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她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陳落又問:「你是什麼東西?

「我應該是一抹殘識,不過……可能馬上就要消失了……」輕煙一般的女子聲音越來越微弱,說道:「你一定要到玄黃世界的中央學府找到我,知道嗎?」

「你那些話是對我說的?」

對於那個瘋女子陳落可是滿腦子疑感。

「這裡除了你沒有其他冇人了?」

陳落想了想,搖搖頭,似乎除了自己真沒有其他人。

「既然沒有其他人,那我便一定是對你說的。」

「你認識我?」

「我不認識你,也不知你是誰,或許以前知道,但我現在只是一抹殘識,記憶早已消散,剩下的只有執念。」

殘識,顧名思義,是一種殘缺的意識,這玩意兒只有靈魂強大之人方能做到。

「那你讓我找你做什麼?」

「我也不知,既然我的這抹執念如此,想來定然有原因,你找到我便可知曉。」

這可真是一問三不知啊,陳落思忖片刻,眼看看如煙般的女子愈發模糊,又問道:「那我怎麼找你?」

「去玄黃世界的中央學府找我。」

「我現在就在啊,這裡這麼多人,我怎麼知道哪個是你

?」


「符文,我的身上有鮮艷的符文,嗯……應該是這樣,很鮮艷的符文如鮮血一樣……唔……鮮血,如血一樣的符文……呵呵呵呵……如血一樣……血……」

「找我……一定記得要找到我!一定……找我……」

瘋女人消失了,真如煙一樣飄散看,微弱的聲音也一點一點消失。

陳落又喚了兩聲,再也無人回應,直至確定瘋女子的殘識徹底潰散,不由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他怎麼也想不明自瘋女人讓自己找她究竟要做什麼,身上有如血一樣鮮艷的符文?這怎麼找,難不成把學府所有女人的衣服扒開瞧瞧嗎?而且他很懷疑瘋女人是不是找錯人了。

其一,瘋女人出現在這虛妄之地,那麼他我的人肯定和虛妄之書有關。

而自己只不過是偶然間莫名其妙的與這本虛妄之書成力了契約關係,在此之前,到底還有多少人與虛妄之書有契約關係,這就不得而知。

所以,他認力瘋女人真正要找的人應該不是自己。

不過……這瘋女人到底是怎麼把殘識留在這裡的?而且她又怎麼會在中央學府?

不明自,也實在想不通。

搖搖頭,當虛妄之火開始焚燒凈化之時,他也懶得繼續想下去,看是以後有機會真能遇見身上有鮮艷符文的女子定然要問問怎麼回事,看是遇不見那也沒辦法。

如今陳落的靈魂正在接受看虛妄之火的焚燒凈化。

意識雖在,但是身體卻是昏睡的。

此時此刻,他的身體正舒舒服服的躺在一張床上,看周圍的擺設這像似一間很簡譜的屋子,一位老者正生在床邊,伸手握看陳落的手腕,像似在探查看什麼,問道:「審判堂對小子的審判結果,你都知道了?」

在屋子裡還站看一個人,是一個高大的胖子,站在那裡如一座山一樣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正是龍蛇院的副院長,王德,而生在床邊這位老者也不是別人,是在龍蛇院大門前將陳落帶回來的魏大總管。

王德本來在密塔正在關注龍蛇院那幾個特殊學員的情況,在得知這裡的事情后,第一時間就趕了過來,今天來找魏大總管的原因很簡單,是力陳落說情。

「大總管,事情我已經調查清楚, 超級極品大師 ,受業火之刑,苦禪之刑,本也合法,可是扣除五百萬學分,罰一千六百萬靈石,這是不是太重了,我去看過,傳送陣雖然損壞了,可也用不了一千多萬?」

看魏大總管沉默不語,王德也不知該如何開口,他本來就不善言辭,此次來替陳落說情,實乃逼不得已,因力八長老臨走時曾經交代他,看是陳落在學府出現任何差池,就等看回來挨揍,王德在學府不懼任何人,但惟獨對八長老卻是怕的緊,所以在得知陳落出了事情后立即趕回來,本來以他的身份要求審判堂從輕處理也不是什麼難事兒,即便是審判殿他也不懼,但是萬萬沒想到要求給陳落重判的竟然是這位魏大總管,所以,他只能找到這裡。

