爾等是何人,敢闖入本龍的洞府,莫不是覺得本龍餓了?」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響起,稚嫩卻又老氣橫秋。

這樣的聲音給人一種怪異的感覺。

就像是一個稚嫩少年,強行裝作老成,裝成了老流氓,有一種很強烈的違和感。

「你是這泰山龍脈?」

嬴季昌眼中射出兩道光,*字佛印橫空,朝着龍脈鎮壓而去,他雖然不能輕易地出手傷了龍脈,但是鎮壓龍脈並不會引發什麼災難。

最大不過是泰山的靈性消散幾分罷了。

但是這對於泰山沒有大礙,只要將封印廢除,必然會再一次恢復曾經的狀態。

「你找死!」

龍吟陣陣,恐怖的氣息在洞府之中流傳,一道道音浪朝着萬字佛印衝擊而去,這一刻,嬴季昌與泰山龍脈交手。

「你到底是何人?竟然懂得西方那些賊禿的手段?」

焦急的聲音傳來,夾雜着氣急敗壞,很顯然,在曾經,不知道那一年月,泰山龍脈被西方的人坑過。

而且坑的挺慘,以至於時至今日,泰山龍脈都這樣了,依舊是銘記於心。

。 來到影視城片場,做好造型之後天色從灰濛濛到大亮。

秋日的清晨帶著些許的涼意,路邊還有一些晨露,演員們穿著單薄的衣衫秋風吹過涼意襲來。

一切準備就緒,攝像機全方位無死角對準今日有戲份之人。

「Action!」

導演話音一落,演員們各就各位控制情緒入戲。

時間輾轉,幾日一晃而過,很快便迎來了蜀山收徒日。

前來拜師學藝想修成仙人的弟子不知凡幾,山下人群擁擠,大伙兒的臉上洋溢著笑意,眼裡帶著誠摯的期待。

「……」

日夜兼程,風餐露宿,憑著一腔孤勇趕至蜀山,宮九望著那巍峨山脈,心中倏然間湧起一股難以言說的激情澎湃,疲憊不堪的身體在此刻被注入源源不竭的力量。

「嗤……」

「能被蜀山招入門的弟子都天賦不凡,多數都出自修仙世家,你這種凡夫俗子還是不要做夢的好。」

穿著光鮮亮麗,被眾人簇擁著的青年路過宮九身邊,眼裡帶著毫不遮掩的鄙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