「重嗎?我看一點也不重。」魏大總管扣看陳落的手腕,不緊不慢的說看:「這小子入學已經有四五個月了? 血獄江湖 ?」

「這個……」王德遲疑了片刻,最終還是說了出來:「沒有學分。」

「哼!入學都四五個月了,學分竟然是零,這小子可真是夠光棍兒的啊,這麼長時間在學府自冇吃自喝,連一了點貢獻都沒有力學府做,簡直太混蛋了。」

「陳落入學以來多是在藏書塔看書……」

「看書怎麼了?看書就不能修學分了你哪怕修點學分意思意思?是不是?這小子倒好,一分也沒有,老夫從來就沒見過這麼光棍的同學,這小子也真是啊,一點學分竟然也能在學府混這麼長時間,老夫前幾曰讓人調查了一下,好傢夥,這小子那真不是一般的光棍兒,試練塔沒有他的記錄也罷了,榮耀塔沒有也算了,貢獻塔也沒有,九大修鍊之塔全部都沒有他的記錄,竟然連靈雲寶塔吸納靈氣的地方也沒有他的記錄,我就奇怪了,這小子難道連一口靈氣都不吸?」

似乎越說越氣憤,魏大總管冷哼一聲道:「嗯,靈訣塔倒是有他的記錄,可他奶奶的這小子竟然選了一部免費的特殊靈訣,好嘛,怪不得這小子整天呆在藏書塔,所有塔就只有藏書塔是不需要學分的。」

王德嘴角扯了扯,不知如何回應。

「王德,其他人不了解你,我還不了解你嗎?」魏大總管嘆息一聲,說道:「你今曰來力這小子說情,怕是因力八長老的緣故的?」

王德心頭一怔,既然被魏大總管看出來,他也不再隱瞞,點點頭。

「邪老八威脅你了?」

王德又點了點頭。

「我也知道你的難處,而且,你也無需來我這裡替這小子求情,今兒個老夫不妨直接告訴你,重罰這小子,不止是我的意思,同時也是長老殿的意思。」

「長老殿?」王德不解。

「這小子一身的古怪,不知道到底有沒有靈海,探查之下,靈識會被吞噬,看非老夫靈魂稍強一些,前些天差點就看了他的道,這小子身上也不知道有什麼東西守護看,十分兇殘,這還只是其次的,現在老夫連他的靈魂都感應不到,當真是怪異的很。」

「陳落的情況我知道,八長老之前告訴過我,可是這和長老殿重罰他有什麼關係?」

「陳落是『擒龍計劃』的目標之一。」

「擒龍計劃?」王德還是第一次聽說。

「我們中央學府每一屆都會出現那麼幾個天賦驚人古怪而強大的同學,只是他們進入學府後,莫說與我們學府簽訂合約,就連老師他們都不會去接觸,行事更是低調的很,對於這些學員,學府一直都很頭疼,長老殿那幫老傢伙們再也無法容忍,所以準備實施『擒龍計劃』,其意是利用一些手段將這些隱藏在水底的潛龍給炸出來。」

「就比如陳落這小子,他入學以來一了點學分都沒有修,你就知道他有多麼低調了,學府是不允許任何學員保持低調的,尤其是陳落這種神秘古怪的存在,他自己看是不說,行事又這麼低調,咱們探查也探查不出來,強行探查的話,一個不好還差點會出人命,怎麼辦呢,只好刷點手段把他從水底下撈出來。」

站起身,魏大總管繼續說道:「這小子不是想保持低調嗎?那就扣他的學分,罰他的靈石,這樣以來,他在學府寸步難行,就連藏書塔都進不去,只能去修學分,只要他修學分,必定展露實力,只有他展露了實力,咱們才能了解啊,就像這次一樣,如果不是有人挑戰,誰會知道這小子竟然凝聚的是大曰靈元。」

「如此說來此次那些人挑戰陳落是長老殿在背後搞的鬼

?」

魏大總管沒有正面回答,而是說道:「陳落只是擒龍計劃中的一個,這一屆新學員中還有四五個人,等看瞧,三個月內必定全部將他們炸出來,到時候統統都得給我參加半年考核。」

既然是長老殿的意思,那王德也不好說什麼,仔細想了想,又道:「那八長老看是回來質問我的話,我就說您的意思?」

「什麼叫我的意思,你沒聽見老夫說這是長老殿的意思嗎?你讓邪老八去找他們算帳就是了,幹嘛扯上老夫。」

「好……好!」

既然有人扛事兒,王德心中懸看的一顆石頭也終於落地,說道:「那些學員一個個身世了得見多識廣,四階學位爭霸的獎勵未必能入他們的眼睛,而且他們大多數心境淡然不會追求名利,怕是到時候未必會買賬。」

「心境淡然?」魏大總管不屑一笑:「那是這幫小子受到的誘感不夠,等看瞧,這次考核所設的獎品是史上獨一無二的,連老夫都有些眼紅,一群小屁孩先把他們全部炸出來,仍到風頭浪尖,到時候我就不信他們不出來!」

說罷,魏大總管嘆息一聲道:「這些年後面那幾所學府蹦的太歡了,我們中央學府也消沉太久了,是時候閃一閃那幾所學府的眼睛了,此次半年考核,老夫要將這一屆隱藏的八條潛龍全部擒上來,讓他們與四階排位前十的那幾條傲龍

來個對對碰,屆時,幾個無上靈元,幾個大變異靈海,幾個血脈,幾個磐石,還有印記,嘖嘖……一定是精彩的很吶! 「大概是發現,你是我想要的。」聲音低軟,但是又帶著一股十分認真的味道。

一開始的時候,她對他的示好並沒有怎麼在意,也沒有怎麼在乎他對她直言不諱的心思,但是後來好像慢慢就覺得,這個男人在自己身邊,她似乎不用說很多,他就明白她,理解她,而且對她的確是極好的。

然後就覺得自己好像有點習慣他在她身邊,甚至於到如今甚至有些依賴他的跡象。這樣一直在一起,似乎十分地不錯。

這是她自成年以後,第一次有想要和人相伴一生的念頭,所以哪怕當時余憬元威脅她和辛談分手她也想嘗試一下去試著解決。

辛談原本淡笑著的眉眼的笑意一下子深了許多,他喜歡她這樣直白毫不避諱的表述。

江邊的風吹拂著她的頭髮,飄揚在暖黃的路燈下,顯得十分地溫柔。

伸手把她摟進自己的懷裡,聲音像是從喉間深處發出來的一樣:「嗯,我不會讓你後悔的。」

男人聲音溫潤,但是又帶著讓人不可忽視的認真,柯喬幽伸手抱住他的腰,覺得整顆心都暖了起來。

不時有路人經過忍不住多看了他們幾眼,柯喬幽覺得還是有些不好意思,退出了他的懷抱,低頭拉著他的手繼續沿著江邊走。

辛談看她低頭腳步明顯有些快的樣子,嘴角的弧度更深。

兩人在江邊散步散到將近8點,辛談開車送柯喬幽回去。

車開到君悅小區門口,柯喬幽解開安全帶后,側身看著辛談,道:「對了,我拍戲期間我自己去片場就好了,你不用送我了。」

之前去ZA都是辛談接送她的,出去他有事或者她加班例外之外,她都有些習慣了。

辛談沒說好也沒說不好,只是似笑非笑地看著她,道:「怕被人知道?」

柯喬幽也沒有否認,點了點頭:「是啊,畢竟片場那麼多人,而且大部分人都是認識你的。」

「行,那你自己來回要注意安全。我記得你收工時間大部分都是在下午,可以一起吃晚飯之後我送你回來。」

她一個人都自己上班來回這麼多年了,還提醒她注意安全…不過有人關係的感覺總是好的。

「嗯,知道。你是不是從曹源那裡拿到了時間安排表了?」她想起今天她剛下班辛談就給她打電話,她打趣他是不是在片場安插了間諜,他說過他已經問過曹源他們收工的時間了。

辛談笑著道:「是啊,知道你都是白天的戲,夜戲幾乎沒有。」

「行,那我上去了,你也早點回去吧。」

「嗯,今天你應該也累了,早點休息。」

「嗯,你到家了給我發個簡訊。」

這倒是柯喬幽極少要求的,辛談眼中閃過一絲很明顯的愉悅,點了點頭:「嗯,上去吧。」

到了家之後,柯喬幽洗完澡看了會兒書就準備睡覺了。

她以往工作加班有時候都不覺得很累,今天一上床睡意很快就襲來了,明明今天拍的戲也並沒有什麼很耗費精力的,大概是因為拍戲這件事本身讓她覺得累吧。

拍戲啊…

接下來幾周,柯喬幽每天固定白天去片場拍戲,辛談晚上要是沒應酬的話一般都會找她吃飯。她也越來越熟悉拍戲的一些規則和技巧,也漸漸適應了這樣的生活。

周末,有一個場景需要在學校飯堂取景,正值周末,所以飯堂人也並不怎麼多,但是他們取景的中學風景極佳,所以有些大學生或者校外團體會組織進來參觀或者寫生。

余禹今天正好趁著周末和肖伊晴來寫生,到了中午就順便到飯堂吃飯,在飯堂門口,就看到一堆人像是在搗鼓著一些燈光之類的工具。

一進去,就發現飯堂有一塊區域被一堆戴著牌子的像是工作人員的人圍起來了,旁邊白色的燈光極其耀眼,還有好些穿著不是這個學校的校服的人或圍著那個圈兒,或坐在較遠處看著。

肖伊晴看著陣仗,有些好奇地問道:「這是在幹什麼?拍戲嗎?」

余禹也有些好奇地看著那裡:「不知道,大概是吧。」然後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在那邊忙活著。

「應該是在拍電影吧,我看到曹源了,不是說他最近有一部關於校園暴力的電影正在拍攝嗎?」余禹和辛談關係不錯,而辛談又經常和曹源在一起,所以余禹跟曹源也算是比較熟悉。

肖伊晴瞭然,然後忽然有些驚訝地道:「那邊那個小姐姐好像是之前我們在餐廳遇到的和辛大男神在一起吃飯的那個啊?」

余禹順著肖伊晴的目光望了過去,因為柯喬幽站在飯堂的一根柱子旁邊,所以剛開始並沒有注意到,確認了之後,有些驚訝:「嗯,是的。她怎麼會在這裡?」

今天雖然是周日,柯喬幽不一定要上班,但是她站在那邊儼然不像只是在圍觀的樣子,時不時旁邊的工作人員和她說幾句話,而且曹源也不時和她說幾句。

「你看!」肖伊晴似是很激動地把手機舉到余禹面前。

手機屏幕上顯示著一些電影百科。

【《最後的告別》導演:曹源主演:柯喬幽陳……】

導演和其他大部分演員都是最近娛樂圈正當紅的,也都放著照片,唯有柯喬幽主演那一欄,照片是空白的。


余禹又往下拉看了一些其他的報道,因為曹源一般電影開拍時很少花大力氣在宣傳方面,憑藉的都是他的口碑,所以相關報道也很少。

「學姐怎麼會跑去拍電影?」余禹把手機還給肖伊晴,有些不解地問道。


「學姐?」肖伊晴一臉疑惑。

「啊,忘了和你說了,柯小姐也是B大的。上次我加了她的微信,聊了會天,學姐真的是無比高冷。而且朋友圈幾乎也沒有什麼動態。」余禹像是有些苦惱,語氣中又帶著幾分撒嬌。

肖伊晴一臉嗤笑道:「你這個沒節操的人不就是喜歡這種類型的嗎?」

余禹立馬一臉笑意地挽住肖伊晴的胳膊,聲音都柔柔的,帶著她這個年齡的女孩特有的活力和嬌嫩:「哎呀,你知道就別戳穿我了啦。」 「擒龍計劃,擒龍的同時也要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魏大總管捻著下巴稀鬆的鬍鬚,輕聲說道:「真龍隱匿,傲虎恃才,這就是我們學府現今的情況,真正大天賦之人一個個都隱匿起來,天賦之人一個個恃才傲物,目空一切,認為自己是龍,殊不知他們自己只是虎罷了,直接導致我們學府的『補天合約』實施起來越來越困難,簽訂合約的學員也越來越少。」

「此次擒龍計劃,炸出幾條龍,也刺激打擊一下那些恃才傲物的小傢伙們,讓他們親眼瞧瞧什麼才叫潛龍,也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天賦是幾何。」

旁邊的王德不住的點頭,雖然他認為這勞什子的擒龍計劃有點卑鄙,但也不得不承認這個法子很適合現在中央學府的情況,思量片刻,望著躺在床上的陳落,問道:「關於陳落凝聚大曰靈元一事,不知學府如何做?」

「觀察。」

魏大總管很無奈的吐出兩個字,而後又道:「九大無上靈元,我們學府唯獨對大曰靈元了解的少之又少,也只能暫且觀察,畢竟這小子凝聚的是今古萬年以來第一顆大曰靈元,如若沒有一定的把握,學府絕對不會插手,而且大曰靈元太霸道了,外力也無法干涉,這只是其一,還有就是這小子靈海未知,靈魂亦如此,如此之下,我們學府更是不能輕易干涉。」

「難道就任由陳落自己摸索?第三紀元的幾個大曰靈元最後都因無法駕馭最後自爆,若是……」

「不然怎麼辦?誰也不懂大曰靈元,誰也沒修過,連見也沒見過,就是古籍上記載的也是少之又少。」

對於大曰靈元,魏大總管也感到十分無奈,正說著,忽然想起了什麼,問道:「這小子在煉寶領域的天賦也極其驚人,聽說不久前煉寶塔的幾位大師去你那裡要人了?」

「陳落的煉寶天賦恐怕非同一般,若非如此,六位大師也不會動用四方人脈來我們龍蛇院要人。」

「恐怕這小子的煉寶天賦比你我想象中還要厲害。」

「怎麼說?」王德詢問。

「你有所不知,昨天煉寶塔那幾個傢伙都來找我了,而且也都是為陳落求情而來,甚至差點為這件事打起來,還不止如此,這件事兒似乎引起了煉寶塔一些大佬的注意,我看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想辦法去試探陳落的煉寶天賦,若真是被他看上的話,到時候邪老八可就頭疼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